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三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封三娘》是蒲松龄的小说《聊斋志异·卷五》中的一个故事。记叙了两位妙龄少女(封三娘、范十一娘)相知相交的故事。

概述[编辑]

封三娘,狐狸修煉成的人间女子,“二八绝代姝也”。与辘城祭酒之女范十一娘在水月寺相遇,范十一娘明艳美丽,并精通诗词歌赋,双方一见,惺惺相惜,大相爱悦。范十一娘赠给封三娘金凤钗,封三娘也摘下髻上的绿簪赠给范十一娘。十一娘邀请封三娘到家叙谈,封三娘答应改日再拜访。

十一娘回家后,日夜思念三娘,郁郁成疾。重阳节这天,丫环扶十一娘在花园赏花,忽见封三娘正攀墙向园内张望,于是被请进园来并住下,十一娘的病就此痊愈。二人同床共枕,耳鬓厮磨,亲密无间。

来年春天,她俩结伴郊游。十一娘偶遇年轻英俊的贫寒秀才孟安仁,在三娘帮助下,私定婚约,有一显贵相中十一娘,十一娘父母惧怕权势,同意了这门亲事。就在迎亲前一天,十一娘自缢 。孟安仁听到噩耗,万分悲痛,夜晚到十一娘坟上大哭。忽听三娘在背后说:“你快挖开坟,我有办法。”孟安仁挖开坟将十一娘背回家中。经封三娘相救,十一娘苏醒,二人成婚。

十一娘欲留下三娘,仿效娥皇和女英,偷偷地和孟安仁商量,让孟秀才假装出了远门,晚上范十一娘强劝封三娘喝酒,等封三娘醉了后,孟安仁悄悄回来,把封三娘奸污了。封三娘醒了后说:“妹妹害了我了!我如果色戒不破,道成后我应该升到神仙所住的三十六天第一天,现在落入你们的奸计,这也是命了!”封三娘起身告辞,十一娘告诉了自己的诚意,请封三娘宽恕。封三娘说:“实话相告,我是狐,因为看到了你的美丽容貌,忽然心生爱慕,结果如茧自缚,不能解脱,致使有了今天,这也是情魔的劫难,与人力无关,再留下,魔就更多,无穷无尽了。你的福泽还长远,请珍重自爱。”

评说[编辑]

清代学者冯镇峦评:“男子相悦,常也;乃以女子悦女子,深情缠绵,如茧自缚。”“聊斋各种题都做到,惟此中境界未写,故又畅发此篇。”[1]

《封三娘》的题材缺乏独创性,然而隐藏了一个中国古代文学极少被表现的主题:女性同性爱。虽然通篇是经典才子佳人小说的规定情境和熟滥套路,主人公却不是才子佳人,而是两个女子,一个是“骚雅尤绝”的大家闺秀,一个是仙阶有路的狐女,纵不说空前绝后,也是惊世骇俗。她们是高洁的,以情不以淫,以爱不以欲,绝无触目秽笔。 [2]

参考文献[编辑]

  1. ^ 出自《聊斋志异(会校会注会评本)》
  2. ^ 一曲女性同性爱的悲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