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凯特·谢泼德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凯特·谢泼德
Kate Sheppard.jpg
1905年的凯特·谢泼德
原文名 Kate Sheppard
出生 凯瑟琳·威尔逊·马尔科姆
Catherine Wilson Malcolm

(1848-03-10)1848年3月10日
 英國利物浦
逝世 1934年7月13日(1934-07-13)(87歲)
 新西蘭基督城
知名于 争取女性参政权
配偶 沃尔特·谢泼德 (1871年結婚;1915年逝世)
威廉·洛弗尔-史密斯 (1925年結婚)
儿女 道格拉斯·谢泼德 (1880年—1910年)
亲属 妹:伊莎贝拉·梅英语Isabella May

凯瑟琳·威尔逊·谢泼德(英語:Katherine Wilson Sheppard,原名凯瑟琳·威尔逊·马尔科姆(Catherine Wilson Malcolm),1848年3月10日-1934年7月13日)是新西兰女性参政权运动英语New Zealand's Women's Suffrage中最杰出的人物,也是新西兰最知名的女性参政者。她出生于英国利物浦,1868年随家人移居至新西兰。在新西兰,她成为了包括基督教妇女禁酒联合会英语Woman's Christian Temperance Union(WCTU)在内的各种宗教和社会组织的活跃成员。1887年,谢泼德担任基督教妇女禁酒联合会主管选举及立法的全国负责人,在她任职期间,新西兰的女性参政权事业得到推动。

谢泼德通过组织情愿活动和公众集会、给媒体致函以及与政治家建立联系等方式以促进女性的参政权。她是新西兰首家由女性经营的报纸《白丝带》(英語:The White Ribbon)的编辑。透过其娴熟的文风和极具说服力的演讲,她成功地促动了女性参政。她的小册子《为何新西兰女性应当去投票的十个理由》(英語:Ten Reasons Why the Women of New Zealand Should Vote)及《女性应不应该去投票?》(英語:Should Women Vote?),对女性参政权事业起到了推动作用。这此活动的高潮是向新西兰议会递交了一份三万人联署的情愿书,呼吁赋予女性参政权。1893年,新西兰女性成功获得了选举权。自此,新西兰成为了世界上首个实现普遍选举的国家。

1896年,新西兰全国妇女理事会英语National Council of Women of New Zealand成立,谢泼德任该理事会首任主席,并在1918年协助理事会进行改革。晚年,她前往英国,协助当地的妇女争取参政权。但由于她的健康状况每况愈下,只好返回新西兰。尽管她后来在政治议题上不再那么活跃,但仍然为推动女权而持续写作。1934年,谢泼德逝世,膝下无在世子嗣。

1991年,她的肖像取代伊丽莎白二世,成为10新西兰元纸币正面的人物。

早年生活[编辑]

凯特·谢泼德纪念地:
1) 凯特·谢泼德国家纪念碑英语Kate Sheppard National Memorial
2) 马德拉斯街寓所
3) 三一教会英语The Octagon, Christchurch
4) 蒂尤厄姆街会堂英语奥德翁剧场 (基督城)
5) 亚丁顿墓园

凯特·谢泼德原名凯瑟琳·威尔逊·马尔科姆,1848年[a]3月10日出生于英格兰利物浦,她的双亲是苏格兰人,母亲杰迈玛·克劳福德·苏塔,父亲安德鲁·威尔逊·马尔科姆。她的父亲在1819年出生于苏格兰,在各种档案中被描述为律师、银行家、酒厂职工或法官助理。1842年7月14日,他在内赫布里底群岛同苏塔结婚[2]。她的名字源于她的祖母,同样也叫凯瑟琳·威尔逊·马尔科姆(Catherine Wilson Malcolm[2],不过她更喜欢将自己的名字拼写成“Katherine”或者缩写成“凯特”(Kate[5]。他有一个姐姐玛丽(Marie),出生在苏格兰。此外还有三个弟弟妹妹,分别是弗兰克(Frank),出生在伯明翰,还有伊莎贝拉英语Isabella MayIsabella)跟罗伯特(Robert),出生在伦敦;显然那段时间她们经常搬家[2]。凯特当年的受教育情况还尚不清楚,但从她的著作中所表现出的她对科学和法律的了解,可以看出她应该是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并以她淵博的知識此後闻名於世[5]。她的父亲热爱音乐,并确保一家人都能受到良好的音乐训练。[6]

凯特的父亲于1862年逝世[5],那时的他才40岁出头,但留给她妻子的遗产足够养家糊口[7]。在父亲走后,她与担任苏格兰自由教会牧师的叔叔一同住在奈恩[8],他比任何人都多的给凯特灌输了很多基督教社会主义的价值观[5]。在这段时间里,家里的其他人都住在都柏林的亲戚家里,凯特后来也去了那里[7]

1863年,凯特的姐姐玛丽的未婚夫乔治·比斯移居墨尔本,后来移居基督城。玛丽到那里和他团聚后,他们于1867年结婚,第二年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玛丽对基督城的描述促使凯特的母亲杰迈玛举家迁往新西兰,因为她想为儿子寻找更好的就业机会,也想看看自己的孙女,于是在1868年11月12日,他们一家乘“玛托阿卡号英语Matoaka (1853 ship)”帆船从格雷夫森德出发,在1869年2月8日抵达利特尔顿[9][10]

三一公理会英语The Octagon, Christchurch,谢泼德做礼拜的地方

在基督城,包括凯特在内的大多数家庭成员都加入了三一公理会英语The Octagon, Christchurch,牧师名叫威廉·哈本斯英语William Habens,毕业于伦敦大学,同时也是基督城高中英语Christchurch West High School的古典文学讲师[11][b]。自此凯特开始出入于基督城的知识分子和社交场合之间,并同玛丽和乔治一家一起共度时光。[13]

1871年7月21日,凯特在她母亲的家里嫁给了商铺店主沃尔特·艾伦·谢泼德(Walter Allen Sheppard)。1868年,沃尔特当选基督城市议会英语Christchurch City Council议员,他对当地所存在问题的认识给凯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住在马德拉斯街,这里距离她母亲家不远,步行就能到达市中心。[14]1872年至1874年,三一公理会为新建筑筹款,凯特也曾慷慨解囊。她与著名的禁酒运动家和政治家阿尔弗雷德·桑德斯英语Alfred Saunders建立起了友谊,他的很多观点影响了凯特对女性参政权的看法。[15]1887年,谢泼德和她丈夫在英格兰住了一年,后回到基督城。[16]1880年12月8日,他们的独生子道格拉斯(Douglas)出生。[5]

谢泼德活跃于各种宗教组织。她在主日学授课,并在1884年当选为新成立的三一妇女协会秘书长,该协会专门探访那些不定期参加教堂礼拜的教区居民。该协会还协助给教会筹款,为教会服事,如提供上午茶等。谢泼德还负责编写协会的工作报告,尝试招募新成员,并极力挽留现有成员。第二年,她加入了里卡尔顿合唱团,在1886年5月的音乐会上,她的独唱得到了《利特尔顿时报英语Lyttelton Daily》的赞扬。[17]她也是基督教女青年会管理委员会的成员。[18]

女性参政权运动时期[编辑]

凯特·谢泼德国家纪念碑英语Kate Sheppard National Memorial上的谢泼德以及其他5位新西兰著名的推动女性参政者的铜像

初入政坛[编辑]

凯特·谢泼德在聆听完美国基督教妇女禁酒联合会英语Woman's Christian Temperance Union玛丽·莱维特英语Mary Greenleaf Clement Leavitt的演讲后,开始了她的参政之路。[19]1885年,玛丽·莱维特在新西兰展开了巡回演讲,她在演讲中不但谈到了饮酒所产生的问题,还谈到了女性在“公共事务上拥有发言权”的必要性。[20]她在基督城停留了两周,首先于5月10日在皇家剧院英语Isaac Theatre Royal发表了公开演讲。[21]记者们对她演讲时所散发出的个人魅力而印象深刻,这在当时的新西兰是不多见的。[22][23]

在成立全国性组织之前,谢泼德参与创建了禁酒联合会基督城分会。[24][25]她最初的工作是向议会递交请愿书,要求不准招募酒吧女侍,以及禁止向儿童出售酒水等。阿尔弗雷德·桑德斯建议她跟政治家展开对话,并致函给时任总理罗伯特·斯陶特英语Robert Stout寻求进一步推动她的主张,这也标志着她与桑德斯合作的开始。但在1885年末,议会请愿委员会驳回了有关酒吧女侍的请愿书(也包括全国其他地区的请愿书)。[19][26]这让谢泼德意识到,只要妇女一天得不到投票权,也就一天得不到政客们对于女性权益的重视。[27]

1879年,所有年满二十一周岁的新西兰男性不论财产状况皆拥有了普选权,但女性仍然被排除在选民之外。[28][c]19世纪70年代,少数女性开始拥有选举权。1873年,女性地产税[d]缴纳人可以在地方选举中投票。1877年,女性户主可投票或参选教育委员会委员。[29]

1886年2月,新西兰基督教妇女禁酒联合会在惠灵顿举行成立大会,谢泼德没有参加,但在一年后在基督城召开的全国大会上,她准备提交一篇有关女性参政权的报告,可她没有得到这个机会。由于对经济学深感兴趣,她起初担任统计主管。[30]1887年,禁酒联合会地方选举部成立,谢泼德担任主管选举和立法的全国负责人。[5][31]

大多数女性对女性参政抱持一种温和的态度,而禁酒联合会认为女性参政在增进儿童和家庭福祉的同时,亦可推动其禁酒的目标。[32]谢泼德很快在女性参政权领域一举成名,而她对此所产生的兴趣已经超出了禁酒联合会的实际考虑。谢泼德曾说:“一切种族、阶级、宗教信仰或是性别上的不平等都是不人道的,这些都必须得消灭!”,她的这一表态令她的观点更为人知晓。[33]谢泼德也证明了自己是一名富有影响力的演说家及出色的组织者,她的事业也很快得到了支持。[5]

尤勒斯·沃格尔爵士,时任北基督城选区英语Christchurch North (New Zealand electorate)国会议员,前新西兰总理,他在1887年向国会提交了女性选举权法案。

禁酒联合会派出了一个代表团同前总理及国会议员尤勒斯·沃格尔会谈,请求他向议会提交一份选举权法案。[34]1887年,他向国会提交了这一法案,谢泼德则为他背书。[33]在三读中,与女性选举权相关的部分以一票之差被否决,该法案被撤回。[35][36][37]在该年年末的大选竞选活动英语1887 New Zealand general election中,谢泼德鼓励禁酒联合会成员向议员参选人询问有关选举权的问题,但做的人寥寥无几。[38]

1888年,谢泼德就任禁酒联合会基督城分会主席,并在达尼丁召开的全国大会上提交了一份报告。会议决定将禁酒和实现妇女参政权作为联合会的核心目标。她还在达尼丁、奥马鲁和基督城做有关参政权的公开演讲,发展她自信的演讲风格。为巩固她的话语权,她给听众在英国和美国印制了传单。[39]她随后出版了自己的宣传册,标题为《为何新西兰女性应当去投票的十个理由》,这本宣传册展现了她“幽默且极富逻辑”的一面[8][40],而宣传册的复印件则寄给了每一位众议员。[41]

请愿之路[编辑]

1888年,政府提出选举法案,该法案仍将女性排除在选民之外。于是谢泼德便组织请愿活动,要求撤销这一限制。她给备受尊敬的坎特伯雷区众议员约翰·霍尔英语John Hall (New Zealand politician)爵士写信,随后与他会面,邀请他出席请愿活动并支持她的事业。他同意了上述请求,但未有出席相关活动。随后,谢泼德印制了第二份宣传册《女性应不应该去投票?》,阐述了新西兰及海外知名人士对于选举权的看法。[42]

有关法案的表决被推迟到了1890年。这年8月5日,约翰·霍尔提出动议,要求将众议员选举权扩大至女性。经过激烈的讨论,该动议以37票支持、11票反对获得通过。[43][44]8月21日,霍尔就选举法案动议修正,以给予女性选举权,但法案最终以7票之差被驳回。[45][46][47]

此后,霍尔建议谢泼德下一步应向议会情愿。于是谢泼德开始斟酌请愿书的措辞,准备好要印制的表格,为得到支持而努力宣传。在1890年大选竞选英语New Zealand general election期间,禁酒联合会的成员试图咨询所有参选人对于妇女选举权的立场。[48]1891年,一份新的选举法案被送交至委员会审议,霍尔将含有10085个签名的请愿书(根据禁酒联合会的议事录记载)递交至议会。[49][50]请愿书在议会得到了霍尔、阿尔弗雷德·桑德斯以及时任总理约翰·巴兰斯的支持。霍尔又就选举法案动议修正,以给予女性选举权,这项动议以25票的多数优势获得通过。之后,反对妇女选举权的议员沃尔特·卡恩克罗斯英语Walter Carncross也提出动议修正,要求给予女性参选权,这看似是对霍尔所提动议的一种合乎情理的延伸,实际上是为了让法案在新西兰议会上议院——新西兰立法会英语New Zealand Legislative Council无法得到通过,最终该法案在立法会以两票之差被否决。[51]

插画《在总理办公室外排队的奥克兰选举权联盟》,刊登在1893年的《观察家报》上。

1890年,谢泼德成为基督教伦理学会的创始人之一,这是一个不论性别、不限教会的讨论组。[52]最初的几次会议里,他们所讨论的主题包含利己主义、婚姻关系以及服装改革。在学会里,谢泼德更有信心地与来自不同背景的人对她的想法展开辩论。[53]1891年,谢泼德开始代表禁酒联合会担任《禁酒主义者》的主编。《禁酒主义者》是一份宣扬禁酒的双周刊,在新西兰的发售量超过20000份。谢泼德以笔名“佩涅洛佩”在报上发表文章。[54][55]

全国妇女委员会时期[编辑]

新西兰妇女参政权实现的那一年,谢泼德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回到了故乡英国,她见到了英国一些著名的女权运动家,并发表了一些演讲。当她回到新西兰时,她被新成立的新西兰全国妇女委员会英语National Council of Women of New Zealand选为主席,这在新西兰的公众舆论中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之后她又参与出版了该会会刊《白丝带》。

谢泼德的很多想法是关于提高妇女地位的和改善妇女待遇的,尤其是对建立法律与提高女性的经济独立权方面感到担忧。她并没有完全占有妇女的权利,而且也在寻找时间来推动诸如比例代表製,有约束力的公民投票和议会直接选举的內閣英语Cabinet of New Zealand 等政治改革。

晚年生活[编辑]

1914年的凱特·謝潑德

1902年時,謝潑德夫婦的婚姻問題可能已經持續數年。丈夫沃爾特賣掉家產後,遷往英格蘭與在倫敦升學的兒子同住。凱特似乎一度打算在基督城定居,但1903年時,以健康為由辭去全国妇女理事会的职务後,在沒有說明歸期的情況下搬去英国。途中在加拿大和美国曾作短暂停留,会见了美国的婦女運動家凱麗·查普曼·卡特英语Carrie Chapman Catt。在伦敦,她也积极推動英国妇女的选举,但由于健康恶化,迫使她停止活動。1904年11月,谢泼德與丈夫回到新西兰,翌年3月沃爾特返英。此後她入住好友洛維爾-史密斯夫婦的家。她在政界已相對不再活跃並停止演說,但仍繼續寫作。虽然她未能重現從前的活躍度,但健康狀況不再惡化,持續對新西兰的妇女运动保有影響力。在1918年,谢泼德與其他婦女運動家振兴了全国妇女理事会。

1915年,她的丈夫沃爾特在英格蘭去世。1925年,凱特嫁給了前一年喪妻的威廉·希德尼·洛維爾-史密斯。洛維爾-史密斯4年後先行去世。凱特於1934年7月13日在基督城逝世,享壽87歲,安葬在亞丁頓公墓英语Addington Cemetery,葬入馬爾科姆家庭墓地,與母親、弟弟同碑,碑上改姓洛維爾-史密斯,但註明曾姓謝潑德。

紀念[编辑]

凱特·謝潑德之墓

谢泼德被认为是新西兰历史上重要的人物。謝潑德的纪念物存在于基督城的每個角落,她的形象出现在的十紐幣鈔票英语New Zealand ten-dollar note上。謝潑德一家曾于1888年至1902年居住在克莱德路83号的住宅区,现为凱特·謝潑德故居英语Kate Sheppard House。这幢建筑见证了许多有关妇女选举权的大事件,现已被新西兰政府注册为新西兰遗迹。[56]

注释[编辑]

  1. ^ 马尔科姆在1993年出版的《新西兰传记词典》中写到她“大致在1847年3月10日”出生,[1]往后出版的一些书籍也重复了这一日期,但通常都省略了“通常”一词。然而德瓦林特在他1992年出版的书中第5页写到她的出生年份为1848年。[2]此外,当年在报纸上发布的讣告以及她的墓碑上都写明她享年86岁,表明她应生于1848年。[3][4]
  2. ^ 基督城高中原本是基督城学院,后为基督城西高中英语Christchurch West High School,现为哈格利学院英语Hagley College[12]
  3. ^ 1867年起,所有的毛利男性可以在毛利选区英语Māori electorates参加选举[28]
  4. ^ 地产税是由地方政府征收的土地置用税

参考来源[编辑]

  1. ^ Malcolm 1993.
  2. ^ 2.0 2.1 2.2 2.3 Devaliant 1992, p. 5.
  3. ^ "Obituary 1934".
  4. ^ "Deaths 1934".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Malcolm 2013.
  6. ^ Devaliant 1992, pp. 5–6.
  7. ^ 7.0 7.1 Devaliant 1992, p. 6.
  8. ^ 8.0 8.1 Fleischer 2014, pp. 151–154.
  9. ^ Devaliant 1992, pp. 6–7.
  10. ^ "Shipping".
  11. ^ McKenzie.
  12. ^ Amodeo 2006.
  13. ^ Devaliant 1992, pp. 8–9.
  14. ^ Devaliant 1992, pp. 9–10.
  15. ^ McGibbon.
  16. ^ Devaliant 1992, pp. 11–12.
  17. ^ "Riccarton Choral Society".
  18. ^ Devaliant 1992, pp. 13–16.
  19. ^ 19.0 19.1 Devaliant 1992, p. 19.
  20. ^ Grimshaw 1987, pp. 27–28.
  21. ^ "Gospel Temperance Union".
  22. ^ Devaliant 1992, pp. 18–19.
  23. ^ "Press Editorial 16 May 1885".
  24. ^ Devaliant 1992, p. 20.
  25. ^ "Mrs Leavitt at Durham Street Wesleyan Church".
  26. ^ "Meetings of Societies".
  27. ^ Devaliant 1992, p. 22.
  28. ^ 28.0 28.1 Universal male suffrage.
  29. ^ Kate Sheppard, 1847–1934.
  30. ^ Devaliant 1992, p. 21.
  31. ^ Devaliant 1992, pp. 23–24.
  32. ^ King 2003, p. 265.
  33. ^ 33.0 33.1 Lusted 2009.
  34. ^ Devaliant 1992, p. 24.
  35. ^ Devaliant 1992, pp. 25–27.
  36. ^ Grimshaw 1987, pp. 42–43.
  37. ^ "The Women's Franchise".
  38. ^ Devaliant 1992, p. 30.
  39. ^ Devaliant 1992, pp. 30–31.
  40. ^ Ten Reasons Why the Women of New Zealand Should Vote.
  41. ^ Devaliant 1992, p. 32.
  42. ^ Devaliant 1992, pp. 32–34.
  43. ^ Devaliant 1992, pp. 44–46.
  44. ^ Grimshaw 1987, pp. 43–44.
  45. ^ Devaliant 1992, p. 48.
  46. ^ Grimshaw 1987, p. 44.
  47. ^ "Lyttelton Times editorial 23 August 1890".
  48. ^ Devaliant 1992, pp. 48–50.
  49. ^ Grimshaw 1987, p. 49.
  50. ^ Devaliant 1992, pp. 62, 68.
  51. ^ Grimshaw 1987, pp. 67–69.
  52. ^ "Christian Ethical Society".
  53. ^ Devaliant 1992, pp. 42–43.
  54. ^ Grimshaw 1987, p. 53.
  55. ^ Devaliant 1992, pp. 58–59.
  56. ^ Kate Sheppard House.

引用来源[编辑]

书籍和期刊

  • Adas, Michael. Essays on Twentieth-Century History. Philadelphia, Pennsylvania: Temple University Press. 2010. ISBN 9781439902714. 
  • Amodeo, Colin. West! 1858–1966 : a social history of Christchurch West High School and its predecessors. Christchurch: Westonians Association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Caxton Press. 2006. ISBN 9780473116347. 
  • Dalziel, Raewyn. Reviews: Women's Suffrage in New Zealand (PDF). New Zealand Journal of History. 1973, 7: 201–202. 
  • Devaliant, Judith. Kate Sheppard: The Fight for Women's Votes in New Zealand. Auckland: Penguin Books. 1992. ISBN 9780140176148. 
  • Fleischer, Jeff. Rockin' the Boat: 50 Iconic Revolutionaries from Joan of Arc to Malcolm X. San Francisco, California: Zest Books. 2014: 151–154. ISBN 9781936976744. 
  • Grimshaw, Patricia. Women's Suffrage in New Zealand. Auckland: Auckland University Press. 1987. ISBN 9781869400262. 
  • King, Michael. The Penguin History of New Zealand. Auckland: Penguin Books. 2003. ISBN 9780143018674. 
  • Lusted, Marcia Amidon. International Suffrage. Cobblestone. March 2009, 30 (3): 40 [24 June 2015]. ISSN 0199-5197.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access= (帮助)
  • Malcolm, Tessa K. Sheppard, Katherine Wilson. The Dictionary of New Zealand biography. Two, 1870-1900. Wellington: Bridget Williams Books : Dept. of Internal Affairs: 459–462. 1993. ISBN 0908912498. 
  • Pierce, Jill. The Suffrage Trail. Wellington: National Council of Women New Zealand (NCWNZ). 1995. ISBN 0-473-03150-7. 
  • Simpson, Clare. Atalanta Cycling Club. (编) Else, Anne. Women Together : A History of Women's Organisations in New Zealand : Ngā Ropū Wāhine o te Motu. Wellington: Wellington Historical Branch, Department of Internal Affairs. 1993: 418–419. 
  • Sulkunen, Irma. An International Comparison of Women’s Suffrage: The Cases of Finland and New Zealand in the Late Nineteenth and Early Twentieth Century. Journal of Women's History. 2015, 27: 88–107. doi:10.1353/jowh.2015.0040 –通过Project Muse. 
  • Thompson, Mervyn. O! Temperance!. Christchurch: Christchurch Theatre Trust. 1974 [2 February 2018]. 

新闻

学术论文

网站

延伸阅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