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教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博雅教育拉丁语artes liberales英语:liberal arts),又译为文科教育、人文教育、通才教育、通识教育素质教育,原是指一个自由的古代西方城市公民所应该学习的基本学科,现代则是作为生活常识的内容,可以在社会学校修习、也可以透过参加展览等方式获得知识。

文法修辞逻辑,是文科教育中的核心部分,被称为三艺(Trivium)。至中古时代,它的范围被扩大到包括算术几何学音乐以及天文学(其中也包括了占星学),被称为四艺(Quadrivium)。三艺与四艺,合称人文七艺(seven liberal arts),或自由七艺,是中世纪大学的主要科目。

在现代社会中,博雅教育,被认为是一种基于社会中的人的通才素质教育。它不同于专业教育、专才教育。在东方,这种教育的传统可以追溯到先秦时代的六艺教育和汉朝以后通常的儒家教育;六艺教育注重综合知识和技能,而儒家教育偏重人格和人文质素。博雅教育所涉足的范畴随着社会而变迁,到了近代,人文和科学都成为了博雅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以致博雅教育又被称为文理教育。由于并非专才训练,法律工程建筑学设计海事航海电机技术、资讯科技、统计学工商管理教育学农学食品科学兽医学牙医、外科医学药学等这些专科及领域不属博雅教育的范畴,但是还是有相关简单且应用性高的教育学程(例如博物馆的原由阐释、水族馆等的生命教育,烹饪与健康营养的关系等平民课程)。

博雅教育在概念上与通识教育类似,但若细分其差异,博雅教育是相对于职业或实用教育而言,其目的在培育 “统一的人格”;而通识教育是相对于专业教育而言,其目的在达到“统一的知识”[1][2]。博雅教育强调师生间的互相学习,是一门让学生能够安身立命、修身养性的学问,是一种教育观、教育形式与教育实践的总和[3]

历史[编辑]

在古希腊时期,柏拉图就提出了“七艺”,也称为“自由七艺”(Liberal arts)。到欧洲中世纪初期成为学校中的七门课程:文法(包括拉丁文文学)、修辞(包括散文的写作,以及历史)、逻辑(即形式逻辑)、算术几何(包括地理)、天文音乐圣伊西多尔又将前三科定为初级学科,称为“三艺”(trivium),后四科定为高级学科,称为“四术”(quadrivium)[4]

世界各地推行情况[编辑]

台湾[编辑]

台湾系统的现代通识教育开始于国立台湾大学[来源请求]。台湾教育家虞兆中认为,现代大学和传统儒家教育观一脉相承,学生人格养成应在学校教育中居于重要地位,于是出任台大校长时建立通才教育。随后,台湾各大学相继推行。在台湾,博雅教育是大学教育的基础组成部分。例如,台大通识教育课程分为文学与艺术、历史思维、世界文明、道德与哲学思考、公民意识与社会分析、量化分析与数学素养、物质科学、生命科学八大领域。

台湾的博雅教育从大学发展,东海大学于2008年成立“博雅书院”,清华大学亦在同年成立“清华学院”(2015年更名为“住宿书院”),政治大学于2009年成立“博雅书院”,皆是透过自由报名遴选招收校内不同科系之学生,入选后需迁宿至书院,并辅以导师进行生活教育[5][6][7][8]。亦有校外的教育团体博雅青年讲堂,以博雅教育理念开设课程,并辅以Mentor制度进行生活引导[9][10]

香港[编辑]

香港,以博雅教育为宗旨的院校是岭南大学明德学院。岭南大学前校长陈坤耀曾解释博雅教育的宗旨是要教导人“学识广博,生活高雅”。

欧洲[编辑]

12世纪欧洲博雅教育的七大范畴

欧洲,博雅教育的原来意义是中等研习,只是涉足普遍知识及智识技术,着重于知识的承传,而不是专门或者专业技术。博雅教育在欧洲教育历史中的七大范畴被分为“三艺”(初等级)和“四术”(高等级)两类。“三艺”包括语法修辞学辩证法。“四术”包括算术几何天文音乐。这成了欧洲中世纪大学核心课程。虽然曾经只注重古典教育,但博雅教育在欧洲启蒙时代之后被宣传为解放思想及破除成见,随着科学及人文的地位提升,两者在近代都纳入博雅教育的范畴。

美国[编辑]

美国,四年制的大学极着重博雅教育,所有学士课程皆要求学生于首两年受博雅教育之思考训练,而在学士第三年才修读主修课程。另外亦有专注于博雅教育的教学机构,被称为“文理学院”,通常为四年制。其毕业生要在其他的学院如专业学院才能得到专业的培训,例如:商业法律医学神学等等。

美国境外的学院都受到了这些美国高等学院启发,包括德国欧洲博雅学院。这类型的教育未曾在英国出现,连博雅教育一词都很少谈及。反而澳洲墨尔本维多利亚大学提供两年制TAFE文凭课程(博雅文凭课程)。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金耀基. 大学之理念. 台湾: 时报文化出版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2003-08: 73. ISBN 9789571339627. 
  2. ^ 陈, 介英. 通识教育与台湾的大学教育 (PDF). 思与言. 2008-07, 46 (2): 1–34 [2017-06-13]. 
  3. ^ 温子欣. 博雅教育与通识教育的关系:写在季淳教授演讲之后. 国立空中大学教学发展中心. 2011-08-07 [2017-06-13] (中文). 博雅教育强调师生间的互相学习,是一门让学生能够安身立命、修身养性的学问,是一种春风化雨、如沐春风、如清风拂面的教育观、教育形式与教育实践的总和。 
  4. ^ 金常政. 百科全书的故事. 北京: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 2005-03: 6–7. ISBN 7501326231. 
  5. ^ 博雅书院创院校长程海东. 东海大学的博雅教育与“博雅书院”─ 生活学习、品格教育. 东海大学. 2008-12-12 [2017-06-13] (中文). 
  6. ^ 清华大学住宿书院. 住宿学院. 清华大学住宿书院. [2017-06-13] (中文). 
  7. ^ 李郁怡. 博雅教育》哈佛招牌学程掀起高教革命. 商业周刊. 2012-06-21 [2017-06-13] (中文). 
  8. ^ 政治大学博雅书院. 书院理念. 政治大学博雅书院. [2017-06-13] (中文). 
  9. ^ Eva Dou. 台湾博雅青年讲堂新尝试:教授创造力. 华尔街日报. 2013-11-14 [2017-06-13] (中文). 
  10. ^ 李雅筑. 教育小革命1〉博雅青年讲堂种地瓜、赏故宫,从生活中发现大智慧. 远见杂志. 2014-10 [2017-06-13] (中文). 相较于通识教育追求的是知识的一致性,博雅教育则是着重在品格涵养的一致性,包含独立思考、国际视野和人文关怀等能力。 

延伸阅读[编辑]

  • Charles Blaich, Anne Bost, Ed Chan, and Richard Lynch. Defining Liberal Arts Education. Center of Inquiry in the Liberal Arts, 2004.
  • Friedlander, Jack. Measuring the Benefits of Liberal Arts Education in Washington's Community Colleges. Los Angeles: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Community Colleges, 1982a. (ED 217 918)
  • Blanshard, Brand. The Uses of a Liberal Education: And Other Talks to Students. (Open Court, 1973. ISBN 978-0-8126-9429-1)
  • Wriston, Hénry M. The Nature of a Liberal College. Lawrence University Press, 1937.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