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海瑞
官员
海瑞
海青天像
國家 中国
時代 明朝
汝贤
国开
刚峰
職官 南京都察院右都御史 本官
应天巡抚 差遣
太子少保 追赠
散階 资善大夫
位階 正二品
祖籍 福建
出生 1514年1月22日(正德九年)
明朝广东琼州府琼山县
逝世 1587年11月13日(萬曆十五年)
明朝南京
諡號 忠介
墓葬 海瑞墓
嘉靖二十八年己酉科举人
《淳安稿》
《淳安政事稿》
《备忘集》
《续备忘集》

海瑞(1514年1月22日-1587年11月13日),字汝贤,又字国开,号刚峰,祖籍福建,出生于广东琼州府琼山县(今海南省海口市),明朝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陆王心学的代表人物。曾任应天巡抚,晚年升南京右都御史,卒赠太子少保[註 1],谥忠介

生平[编辑]

家世背景[编辑]

海瑞一世祖海俅是南宋时军官,由福建迁往广东番禺,四传至海逊之为明初广州某卫军官[1][2],海逊之的儿子海答儿洪武十六年(1383年)从军海南,迁居琼山县,是海瑞的高祖父,其后代弃武从文,成为望族[3]。海瑞祖父海宽,中景泰七年(1456年)丙子科举人,曾官福建建宁府松溪县知县。从伯父海澄,中成化十一年(1475年)乙末科进士,官至四川道监察御史[4]

早年从学[编辑]

正德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1514年1月23日),海瑞出生[5]。四岁时,父亲海瀚去世,由母亲谢氏抚养长大[6]。为生员时,即对“心性”、“良知”学说颇感兴趣[7][8],并对读书人为求取功名专研八股的行为表示鄙视[9],奠定了日后崇陆贬朱的学术思想。

中举前后[编辑]

海瑞不善应试,直到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三十七岁时才中举,多少得益于乡试时写下的名篇《治黎策》[10]。他既反对与黎人议和[11],也反对“宣传教化”之策[12],主张以大军进剿,设立州县,迁徙汉民,把黎族人赶走[13]。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赴京会试时,又上《平黎疏》,继续宣扬其主张[14]。三年后再次参加癸丑科会试不中,遂决定以举人身份出仕[15]

仕途初期[编辑]

南平教谕[编辑]

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海瑞选授福建延平府南平县教谕[16]。当时明朝的法律禁止教职人员向官员下跪[17],海瑞遵守朝廷体制,参见上官时只是作揖[18],而身旁两位县学训导则跪拜左右,三人形似笔架,因此被戏称为“笔床博士”[19]。福建提学副使朱衡因此十分敬重海瑞,曾把他借调到正学书院修书[20]

淳安知县[编辑]

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海瑞升为浙江严州府淳安县知县[21],任上勤于政事,做了不少实事。如重新丈量土地[22],平均徭役[23];对上司送礼只送米酒等物[24];又减少百姓正税之外的负担[25]。他还擅长断案,邻县不能解决的疑案,也送到淳安请海瑞解决[26]。巡盐都御史鄢懋卿路过淳安,认为招待太薄,遂唆使御史袁淳弹劾海瑞,使其被降调。后来鄢懋卿、袁淳都因为贪污被革职,海瑞才重新升官[27]

兴国知县[编辑]

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海瑞被降调为江西赣州府兴国县知县[28]。兴国是个穷县,税总是收不上来。海瑞向南赣巡抚吴百朋上陈《兴国八议》,针对地方利弊提出各项改革,因升职而未及实施[29]

朝堂之争[编辑]

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因时任吏部右侍郎的朱衡提拔,海瑞升为户部云南司主事[30]。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上《治安疏》[31],既肯定嘉靖帝即位之初,励精图治,摧毁元世祖牌位等行为[32];又认为其颓废日久,使得朝纲不振,官员腐败,人民困苦[33];并指责百官一意媚上,为满足皇帝修道而进贡香料[34];希望皇帝能重新振作[35]。嘉靖帝读后大为感动[36],但怀疑海瑞背后有人指使,因此把他抓进诏狱[37]。户部司务何以尚发觉嘉靖帝不想杀海瑞,奏请释放,又说自己买了40两名贵香料,献给皇帝修道用。嘉靖帝大怒把何以尚抓起来,予以重责[38]。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冬,嘉靖帝驾崩,隆庆帝奉遗诏命海瑞出狱,又改任为兵部武库司主事。隆庆元年(1567年)连续升官,历任尚宝司丞、大理寺右丞、大理寺左丞、南京通政司右通政[39]

巡抚应天[编辑]

开黄浦江[编辑]

隆慶三年(1569年)夏天海瑞出任应天巡抚,正好赶上长江发大水,江南被淹。此前明政府曾多次疏浚吴淞江,治理了几十年都没有成功。海瑞一上任,实际考察,发现黄浦夺淞势不可免,决定另辟蹊径,将黄浦江改为主河道,经过几个月的治理,解决了数十年的水患。黄浦江畔的上海县也由此发展起来,后成为中国最大的城市。

清退田地[编辑]

海瑞當上江南巡撫時,首輔徐階家族世代共佔田二十四萬畝[40],百姓向海瑞投牒訟冤者日以千計,海瑞要求徐階退田,徐階退了一些,海瑞並不滿意,弄得徐階很難堪[41],最後退了一半的田地,其子徐璠徐琨被判充軍,徐階之弟侍郎徐陟被逮治罪。此時海瑞被誉为“海青天”,亦称“包公再世”。

晚年失势[编辑]

万历十三年(1585年)以荐被任為南京右僉都御史、南京吏部右侍郎,但都没有实权。

万历十五年(1587年)十月十三日,卒于任上。去世的前幾天,海瑞退掉了兵部送來的六钱銀子。南京都察院佥都御史王用汲到海瑞家收集遗物,僅餘葛幃舊衣,無以為殮,不禁潸然淚下,幸賴同僚捐治葬具。贈太子太保,諡號忠介。發喪之日,“市民送者夾岸,酹酒而哭者百里不絕。”

在海口市的海瑞墓

海瑞墓之海瑞陳列館

学术[编辑]

在海口市的海瑞墓

尊陆崇王[编辑]

海瑞对心学创立者陆九渊极为尊崇,思想亦以陆九渊的学说为根本,认为万物唯心,心外无物[42]。对于理学家批判陆九渊的学说像禅宗,海瑞亦予以反驳,详细辨明了心学与禅宗的区别[43]。对于明朝心学的代表人物王守仁,海瑞称其为“多才多艺的圣人”,对王守仁的“良知”、“慎独”思想亦多发明。

批判理学[编辑]

海瑞大力批判程朱理学,曾说朱熹虽然读书很多,但所学“支离破碎”,后人师从朱熹,就更不如了。明朝科举的八股文考试以程朱理学为标准,海瑞因此很晚才中举,还是靠策论写得太好,博得考官同情。而两次会试都落第了。

知行合一[编辑]

海瑞在行动上亦反对程颐所提出的“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节烈观。他曾因婆媳矛盾与妻子许氏离婚,劝其改嫁,并借钱为其办嫁妆。在淳安知县任上,又禁止民间溺杀女婴的陋习。成为应天巡抚后,又下令辖区内寡妇改嫁。

家庭[编辑]

海瑞父亲海瀚在其四岁时去世,由母亲谢氏抚养长大。前妻许氏,育有两女。后因与谢氏失和而离异。继室潘氏,一个月不到又离异,再娶王氏,和谢氏相处和睦。生长子海中砥、次子海中亮,俱早夭,又生一女。先后纳妾邱氏、韩氏。邱氏自缢而死,韩氏生一子海中期,亦早夭。

争议[编辑]

族籍争议[编辑]

回族说[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后,回民改称回族。许多回族学者将海瑞考证成回族人,如白寿彝主编的《回族人物志》曾将海瑞收录其中[44]。认为海瑞是回族的主要依据有二:一是海瑞五世祖海答儿的名字具有穆斯林的特征[45];二是明宣宗时期,曾有海姓军官在海瑞故里修建礼拜寺[46],回族学者认为这个礼拜寺就是清真寺[45]

汉族说[编辑]

海南大学人文传播学院院长闫广林主编的《海南历史文化》认为海瑞属于汉族[47]。海瑞无直系后代,其旁系后裔经专家实地调查,发现都不是回族人[48]。海瑞任知县时曾发文买猪多头,用于文庙祭祀活动[49];他上疏称嘉靖帝为“万物之主”[50]亦被认为不符合“万物非主,唯有安拉”的信仰[來源請求]

追赠官衔[编辑]

《明史》记载海瑞死后追赠“太子太保”,流传甚广[51]。而明朝人为海瑞所作传记多写作“太子少保”,海瑞墓前的明代碑文也写作“太子少保”,明朝二品官员亦无追赠太子太保的惯例。

罚胡公子[编辑]

明朝后期一些笔记记载:海瑞为淳安知县时,浙直总督胡宗宪的儿子路过淳安驿站,鞭打驿站的办事人员,海瑞于是说这个胡公子肯定是假的,将其所带的几千两白银都罚入县里的仓库,并向胡宗宪报告,胡宗宪竟拿他没有办法。《明史》把这个故事写入海瑞本传[52]。但海瑞的同乡黄秉石天启年间实地考察淳安,发现淳安根本没有驿站,当地人也不知道有这回事[53]。海瑞自己也曾说“淳安无驿递”[54]。黄秉石认为这个事情是假的,他还说后人把许多不近人情的事情附会在海瑞身上[55]

李贽评语[编辑]

网络传言明朝著名思想家李贽曾评价海瑞:“先生为万年青草,可以傲霜雪而不可任栋梁。”但李贽并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反而称赞海瑞是“青松翠柏”、“栋梁遂就”。

杀女传闻[编辑]

明末野史笔记《见只编》曾记载海瑞因为五岁的女儿拿了男仆一个饼,就大怒将其饿死。与海瑞同时代的御史房寰则称海瑞的女儿被其缢杀。

参考[编辑]

注释[编辑]

  1. ^ 《明史》误作太子太保,据明代史料及碑文改。

引用[编辑]

  1. ^ 《民国琼山县志·卷十九·艺文》:“盖自南宋时,始祖指挥三公讳俅,由闽而来,占籍于广,娶杨氏,生惠来训导公讳钰。钰生庠士大公讳甫震;二公讳甫云,秀为甫云公后。甫震公生冠带公讳逊之。”
  2. ^ 《梁中丞遗稿·海忠介公行状》:“在国初以军功世广州卫指挥某者,隶籍番禺。”
  3. ^ 《海忠介公年谱》:“逊之生答儿。洪武十六年,答儿从军海南,居琼山,为公高祖。不再传而族姓蕃衍,科甲继起,为海南望族。”
  4. ^ 《海忠介公年谱》:“祖宽,景泰七年丙子领乡荐,官福建松溪县知县。从伯父澄,成化十一年乙末科赐进士,官四川道监察御史。”
  5. ^ 《海忠介公年谱》:“正德八年癸酉十二月二十七日生。”
  6. ^ 《梁中丞遗稿·海忠介公行状》:“公甫四龄而赠公捐馆。太恭人年方二十有八,矢志励节,日夜与公皆寝处,口授《孝经》、《学》、《庸》诸书。长就外傅,为访择严明师讬之。”
  7. ^ 《海瑞集》上编《训诸子说》:“学求以复其良而已,操心治心,此不师而师之严切者。”
  8. ^ 《海忠介公年谱》:“嘉靖五年丙戌,公十四岁。案公稍知识即欲学为圣贤,谓圣贤千言万语只是欲人识其真心,率其真而终身行之,便是圣贤。”
  9. ^ 《海瑞集》上编《训诸子说》:“徒缀酸文、识陈语,为后日富贵故乡之计,视百责与我何如?纵其一举而进立于卿相之列,吾为二三子丑之矣。”
  10. ^ 《海忠介公年譜》:“嘉靖二十八年己酉,公三十七岁。……是年秋,公举于乡,其对《治黎策》……此策出,传颂一时。”
  11. ^ 《海忠介公全集》卷2《治黎策》:“始终误宋者在一‘和’字,姑为一时抚绥之计,不可以策黎也。”
  12. ^ 《海忠介公全集》卷2《治黎策》:“革心宣化,效且迟于百年。官吏之迁陟不常,人性之贪暴不一。以一人之身而思一以德化之,不可以策黎也。”
  13. ^ 《海忠介公全集》卷2《治黎策》:“所宜乘今日大军之势,首恶即平之后,开通十字大路,州、县、所之可移者移之,屯田之可徙者徙之。迁良民之无田者佃其中,其不宜剿灭者徙之于外。夫然后为百年之计,而琼民享无穷之福矣。”
  14. ^ 《海忠介公年谱》:“二十九年庚戌,公三十八岁。春月,计偕入都,伏阙上《平黎疏》,申前说……疏下兵部议覆,卒不施行。会试报罢,遂南归。”
  15. ^ 《梁中丞遗稿·海忠介公行状》:“甫应癸丑一科会试不第,而当四十强仕,即毅然自决曰:‘士君子由科目奋跡,皆得行志,奚必制科?’遂就教。”
  16. ^ 《民国琼山县志·卷二十四·人物》:“癸丑,授南平教谕。”
  17. ^ 《大明会典》卷59:“教官、生员见上司,一遵宪纲行礼。如有出郭迎送,及妄行跪礼,过为称呼者,听巡按御史、按察司官依律究问。若上司故违宪纲者,亦行纠奏。”
  18. ^ 《海瑞集》附录《黄秉石海忠介公传》:“《宪纲》学官无跪礼,惟长揖请拜。公谒上官行之。会直指行部,公入,中立而揖,两训导左右跪。直指向公诘曰:‘此行者何等礼也?’公抗声应曰:‘宪纲礼。’”
  19. ^ 《明语林·卷四·方正》:“海忠介为闽邑博士,御史行诣学宫,令长以下,皆伏堂阶。忠介直立曰:‘若至院台,敢不以属礼见?此师长教士之地,不当诎。’两训导夹跽,忠介中立不屈,时谓‘笔床博士’。”
  20. ^ 《梁中丞遗稿·海忠介公行状》:“时大司空朱镇山公为闽学宪,闻之,取赴正学书院修书。”
  21. ^ 《海忠介公年谱》:“三十七年戊午,公四十六岁。春,擢浙江淳安县知县,五月到任。”
  22. ^ 《海瑞集》上编《量田申文》。
  23. ^ 《海瑞集》上编《均徭申文》。
  24. ^ 《海瑞集》上编《兴革条例》:“旧例府上送节礼物过多,下四衙并吏书皆有。府官设或不受,亦终靡费,归之里甲十无二三。自本职到任以来,止用鲜味、米酒。大府约用银二两余,二府、三府、四府约用银一两。”
  25. ^ 《海瑞集》上编《兴革条例》:“先年每丁出银少三两,多四两。本职到任以来,每丁起银二钱五分,大约每年有银九百两上下。”
  26. ^ 《海瑞集》上编《吴吉祥人命参语》(建德县);《吴万人命参语》(遂安县);《徐继人命参语》(桐庐县)。
  27. ^ 《大明世宗实录》卷510嘉靖嘉靖四十一年六月:“初,鄢懋卿以盐法都御史巡行郡县,所至招权吓财,叱咤风生。懋卿妻从行,为装五彩舆,令十二女子舁之。令长以下见懋卿,皆膝行蒲伏跪。上食惟谨,至以文锦被厕床,白金饰溺器,千里传送,络绎道途,懋卿颔之而已。比至淳安,供张甚薄,瑞抗言县小民贫,不足容车马。懋卿虽怒甚,然知其不可屈,为敛威去之。而密嗾御史袁淳媒孽其短。至是遂与与瑕俱得谴,其后懋卿、淳俱以贪罢,与瑕、瑞仍得伸白叙用。”
  28. ^ 《海忠介公年谱》:“四十一年壬戌,公五十岁……十二月调任兴国知县。”
  29. ^ 《梁中丞遗稿·海忠介公行状》:“公抵任,察地瘠民贫,岁征不满什之伍,弊在浮粮。乃条陈八事上南赣都御史吴尧山公,次第请行,而独急清丈。清丈甫毕,而报升云南户部司主事。”
  30. ^ 《海忠介公年谱》:“四十三年甲子,公五十二岁,在兴国任。公清丈田亩甫毕,尚未举行。十月报升主事。盖朱镇山在铨曹,知公清望,有此超迁。”
  31. ^ 《海忠介公年谱》:“四十四年乙丑,公五十三岁,在户部任……十月,公上疏曰:臣请直言天下第一事,以正君道,以明臣职,以求万世治安。”
  32. ^ 《海忠介公全集》卷2《治安疏》:“即位初年,剗除积弊,焕然与天下更始。举其略:如箴敬一以养心,定冠履以辨分。除圣贤土木之像,夺宦官内外之权。元世祖毁不与祀,祀孔子推及所生。天下忻忻然以大有作为仰之。识者谓辅相得人,太平指日可期也,非虚语也。”
  33. ^ 《海忠介公全集》卷2《治安疏》:“天下吏贪将弱,民不聊生,水旱靡时,盗贼滋炽,自陛下登极初年亦有之而未甚也;今赋役增常,万方则效陛下破产礼佛日甚,室如悬磬,十余年来极矣。”
  34. ^ 《海忠介公全集》卷2《治安疏》:“乃醮修相率进香,天桃天药,相率表贺。兴宫室,工部极力经营;取香觅宝,户部差求四出。陛下误举,诸臣误顺,无一人为陛下一正言焉。”
  35. ^ 《海忠介公全集》卷2《治安疏》:“此则在陛下一振作间而巳,一振作而百废具举,百弊剗绝,唐虞三代之治,粲然复兴矣。”
  36. ^ 《大明世宗实录》卷555嘉靖四十五年二月:“瑞疏言谠而意忠,非故欲批逆鳞以沽直者。上初览之怒甚,抵其章于地。已复取置御案,日再三读之,为感动太息,留中数月余。”
  37. ^ 《大明世宗实录》卷555嘉靖四十五年二月:“会上有疾烦懑,遂下诏曰:‘瑞詈主毁君,不臣悖道,锦衣卫捕送该司,严刑追究主使,及同商者,以闻。’已而该卫谳上狱辞,法司拟大辟,上竟留中不下盖,圣意渊矣。”
  38. ^ 《大明世宗实录》卷563嘉靖四十五年十月:“尚揣知上无重罪海瑞意,故欲姑之,以为名。疏中所言,谬悠踈诞,无可采者。又自叙奉购买龙涎香以供上敬事玄修之用,今已得四十两云,是又欲以诡道希合为自解之地。惟上圣明,深烛其奸,故重谴之如此。”
  39. ^ 《梁中丞遗稿·海中介公行状》:“腊月几望,肃皇帝上宾,庄皇践祚,首奉遗诏出公于狱,复原职,寻改兵部武库司主事。丁卯改元,晋丞尚宝,四月丞大理右,七月转左。”
  40. ^ 朱国禎《皇明史概》〈大事记〉卷 38 :“徐在事久家富,传言有田十八万亩,诸子嗜利,奴仆多藉势纵横。”伍袁萃《林居漫录》卷 1:“华亭在政府久,富於分宜,有田二十四万,子弟家奴暴横閭里,一方病之如坐水火。”徐阶曾辩解:“至於家下田宅虽不敢言无,然亦原无十万。”(《世经堂续集》卷 11〈復曹贞菴司空〉);徐阶還寫信給潘恩闢謠。(《世经堂续集》卷 11〈復潘笠江〉)
  41. ^ 海瑞复书云:“近阅退田册,益知盛德出人意表,但所退数不多,再加清理行之可也。昔人改父之政,七屋之金须臾而散,公(徐阶)以父改子无所不可。”(海瑞《海中介公全集》卷 5〈復徐存斋阁老〉)
  42. ^ 《海忠介公全集》卷3《赠文昌大尹罗近云入觐序》:“天下未有一物一事出心之外者。”
  43. ^ 《海忠介公全集》卷1《朱陆》:“儒学禅宗,其判不啻千里,而要其初,只是毫忽。儒道寂守其心,中涵事物,有天下国家之用;禅宗废弃百应,徒为空虚寂灭之养。朱子指陆为禅,然则将不讲其心,就外为天下国家之用。呻吟其占毕,而曰某章某句如此,某章某句如彼,然后为能学欤?”
  44. ^ 《回族人物志》第2册。
  45. ^ 45.0 45.1 《中国穆斯林》1996年02期《海瑞为回族的新证据》。
  46. ^ 《正德琼台志·卷第二十七·寺观·琼山县》:“礼拜寺在土城北街巷内。宣德初,军海兰答建,废。”
  47. ^ 《海南历史文化》卷1《海瑞籍贯、祖居、族别、祖墓研究》。
  48. ^ 蒋星煜《关于海瑞的民族、年岁、子嗣、及墓葬》:“海瑞老家人海安或海雄的后裔,也并非回族。”
  49. ^ 《海瑞集》上编《兴革条例》:“文庙银三十两……猪六只,官秤六百斤,价银一十二两正……猪肉二十五斤,价银五钱四分。”
  50. ^ 《海忠介公年谱》卷2《治安疏》:“君者,天下臣民万物之主也。”
  51. ^ 《明史·列传第一百十四》:“赠太子太保,谥忠介。”
  52. ^ 《明史·列传第一百十四》:“宗宪子过淳安,怒驿吏,倒悬之。瑞曰:‘曩胡公按部,令所过无供张。今其行盛装,必非胡公子。’发橐金数千,纳之库。驰告宗宪,宗宪无以罪。”
  53. ^ 《海瑞集》附录《黄秉石海忠介公传》:“予尝闻人言海令事曰:胡总制公子过淳安,怒其供应不备,鞭驿丞。公囚公子,使不得去,为文请于胡。胡为好语俾出之,而对某郡守言:‘小儿受海令辱已甚,而尚言海令好人也。’又闻公令仆出樵,或饭之而贻以薪。仆归,而公见其薪燥,则诘之。仆不敢隐。公召饭者,与其薪之值,而鞭仆。此二事或见记载。然淳无驿也,问之淳人,亦绝不闻此二端,盖天下之善归焉。”
  54. ^ 《海瑞集》上编《兴革条例》。
  55. ^ 《海瑞集》附录《黄秉石海忠介公传》:“所闻公事之戾于情者,大约此类,而不知其非公之真也,公正不如此之戾于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