任諒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任諒
陝西都轉運使、京兆府知府
主君 宋神宗宋哲宗宋徽宗
子諒
出生 1069年
眉山
逝世 1126年
京兆府

任諒(1069年-1126年),字子諒眉山(今四川省眉山)人,後遷徙到汝陽(今河南省商水縣)。[1][2]北宋龍圖閣直學士京兆府知府。著有《建中治本書》一卷[3]、《史論》三卷[4]、《兵書》十卷(已不可考)。[5][6]

生平[编辑]

任諒九歲時喪父,他的舅舅强迫他的母親一定要改嫁,任諒拉着母親的衣襟哭說:「哪有身為兒子的沒辦法奉養自己母親的呢?」任諒的母親深受感動,於是作罷。[7]

任諒勤奮努力,十四歲時在鄉試中奪冠。中進士且名列前茅,被調任為河南尹曹。任諒曾拿兵書請求謁見樞密使曾布,曾布派人邀他前往汴梁,雙方相見後,覺得彼此不合,於是徑自離開。[8]

曾布擔任宰相時,打算任用任諒。任諒寄書信給曾布,以李德裕的事蹟規勸曾布,曾布卻因此惱羞成怒。蔣之奇章楶當時在樞密府就職,他們推薦任諒擔任編修官,曾布刻意不發他們的奏章,任命任諒爲懷州教授[8]

宋徽宗看過任諒所作的《新學碑》,大為讚嘆,提拔任諒爲提舉夔路學事,歷官京西河北京東,改任轉運判官[9]

大觀年間,任諒擔任河北漕臣,著有《河北根本籍》(《河北報本錄》)。[10]凡是戶口的增減,官員的增減,年收入和支出及餘額的數目,此書記載清清楚楚,任諒把這本書獻給朝廷。張商英看了這本書後,認爲全天下轉運使中最優秀的就是任諒。[9]

梁山除盜[编辑]

任諒被任命為提點京東刑獄。當時梁山泊的漁夫為盜(宋朝之後形成了以梁山為中心的大湖泊,也就是元雜劇等所說的「八百里水泊梁山」),任諒運用保甲法將漁民進行編制,並在他們的漁船刻上標誌,船隻入泊,都要經過檢查,沒標誌的都不能進入湖區。又在其他縣地方交界處,立石爲標誌劃分區域,限制漁民行動,每當有案件發生,就立刻督促官兵,官兵盡力之下,盜賊沒了安身之處漸漸消失。後來任諒被加任直秘閣,遷任陝西轉運副使。[11]

防患未然[编辑]

政和四年(1114年),降將環州定遠大首領李訛𠼪知道邊疆將士糧食不繼,於是偷偷挖地窖,藏糧食,預謀叛亂,並送書信給西夏統軍粱哆㖫,說他在漢人這已居住二十年,定邊將士缺糧,而他已在地窖備糧,只要直搗定邊,一定唾手可得。任諒從派出去的間諜得知李訛𠼪的陰謀,立即輸送糧食到定邊及其他堡壘,招募人手尋找李訛𠼪的地窖,獲得數十萬石的糧食。李訛𠼪果然入侵,由於藏匿的糧食已經失去,七天後便撤軍,率眾歸西夏,後來,李訛𠼪又圍困觀化堡,這時邊境糧草已很充足,李訛𠼪便離去。[12][13]

得罪蔡京[编辑]

任諒被加任爲徽猷閣待制江淮發運使。蔡京改變東南轉般漕運法(宋朝漕運方式之一),創置直達綱(批運送貨物直達京師的船隊),招募來的人大多都是遊手無賴、盜用財物之徒,百姓都不敢評論。任諒入宮向宋徽宗討論這件事,蔡京因此憤怒而記恨。[14]

重和元年(1118年),江州淮州荊州浙州等各地爆發洪水,汴州泗州也發生水患,任諒親自率領將士們築堤,命令百姓前往高處避難,發放糧食救災。洪水退去後,百姓都安全無事,蔡京卻誣告說有將近千人被淹死,任諒因而獲罪削職歸家。有官員認為説解決水災是縣令的職責,身為發運使的任諒應該無罪。宋徽宗也知道任諒是被誣陷的,所以將任諒復職,復職後擔任右文殿修撰、陝西都榑運使。[15][16][17]

任諒預言[编辑]

宣和七年(1125年),任諒任提舉上清寶籙宮 (政和六年二月建成),編篡國史。[18]朝廷打算對遼朝有所行動,任諒寫信給宰相分析認爲遼朝一定會滅亡,攻取要慢慢來,出師不可無名。且應當另立耶律氏的後人等建言,並預言郭藥師會反叛,宋徽宗不聽從任諒的建言,朝臣們也認為任諒瘋了。後來任諒出京任提舉嵩山崇福宮。同年冬天,金軍發兵攻打燕山,郭藥師叛降,一切都如同任諒所說。任諒被重新起用擔任京兆知府,不久便去世,享年五十八歲。[19]

評價[编辑]

  • 宋史》:、諒、氣節偘偘,指切時敝,能盡言不諱。

外部連結[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宋史·任諒傳》:任諒,字子諒,眉山人,徙汝陽。
  2. ^ 《商水縣志》、《折獄龜鑑補
  3. ^ 宋史·藝文八》:任諒《建中治本書》一卷
  4. ^ 宋史·藝文二》:任諒《史論》三卷
  5. ^ 宋史·藝文六》:任諒《兵書》十卷
  6. ^ 邱逸. 兵書上的戰車—宋代的《孫子兵法》研究. 中華書局(香港)出版有限公司. ISBN 9789888181230. 
  7. ^ 宋史·任諒傳》:九歲而孤,舅欲奪母志,諒挽衣泣曰:「豈有為人子不能養其親者乎!」母為感動而止。
  8. ^ 8.0 8.1 宋史·任諒傳》:諒力學自奮,年十四,即冠鄉書。登高第,調河南戶曹。以兵書謁樞密曾布,布使人邀詣闕,既見,覺不能合,徑去。布為相,猶欲用之。諒予書,規以李德裕事,布始怒。蔣之奇、章楶在樞府,薦為編修官,布持其奏不下,為懷州教授。
  9. ^ 9.0 9.1 宋史·任諒傳》:徽宗見其所作《新學碑》,曰:「文士也。」擢提舉夔路學事,歷京西、河北、京東,改轉運判官。著《河北根本籍》,凡戶口之升降,官吏之增損,與一歲出納奇贏之數,披籍可見,上之朝。張商英見其書,謂為天下部使者之最。
  10. ^ 宋史·任諒傳》:太常國子博士任諒,大觀中為河北漕臣,著有《河北報本錄》。
  11. ^ 宋史·任諒傳》:提點京東刑獄。梁山濼漁者習為盜,蕩無名籍,諒伍其家,刻其舟,非是不得輒入。他縣地錯其間者,鑱石為表。盜發,則督吏名捕,莫敢不盡力,跡無所容。加直秘閣,徙陝西轉運副使。
  12. ^ 續資治通鑑·卷九十一》、《宋史·卷四百八十六》、《西夏書事·卷三十二》、《御定駢字類編·卷二十五
  13. ^ 宋史·任諒傳》:降人李訛哆知邊廩不繼,陰闕地窖粟而叛,遺西夏統軍書,稱定邊可唾手取。諒諜知其謀,亟輸粟定邊及諸城堡,且募人發所窖,得數十萬石。訛哆果入寇,失藏粟,七日而退。他日,復圍觀化堡,而邊儲已足,訛哆遂解去。
  14. ^ 宋史·任諒傳》:加徽猷閣待制、江淮發運使。蔡京破東南轉般漕運法為直達綱,應募者率遊手亡賴,盜用幹沒,漫不可核,人莫敢言。諒入對,首論之,京怒。
  15. ^ 文獻通考·卷兩百九十七》、《續資治通鑑長編拾補·卷三十七》
  16. ^ 宋史·任諒傳》:會汴、泗大水,泗州城不沒者兩板。諒親部卒築堤,徙民就高,振以米粟。水退,人獲全,京誣以為漂溺千計,坐削籍歸田裡。執政或言:「水災守臣職,發運使何罪?」帝亦知其枉,復右文殿修撰、陝西都轉運使。
  17. ^ 宋史·五行一》:重和元年夏,江、淮、荊、浙諸路大水,民流移、溺者衆,分遣使者振濟。發運使任諒坐不奏泗州壞官私廬舍等勒停。
  18. ^ 宋史·任諒傳》:宣和七年,提舉上清寶籙宮、修國史。
  19. ^ 宋史·任諒傳》、《宋史·郭藥師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