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教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博雅教育拉丁语artes liberales英语:liberal arts),又譯為文科教育、人文教育、通才教育、通識教育素質教育,原是指一個自由的古代西方城市公民所應該學習的基本學科,現代則是作為生活常識的內容,可以在社會學校修習、也可以透過參加展覽等方式獲得知識。

文法修辭邏輯,是文科教育中的核心部份,被稱為三藝(Trivium)。至中古時代,它的範圍被擴大到包括算術幾何學音樂以及天文學(其中也包括了占星學),被稱為四藝(Quadrivium)。三藝與四藝,合稱人文七藝(seven liberal arts),或自由七藝,是中世紀大學的主要科目。

在現代社會中,博雅教育,被認為是一種基於社會中的人的通才素質教育。它不同於專業教育、專才教育。在東方,這種教育的傳統可以追溯到先秦時代的六藝教育和漢朝以後通常的儒家教育;六藝教育注重綜合知識和技能,而儒家教育偏重人格和人文質素。博雅教育所涉足的範疇隨著社會而變遷,到了近代,人文和科學都成為了博雅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以致博雅教育又被稱為文理教育。由於並非專才訓練,法律工程建築學設計海事航海電機技術、資訊科技、統計學工商管理教育學農學食品科學獸醫學牙醫、外科醫學藥學等這些專科及領域不屬博雅教育的範疇,但是還是有相關簡單且應用性高的教育學程(例如博物館的原由闡釋、水族館等的生命教育,烹飪與健康營養的關係等平民課程)。

博雅教育在概念上與通識教育類似,但若細分其差異,博雅教育是相對於職業或實用教育而言,其目的在培育 「統一的人格」;而通識教育是相對於專業教育而言,其目的在達到「統一的知識」[1][2]。博雅教育強調師生間的互相學習,是一門讓學生能夠安身立命、修身養性的學問,是一種教育觀、教育形式與教育實踐的總和[3]

历史[编辑]

在古希腊时期,柏拉图就提出了“七艺”,也称为“自由七艺”(Liberal arts)。到欧洲中世纪初期成为学校中的七门课程:文法(包括拉丁文文学)、修辞(包括散文的写作,以及历史)、逻辑(即形式逻辑)、算术几何(包括地理)、天文音乐圣伊西多尔又将前三科定为初级学科,称为“三艺”(trivium),后四科定为高级学科,称为“四术”(quadrivium)[4]

世界各地推行情況[编辑]

臺灣[编辑]

臺灣系統的現代通識教育開始於國立臺灣大學[來源請求]。臺灣教育家虞兆中認為,現代大學和傳統儒家教育觀一脈相承,學生人格養成應在學校教育中居於重要地位,於是出任臺大校長時建立通才教育。隨後,臺灣各大學相繼推行。在臺灣,博雅教育是大學教育的基礎组成部分。例如,臺大通識教育课程分為文學與藝術、歷史思維、世界文明、道德與哲學思考、公民意識與社會分析、量化分析與數學素養、物質科學、生命科學八大領域。

台灣的博雅教育從大學發展,東海大學於2008年成立「博雅書院」,清華大學亦在同年成立「清華學院」(2015年更名為「住宿書院」),政治大學於2009年成立「博雅書院」,皆是透過自由報名遴選招收校內不同科系之學生,入選後需遷宿至書院,並輔以導師進行生活教育[5][6][7][8]。亦有校外的教育團體博雅青年講堂,以博雅教育理念開設課程,並輔以Mentor制度進行生活引導[9][10]

香港[编辑]

香港,以博雅教育為宗旨的院校是嶺南大學明德學院。嶺南大學前校長陳坤耀曾解釋博雅教育的宗旨是要教導人「學識廣博,生活高雅」。

歐洲[编辑]

12世紀歐洲博雅教育的七大範疇

歐洲,博雅教育的原來意義是中等研習,只是涉足普遍知識及智識技術,著重於知識的承傳,而不是專門或者專業技術。博雅教育在歐洲教育歷史中的七大範疇被分為“三藝”(初等級)和“四術”(高等級)兩類。“三藝”包括語法修辭學辯證法。“四術”包括算術幾何天文音樂。這成了歐洲中世紀大學核心課程。雖然曾經只注重古典教育,但博雅教育在歐洲啟蒙時代之後被宣傳為解放思想及破除成見,隨著科學及人文的地位提升,兩者在近代都納入博雅教育的範疇。

美國[编辑]

美國,四年制的大學極著重博雅教育,所有學士課程皆要求學生於首兩年受博雅教育之思考訓練,而在學士第三年才修讀主修課程。另外亦有專注於博雅教育的教學機構,被稱為“文理學院”,通常為四年制。其畢業生要在其他的學院如專業學院才能得到專業的培訓,例如:商業法律醫學神學等等。

美國境外的學院都受到了這些美國高等學院啟發,包括德國歐洲博雅學院。這類型的教育未曾在英國出現,連博雅教育一詞都很少談及。反而澳洲墨爾本維多利亞大學提供兩年制TAFE文憑課程(博雅文憑課程)。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金耀基. 大學之理念. 台灣: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2003-08: 73. ISBN 9789571339627. 
  2. ^ 陳, 介英. 通識教育與台灣的大學教育 (PDF). 思與言. 2008-07, 46 (2): 1–34 [2017-06-13]. 
  3. ^ 溫子欣. 博雅教育與通識教育的關係:寫在季淳教授演講之後. 國立空中大學教學發展中心. 2011-08-07 [2017-06-13] (中文). 博雅教育強調師生間的互相學習,是一門讓學生能夠安身立命、修身養性的學問,是一種春風化雨、如沐春風、如清風拂面的教育觀、教育形式與教育實踐的總和。 
  4. ^ 金常政. 百科全书的故事. 北京: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 2005-03: 6–7. ISBN 7501326231. 
  5. ^ 博雅書院創院校長程海東. 東海大學的博雅教育與「博雅書院」─ 生活學習、品格教育. 東海大學. 2008-12-12 [2017-06-13] (中文). 
  6. ^ 清華大學住宿書院. 住宿學院. 清華大學住宿書院. [2017-06-13] (中文). 
  7. ^ 李郁怡. 博雅教育》哈佛招牌學程掀起高教革命. 商業周刊. 2012-06-21 [2017-06-13] (中文). 
  8. ^ 政治大學博雅書院. 書院理念. 政治大學博雅書院. [2017-06-13] (中文). 
  9. ^ Eva Dou. 台灣博雅青年講堂新嘗試:教授創造力. 華爾街日報. 2013-11-14 [2017-06-13] (中文). 
  10. ^ 李雅筑. 教育小革命1〉博雅青年講堂種地瓜、賞故宮,從生活中發現大智慧. 遠見雜誌. 2014-10 [2017-06-13] (中文). 相較於通識教育追求的是知識的一致性,博雅教育則是著重在品格涵養的一致性,包含獨立思考、國際視野和人文關懷等能力。 

延伸閱讀[编辑]

  • Charles Blaich, Anne Bost, Ed Chan, and Richard Lynch. Defining Liberal Arts Education. Center of Inquiry in the Liberal Arts, 2004.
  • Friedlander, Jack. Measuring the Benefits of Liberal Arts Education in Washington's Community Colleges. Los Angeles: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Community Colleges, 1982a. (ED 217 918)
  • Blanshard, Brand. The Uses of a Liberal Education: And Other Talks to Students. (Open Court, 1973. ISBN 978-0-8126-9429-1)
  • Wriston, Hénry M. The Nature of a Liberal College. Lawrence University Press, 1937.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