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立窩尼亞戰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利沃尼亞戰爭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立窩尼亞戰爭
Siege of Narva 1558.jpg
《納爾瓦1558年俄國圍城》,鮑里斯·寇里柯夫,1836年。
日期1558年至1583年
地点愛沙尼亞立陶宛英格里亞俄羅斯
结果 丹麥-挪威瑞典波蘭-立陶宛聯軍勝利
领土变更 愛沙尼亞割讓予瑞典;立窩尼亞、庫爾蘭和瑟米利亞割讓予波蘭-立陶宛;薩列馬島割讓予丹麥-挪威
参战方

Baltic coat of arms.svg 立窩尼亞聯邦
丹麦 丹麥-挪威

瑞典 瑞典帝國
波蘭立陶宛聯邦
哥薩克酋長國
外西凡尼亞公國
俄羅斯沙皇國
立窩尼亞王國
指挥官和领导者
Baltic coat of arms.svg 格特哈德·克特勒
丹麦 弗雷德里克二世
瑞典 埃里克十四世
瑞典 约翰三世
西吉斯蒙德二世
斯特凡·巴托里
伊凡四世
立窩尼亞的馬格努斯

立窩尼亞戰爭是1558年至1583年間為爭奪古立窩尼亞(今愛沙尼亞拉脫維亞)控制權而引發的戰爭,由沙俄對抗由丹麥-挪威瑞典帝國以及波蘭-立陶宛所組成的聯軍。1558年至1578年戰爭初期,俄羅斯先後在多爾帕特(塔爾圖)和納爾瓦取得勝利,擊潰古立窩尼亞聯邦,成功佔領立窩尼亞地區。立窩尼亞邦联的瓦解,迫使波蘭-立陶宛投入與俄戰爭。瑞典和丹麥隨後於1559年至1561年間介入;前者建立愛沙尼亞大公國以抵抗俄羅斯的頻繁入侵,後者則控制薩列馬-維克主教轄區,由荷爾斯泰因的馬格努斯負責統治。馬格努斯一開始投敵伊凡四世,建立立窩尼亞大公國和後來的立窩尼亞王國,隨後又叛變、改效波蘭-立陶宛一方。戰爭帶來的動盪,伴隨著伊凡四世特轄軍的恐怖統治,同時俄國和波蘭-立陶宛又受到來自南方韃靼人的威脅,此時期的世局可說是紛亂不已。

斯特凡·巴托里在當選波蘭國王和立陶宛大公後,在1578年至1581年間率軍反攻,包括瑞典、波蘭、立陶宛在溫登戰役的聯手侵略,一連數場勝利,終於逆轉了戰爭的情勢。於是一場長期戰役在俄國腹地展開,繼以嚴峻而漫長的普斯科夫圍城戰。1582年,俄國在戰勢失利的情況下被迫與波蘭媾和,雙方簽訂停戰協定,俄國割讓立窩尼亞和波洛茨克的所有領土予波蘭-立陶宛。翌年俄國再與瑞典簽訂普柳薩停戰協定,立窩尼亞北部及幾乎所有英格里亞的土地皆歸瑞典,瑞典並可保有愛沙尼亞大公國。俄國在立窩尼亞戰爭由於自視國力強盛,四面樹敵、多方作戰,加上國家內部矛盾,導致最後一無所獲,以徹底失敗終結;1584年隨著伊凡四世駕崩,俄國更日漸遠離西歐的政局和影響力[1]

序幕[编辑]

立窩尼亞戰爭爆發前夕,立窩尼亞因內部鬥爭國力衰敗,對外既無強大國防、也沒有外援,四周又被遵循領土擴張政策的帝國環繞。歷史學家羅伯特·弗拉斯特曾如此描述這個動盪波動的區域:「立窩尼亞因國內爭鬥耗損國力,同時又受鄰國政治謀略的威脅;它沒有任何抵抗侵襲的能力[2]。」又,如歷史學家羅伯特·尼斯貝特·貝恩所寫:「原為蠻族勢力範圍之間一個堅實、自給自足、不可征服的軍事殖民地,但隨著騎士團……衰敗而陷入混亂,引起波羅的海三大強權覬覦,而奪取波羅的海統治權的第一步就是控制立窩尼亞[3]。」 16世纪50年代的立窝尼亚政局动荡。里加大主教威廉·冯·布兰登堡和骑士团首领亨利•冯•盖伦(Heinrich von Galen)在外交方面有着不同的主张。前者亲波兰;而后者倾向于与俄和解。1556年,骑士团新首领威廉•冯•符尔斯腾堡(Wilhelm von Fürstenburg)将大主教囚禁[4]
立窝尼亚内政因波兰的卷入而扩大化。大主教的背后是波兰国王、立陶宛大公西吉斯蒙德(齐格蒙特)二世•奥古斯都(Sigismund II Augustus),后者于1557年9月率军威胁立窝尼亚,迫使骑士团签订《博兹沃尔条约》(Treaty of Pozvol),大主教获释,同时立窝尼亚和波兰—立陶宛形成了联盟。然而,立窝尼亚和俄国曾约定前者不可与波兰或瑞典签订军事协定。这让伊凡雷帝找到了出兵立窝尼亚的口实。正好在1557年,瑞典与俄国战争结束,伊凡腾出精力,遂于1558年1月以四万大军侵入立窝尼亚。

战争的扩大[编辑]

伊凡的进攻使立窝尼亚各势力向附近的国家求援,包括瑞典、波兰—立陶宛、丹麦。 1559年上台的丹麦国王腓特烈二世需要安抚他的弟弟、荷尔斯坦因公爵马格努斯,同时急于在波罗的海东岸建立对抗瑞典的基地,接受了立窝尼亚骑士团的领土馈赠[5]。1560年4月,马格努斯在立窝尼亚登陆。但是丹麦在立窝尼亚战争中一直扮演次要角色,这是因为距离太远。
1559年8月,波兰国王西吉斯蒙德与骑士团新首领格特哈德•冯•克特勒(Gotthard von Kettler)签订了《维尔纽斯条约》(Treaty of Vilnius),波兰—立陶宛获得了与立陶宛交界的一部分骑士团领地,同时承担了维护立窝尼亚和平的义务[6]。 在瑞典,古斯塔夫•瓦萨国王态度谨慎,先后拒绝了骑士团和勒瓦尔城的求救。但是古斯塔夫之子、芬兰公爵约翰(后来的约翰三世国王)对立窝尼亚充满兴趣,希望把势力扩展到芬兰湾之南。
1560年,骑士团、勒瓦尔再向瑞典求援,古斯塔夫不久去世。新国王埃里克十四世拒绝了克特勒的求助,导致骑士团进一步转向波兰,1561年11月波兰与骑士团签订第二次《维尔纽斯条约》,骑士团解散,库尔兰和瑟米加利亚(Kurland and Semigallia)成为波兰—立陶宛属地[7],克特勒成了库尔兰公爵。

埃里克十四世并非对立窝尼亚不感兴趣。丹麦想扩张到波罗的海以东明显对瑞典不利。因此,1561年5月,埃里克承诺给予勒瓦尔和爱沙尼亚若干郡保护,以换取瑞典在此的统治。埃里克开启了近代瑞典帝国的扩张之路。但埃里克并未与俄国翻脸。

局势未明[编辑]

瑞典的约翰公爵特立独行,擅自和波兰合作,不把兄长埃里克国王放在眼中,更破坏了埃里克的外交政策。当时瑞典在立窝尼亚已有立足之地(勒瓦尔),那么同样对立窝尼亚有吞并之志的波兰和瑞典间的竞争显然加剧了。 1563年,埃里克和约翰摊牌,派万人大军攻打约翰的辖地芬兰,约翰最终投降,被埃里克关押[8]。此举导致瑞波关系进一步恶化。 同样是这一年,丹麦乘瑞典内乱,向瑞典发动了“北方七年战争”,波兰也站在丹麦一方。七年战争时期,两个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对立窝尼亚的注意力从立窝尼亚转移。 七年战争期间瑞典国内还发生了一件大事。1568年9月,古斯塔夫•瓦萨的另一个儿子卡尔公爵和约翰合作,推翻了埃里克。约翰成为新国王(约翰三世),埃里克被囚。1570年,丹瑞战事结束。
在立窝尼亚战场,受第二次《维尔纽斯条约》刺激,1562年初伊凡发起新攻势。1564年初,俄军被立陶宛击败,同年有俄军将领叛变。伊凡压力不小。随着北方七年战争趋向结束,伊凡越来越发现瑞典站在了自己的反对面。约翰三世很快使瑞典的外交转向反俄的路线。1570年瑞俄外交破裂,实际上进入了战争状态。到了1570年6月,伊凡与波兰—立陶宛签了一份为期三年的和约作为权宜之计[9]
伊凡利用丹麦公爵马格努斯建立了一个傀儡政权。马格努斯与俄国联姻,被立为“立窝尼亚国王”,并被给予了25000俄军的指挥权,1570年8月这支俄军被用来攻击勒瓦尔。由于约翰三世的海上补给,俄国的围城行动次年三月失败[10]
同时,克里米亚鞑靼人给予俄国沉重打击。1571年5月,克里米亚汗德夫勒特一世率12万鞑靼人打入并焚烧莫斯科,造成8万人死亡,15万人沦为奴隶[11]。俄国无法援助马格努斯也有此因。
1572年7月,西吉斯蒙德去世。此后,贵族们选了瓦卢瓦的亨利(Henry of Valois)为波兰国王兼立陶宛大公。但是1574年,亨利的哥哥、法国国王查理九世去世,亨利回到法国继位,放弃了波兰—立陶宛。

俄军极盛[编辑]

包围维森贝格[编辑]

1572年9月,俄军挺进爱沙尼亚,1573年1月维森斯坦陷落,瑞典指挥官被活活烹杀。作为报复,瑞军开始围困被俄军占据的维森贝格(Wesenberg)[12]
1573年下半年,约翰三世从苏格兰招募的数千雇佣军终于到达勒瓦尔。克拉斯•奥克生•托特(Clas Åkesson Tott)任总司令,庞图•德•拉•加迪 (Pontus de la Gardie)任陆军元帅,后者是在北方七年战争时期成名的法籍雇佣兵头目。庞图从勒瓦尔出发,包围维森贝格。1574年1月,突袭城墙的尝试失败了;3月,通过城墙的一道裂口实施攻击也被击退,瑞军损失1000余人。挖隧道、火攻等方法也未奏效。至三月中旬,士气低落,军中怨声载道。3月17日,瑞军中的苏格兰雇佣军和德意志雇佣军竟然互相开战,这是瑞军内部矛盾的总爆发,伤亡比极其悬殊,德佣军阵亡仅30人,苏佣军阵亡竟达1500人[13]。瑞典对维森贝格的包围一事无成。
庞图接替托特担任总司令。德意志雇佣军向约翰催要军饷,而约翰囊中羞涩,导致雇佣军把三座重要的城堡转到丹麦国王腓特烈二世名下,约翰的事业进入低潮[14]

文登的沦陷[编辑]

伊凡要求丹王把三座城堡移交给马格努斯,被拒。1577年伊凡本人率领三万军队破坏丹属立窝尼亚。因为三座城堡的雇佣军从丹麦也没得到饷银,故而迅速降于俄国。
8月末,伊凡进军文登(Wenden),这里曾是骑士团的总部,是立窝尼亚的心脏。马格努斯因为与伊凡产生争执,退避此地。在俄军包围下,文登城堡里的三百男女引爆四吨火药集体自杀。此役标志着战时俄国的最高成就,除了勒瓦尔(瑞典)、里加(波兰—立陶宛)、奥赛尔岛(丹麦)以外,伊凡几乎控制了全立窝尼亚[15]。文登城破之后,马格努斯被伊凡囚禁,放弃了“立窝尼亚国王”之衔(1578年获释后逃到了库尔兰,死于1583年)。
大约同时,丹麦退出立窝尼亚战争。

俄军失败[编辑]

文登争夺战[编辑]

1576年,特兰西瓦尼亚(Transylvania)君主斯特凡•巴托里(Stefan Batory)当选波兰国王,他娶了西吉斯蒙德二世的妹妹安娜。斯特凡是个政治军事强人,处理了但泽市的不满后,他全力投入到立窝尼亚局势中。幸运之神很快就不再眷顾俄国了。
1578年初,已成为盟友的瑞波两国联手在文登给了俄军沉重一击,这是立窝尼亚战争的重大转折点。1578年9月,伊凡卷土重来,派出一支18000人的军队进军文登。一支5500人的波瑞联军前去支援。10月21日,联军虽然人数少,但它先在战场上击溃了俄国骑兵,正在战壕里围城的俄军步兵因此暴露在联军的屠戮之下。俄军伤亡惨重,很多俄国大贵族被俘,二十架大炮和数千战马被缴获,以至于瑞典步兵可以骑马回勒瓦尔[16]。俄军的地位动摇了。
这也是瑞波两国最后一次在立窝尼亚战争中联手,但两者都各自继续与俄国作战。

巴托里打入俄国[编辑]

巴托里的目标不仅仅是收复失地和吞并立窝尼亚,还有俄国境内的重要城市:诺夫哥罗德普斯科夫

瑞典夺回爱沙尼亚[编辑]

停战[编辑]

在围攻普斯科夫未遂后,巴托里和俄国在教廷使者的调解下谈判。1582年1月,两国签订《亚姆—扎波尔斯基条约》(Treaty of Yam-Zapolsky),休战十年,伊凡放弃了立窝尼亚[17]
因俄国境内叛乱,伊凡亦难以分心专门对付瑞典。1583年8月,俄瑞签订《普柳萨条约》(Treaty of Plussa),停战三年(后来延长到1589年[18]),俄国承认爱沙尼亚、科克斯霍尔姆、英格利亚归瑞典。俄国对于这一结果并不满意,几年后鲍里斯·戈东诺夫又重开与瑞典的战事,即1590—1595年瑞俄战争,结果瑞典认输,俄国又收回了英格利亚和科克斯霍尔姆。


參考文獻[编辑]

出處[编辑]

  1. ^ Oakley (1993). p.34
  2. ^ Frost (2000), p. 2.
  3. ^ Bain (1971), p. 84.
  4. ^ Oakley, p.17-18.
  5. ^ Oakley, p.21.
  6. ^ Oakley, p.22.
  7. ^ Oakley, p.26.
  8. ^ Bain (1905), p.119.
  9. ^ Oakley, p.30.
  10. ^ Oakley, p.31.
  11. ^ Bain (1908), p.124.
  12. ^ Peterson, p.91.
  13. ^ Peterson, p.91-92.
  14. ^ Peterson, p.93.
  15. ^ Peterson, p.93.
  16. ^ Peterson, p.94.
  17. ^ Oakley, p.34.
  18. ^ Peterson, p.97.

參考書目[编辑]

  • Bain, Robert Nisbet. Scandinavia: a Political History of Denmark, Norway and Sweden from 1513 to 1900. Adamant Media Corp. 1905 (reprinted 2006) [2011-01-10]. ISBN 0543938999. 
  • Bain, Robert Nisbet. Slavonic Europe. Cambridge historical serie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08 (reprinted 1971) [2011-01-10]. 
  • Black, Jeremy. Warfare. Renaissance to revolution, 1492–1792. Cambridge Illustrated Atlases II.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6. ISBN 0521470331. 
  • Bülow, Werner. Als die Bayern Bonn eroberten. Aus der Erlebniswelt einer Generation im Europa des 16. Jahrhunderts. UTZ. 2003. ISBN 3831602441 (德语). 
  • Dybaś, Bogusław. Livland und Polen-Litauen nach dem Frieden von Oliva (1660). (编) Willoweit, Dietmar; Lemberg, Hans. Reiche und Territorien in Ostmitteleuropa. Historische Beziehungen und politische Herrschaftslegitimation. Völker, Staaten und Kulturen in Ostmitteleuropa 2. Munich: Oldenbourg Wissenschaftsverlag. 2006: 51–72. ISBN 3486578391 (德语). 
  • Dybaś, Bogusław. Zwischen Warschau und Dünaburg. Die adligen Würdenträger in den livländischen Gebieten der Polnisch-Litauischen Republik. (编) North, Michael. Kultureller Austausch: Bilanz und Perspektiven der Frühneuzeitforschung. Köln/Weimar: Böhlau. 2009: 193&nfash;202. ISBN 3412203335 (德语). 
  • Elliott, John Huxtable. Europe divided, 1559–1598. Wiley-Blackwell. 2000. ISBN 9780631217800. 
  • Eriksson, Bo. Lützen 1632. Stockholm: Norstedts Pocket. 2007. ISBN 9789172637900 (瑞典语). 
  • Fischer, Ernst Ludwig aka Thomas A. Fisher (pseud.); Kirkpatrick, John. The Scots in Sweden; being a contribution towards the history of the Scot abroad. BiblioBazaar, LLC. 1907. 
  • Frost, Robert I. The Northern Wars. Pearson Education. 2000. ISBN 0582064295. 
  • Kahle, Wilhelm. Die Bedeutung der Confessio Augustana für die Kirche im Osten. (编) Hauptmann, Peter. Studien zur osteuropäischen Kirchengeschichte und Kirchenkunde. Kirche im Osten 27. Vandenhoeck & Ruprecht. 1984: 9–35. ISBN 3525563825 (德语). 
  • Karamzin, Nikolai Mikhailovich. The History of the Russian State VIII. 1826. 
  • Kreem, Juhan. Der Deutsche Orden und die Reformation in Livland. (编) Mol, Johannes A.; Militzer, Klaus; Nicholson, Helen J. The military orders and the Reformation. Choices, state building, and the weight of tradition. Uitgeverij Verloren. 2006: 43–58. ISBN 9065509135 (德语). 
  • Körber, Esther-Beate. Öffentlichkeiten der frühen Neuzeit. Teilnehmer, Formen, Institutionen und Entscheidungen öffentlicher Kommunikation im Herzogtum Preussen von 1525 bis 1618. de Gruyter. 1998. ISBN 3110156008 (德语). 
  • De Madariaga, Isabel. Ivan the Terrible.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6 [2011-01-10]. ISBN 9780300119732. 
  • Nordstrom, Byron J. Scandinavia Since 1500.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 2000. ISBN 9780816620982. 
  • Oakley, Steward. War and peace in the Baltic, 1560–1790. War in Context. Abingdon – New York: Routledge. 1992 [2011-01-10]. ISBN 0415024722. 
  • Peterson, Gary Dean. Warrior kings of Sweden. The rise of an empire in the sixteenth and seventeenth centuries. McFarland. 2007. ISBN 0786428732. 
  • Rabe, Horst. Reich und Glaubensspaltung. Deutschland 1500–1600. Neue deutsche Geschichte 4. Beck. 1989. ISBN 3406308163 (德语). 
  • Roberts, Michael. The Early Vasas: A History of Sweden, 1523–1611.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68 [2011-01-10]. ISBN 1001296982. 
  • Solovyov, Sergey. History of Russia from the Earliest Times VI. 1791 [2011-01-10]. ISBN 5170021429 (俄语). 
  • Steinke, Dimitri. Die Zivilrechtsordnungen des Baltikums unter dem Einfluss ausländischer, insbesondere deutscher Rechtsquellen. Osnabrücker Schriften zur Rechtsgeschichte 16. Vandenhoeck & Ruprecht. 2009. ISBN 389971573X (德语). 
  • Stevens, Carol Belkin. Russia's wars of emergence, 1460–1730. Pearson Education. 2007 [2011-01-10]. ISBN 9780582218918. 
  • Stone, Daniel. The Polish-Lithuanian state, 1386–1795.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 2001 [2011-01-10]. ISBN 0295980931. 
  • Tuchtenhagen, Ralph. Geschichte der baltischen Länder. Beck'sche Reihe 2355. C.H.Beck. 2005. ISBN 3406508553 (德语). 
  • Wernham, Richard Bruce. The new Cambridge modern history: The Counter-Reformation and price revolution, 1559–1610.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Archive. 1968. 
  • 本條目包含公有領域1906年布羅克豪斯與艾弗隆百科辭典之資料。
  • Livländischer Krieg von 1554-1566. In: Mitteilungen aus dem Gebiete der Geschichte Liv-, Est- und Kurlands (edited by Gesellschaft für Geschichte und Altertumskunde der russischen Ostsee-Provinzen). Riga/Leipzig 1840, pp. 94–127, in German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