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名家系列條目
名家論題
離堅白合同異白馬非馬
名家人物
公孫龍惠施鄧析宋鈃
名家典籍
公孫龍子》、《鄧析子
尹文子
相關條目
諸子百家稷下學宮

宋鈃[註 1],其名在《庄子·天下》和《荀子·非十二子》中作“宋鈃”,《孟子·告子》作“宋牼”(汉语拼音 kēng),《韩非子·显学》作“宋荣”,《庄子·逍遥游》称“宋荣子”,《荀子》的《天论》、《正论》、《解蔽》等诸篇称为“宋子”。俞樾春在堂全书·俞楼杂纂·庄子人名考》指出,“鈃”与“牼”在上古音相近,“荣”与“鈃”在上古音相近[1];因此“宋鈃”、“宋牼”、“宋荣”为同一人。宋鈃是中国战国时代宋国杰出的思想家,所属学派存争议,道家墨家名家

宋鈃的思想,一方面提倡人民压制欲望[2]、容忍侮辱而不争斗[3],从而维持基本的社会秩序。另一方面,在国家层面提倡反战思想,《孟子·告子下》就记载了宋鈃为反对战争而游说两国的事[4]。总的来说,宋鈃对上层贵族宣扬和平、反对战争,对下层百姓提倡克制个人欲望减少私斗[5],目的是天下安宁、人民得以生息[6]

西汉刘向记载,宋鈃是游学于齐国稷下学宫的学者。有授徒讲学[7]。《庄子·天下》将宋鈃和尹文归类为一派[8]。而《荀子·非十二子》将墨子和宋鈃划为一流,荀子是根据宋鈃思想在提倡克制欲望讲究节俭不重视等级等方面与墨子的类似之处,而将他们划为一流[9]

庄子十分推崇宋尹二人不因外界毁誉而坚持自己操行的精神,对他们的周游活动做了相当高的评价,认为宋鈃和尹文等周行天下游说其反战容忍的思想,即便天下很少有人接受其观点,但他们仍然坚持,以致于为自己考虑太少而为他人考虑太多[10];还认为宋鈃做到了举世都赞誉他也不会因此奋勉,举世都非议他也不会因此沮丧,(宋鈃)认定了内与外的分际,分辨了光荣与耻辱的界限[11]

荀子曾经师从过宋鈃,称其为“子宋子”,但他对宋鈃的学说持基本否定态度,在《荀子》一书中做了大量记载和批判,见于《荀子·正论》、《荀子·非十二子》等篇。

汉书·艺文志》中载有《宋子》十六篇,该著作现已失传。宋鈃的言论及思想仅散见于《庄子》、《荀子》、《韩非子》、《吕氏春秋》和《说苑》等书中,通过其他诸子百家的或批判或赞誉的转载流传至今。《汉书·艺文志》在小说家流派另外记载有一本名为《宋子》的著作,有十八篇,因为“孙卿(即荀子)道宋子,其言黄、老意。”,有人认为该书即宋鈃之书。

引注[编辑]

  1. ^ 转引自陈鼓应:《庄子今注今译》,中华书局1983年4月第1版,第15页。
  2. ^ 《荀子·正论》:“子宋子曰,人之情,欲寡,而皆以己之情,為欲多,是過也。故率其群徒,辨其談說,明其譬稱,將使人知情之欲寡也。”
  3. ^ 《荀子·正论》:“子宋子曰,明見侮之不辱,使人不鬥。人皆以見侮為辱,故鬥於也;知見侮之為不辱,則不鬥矣。”《庄子·天下》:“見侮不辱,救民之鬥。”《韩非子·显学》:“宋榮子之議,設不鬥爭,取不隨仇,不羞囹圄,見侮不辱,世主以為寬而禮之。”《荀子·正名》:“見侮不辱、聖人不愛己、殺盜非殺人也,此惑於用名以亂名者也。”
  4. ^ 《孟子·告子》:“宋牼将之楚,孟子遇於石丘,曰:‘先生将何之?’曰:‘吾闻秦、楚构兵,我将见楚王说而罢之。楚王不悦,我将见秦王说而罢之。二王我将有所遇焉。”
  5. ^ 《庄子·天下》:“見侮不辱,救民之鬥,禁攻寢兵,救世之戰。以此周行天下,上說下教。”
  6. ^ 《庄子·天下》:“願天下之安寧以活民命,人我之養,畢足而止,以此白心。”
  7. ^ 《荀子·正论》:“子宋子曰,人之情,欲寡,而皆以己之情,為欲多,是過也。故率其群徒,辨其談說,明其譬稱,將使人知情之欲寡也。”《荀子·正论》:“今子宋子嚴然而好說,聚人徒,立師學,成文典,然而說不免於以至治為至亂也,豈不過甚矣哉!”
  8. ^ 《庄子·天下》:“不累於俗,不飾於物,不苟於人,不忮於眾,願天下之安寧以活民命,人我之養,畢足而止,以此白心。古之道術有在於是者。宋鈃、尹文聞其風而說之。”
  9. ^ 《荀子·非十二子》:“不知壹天下建國家之權稱,上功用,大儉約,而僈差等,曾不足以容辨異,縣君臣;然而其持之有故,其言之成理,足以欺惑愚眾:是墨翟宋鈃也。”
  10. ^ 《庄子·天下》:“以此周行天下,上說下教。雖天下不取,強聒而不舍者也。故曰:上下見厭而強見也。雖然,其為人太多,其自為太少。”
  11. ^ 《庄子·逍遥游》:“故夫知效一官,行比一鄉,德合一君,而徵一國者,其自視也亦若此矣。而宋榮子猶然笑之。且舉世而譽之而不加勸,舉世而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內外之分,辯乎榮辱之竟,斯已矣。彼其於世,未數數然也。雖然,猶有未樹也。”
  1. ^ 「钘」,拼音xí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