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商君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Fa character.jpg

法家系列條目

法家人物
春秋管仲士匄子產

戰國李悝吳起慎到申不害
   商鞅李斯韓非

法家著作

《商君書》,又稱《商子》,關於《商君書》的作者,學術界颇有爭論。第一種意見認為《商君書》基本是偽書,持這種看法的有郭沫若、黄雲眉、顧實、劉汝霖等。第二種意見是基本肯定《商君書》的作者是商鞅,持這種看法的人除史志的编著者外,還有吕思勉譚獻等人。第三種意見認為《商君書》是商鞅遺著與其他法家遺著的合编,此書非作於一人,也非寫於一時,持這種看法的有高亨等人。在《漢書》中錄有二十九篇,但現在僅存二十四篇(另有兩篇有目無文)。其中有些篇所述史實在商鞅死後,說明不是商鞅本人所作,但書中保留了商鞅法家思想遺著,並記錄了商鞅的言行,约為戰國末年商鞅後學编成。《韓非子》與司馬遷都曾提到過這部書。

成書研考[编辑]

  • 韓非子‧五蠹》說:「今境內之民皆言治,藏、管之法者家有之。」
  • 司馬遷在《史記‧商君列傳》最後說:"余嘗讀商君《開塞》、《耕戰》書,與其人行事相類。"認為它的思想内容和商鞅所從事的政治活動相符合。
  • 漢書-藝文志》著錄《商君》二十九篇, 班固注曰:「名鞅,姬姓,衛後也,相秦孝公。」

諸葛武侯集》中始有《商君書》之名,又稱《商子》,《隋書》、《舊唐書》、《新唐書》、《宋史》或著錄《商君書》,或著錄《商子》,皆曰五卷。現有二十六篇,其中第十六篇存目無文,第二十一篇有錄無文,實存二十四篇。《商君書》有嚴可均校本,近人朱師轍撰有《商君書解詁定本》,王時潤撰有《商君書集解》。宋代鄭樵通志·藝文略》、晁公武郡齋讀書志》都說今亡三篇,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則說今亡其一,可能是他們所見的版本不同,因而所記的缺佚篇數也不一樣。《群書治要》卷三十六引《商君書-六法》中一段,實際只有二十四篇半。

據後人考證,多為商鞅之後的人,「殆法家者流,掇鞅余論,以成是編」(《四庫提要》)。《商君書》中《更法》、《錯法》、《徠民》等多篇涉及商鞅死後之事,顯非出自商鞅之手。《四庫提要》雲「殆法家流,掇鞅餘論,以成是編」,應是商鞅及其後學的著作彙編,其中著重論述了商鞅一派的變法理論和具體措施。

思想內容[编辑]

《商君書》着重論述商鞅一派在當時秦國施行的變法理論和具體措施。

  • 《更法》篇第一 詳細記述了商鞅與甘龍、杜摯在秦孝公面前爭論變法的問題。
    • “愚者暗於成事,知者見於未萌”,“民不可與慮始,而可與樂成”。商鞅認為改革和訂立新法不可以顧慮群眾的想法,當權者只要謹記法令的目的是為了愛護人民即可。
    • “常人安於故習,學者溺於所聞”。這兩種人的才能只足夠守法和當官,不具備先見之明,因此不能和他們討論改革和訂立新法。
  • 《墾令》篇第二 提及開墾荒地的各種法規條文,總共二十條。
    • 整頓吏治,使官員不得侵犯農民的私利,於是農民利益受到保障又有空閒的時間(免受官司騷擾),那麼荒地就必然得到開墾了。
    • 依照糧食產量去征稅,統一法則使官員不敢違反,於是年長的人民不會對君主和官員有所不滿,就會致力於務農;年輕的人民則模仿年長者,那麼荒地就必然得到開墾了。
    • 國家不受外國的影響去決定升官晉爵,那麼人民就會輕視學問而重視生產;輕視學問令人民不會去外國交流,使國家免受危險;國家安全而人民重視生產,那麼荒地就必然得到開墾了。
    • 那些依附豪門的食客不事生產,損害農業。因此要按食客的數目加重稅收,使遊手好閒的人沒法混飯吃;於是他們就會去務農,那麼荒地就必然得到開墾了。
    • 禁止僱用奴隸,那麼富裕的家庭也無法不勞而食,生性懶惰的人也被迫從事勞動,那麼荒地就必然得到開墾了。
    • 加重對奢侈品的征稅,減少人民的驕縱浪費,令他們更專心務農,那麼荒地就必然得到開墾了。
    • 用重刑和連坐法,使人民不敢犯罪;社會沒有犯罪,那麼荒地就必然得到開墾了。
  • 《農戰》篇第三 商鞅認為富國強兵的關鍵在於重視農業和戰爭,本篇論述國家應以何種政策引導人民專心從事農業和戰爭。
    • 君主勉勵人民靠的是賞賜官職爵位;國家安定富強靠的是農戰。因此國家按農戰的功勞去分封官爵就會富強,相反就會貧弱。
    • 人民見到獲得官爵只能通過農戰,就會變得純樸而專注農戰;人民見到可以迴避農戰去獲得官爵,就人人都不會用心參與農戰。
    • 君主設立法制,按農戰的功勞去任免官爵,人民就不會浪費時間尋找其他加官進爵的方法,於是農戰就能良好地執行;君主按自己的判斷,推測那些人有智慧可以當官,人民就會盡力裝扮出充滿學問的模樣去迷惑君主,於是君主受到迷惑,農戰就會荒廢。
    • 儒家推崇詩書、儒仕喜好辯論,君主任用這些人當官,人民就有樣學樣,紛紛逃避農戰而去學詩書辯論,於是國家積貧積弱就無可避免了。
    • 農戰艱辛而辯論輕鬆,因此一千人之中即使只有一人能靠辯論去獲得官爵,則人民都會放棄農戰而從事辯論。所以國家務必統一全國法制,令所有人都只能靠農戰去獲得官爵。
    • 國家之所以危險,君主之所以擔憂,是因為糧食不足或者敵國侵犯。能夠解除國家危險的是農戰而不是辯論。因此國家要禁止人民學習無用的學問,讓人民集中時間和精力從事有益的事業。
  • 《去彊》篇第四 論削除不聽從政令的的人民,具體手段包括「貧治」、刑罰、農戰、法治等等。
    • “國以善民治姦民者,必亂至削;國以姦民治善民者,必治至彊”《商君書·去彊》。國家把以對善人的寬大來治理奸惡的人民,國家必然陷入動亂,衰落。而如果國家以對付惡人的謹慎来治理善民,國家就可以穩定强大。
    • “國富而貧治,曰重富,重富者彊。國貧而富治,曰重貧,重貧者弱”。國家富裕而用貧窮的方法去治理,叫雙重富裕,雙重富裕的國家一定強;國家貧窮而用富裕的方法去治理,叫雙重貧窮,雙重貧窮的國家一定弱。
    • “農、商、官三者,國之常官也。三官者,生蝨官者六:曰歲、曰食、曰美、曰好、曰志、日行。六者有樸,必削”。農民、商人和官員是國家基本的三種職業。這三種職業會產生六種職業蝨害。國家讓這六種職業蝨害生了根的話,必定會衰弱。
    • “國有禮、有樂、有《詩》、有《書》、有善、有修、有孝、有弟、有廉、有辯。國有十者,上無使戰,必削至亡;國無十者,上有使戰,必興至王”。儒家推崇的十種品德,國家有這十種東西,君主即使下令人民去作戰人民也不會服從,這樣國家必定會變得弱小並亡國;國家沒有這十種東西,人民就會服從君主的命令去作戰,這樣國家必定會興盛並稱王稱霸。
    • “重罰輕賞,則上愛民,民死上;重賞輕罰,則上不愛民,民不死上”。刑罰重而獎賞輕,那麼君主就會愛護人民,人民也就會為君主拼死效力;刑罰輕而獎賞重,那麼君主就不會愛護人民,人民也就不會為君主拼死效力。
    • “怯民使以刑,必勇;勇民使以賞,則死。怯民勇,勇民死,國無敵者,彊”。對個性怯弱的人民(佔大多數)施加刑罰,那麼怯弱的人也會有勇氣去作戰;對個性勇敢的人民(佔少數)施加獎賞,那麼勇敢的人更加會拼死作戰。當怯弱的人都有勇氣去作戰,勇敢的人能夠拼死作戰,國家一定會所向無敵,必定會強大。
    • “能生不能殺,曰自攻之國,必削;能生能殺,曰攻敵之國,必彊”。培養出力量的國家如果不將力量用於攻擊他國,那麼積蓄不用的力量會反過來傷害本國,這叫做「自攻」,「自攻」的國家一定弱;生產出力量並用於攻擊他國,叫做「攻敵」,「攻敵」的國家一定強。
    • “以刑去刑,國治;以刑致刑,國亂。故曰:行刑重輕,刑去事成,國彊;重重而輕輕,刑至事生,國削”。使用刑罰能夠令人民不犯罪的話,刑罰就不必經常使用,於是國家就得到治理;使用刑罰卻未能令人民不犯罪,刑罰就要不停地使用,這樣國家一定會混亂。所以說:輕罪也用重罰,於是刑罰就不必經常使用,國家必定強大;重罪重罰而輕罪輕罰,結果犯罪依然不停發生而刑罰也不停使用,這樣國家必定弱小。
  • 《說民》篇第五 說民即是論述人民相關的問題,全篇分析如何管治人民能夠令國家富強
    • “八者有羣,民勝其政。國無八者,政勝其民。民勝其政,國弱;政勝其民,兵彊”。八者指儒家推崇的八項品德。商鞅認為國家的公益與人民的私利有對立的一面,當人民的力量勝過政策的力量就會使政策失效而公益受損,儒家推崇的品德是增強了人民的力量而令國家受損。
    • “用善,則民親其親;任姦,則民親其制。合而復者,善也;別而規者,姦也。章善則過匿,任姦則罪誅。過匿,則民勝法;罪誅,則法勝民”。用善良的方法去管治人民,那麼人民就會親近自己的親人,於是就會聯合起來互相隱瞞過失,這樣民眾的力量就會勝過法制;用奸險的方法去管治人民,那麼人民就會服從法制,於是就會互相疏遠並監督他人,這樣法制的力量就會勝過人民。
    • “國法作民之所難,兵用民之所易,而以力攻者,起一得十;國法作民之所易,兵用民之所難,而以言攻者,出十亡百”。作戰艱辛而用言辭游說他國輕鬆,國家的法制鼓勵人民做困難的事(作戰),那麼在需要作戰的時候人民也會覺得作戰是輕鬆,於是這樣的國家出一分力量就能得到十分的收穫;國家的法制鼓勵人民做輕鬆的事(游說),那麼在需要作戰的時候人民就會加倍地覺得作戰艱辛,於是這樣的國家付出十分的力量只會換來百分的損失。
    • “民貧,則國弱;富,則淫。淫則有蝨,有蝨則弱。故貧者益之以刑,則富;富者損之以賞,則貧。治國之舉,貴令貧者富,富者貧。貧者富,國彊;富者貧,三官無蝨”。民眾貧窮的話國家就會弱,民眾富貴的話就會放縱並產生蟲害。解決方案是令每個人的貧富不停變換,對貧窮的人用刑罰去推動他參與農戰,藉農戰而變得富裕;對富裕的人用賞賜去誘使他捐獻財富,令他減少財富變得貧窮。貧窮的人變得富貴代表農戰得到執行,國家就會強大;富貴的人變得貧窮,那麼蟲害就得以杜絕。
    • “民之有欲有惡也,欲有六淫,惡有四難。從六淫,國弱;行四難,兵彊。故王者刑於九而賞出一。刑於九,則六淫止;賞出一,則四難行。六淫止,則國無姦;四難行,則兵無敵”。民眾有想達成的欲望也有厭惡的事情,欲望有六種(上文所說的六種蝨害)而厭惡的事情有四件(務農、作戰、捐錢和告奸)。國家讓人民順從他們的六種欲望就一定會弱小;能夠讓人民做到四件厭惡的事情就一定會強大。所以,善於治國的王者會在多個方面施行刑罰而只在一個方面(農戰)施行獎賞。在多個方面施行刑罰就能夠制止六淫;賞賜只從農戰給予就能夠實行四難,如此一來國家就能免於腐敗並兵強馬壯了。
    • “國治:斷家王,斷官彊,斷君弱”。一個治理得當的國家,需要將處理一般事務的權力下放給人民,使行政效率上升。當一般事務可以交給普通家庭去處理,國家可以稱王稱霸;當一般事務要交給地方官員去處理,國家可以強大;當一般事務要交給君主去處理,國家一定衰弱。
    • “故有道之國,治不聽君,民不從官”。承上一個論點,治理有方的國家,最終體現出來的情況是:行政管理實現人民依法自治,不必交由君主或官員去作出決斷。
  • 《算地》篇第六 論及了計算土地生產力,計算人口的重要性和方法,也論及了治理人民的方法
    • “凡世主之患:用兵者不量力,治草萊者不度地。故有地狹而民眾者,民勝其地;地廣而民少者,地勝其民。民勝其地,務開;地勝其民者,事徠”。君主的憂患是用兵作戰時沒有正確評估自己的實力,以及開墾荒地時沒有正確規劃土地。因此有些國家土地少而民眾多;有些國家土地多而民眾少。民眾多而土地少的國家需要開墾荒地;土地多而民眾少的國家就需要招徠外來的人定居。
    • “夫地大而不墾者,與無地同;民眾而不用者,與無民同。故為國之數,務在墾草;用兵之數,務在壹賞”。土地大而不去開墾,就如同沒有土地一般;人民多而不動用,就如同沒有人民一般。因此,治國之道是盡量開墾以善用所有土地,獎賞要全部集中在農戰上,以善用所有人民去參與作戰。
    • “故民生則計利,死則慮名。名利之所出,不可不察也。利出於地,則民盡力;名出於戰,則民致死。入使民盡力,則草不荒;出使民致死,則勝敵”。人民生存時就按利益去行事,也會考慮死後的名聲。因此君主治理國家必須考察人民是如何獲得名利。當人民的利益源於土地,那麼人民一定盡力開墾荒地;當獲得名聲的方法是為國作戰,那麼人民就願意捨命作戰。人民盡力開墾荒地,國家的土地就一定不會荒廢;人民願意捨命作戰,國家就一定能夠戰勝敵人。
  • 《開塞》篇第七 提出了社會發展的三个階段:“上世親親而爱私,中世上賢而說仁,下世貴貴而尊官。”這種歷史變化的觀點在哲學史上有重要的進步意義。全篇反覆提出一個重要的觀點,就是治國方法要根據社會體質而有所改變,世上不存在一種適用於任何世代的治國方法。
    • “民愚,則知可以王;世知,則力可以王”。當世人大多愚蠢的時候,有知識的人就可以成為王者;當世人大多有知識時,擁有力量的人才可以成為王者。
    • “故神農教耕而王天下,師其知也;湯、武至彊而征諸侯,服其力也”。承上一個論點舉出史例:在古代因為世人要學習神農耕作的知識,因此神農可以成為王者;在商湯、周武王的世代,因為諸侯屈服於他們的武力,所以他們分別可以成為王者。
    • “聖人不法古,不脩今。法古則後於時,脩今則塞於世”。聖人治國不應效法古人的方法,也不應該遵循現今世人的見解。因為效法古人的方法就沒有顧及現今的需要;遵循現今世人的見解就會受制於社會形勢而難有突破。
    • “古之民樸以厚,今之民巧以偽。故效於古者,先德而治;效於今者,前刑而法”。古時人民敦厚樸實,現今人民機巧虛偽。因此古代的有效治國方法是先用道德教化,然後再實行管治;而現今的有效治國方法是先用刑罰,然後再實行法治。
    • “刑加於罪所終,則姦不去;賞施於民所義,則過不止。刑不能去姦而賞不能止過者,必亂。故王者刑用於將過,則大邪不生;賞施於告奸,則細過不失”。在犯罪發生之後才對犯罪者施加刑罰,這樣罪行不會消失;等到人民認同的義行發生之後才加以賞賜,這時過錯已經發生了。一個國家,當它的刑罰不能去除罪行而賞賜不能制止過錯,這個國家必定會混亂。所以王者用刑罰禁止犯罪前的行為,這樣大的罪行就不會發生;賞賜用於告發奸邪之人,這樣細小的罪行也不會被遺漏。
  • 《壹言》篇第八 壹言指的是統一、專一。本篇再一次強調專注農戰,並論及制度如何結合於管治上。
    • “凡將立國,制度不可不察也,治法不可不慎也,國務不可不謹也,事本不可不搏也”。商鞅強調治國的關鍵在於建立制度和管治方法;處理國務;集中力量做好國家的根本(農戰)。
    • “制度時,則國俗可化,而民從制;治法明,則官無邪;國務壹,則民應用;事本搏,則民喜農而樂戰”。承上一個論點,制度切合時宜,那麼國家的風俗就會得到改善,而人民就會服從制度;管治方法明確,官員就不會做邪惡的行為;國家政務統一,人民就知道如何順應政策並加以實行;集中力量做好國家的根本(農戰),人民就會喜歡參與農耕和作戰。
    • “夫聖人之治國也,能搏力,能殺力。制度察則民力搏,搏而不化則不行,行而無富則生亂。故治國者,其搏力也,以富國彊兵也;其殺力也,以事敵勸民也”。聖人治國之下,國家能集中力量也能消耗力量。集中了人民的力量卻不轉化,力量就不能發揮;人民為國家發揮了力量卻未能變得富裕,這樣國家就會生亂。因此,治理國家一方面要集中人民的力量以達成富國強兵;另一方面要消耗人民的力量,用於消滅敵人和鼓舞人民。
    • “故法不察民之情而立之,則不成;治宜於時而行之,則不干。故聖王之治也,慎法、察務、歸心於壹而已矣”。法令不按照人民的實際情況而訂立,就不能做好;管治適合當時的形勢,人民就不會冒犯。所以英明的君主治理國家,他要做的工作不過是慎重立法、考察時勢以及將人民的心力集中在農戰上。
  • 《錯法》篇第九 錯法指的是施行法令。本篇論及施行法令時的要點,包括公平、符合人性的賞罰原則,以君主約束自己服從法制,以達到法治的效果。
    • “古之明君,錯法而民無邪;舉事而材自練;行賞而兵彊。此三者,治之本也”。古時賢明的君主,施行法制之下人民自然就不做邪惡之事;推行政務之下人材自然就歷練出來;執行賞賜之下兵力自然就強大。這三件事是治國的根本。
    • “是以明君之使其臣也,用必出於其勞,賞必加於其功。功賞明,則民競於功。為國而能使其民盡力以競於功,則兵必彊矣”。英明的君主必定只任用和賞賜立下功勞的臣子。賞賜功勞的原則清楚明白,那麼人民就會爭相立功。人民盡力爭相立功之下,國家兵力就一定會強大。
    • “人生而有好惡,故民可治也。人君不可以不審好惡。好惡者,賞罰之本也”。人類天生就會有喜歡和討厭的事物,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人民是可以被管治的。君主不可以不了解人民喜歡和討厭的事物,因為這是君主施行賞罰時的根本。
  • 《戰法》篇第十 本篇論及戰爭中的各項法則,特別指出戰爭勝負的關鍵在於政治清明。
    • “凡戰法必本於政。政勝,則其民不爭。不爭,則無以私意,以上為意。故王者之政,使民怯於邑鬬,而勇於寇戰。民習以力攻,難,難故輕死”。任何戰爭策略的根本都在於政治,在政治上佔有優勢,就能使人民不私自爭鬥。人民不私自爭鬥,就不會逞個人的意志而服從君主的意志。所以王者的政治,能夠令人民不敢與自己鄉里的人打鬥,而勇敢地與敵人戰鬥。要讓人民習慣以實力去攻擊敵人的困難的,但王者之政能夠令人民連這種困難的事都做得到,而這樣的人民就能不怕死地作戰。
    • “兵起而程敵。政不若者,勿與戰;食不若者,勿與久;敵眾勿為客;敵盡不如,擊之勿疑。故曰:兵大律在謹,論敵察眾,則勝負可先知”。軍隊出動前就要估算敵人的實力。當敵人的政治比我方更清明,就不要和他們作戰;當敵人的糧食比我方多,就不要與敵人陷入持久戰;敵人眾多就不要向他們進攻;敵人一切條件都不及我方時,就要果斷攻擊他們,不要有所猶疑。所以說,用兵的大規律是謹慎,只要小心研究敵人的軍情,那麼戰爭的勝負就能預先知道。
    • “王者之兵,勝而不驕,敗而不怨。勝而不驕者,術明也;敗而不怨者,知所失也”。稱王天下的軍隊,他們取勝時不會驕傲;落敗時不會怨憤。之所以取勝時不會驕傲,那是因為實力高明,理所當然取得勝利;之所以落敗時不怨憤,是因為了解自己失敗的原因,不會重蹈覆轍。
    • “若兵敵彊弱,將賢則勝,將不如則敗。若其政出廟算者,將賢亦勝,將不如亦勝。持勝術者,必彊至王。若民服而聽上,則國富而兵勝。行事必久王”。與敵人相若的敵人作戰,那麼我方將領有才能的話就能獲勝,將領無能的話就會落敗。但若果作戰是經由決策層仔細部署之下發動,那麼我方將領有才能自然能獲勝,即使將領無能也一樣能夠獲勝。國家掌握了克敵制勝的方法,必定會強大已至於稱王天下。若果人民服從君主的統治,那麼國家自然會富強而軍隊作戰必然會得勝,如此一來必定長久稱王天下。
  • 《立本》篇第十一 立本指的是確立國家富強的根本,重點在於三項:在和平時期就貫徹法律和軍紀;訂立公正的賞罰制度;激發士兵的鬥志。
    • “凡用兵,勝有三等:若兵未起則錯法;錯法而俗成;俗成而用具。此三者必行於境內,而後兵可出也”。任何用兵作戰要取得勝利必須經過三個步驟,先在國內訂立法規,人民習用法規之後形成風俗,風俗穩定下來才確立了制勝的基礎。唯有在國家內徹底做好這三個步驟,才可以向外出兵。
    • “故恃其眾者,謂之葺;恃其備飾者,謂之巧;恃譽目者,謂之詐。此三者恃一,因其兵可禽也”。(軍隊)自恃人多勢眾的,就像用茅草蓋房子,雖然多但不結實;自恃裝備美觀的,叫做浮華取巧,並不實用;自恃虛名美譽的,叫做欺詐虛偽。軍隊只要倚靠了這三種方式任何一種,就會被敵人俘虜擒獲。
  • 《靳令》篇第十三 靳令指的是嚴格執行法令。全篇反覆指出辯論、儒家推崇的品德、刑罰太輕、賞罰不公等等均會危害法律的權威性,因此善於治國的君主必須知道如何排除這些危害。
    • “靳令,則治不留;法平,則吏無姦。法而定矣,不以善言害法”。國家能夠嚴格執行法令,那麼政務就不會被拖延;執法公平的話,官吏就不會作姦犯科。法令一旦確定下來,就不要讓人民用所謂的仁義道德去議論法令的正確性。
    • “任功,則民少言;任善,則民多言”。任用立下功勞的人當官,人民就會專心立功而少作議論;任用所謂品德良善的當官,人民就會不斷議論甚麼是品德良善(因而不做實事)。
    • “國貧而務戰,毒生於敵,無六蝨,必彊;國富而不戰,偷生於內,有六蝨,必弱”。國家貧窮依然致力於作戰,這樣毒害就會出現於敵國,而本國就不會生出六種蝨害(見第四篇),這樣國家一定會強大;國家富有還不參與戰爭,這樣苟且偷生的事情就會在國家內發生,六種蝨害也會在國內生長,這樣國家必定會變得弱小。
    • “國以功授官予爵,則治省言寡,此謂以治去治,以言去言。國以六蝨授官予爵,則治煩言生,此謂以治致治,以言致言”。國家按人民立下的功勞去任用官爵,人民就會專心立功,於是政務簡明而言論減少,這就叫用政務去除政務,用言論去除言論。國家按六種蝨害去任用官爵,於是人民議論紛紛,官員執行法令是要克服更大阻力,這就叫用政務導致更多政務,用言論導致更多言論。
  • 《修權》篇第十四 修權即整治、行使權力。本篇首先指出治國的關鍵在於法制、信任和權力得以正確運用,然後反覆強調公私分明對正確運用法制、信任和權力的重要性。
    • “國之所以治者三:一曰法,二曰信,三曰權。法者,君臣之所共操也;信者,君臣之所共立也;權者,君之所獨制也。人主失守則危”。治理國家靠的是法制、信任和權力。其中法制和信任是由君主與臣下所共同建立和遵守的,而權力則是由君主單方面掌握的,君主失去對權力的絕對掌握就會有危險。
    • “君臣釋法任私,必亂。故立法明分,而不以私害法,則治”。君主或臣下不遵守法制,按私自的利益去解釋法制,國家一定會陷入混亂。所以要立法明確確定每個人的職權,使每個人都不以私人的利益而損害法制,這樣國家就能得到治理。
    • “法者,國之權衡也”。法制是國家判斷人民功勞的標準。
    • “先王知自議譽私之不可任也,故立法明分,中程者賞之,毀公者誅之。賞誅之法不失其議,故民不爭”。之前的君王明白到不可以信任私議或個人的讚譽去決定賞罰,所以立法清楚確立賞罰的標準,符合規定的就給予賞賜,危害公共利益的就施加懲罰。賞罰的標準由法制確立而不交由私人議論,所以人民就會服從法制而不作爭議。
    • “凡人臣之事君也,多以主所好事君。君好法,則臣以法事君;君好言,則臣以言事君。君好法,則端直之士在前;君好言,則毀譽之臣在側”。大多數的臣下都是投君主所好,因此當君主愛好法制,臣下就按法制去服務君主;當君主愛聽信身邊的人私自議論,臣下就會以美言參與議論。所以當君主愛法制,那君主周圍就會充滿正直之士;當君主愛聽信私自議論,那君主周圍就會充滿進讒言的奸臣。
    • “公私之分明,則小人不疾賢,而不肖者不妒功”。法制做到公私分明,那麼即使是心胸狹窄的小人也不會妒嫉賢能的人,能力不足的人也不會妒嫉立下功勞的人(因為標準清楚分明)。
    • “夫廢法度而好私議,則姦臣鬻權而約祿,秩官之吏隱下而漁民”。(君主)廢除法制而聽信私下議論,那麼奸臣就會私下賣官去賺取利益,而官吏就會隱瞞民情並漁肉百姓以圖利。
  • 《賞刑》篇第十七 本篇重點論及賞賜、刑罰和教化百姓,並提出了賞賜、刑罰和教化的最高境界是不用刻意執行,猶如沒有賞罰和教化。
    • “聖人之為國也,壹賞,壹刑,壹教”。聖人治理國家,必然的做法是統一賞賜、刑罰和教化人民的標準。
    • “明賞之猶至於無賞也,明刑之猶至於無刑也,明教之猶至於無教也”。不論是賞賜、刑罰和教化,最高境界都是最終不必再做賞賜、刑罰和教化。
    • “善因天下之貨,以賞天下之人。故曰,明賞不費”。(賞賜做得好,軍隊便無敵於天下)於是能掌握天下所有的財富,並以之賞賜給所有立功的人。所以說,(賞賜得法國家的得益必然大於付出),所以高明的賞賜根本不會昂貴。
    • “所謂壹刑者,刑無等級”。統一刑罰,對所有人都平等,令國家不存在不受刑罰規管的社會階級。
    • “有功於前,有敗於後,不為損刑。有善於前,有過於後,不為虧法。忠臣孝子有過,必以其數斷”。即使犯法的人在之前立下過功勞或善行,也不可以以此為理由減輕刑罰。
    • “重刑,連其罪,則民不敢試。民不敢試,故無刑也”。使用重的刑罰,並且用連坐法向犯法者的親人問罪,如此一來人民就不敢嘗試犯法。當人民不敢嘗試犯法,國家就不必使用刑罰。
    • “夫故當壯者務於戰,老弱都務於守,死者不悔,生者務勸,此臣之所謂壹教也”。(確立賞賜的唯一標準就是在戰場上立功),於是正值壯年的人全部專心於作戰立功,連老弱的人都在防守國土時挺身而出,所有人為求功名連戰死都不後悔,生存下來的人互相勸勉大家要努力作戰。(不用國家強調,人民自動提倡和執行專心為國作戰的教化)這就是我所謂的「壹教」了。
  • 《畫策》篇第十八 本篇再次強調二個重點觀念,第一是時勢對國家管治有重大影響,君主必須審時度勢;第二是法制營做出來的規範左右了人民的決定,法制得當就可以令人民為國家效力。
    • “以戰去戰,雖戰可也;以殺去殺,雖殺可也;以刑去刑,雖重刑可也”。戰爭、殺戮和重刑都是人民所不喜歡的事情,但在時勢需要國家使用這些手段時,國家就可以用戰爭、殺戮和重刑以去除它們本身。
    • “彊國之民,父遺其子、兄遺其弟、妻遺其夫,皆曰:「不得,無返。」又曰:「失法離令,若死我死,鄉治之。行閒無所逃,遷徙無所入。」”強大國家的人民,父親、兄長和妻子都會送兒子、弟弟和丈夫去從軍當兵,送別的時候說:「沒有取得勝利,就不要回來。」又說:「假如你違反法制和命令,你我都要按刑法處死,鄉里會治我們的罪。你在軍隊中沒有逃走的地方,我在國內也沒有可以搬遷的地方。」
    • “勢不能為奸,雖跖可信也;勢得為奸,雖伯夷可疑也”。(國家法制得當)使社會形勢不能作奸犯科,那麼連盜跖那樣的都可以信賴;(國家法制失當)使社會形勢容許人民作奸犯科,那麼連伯夷那樣的人都會顯得可疑。
    • “聖人知必然之理,必為之時勢。故為必治之政,戰必勇之民,行必聽之令”。聖人明白世事運作的道理,了解世界發展的時勢。因此推行政策一定能治理好國家,出兵作戰一定能使用勇敢的人民,發出命令一定能令人民遵從。
  • 《境內》篇第十九 本篇具體說明國家賞罰制度的各項細節,其中包括以下各個方面:
    • 1) 爵位分二十級,每高一級可以擁有多六名奴僕。亦即是公開規定爵位等於社會地位。
    • 2) 任何持有爵位的人犯罪就要被降級。
    • 3) 爵位只能靠建立軍功去提升,上至將領、下至士兵全部一樣。
    • 4) 對於最低級的士兵,將每五個士兵編成一隊,以連坐法實施約束,任何一人在戰場上逃走則其他隊員都要被處死,但被連坐的人可以用一個敵人的首級換取免罪。士兵取得一個敵人的首級就可以提升爵位一級。
    • 5) 每一次開戰之前,士兵可以自願報名加入敢死隊在最前線衝鋒,賞賜比一般士兵更高,而且即使戰死也可以由族人去繼承爵位。
    • 6) 對於各階級的指揮官,根據其隊伍的人數,法制規定他們分別要交出一定數量的敵人首級,達標的指揮官提升爵位,連續兩次不達標的指揮官則被降低爵位。
  • 《弱民》篇第二十 旨在闡述『弱民』與『強國』之間的相對關係。
    • “民弱國彊,民彊國弱,故有道之國,務在弱民”《商君書·弱民》。人民弱小國家就會強大,人民強大國家就會弱小,因此治理得道的國家一定要令人民弱小。
    • “民樸則弱,淫則彊。弱則軌,彊則越志。軌則有用,越志則亂”。人民純樸就會弱小,弱小就會循規蹈矩,循規蹈矩就會對國家有用;人民被放任就會強大,強大就會恣意妄為,恣意妄為就會令社會混亂。
    • “政作民之所惡,民弱;政作民之所樂,民彊”。政令做人民所厭惡的事,人民就會弱;政令做人民所喜愛的事,人民就會強。
  • 《外內》篇第二十二 本篇強調國家須要在制度上優待戰士和農民,壓制儒士和商人,這樣國家才可以做好農戰。
    • “故為國者,邊利盡歸於兵,市利盡歸於農。邊利歸於兵者彊;市利歸於農者富。故出戰而彊,入休而富者,王也”。管理國家時,守備邊境所得的利益全數交給士兵,國內貿易所得的利益全數交給農民,這樣國家才會兵力強大而且富裕。
  • 《君臣》篇第二十三 本篇再次強調法制對治國的重要性,君主的權威雖然也重要,但君主的權威也是靠尊重法制去維持,因此法制的地位至高無上。
    • “處君位而令不行,則危;五官分而無常,則亂;法制設而私善行,則民不畏刑。君尊,則令行;官修,則有常事;法制明,則民畏刑”。君主下的命令得不到實行,君主的地位就危險了;官職的分配沒有常規,國家就會混亂;法制訂立了但人民卻各自做自己認為是正確的善行,這樣人民就不會畏懼國家的刑法。相反地,君主地位尊貴,那麼他的命令就得以執行;官員清明,政務就有了常規;法制分明而得到實踐,人民就會畏懼國家的刑法。
    • “故明主慎法制。言不中法者不聽也,行不中法者不高也,事不中法者不為也”。英明的君主尊重法制,將守護法制放在個人喜怒之上,不符合法制的言論不聽信;不符合法制的行為不推崇;不符合法制的事情不去做。
  • 《禁使》篇第二十四 禁使指的是禁止和使喚。本篇指出實施管治需要禁止人民某些行為(例如犯罪),也需要使喚人民做某些行為(例如農戰)。然而官員和人民很容易形成利益共同體,互相包庇過失。因此君主要製造形勢使官員和人民互相監督和制約,如此才能對人民實施禁止和使喚。
    • “今恃多官眾吏,官立丞、監。夫置丞立監者,且以禁人之為利也。而丞、監亦欲為利,則何以相禁?”現今的君主治國靠使用眾多官吏,設立丞、監兩種官位去防止官員謀取私利。然而擔任丞和監的人也是會貪圖私利的人,這樣國家怎麼可能禁止官員貪污營私呢?
    • “別其勢,難其道。故曰:其勢難匿者,雖跖不為非焉。故先王貴勢”。(先王)辨別國家的形勢,使官員謀私的道路變得困難。所以說:形勢使罪行難以被隱匿,那麼盜跖那樣的大盜也不敢為非作歹。所以先王治國靠的是形勢(而不是官員眾多)。
    • “今亂國不然,恃多官眾吏。吏雖眾,同體一也。夫同體一者,相監不可”。現令管治混亂的國家,它們自恃官吏多。然而官吏人數再多也是一個共同的利益體,而作為一個共同的利益體是不可能互相監督的。
    • “且夫利異而害不同者,先王所以為保也。故至治,夫妻交友不能相為棄惡蓋非,而不害於親,民人不能相為隱”。讓官吏(和人民)之間互相利益不同,這就是先王實施連坐法的理由。所以最高境界的治國,夫妻、朋友之間都不能互相包庇、掩蓋犯罪,而這並不會傷害親情,這是因為周圍的群眾不容許他們互相包庇。
  • 《慎法》篇第二十五 指謹慎實踐法制。本篇進一步說明法制最重要公平。因此君主要按法制用人,而不可按私人理由去任免官員。
    • “夫舉賢能,世之所治也,而治之所以亂。世之所謂賢者,善正也。所以為善正者,黨也”。現今世上的國家治理人民都靠任用賢能的人,然而這正是治理之所以混亂的理由。世人所謂的賢者,是善良和正直。然而善良和正直的名聲是靠眾人結黨成群互相吹捧出來的。
    • “夫以法相治,以數相舉。譽者不能相益,訾者不能相損。民見相譽無益,習相愛不相阿;見訾言無損,習相憎不相害也。夫愛人者,不阿;憎人者,不害。愛惡各以其正,治之至也”。用法制來實行管治,按規定去任用人材。這樣一來互相讚譽他人不能帶來利益,詆譭他人不能造成損害。人民見到互相讚譽他人不能帶來利益,就會形成相愛但不徇私的習慣;見到詆譭他人無法對他造成損害,就會形成即使憎惡也不會貶損他人的習慣。整個社會中,愛人的人不偏私;憎惡他人的人不貶損他人。喜愛和憎惡都有正當的表現,這就是管治的最高境界。
  • 《定分》篇第二十六 定分指的是確定名分。本篇指出管治的重點是讓人民通過法制而實行自治,而實行法制、使人民服從法制就要靠確定名分。
    • “萬民皆知所避就,避禍就福,而皆以自治。故明主因治而終治也,故天下大治也”。(法制明確)於是人民都知道要避免什麼行為。人民知道自行避免禍害而趨向幸福,就能自己管治自己。因此英明的君主通過讓人民自治來完成對天下的治理,於是天下就大治了。

評價[编辑]

秦國部族民風強悍。商鞅為了凝聚國家的實力,不得不提出有效善用民眾力量的辦法,如《商君書》提到的“國以善民治姦民者,必亂至削;國以姦民治善民者,必治至彊”《商君書·去彊》、“民弱國彊,民彊國弱,故有道之國,務在弱民”《商君書·弱民》。

目录[编辑]

今本目录 备注
卷一 更法第一 後學彙編
墾令第二
農戰第三
去彊第四
卷二 說民第五
算地第六
開塞第七
卷三 壹言第八
錯法第九 後學彙編
戰法第十
立本第十一
兵守第十二
靳令第十三
修權第十四
卷四 徠民第十五 後學彙編
刑约第十六 存目無文
賞刑第十七
畫策第十八
卷五 境内第十九
弱民第二十
□□第二十一 有錄無文
外内第二十二
君臣第二十三
禁使第二十四
慎法第二十五
定分第二十六
六法

重要版本[编辑]

版本 时间 备注
范欽本 明朝 范欽天一閣刊本
馮覲本 明朝 馮覲
秦四麟本 明朝 秦四麟
程榮本 明朝 程榮漢魏叢書
緜眇閣本 明朝萬歷 馮夢禎緜眇閣
吳勉学本 明朝萬歷 刊於《二十子》中
歸有光本 明朝天啟 諸子匯函
崇文書局本 明朝 崇文書局刻《諸子百家
問經堂本 清朝 嚴可均孫星衍刻本
指海本 清朝 錢熙祚
孫詒讓本 清朝 孫詒讓

注疏[编辑]

關於《商君書》的校釋,有嚴可均校本,近人王時潤《商君書斠诠》、朱師轍《商君書解詁定本》、蔣禮鴻《商君書錐指》、高亨《商君書注譯》等。兹擇要羅列如下:

書名 作者 中國朝代
諸子平議·卷二十·商子 俞樾 清朝
商君書札迻 孫詒讓 清朝
讀諸子札記 陶鴻慶 清朝
商君書斠诠
商君書集解
王時潤 中華民國
商君書解詁
商君書解詁定本
朱師轍 中華民國
商君書笺正 簡書 中華民國
商君書校釋 陳啟天 中華民國
商君書錐指 蔣禮鴻 中華民國
商君書注譯 高亨 中華民國

参考文献[编辑]

延伸阅读[编辑]

[在维基数据]

维基文库阅读本作品原文
维基文库中的相关文本:商子 (四庫全書本)
维基文库中的相关文本:商子 (四部叢刊本)
维基文库中的相关文本: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理學彙編·經籍典·商子部》,出自《古今圖書集成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