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延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馮延巳
正中
出生 馮延嗣
903年
唐朝广陵
逝世 960年(56-57歲)
南唐
职业 五代十国时期南唐宰相
作品 《陽春集》

冯延巳(903年-960年),原名馮延嗣,一作冯延己正中,是五代词人广陵[1]南唐时官至宰相,是南唐中主李璟的老师。他是南唐吏部尚書馮令頵的兒子,弟弟馮延魯亦是著名文人。死後谥号忠肅,有《阳春集》传世。

冯延巳词风清丽,善写离情别绪,有很高的艺术成就,对李煜影响很大。冯延巳、李煜被认为直接影响了北宋以来的词风[2]。冯延巳所著的詞有《謁金門》,第一句為“吹皱一池春水”。

姓名争议[编辑]

冯延巳姓名历来多有争议。《马氏南唐书》《陆氏南唐书》《资治通鉴》均作「冯延己」,但后世的唐宋词选本多作「冯延巳」。词学家夏承焘《冯正中年谱》引焦竑《笔乘》,释氏六时:“可中时,巳也。正中时,午也。”从冯氏的名与表字的对应关系考虑,认为冯氏之名应作「冯延巳」而非「冯延己」;他还考证出「巳」「嗣」二字是既同音又同义的[3]

生平[编辑]

李昪时期[编辑]

冯延巳是广陵人,一说是歙州[4]。其父馮令頵仕南唐南唐烈祖李昪时署为歙州盐铁院判官。馮延巳早年以文雅著稱,多有才艺;後拜見烈祖,烈祖任命他为秘书郎,让他与太子吳王(后徙封为齐王)李璟交游[5]。后来李璟任元帅,冯延巳在元帅府掌书记。

馮延巳擅长凭依权贵,其與陳覺交好,又通过陳覺而依附宋齊丘,因得权势。同时在吴王府任职而名位在自己之上的,冯延巳便小施计谋把他排挤出去[1]。冯延巳常常恃才放旷,狎侮朝士。他曾经讥讽中书侍郎孙晟说:“您有什么能耐担任中书郎呢?”孙晟回答:“我不过是一个山东的鄙儒,写文作赋不如您,高谈阔论不如您,谄媚奸诈也不如您。但是主上让您与齐王交游的目的是想用您的仁德去辅导他,怎会是让你们成为狐朋狗友呢?我确实无能,但您的能耐,却恰足以成为国家的祸患罢了。”[註 1][1]给事中常梦锡几次上言,斥责陈觉、冯延巳、魏岑等人都是奸佞之人,不适合让他们在东宫侍奉太子。烈祖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不久便去世了[4]

李璟时期[编辑]

南唐元宗李璟登基后,改元保大。冯延巳喜形于色,时不时地入朝向元宗陈述政事,使得元宗对其稍有不悦。保大二年(944年),元宗任命冯延巳为翰林学士承旨。宋齐丘对待陈觉素来厚重,元宗也认为陈觉是个有才之人,便委以重任。冯延巳与其弟冯延鲁、魏岑、查文徽、陈觉相互勾结,把持朝政,时人称他们为「五鬼[5][1][4]

保大四年(946年),冯延巳为同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后出任宰相。保大五年(947年),陈觉、冯延鲁举兵进攻福州,结果死伤数万,损失惨重。元宗大怒,准备将陈觉、冯延鲁军法处死,但经宋齐丘、冯延巳斡旋而免。后被御史中丞江文蔚知制诰徐铉史馆修撰韩熙载弹劾,被贬为太子少傅[6]。保大六年(948年),冯延巳出任昭武軍節度使,治抚州。冯氏在抚州任职数年,并没有什么政绩。保大十年(952年),冯延巳二度担任宰相。冯延巳当政期间,先是进攻湖南,大败而归;后淮南后周攻陷,冯延鲁兵败被俘,宰相孙晟出使后周时不屈遇害[5][1][7]。冯延巳曾评价烈祖、元宗二人道:「先主李昪在安陆打了败仗,丧师数千人,就吃不下饭,哀叹多日。他不过是一个田舍老翁,怎能成就天下的大事呢?当今的皇上有数万军队在外征战,依旧宴乐升平、骑马击球,这才是真正的英雄主啊!」[註 2][1]

显德五年(958年),冯延巳被迫再次罢相。当时朝廷里党争激烈,朝士分为两党:冯延巳与宋齐丘、陈觉、李征古等为一党;孙晟、常梦锡、韩熙载等人为一党。几次兵败,使得元宗决心铲除党争。于同年下诏,历数宋齐丘、陈觉、李征古之罪,宋齐丘放归九华山,陈觉、李征古被逼自杀,但冯延巳安然无恙。建隆元年(960年)五月,冯延巳因病去世,终年五十八岁,谥号忠肃[5][1]

艺术造诣[编辑]

冯延巳在诗词方面造诣极深,尤其擅长乐府词。陆游在《南唐书》中记载:「延巳工诗,虽贵且老不废,如『宫瓦数行晓日,龙旗百尺春风』,识者谓有元和词人气格。尤喜为乐府词。」[1]

冯延巳是当时有名的书法家。《佩文斋书画谱》列举了南唐十九位书法家的名字,其中就有冯延巳[3]

冯延巳特别能言善辩。《钓矶立谈》记载冯延巳“辩说纵横,如倾悬河暴雨,听之不觉膝席而屡前,使人忘寝与食”[3]

评价[编辑]

正面评价[编辑]

  • 王国维人间词话》:“冯正中词虽不失五代风格而堂庑特大,开北宋一代风气。中、后二主皆未逮其精诣。《花间》于南唐人词中虽录张泌作,而独不登正中只字,岂当时文采为功名所掩耶?”“张皋文飞卿之词‘深美闳约’,余谓此四字唯冯正中足以当之。刘融斋谓飞卿‘精艳绝人’,差近之耳。”[8]
  • 劉熙載艺概》:“冯延巳词,晏同叔得其俊,欧阳永叔得其深。”
  • 陈廷焯《云韶集》:“正中词为五代之冠,高处入飞卿之室,却不相沿袭,时或过之。”

负面评价[编辑]

  • 陆游南唐书》记载孙晟对冯延巳的评价:“鸿笔藻丽,十生不及君;诙谐歌酒,百生不及君;谄媚险诈,累劫不及君。”[1]
  • 文莹玉壺清話》:“(常梦锡)歷言宋、陳、馮、魏輩奸佞險詐,不宜置左右。主深然之。”[9]

名句或著名作品[编辑]

長命女[10]

春日宴,綠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陳三願:
一願郎君千歲,二願妾身常健,
三願如同樑上燕,歲歲長相見。

鵲踏枝[11]

誰道閑情抛棄久?每到春來,惆悵還依舊。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辭鏡裡朱顏瘦。
河畔青蕪堤上柳,為問新愁,何事年年有?獨立小橋風滿袖,平林新月人歸後。

謁金門[12]

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閑引鴛鴦香徑裡,手挼紅杏蕊。
鬥鴨欄杆獨倚,碧玉搔頭斜墜。終日望君君不至,舉頭聞鵲喜。

軼事[编辑]

陆游南唐書》载:元宗嘗戲延巳曰:「『吹皺一池春水』,干卿何事?」延巳對曰:「未如陛下『小樓吹徹玉笙寒』。」元宗悅[1]

注释[编辑]

  1. ^ 原文:“晟,山东鄙儒,文章不如公,谈谐不如公,谄诈不如公。然主上使公与齐王游处,盖欲以仁义辅导之也,岂但为声色狗马之友邪!晟诚无能;公之能,适足为国家之祸耳。”
  2. ^ 原文:「安陆之后,丧兵数千,辍食咨嗟者旬日,此田舍翁,安能成天下事。今上暴师数万于外,宴乐击鞠,未尝少辍,此真英雄主也!」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