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呂祖廟燒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呂祖廟燒金或稱仙公廟燒金,故事發生地點在「六合境呂祖廟」(呂仙公)廟,位在今日臺南市府中街98巷20號。為台灣民間故事,源於臺南府城,相傳版本皆為呂祖廟中姦情敗露之慘劇,常與《林投姐》、《陳守娘顯聖》合稱台南市六合境內的「清末府城三大奇案」。若加上臺北的民間故事《周成過臺灣》則稱「清代臺灣四大奇案」即「林陳呂周四大奇案[1] [2],若再加上1950年代發生的《瘋女十八年》,則稱「臺灣五大奇案」[3]。廟宇今已不存,但當地鄉民仍然持續祭祀呂祖神像。

該故事延伸出兩個臺語俗諺,一是「摜籃假燒金」一詞,婦女假裝提金紙籃赴廟參拜,其實籃中空空如也,並無祭神用的金紙錢,現在的意思多為「矯情騙人」。另一個是只流行於臺南的「呂祖廟燒金,糕仔未記提」,是說到呂祖廟,以糕仔祭拜、燒金紙錢,因為忙著跟情夫偷情,拜完神後,糕仔卻忘了拿回家來,是譏諷婦女「不守婦道」的俗語。

版本[编辑]

故事經過各地的說書傳講,情節略有差異,大概可分「摜籃假燒金:屠夫之妻與法師通姦」,與「糕仔未記提:書生之妻與屠夫通姦」的兩種版本故事。

「摜籃假燒金」:屠夫之妻與法師通姦[编辑]

相傳清朝乾隆年間「六合境」檀越迎接呂祖香火,建草庵奉祀,治瘟治病,求財求子,無不應驗,嘉慶十二年(1807年)建造大廟,並聘用法師道士,或說香花僧住持,為民眾祭改,消災解厄。

多年後,臺南府城有位屠夫之妻與當時的法師暗通款曲,經常假借到廟裏上香名義,與情夫幽會。但依民間習俗,參拜時應裝一籃金紙錢、供品到廟中祭神,但是屠夫發覺,其妻每次只帶空籃子去,根本是「摜籃假燒金」(提著籃子,假裝燒紙錢),屠夫大為起疑,一日帶刀,跟蹤其妻到廟中,果然在廟後的禪房見到其妻與法師正當歡好,屠夫捉姦在床,一怒之下,將兩人殺死。

後來呂祖向多位鄉民顯靈託夢,指出此事,官府得知後,去詢問屠夫的小姨子,小姨子指稱多日不見其姊,每次拜訪都被屠夫藉故逐回,官府於是將屠夫捕入衙門,尚未刑求,屠夫得知原來是「神示破案」後,立刻講出所有案情,坦承罪行,一五一十招出自己將二人頭顱埋在廟內,殘餘肢體剁成碎肉,混入豬肉攤中販售給顧客。官吏帶著屠夫到廟中挖掘,起出其妻與法師的頭顱,官吏們驚駭萬分,屠夫自認難逃王法,於是假意要在神前懺悔,卻拿起燭臺自刎而死,由於兇嫌、被害人都死亡,官府就不再追究此案。

不久,呂祖又託夢稱此廟為命案現場,又是妖道淫人妻女之處,欲毀此廟,以正道士清規。官府聽聞後,命鄉民將神像各自請回家奉祀,毀去此廟,並將廟地改作書院,並留下一尊呂祖神像,配祀五文昌。書院舊址如今已成為民宅,但當地的鄉民依然奉祀呂祖神像。

其實在當地的傳言是,「託夢破案」一詞為假託,屠夫的小姨子到屠夫家中拜訪數次,都不見其姊,於是察覺有異,又知道屠夫篤信神靈,故意花錢,請幾個鄉民向官府聯名報案,稱呂祖託夢,指出屠夫殺妻。後來官府指出呂祖託夢,毀去此命案發生地,以消除民眾對此駭人聽聞命案的記憶,是運用同樣的手法。

「糕仔未記提」:書生之妻與屠夫通姦[编辑]

連雅堂稱,呂祖廟當時有不守清規的女尼在廟中兼營「副業」,引誘良家婦女前來,與浪蕩子弟進行媒合「交易」,引發輿論控訴,官府於是驅逐了女尼,也把廟宇改為「引心書院」。

此類型的故事情節,頗似袁枚所斷的「裁縫之女姦殺案」。

趙鍾麒說[编辑]

趙鍾麒稱,清代有位懷才不遇之書生,受一位貢生聘請到他鄉工作,獨留貌美妻子及女兒在故鄉,書生之妻常往呂祖廟燒香,有位屠夫垂涎其美色,私下請道姑介紹相識,道姑就在一次其妻到廟中參拜時,拿了春藥讓妻子服用,再叫出屠夫,妻子於是與屠夫發生姦情,詎料此次事件,妻子非但沒有告官,反而愛上屠夫,兩人時常在呂祖廟偷歡,貢生後來探知消息,派了一名夥計去調查,書生之女兒卻說了一句:「媽媽非常喜歡到呂祖廟拜拜,卻都忘記把糕仔帶回來」,於是夥計認為「非常喜歡到呂祖廟拜拜」,其必有詐,立刻調查呂祖廟的情況,姦情敗露。書生向衙門告狀,嚴懲這個道姑跟姦夫淫婦。

鄭明說[编辑]

鄭明稱,清代臺南陳姓書生,原為塾師,後受鄭先生之託,到外地工作,獨留貌美妻子及女兒在故鄉,妻子一日備好糕仔,帶著女兒到呂祖廟拜拜,回家時,卻因忘了帶回供品「糕仔」,又回頭去拿。此時陳太太被一位興化籍屠夫看到,驚為天人,於是透過呂祖廟的女尼「啟明」牽線,終於與陳太太認識,並相戀、偷情。鄭先生得知陳太太偷情之後,教了陳老師一個惡毒報復方法。陳老師依計行事,首先,陳老師命令妻子認罪,並配合演出,先引誘屠夫前來偷情,並把屠夫舌頭割斷。而後陳老師前往呂祖廟,刺殺「啟明」,並把屠夫之舌頭塞到「啟明」的口中,官府調查之後,認為是屠夫逼姦「啟明」不成,殺害「啟明」,於是將屠夫處死

吳劍虹說[编辑]

吳劍虹稱,清代臺南書生「杞介仁」,受郭姓貢生邀請到外地任職,獨留妻子「素貞」及女兒在故鄉。素貞貌美,又常到呂祖廟燒香拜神,呂祖廟道姑「月仙」與屠夫木發通姦,木發卻不滿足,還要她設法把素貞勾上供木發姦淫,否則木發就要洩漏兩人通姦的秘密,月仙只好答應木發。月仙乘著素貞來參拜時,使其飲下春藥,素貞於是失身,只好開始與木發交往。後來郭貢生知情之後,讓杞介仁返家處理此事,素貞決定撥亂反正,在與木發偷情時割斷木發陽具,木發哀鳴而死,而杞介仁到呂祖廟,拿著木發的陽具給月仙,乘著月仙驚惶失措時,把月仙刺殺。於是鄉民都認為這樁命案就是「屠夫逼姦道姑,道姑反抗,玉石俱焚」。

改編作品[编辑]

三立台灣台戲說台灣》節目於2012年首映該故事的同名改編單元劇

注釋[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