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杼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崔杼
别名 崔子、崔武子
谥号
时代 春秋
国家 齊國
身份 齊國右相
逝世日期 前546年
崔夭
正妻 東郭姜
子女 崔成
崔彊
崔明

崔杼(?-前546年),,又稱崔子崔武子春秋齊國大夫,是齊丁公的後裔。

生平[编辑]

家世背景[编辑]

齊丁公太子崔季子,因讓位予齊乙公,逃到,成為齊國大夫,生崔穆伯,穆伯生崔沃,崔沃生崔野,崔野八世孫崔夭,崔夭生崔杼,

崔杼早年曾得到惠公寵信,惠公去世後,高固國佐怕受他脅迫,將其驅逐出國,崔杼出奔到衛國。後返齊。

擁立莊公[编辑]

靈公魯國之女,生下公子光,立為太子,是為太子光。靈公後娶仲姬戎姬。戎姬受寵,仲姬生公子牙,給戎姬撫養。戎姬請求改立公子牙為太子,靈公答應。仲姬說:「不可以。太子光的地位被諸侯們承認,如果無故廢除,以後您一定後悔。」靈公說:「主導權在我罷了。」於是把太子光遷到於東部,以高厚太傅夙沙衛少傅,輔佐太子牙。

靈公二十八年(前554年),靈公病重,崔杼迎太子光為君,是為齊後莊公。崔杼殺戎姬,陳屍於堂。五月壬辰,靈公去世,莊公即位,在句瀆丘(在今山東省菏澤市)將太子牙殺死。八月,崔杼殺高厚。十一月,殺在高唐(在今山東省聊城市)叛亂的夙沙衛

弒殺莊公[编辑]

齊後莊公與崔杼之妻東郭姜通奸,多次去崔杼家,還把崔杼的冠賞給別人。莊公的侍從說:「不可。」崔杼大怒,借莊公伐晉,想與晉國合謀襲莊公但未得機會。莊公曾鞭笞宦官賈舉,賈舉又被任為內侍,替崔杼尋找殺死莊公的可乘之機。

莊公六年(前548年)五月,莒國國君朝見齊君,莊公在甲戌日宴請莒君。崔杼謊稱有病不上朝。

乙亥莊公探望崔杼,但意在其妻,故接著調戲崔杼之妻。崔妻入室,與崔杼同把門關上不出,莊公抱柱唱歌。這時賈舉把莊公的侍從武士攔在外面而自己進入院子,把院門關上。崔杼的徒眾手執弓箭兵器一擁而上。莊公請求和解,眾人不答應,莊公又請求盟誓定約,眾人也不答應,莊公於是請求到宗廟自殺,眾人仍不答應。大家說:「您的臣子崔杼生病了,不能來聽您吩咐。這裏離宮廷很近,我們這些家臣只是來捉拿淫賊,沒有第二種命令。」莊公跳墻想逃跑,被射中大腿,反墜墻裏,被殺。

上大夫晏嬰不願意自殺或逃亡,他只站在崔杼的門外說:「統治人民的,難道是凌駕於人民嗎?社稷才是真正的君主。為人臣者豈為了祿米?是為了保護社稷啊。所以君主為社稷而死,我也為君主而死;君主為社稷而逃亡,我也為君主而逃亡。如果他是為了自己的錯誤而死或逃亡,我又不是他的親寵之臣,誰願意這樣去作?而且有人都敢弒殺君主了,我何必自殺,何必逃亡,又要去哪?」門開後,晏嬰進去,伏在屍首上大,表示悲痛,又起來。跳了三次後(古代喪俗「頓足」之禮),就離開了。旁人對崔杼說:「一定要殺晏嬰。」崔杼說:「他有民望,放了他,以爭取民心罷。」[1]

齊國太史寫下了「崔杼弒莊公」,崔杼殺死太史。太史之大弟再繼續這樣寫,崔杼又殺了大弟。太史的二弟也這樣記載,崔杼又殺了二弟。最後太史三弟依然這樣寫,崔杼只好放過了他。太史的族人南史氏以為太史全家都被殺了,帶著竹簡要去寫「崔杼弒莊公」這幾個字,結果發現已經如實紀錄,於是離去。文天祥正氣歌》的「在齊太史簡」即指此事。[2]

齊國右相[编辑]

丁丑,崔杼立起莊公弟公子杵臼為君,是為景公。景公即位後,任命崔杼為右相,慶封為左相。二位國相怕國內動亂,命令國人盟誓:「不跟隨崔、慶兩家的人都得死!」晏嬰說:「我晏嬰不能參加,我只能跟隨忠於君主、利於社稷的人!在此向上帝發誓。」才歃血,意思是不肯參盟。慶封想殺晏嬰,崔杼說:「是忠臣啊,放過他。」[3][4]

失勢與去世[编辑]

崔杼有子崔成崔彊。後其母死去,崔杼又娶東郭姜,生子崔明。東郭姜讓她前夫棠公之子棠無咎、弟東郭偃做崔氏家相。

景公二年(前546年),崔成有病,崔杼因而乘機立愛妻之子崔明為繼承人。成請求到崔邑告老還鄉,崔杼答應,二相不肯,认为崔邑应该归崔氏宗主。崔成求助于庆封,庆封告诉卢蒲嫳。卢蒲嫳说:“他,是国君的仇人。上天或者将要抛弃他了。他家里确实出了乱子,您何必担心?崔家的削弱,就是庆家的加强。”崔成和弟弟崔彊庆封怂恿下,杀死棠无咎、东郭偃。崔杼出逃,请庆封帮他安定家族,庆封趁机派卢蒲嫳杀崔成、崔彊,东郭姜自杀。崔杼见家破人亡,也绝望自杀。崔明逃到鲁国

同年,齊人移葬莊公,把崔杼屍體示眾以泄民憤。

家庭[编辑]

[编辑]

[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 史記·齊太公世家》
    • ^ 左傳·襄公二十五年》:崔武子見棠姜而美之,遂取之……民之望也。舍之得民。
    • ^ 左传》记载“大史书曰:‘崔杼弑庄公。’崔子杀之,其弟嗣书而死者二人,其弟又书,乃舍之。南史氏闻大史尽死,持简以往,闻既书矣,乃还。”
    • ^ 《左傳.襄公二十五年》丁丑,崔杼立而相之,慶封為左相,盟國人於大宮,曰:「所不與崔、慶者....」晏子仰天歎曰:「嬰所不唯忠於君、利社稷者是與,有如上帝!」乃歃。
    • ^ 《史記.齊太公世家》二相恐亂起乃與國人盟曰:「不與崔慶者死。」晏子仰天曰:「嬰所不獲,唯忠於君利社稷者是從。」不肯盟,慶封欲殺晏子,崔杼曰:「忠臣也,舍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