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廉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养廉银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養廉銀
中文名稱
繁體 養廉銀
简体 养廉银
漢語拼音 yǎngliányín
越南文名稱 ()
國語字 tiền dưỡng liêm
漢喃文 錢養廉
滿語名稱
滿文 ᡥᠠᠨᠵᠠ
ᡠᠵᡞᠷᡝ
ᠮᡝᠩᡤᡠᠨ
穆麟德轉寫 hanja ujire menggun

養廉銀,又稱養廉錢,是中國清朝官員俸祿制度,在中國歷史上為清朝特有。雍正元年(1723年),清世宗創立了這種薪給制度,本意是想藉由高薪,來培養鼓勵官員廉潔習性,並避免貪污情事發生,因此取名為「養廉」。但是,攤丁入畝火耗歸公後,清政府將所有稅收(包括酒醋稅等地方稅)改歸朝廷所有,致使地方財政困難,看似高薪養廉,實際上將地方行政費用歸於地方首長所有,導致清朝地方貪腐情況為史上之最。

越南阮朝初年,明命帝為了防止官員貪污,從中國引進了養廉銀制度。

成因[编辑]

清初文官的俸禄标准表面是號稱延續万历大明會典》制定的低薪制,知县“每月支俸三两,一家一日粗食安饱兼餵马匹,须银五六钱,一月俸不足五六日之费”

但是實際上《大明會典》載正七品除了底薪外還有其他實物補償或其折抵津貼:

  • 歲該俸九十石。
    • 本色俸五十四石
      • 十二石
      • 折銀俸卅五石 - 銀廿六兩九錢五分
      • 折絹七石
    • 折色俸卅六石
      • 折布俸十八石 - 銀五錢四分
      • 折鈔俸十八石 - 色鈔三百六十貫

以上合計一年約領大米一千一百零五公斤還有絹布、二十七兩五錢白銀及寶鈔三百六十貫足夠十二口人一年的開銷,再加上明代所有的外命婦誥命夫人有自己的年俸,並不包含在官員支俸中,地方官府的行政、人事、伙食開銷也不需要地方官員負責,再加上七品優免田賦八十畝,免丁徭八人,又再加上稍為大一點官多半有兼職俸。(比如夏原吉領戶部尚書、太子少傅、少保三種職務俸祿,王守仁領兵部尚書、左都御史、新建伯三俸,海瑞亦有吏部右侍郎、南京右都御史二俸,加上外命婦的俸給,各邊鎮守各官尚有一至二十顷的養廉田,這些都不需要「孝敬」京官,也不需要被被內務府或皇帝巧立名目訛詐),明代官員真實的薪俸比表面所認知的要來的高。但明朝官員一般家口眾多,以海瑞为例。海瑞任淳安县令一职的时候,除了老母、妻子之外,还有两三个女儿、两个儿子,加上家仆、婢女,可能还有奶妈,总共有十来口人,而工资经七折八扣,实际领到的是12石大米、27.49两银子和360贯钞。當時钞不值钱,可以忽略不计。仅以12石大米、27.49两银子来计算,十来口人用这些工资,生活就不免拮据。海瑞的家庭结构已经算是非常简单的,生活标准也不算高,但已显得捉襟见肘了,至于其他官员就可想而知了。

所以清初延續的並不是明代的薪俸制度,而是關外戰時分贓制的滿人至上分肥制度,除了本薪支俸外的東西全部遭大量取消或沒收尤其是漢人官員,導致很多官員在雍正前根本食不裹腹,所以必須從百姓身上剝削[1]。因此在康熙末年幾乎是無官不貪,甚至康熙本人也不完全反對官員貪污[2]雍正元年(1723年)特設養廉銀,“因官吏貪贓,時有所聞,特設此名,欲其顧名思義,勉為廉吏也”[3],“知大臣祿薄不足用,故定中外養廉銀兩,歲時賞上方珍物無算”[4]。養廉銀的來源來自地方火耗稅賦[5],因此視各地富庶與否,養廉銀數額均有不同。

一般來說,養廉銀通常為本的十倍到百倍,其標準混亂缺乏公平性。光绪清全典事例》记载範例:

例如,台灣巡撫劉銘傳的年薪為一百五十五兩銀,養廉銀則達一萬兩銀。而台灣總兵年俸六十七兩,軍事加給一百四十四兩銀,而養廉銀則為一千五百兩銀,“都司全年俸薪、馬乾、養廉銀四百四十九兩,千總俸薪、馬乾、養廉銀一百九十二兩,外委養廉銀三十六兩,增設各兵加餉銀九百五十二兩耳,凡共需銀四千六百餘兩。”[6]

後果[编辑]

養廉銀並沒有完全解決官員的生計問題,因此反而加重貪汙,一般的京官因為沒有統治地方沒有火耗稅賦,京城開銷又大,並未有足夠的銀錢收入,所依賴的是地方官的冰敬炭敬等行賄,李慈銘在日记中称:“京官贫不能自存,逢一外吏入都,皆考论年世乡谊,曲计攀援。”[7]曾国藩擔任翰林院检讨后,家書提到:“男目下光景渐窘,恰有俸银接续,冬下又望外官例寄炭资,今年尚可勉强支持。至明年则更难筹画。”[8]。而各地又有肥瘦之分能調到繁榮地區當官當然收益大,這就促使地方官和京官的權錢交易關係,誰能調到哪裡去當官,京官往往有實質影響力。

另一方面養廉銀又助養官員的豪奢,张集馨道员升任按察使后进京觐见的花费是:“别敬军机大臣,每处四百金,赛鹤汀不收;上下两班章京,每位十六金,如有交情,或通信办折者,一百、八十金不等;六部尚书总宪百金,侍郎、大九卿五十金,以次递减;同乡、同年以及年家世好,概行应酬,共用别敬一万五千余两”[9]清朝文献通考》批评:“入愈丰而累愈重,知有私不知有公。纵倍给薪津,岁增经费,何补若人之挥霍,空益小民之负担”,這是因為“廪入既厚,纵侈随之,酬应则踵事增华,服用则豪奢逾度。”再加上晚清财政困难,俸银、养廉银常常停支,官员“借口于养廉不足,肆行侵渔”[10]

参考文献[编辑]

  1. ^ 蒋良骐:《东华录》卷九
  2. ^ 康熙帝曾对大臣说:“治天下之道,以宽为本”,“夫官之清廉,只可论其大者。今张鹏翮居官甚清,在山东兖州为官时,亦曾受人规例。张伯行居官亦清,但其刻书甚多。刻一部书,非千金不得,此皆从何处来者?此等处亦不必究。两淮盐差官员送人礼物,朕非不知,亦不追求”「《圣祖实录》卷二四五」
  3. ^ 《清稗類鈔‧禮制類》。
  4. ^ 清稗類鈔·恩遇類》。
  5. ^ 陈康祺《郎潜纪闻》卷二:“雍正间,耗羡归公,定直省各官养廉,由世宗之独申睿断,因时制宜。”
  6. ^ 臺灣通史》卷十三
  7. ^ 李慈銘. 《越缦堂日记》. 
  8. ^ 《曾国藩全集·家书》
  9. ^ 张集馨. 《道咸宦海見聞錄》. 
  10. ^ 钟琦著:《皇朝琐屑录》卷8

研究書目[编辑]

  • Madeleine Zelin(曾小萍)著,董建中譯:《州縣官的銀兩——18世紀中國的合理化財政改革》(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5)。
  • 佐伯富著,鄭樑生譯:《清雍正朝的養廉銀研究》(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96)。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