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夫佐尼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埃夫佐尼在雅典宪法广场无名烈士碑前的卫兵交接仪式。

埃夫佐尼(单数)[1]或者埃夫佐内斯(复数)(希腊语Εύζωνες, Εύζωνοι英语Evzones, Evzone,一般用英文“Evzones”)是希腊陆军历史上前后数支精锐轻步兵部队和山地部队的总称。今日,埃夫佐尼指的是总统卫队希腊语Προεδρικής Φρουράς英语Proedriki Froura)的成员,总统卫队是一支精锐仪仗部队,负责保护无名烈士纪念碑Άγνωστος Στρατιώτης)以及希腊总统府。口语中,埃夫佐尼又称作措利亚泽斯希腊语Τσολιάδες英语Tsoliades;单数:Τσολιάς - 措利阿斯)。

虽然总统卫队主要是支仪仗部队,每一名埃夫佐尼都是来自于希腊陆军步兵、炮兵以及装甲兵等兵种中的志愿者。军队通常在新兵在“陆军新兵训练中心”进行基本训练时就识别出了未来会成为埃夫佐尼的士兵;新成员的最低身高要求是1米86,士兵必须先在一支陆军作战部队中服役最少六个月,而后才能开始训练成为一名埃夫佐尼。

这支部队以它别具一格的传统制服闻名世界。这种制服是从希腊独立战争期间反抗土耳其占领军的“山匪”[1]服装演化而来的。[2]这种制服中最醒目部件的要属富斯塔内拉[1],一种苏格兰短裙式的服装。在人们眼里,特别是在外国人眼里,埃夫佐尼的久经考验的勇猛之名和奇异的服装使他们成为希腊军人的最流行的象征。

释名[编辑]

εὔζωνος(evzōnos)这个词[3]首先出现于荷马的《伊利亚特》。该词出自"εὖ"+"ζώνη",意为“穿着结实腰带的”人,暗示这些人的的精锐地位。这个词自古希腊作家时期就开始用来描述某种装备不明的轻步兵,也许是对于轻步兵的总称。

历史[编辑]

1833年,在奥托国王抵达希腊之后,希腊陆军被根据新的准则重组。跟着奥托来希腊的巴伐利亚人组成了西欧线列步兵营队(Τάγματα Γραμμής)的主要部分。在这些部队中有一个步枪连队,就叫做“散兵”(Λόχος Ακροβολιστών)或者是“埃夫佐尼”。另外从希腊人中组成十个轻“散兵”营队(Τάγματα Ακροβολιστών),穿戴就像希腊独立战争期间“山匪”[1]的制服一样。1836年,这些营队的数量减少到四个,替代他们的是另外八个新组建的“山地近卫”营(Τάγματα Οροφυλακής)。这十二个营于1843年归并成四个团。这些部队的主要任务有:希土边境巡逻,平叛,捕杀遍布乡野的土匪。山地近卫兵又于1854年并入新进加强的几个“散兵”营队。

巴尔干战争时期穿着战地服的埃夫佐尼们

1867年12月,头四个精锐“埃夫佐尼”轻兵营队成立,每个营四个连(随即扩张到五个),任务是守卫边疆。皇家卫队于1868年12月2日成立,包括两个埃夫佐尼连队和一支骑兵队伍。卫队先是叫阿耶玛[1](Άγημα),后来改成“宫廷卫队”(Ανακτορική Φρουρά)。1880年至1881年,埃夫佐尼部队扩张成九个营。这九个营加入常规的步兵师,参加了失败的1897年对土耳其的战争。战败之后的埃夫佐尼诸营开始频繁重组,组成六个营或者八个营,或是组成一个整体作战,或是被分配到各个步兵师之内。埃夫佐尼是首先配备机关枪的几支部队之一。

1919年5月驻扎于士麦拿的埃夫佐尼

巴尔干战争间,八个埃夫佐尼营独立地作为作战部队的先锋或是侧卫作战。他们的战斗精神很强,但伤亡惨重,特别是军官。埃夫佐尼部队最多时达到总共五个团,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小亚战役以及希意战争期间作为突击部队战功卓著。在1941年德军入侵期间,希腊军虽不敌,还是发生了让人难忘的一幕:1941年4月27日,德军进入雅典,登上卫城,并命令护旗的年青埃夫佐尼孔斯坦蒂诺斯·库基季斯英语Konstantinos Koukidis[1]取下希腊国旗换上纳粹卐字旗。这位军人照做了,但却拒绝将国旗转交给德国人,而是以国旗裹身从卫城高处坠落而死。

轴心国占领希腊时期开始之后,在1943年,合作者政权组建了一支“治安团”(Τάγματα Ασφαλείας)。此类人穿着埃夫佐尼制服,参加了围剿反抗军游击队“希腊人民解放军”的行动。他们被讥为“Germanotsoliades”或者“Tagmatasfalites”,在1944年解放之后便被解散。

战后,重建的希腊陆军不再重新组建埃夫佐尼团队。他们的精锐地位和角色为新建的特种部队山地突击连(LOK)所承袭。只有礼仪性的皇家卫队(Βασιλική Φρουρά)留存到1973年。这一年,皇室被废除,希腊民主化随即发生,皇家卫队旋即被重新命名为总统卫队(Προεδρική Φρουρά)。

现在[编辑]

今日的埃夫佐尼构成了总统卫队。总统卫队一个营包含两个埃夫佐尼连和一个指挥连。他们驻扎于议会大厦后面Herodou Attikou街上的Georgios Tzavelas军营。

卫队在各种阅兵式中总有优先权。他们行军的风格包括正常的行军,以及中间间隔有右脚对地面的用力踏步。他们标准的行军乐曲是《Evzonaki》(“小埃夫佐尼”)进行曲,以每分钟48拍的节奏演奏。他们昼夜守卫无名烈士墓。执勤中的卫兵以一种极为缓慢又极为程式化的的方式运动。卫兵每十五分钟彼此交换位置,这十五分钟之内保持完全静止。由于卫兵须一直不动,旁边会有警察和一名穿正常工作服的埃夫佐尼会在一旁警戒,保证无人骚扰卫兵。每小时整点会有一场“小交接”,两名兵士会换掉两个岗哨,一名“换岗伍长”会监督交接全程。每个周日上午十一点会有一场“大交接仪式”,总统卫队全体,包括军官与军乐队,都会参加。仪式中,全队人会从卫兵军营行进到烈士墓前参与换岗,然后回到军营。“大交接仪式”对雅典市民与外国游客来说都是一景。

在2001年国会门前的示威中,一个燃烧瓶被扔向卫兵室,木制的卫兵室即刻陷于火焰中。室前的埃夫佐尼连眼都不眨一下,更别说是要移动一步了。直到那名名穿标准工作服的埃夫佐尼给他下移步的命令,制服一边被烧焦冒烟的卫兵这才移步。[4]

2010年1月10日,有人在宪法广场无名塚卫兵20米开外的地方放置了一枚自制炸弹。即便警察将这个迫近的威胁告知了卫兵,卫兵拒绝离开岗位,直到炸弹爆炸。[5][6]

历史上的单位[编辑]

穿着夏常服的希腊埃夫佐尼在无名烈士纪念碑前的卫兵交接仪式。

历史上埃夫佐尼的部队以Τάγμα Ευζώνων(“埃夫佐尼营”)或者Σύνταγμα Ευζώνων(“埃夫佐尼连”)加上部队编号为番号。因为这些团是精锐部队,每个团有两个编号:第一个编号是埃夫佐尼部队内部的,第二个编号是整个步兵之中的。以此方式,第5/42埃夫佐尼团就是:埃夫佐尼第5团/步兵第42团。

制服[编辑]

和线列步兵营中诸连一样,埃夫佐尼1833年的军服是总遭人非议的的巴伐利亚式制服:包括裤子、燕尾服和圆筒帽。埃夫佐尼仅仅是佩戴绿色的穗带和羽毛以作区别。 1837年,军方根据希腊独立战争期间“山匪”“武装者”穿着的传统富斯塔内拉风格新创立了一种军服。一开始,这种支付只配发给本土的轻步兵营,但在这种制服的流行之后,埃夫佐尼于1867年正式采用其为制服沿用,至今只经过小规模修改。

这种支付的基本元素包括:

埃夫佐尼的冬季制服外衣底色是海军蓝,外形很像1910年前穿着的军常服;夏常服外套是浅色咔叽布,设计很像埃夫佐尼诸团1910年之后穿的作训服。礼服来自于希腊中部的传统制服,只在周日、国民假日、以及接见外国要人这样的特殊场合穿戴。礼服包括一件袖口很宽的白色衬衣、一条四百褶的白色富斯塔内拉围裙(象征奥斯曼帝国对希腊的四百年占领[2])、外加饰以华丽银色织锦的蓝色马甲。总统卫队队员有时也穿一种品蓝的制服,这种制服或是根据克里特岛男子的服装,或是根据本都希腊人曾经穿的黑色传统服装。

军官佩戴马刀而非步枪,穿着金色织锦皇室紫礼服而非银色织锦蓝色马甲,半高筒靴而非长袜,褶裥裙过膝而非垂至大腿中,护袖穿在臂上而非与系在衣上。军衔标志佩戴在phareon帽国徽之下。

埃夫佐尼的phareon帽类似于宿敌奥斯曼土耳其军的菲斯帽,菲斯帽的起源可能与其相关。

现代希腊首任国王奥托一世在公共场合经常穿戴此制服。今日,希腊男生多在希腊独立日穿上埃夫佐尼的服装。[2]

知名埃夫佐尼[编辑]

脚注[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译音根据Template:希臘語譯音表
  2. ^ 2.0 2.1 2.2 [1]
  3. ^ εὔζωνος, Georg Autenrieth, A Homeric Dictionary, on Perseus
  4. ^ Evzones - Athens Info Guide
  5. ^ Kathimerini, Tuesday, January 12, 2010
  6. ^ Kathimerini, Monday, January 11, 2010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