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优良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席摩·海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Flag of Finland.svg 席摩·海赫
Simo Häyhä
Simo Hayha.jpg
冬季戰爭時的海赫
昵称「白色死神」、「魔術射手」[1]、「Simuna」[2]
出生1905年12月17日
俄罗斯 芬蘭大公國維堡省勞特耶爾維
逝世2002年4月1日(2002-04-01)(96歲)
 芬兰哈米纳
效命 芬兰
军种芬蘭陸軍
服役年份1925年至1927年;1939年至1940年
军衔Alikersantti kauluslaatta.svg 少尉[3]
部队第34團第6連
参与战争冬季戰爭
获得勋章自由十字勳章英语Order of the Cross of Liberty[3]
自由獎章英语Order of the Cross of Liberty[3]
柯拉戰役十字勳章[3]
其他工作駝鹿獵人、育犬員

席摩·海赫芬蘭語Simo Häyhä,1905年12月17日-2002年4月1日)是一位已故芬蘭陸軍狙擊手,被蘇聯部隊稱為「白色死神」(俄語:Белая Смерть芬蘭語Valkoinen kuolema)。

原本是農民兼獵人的海赫於1925年開始服兵役,接著加入芬蘭志願民兵白衛隊英语White Guard (Finland)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海赫於1939年至1940年在冬季戰爭中對抗蘇聯紅軍,用SAKO M/28-30步槍和KP-31索米冲锋槍在98天內創下505名至542名經確認的擊殺記錄,是史上殺敵數最高的狙擊手。1940年3月6日,海赫臉部中彈重傷昏迷,等他清醒時冬季戰爭已經結束

戰後他改當駝鹿獵人與育犬員,並在芬蘭小鎮魯奧科拉赫蒂度過晚年。2002年4月1日,海赫於哈米纳一所退伍軍人護理之家逝世,享年96歲。

早年生涯與從軍[编辑]

席摩·海赫於1905年12月17日出生在芬蘭大公國維堡省[備註 1]勞特耶爾維[備註 2][4]。他生在一個傳統信義宗農村家庭,在家中八個孩子裡排行第七[4][5]。海赫是一位農民兼獵人,長期待在野外讓他打好了射擊底子[6][7][8]。他在17歲時加入當地保衛隊,進一步鍛鍊了射擊能力[9],並於21歲時成為芬蘭志願民兵白衛隊英语White Guard (Finland)的一份子[8][10]。海赫在維堡省的射擊比賽中屢獲佳績。據報導,他家中擺滿了射擊比賽的獎盃[10]

1925年12月10日至1926年3月5日,19歲的海赫加入芬蘭軍隊,隸屬自行車步兵英语Bicycle infantry2第1[11],在維堡省的雷沃拉英语Roshchino, Leningrad Oblast(Raivola)[備註 3]服役[9]。隨後他進入軍官學校接受下士訓練至1926年6月1日,再行接受士官訓練至同年8月18日[11]。結業後,海赫已升上下士[9][6],並到特里約基[備註 4]擔任自行車步兵1營第3連的長,1927年3月21日服完兵役退伍[11]

雖然海赫以狙擊能力著稱,不過他是一直到冬季戰爭爆發前一年的1938年才在科沃拉的一個村子烏蒂英语Utti的訓練營接受狙擊手訓練,時間是該年的7月14日至8月2日[11]。根據曾為海赫寫傳的塔皮奥·萨雷莱宁Tapio Saarelainen)少校所言,海赫能够估计远至150米的距离,精确度在一米以内[12]。萨雷莱宁也提到,海赫在民兵訓練期間曾在一分鐘內從150公尺外打中16次靶子,就他使用的是手動步槍這點來看是相當不得了的表現[13]

冬季戰爭[编辑]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芬蘭與蘇聯於1939年至1940年間爆發冬季戰爭。海赫於1939年10月10月被徵召到维堡的兵營,冬季戰爭隨即在同年11月30日開打[14]。海赫在其中的柯拉戰役擔任芬蘭陸軍第34第6連的狙擊手,對抗蘇聯紅軍。海赫全身穿著白色迷彩服在雪地作戰,氣溫極低,介於−40 °C(−40 °F)至−20 °C(−4 °F)之間[9]。由於時任蘇聯最高領導人史達林在1930年代對軍事人才進行大整肅,紅軍的秩序混亂,且在大多數戰役中,蘇聯軍隊都沒有分發到白色迷彩服,使得芬蘭方的狙擊手能輕易發現他們[15]

海赫使用的步槍是白衛隊發放的芬蘭國產步槍SAKO M/28-30,編號為60974[9]。該步槍是蘇聯製莫辛-納甘步槍的芬蘭改版[9],身高偏矮、高160公分的海赫與之搭配得很好[16][17]。他只使用槍身上的鐵製照門準星,不使用瞄準鏡[9],所以他不需要像有使用的狙擊手一樣抬頭對準瞄準鏡,從而縮小自身輪廓,也不怕瞄準鏡反射日光暴露行蹤,大幅降低暴露及中彈的機率。海赫不熟悉其他步槍,所以不願意換用蘇聯的步槍(如m/91-30 PE或PEM)[16]。海赫經常在他的狙擊點前方堆起雪堆來隱蔽身體,同時減少步槍開火時揚起的雪[16]。據說他在狙擊時還會將雪含在口中,避免呼出的熱氣暴露行蹤[9][16]。據傳,海赫的狙擊距離最遠達450公尺[18]。另外,海赫也是KP-31索米冲锋槍高手,他在冬季戰爭期間的擊殺數大多來自這把槍[6][19]。被問到他是如何成為如此厲害的射手時,海赫回答道「多練習」[17]

殺敵數[编辑]

拿著「榮譽步槍」的海赫

在不到100天內,海赫平均每天擊殺5名蘇聯士兵[20][21][22]。1939年12月21日,海赫創下他的單日最高擊殺數,共殺了25人[23]。當時狙擊手的擊殺數需要狙擊手自己計算,戰友也要予以確認才算[24]。然而,由於被狙殺者都在蘇聯方,導致海赫的確切狙殺數無從考證[25]。統計至受傷退下時,海赫在戰場上共待了98天[26],擊殺了505名至542名敵軍[27][28][29](其中有259名敵軍是死在他用M/28-30的狙擊之下),是二戰期間也是史上擊殺數最多的狙擊手[30]。海赫從未公開談論他的擊殺數,但他在私人日記中估算自己的殺敵數約為500人[14]。1940年2月17日,海赫獲所屬單位的指揮官A·斯文松(A. Svensson)頒發「榮譽步槍」[31]

海赫在冬季戰爭中的狙殺人數統計
統計時間 統計時長 統計期間狙殺數 累積狙殺數 來源
1939年12月22日 22天 138人 138人 [32]
1940年1月26日 35天 61人 199人 [33]
1940年2月17日 22天 20人 219人 [34]
1940年3月7日 18天 40人 259人 [34]

受傷[编辑]

1940年代的海赫,從照片可以看見他左臉頰的傷

海赫令蘇聯軍聞風喪膽,蘇聯軍稱他為「白色死神」(俄語:Белая Смерть芬蘭語Valkoinen kuolema[24][35]。蘇聯軍使用反狙擊手戰術英语Counter-sniper tactics和炮擊等,千方百計想殺掉海赫[7]。一次,有一枚砲彈落在海赫的狙擊點附近,讓他受了點輕傷[7]。1940年3月6日,海赫在一場近距離突擊戰鬥中被紅軍的一枚爆破子彈英语High-explosive incendiary/armor-piercing ammunition擊中左下,重傷昏迷。他到3月13日才逐漸清醒過來,當天冬季戰爭也隨著雙方簽訂《莫斯科和平协定》、芬蘭割地求和而劃下句點[8][36][27]。醫生取了海赫的髖關節進行移植手術,修復下顎的傷口[3],前後共開了26刀[7]。多年後,海赫表示,他在被擊中的當下仍拾起他的步槍擊殺了那名射中他的蘇聯士兵[6]

戰後生涯與去世[编辑]

海赫位於芬蘭南卡累利阿區魯奧科拉赫蒂教堂墓園的墓碑

中彈後的海赫失去了下大部分的功能,且左臉頰也沒了,因此他沒有參與1941年6月25日芬蘭加入蘇德戰爭而爆發的繼續戰爭[3]。不過他傷勢痊癒的狀況甚佳。戰役結束後不久,芬蘭陸軍元帥卡爾·古斯塔夫·埃米爾·曼納海姆元帥將他從下士直接晉升為少尉[37],是芬蘭軍事史上晉升最快的軍人[9]。1940年2月25日,海赫獲頒二等自由獎章英语Order of the Cross of Liberty,同年4月2日獲頒一等自由獎章,6月6日獲頒四等自由十字勳章英语Order of the Cross of Liberty,1941年6月21日獲頒三等自由十字勳章[38]。此外他也獲頒純銀打造的柯拉戰役十字勳章[3][18][38]

二戰結束後他成為成功的駝鹿獵人與育犬專家,還曾與前芬蘭總統烏爾霍·吉科寧一同打獵一天[16][39][40]。海赫故鄉的鄰居送給他一座農場,其位在芬蘭東南方靠近俄羅斯邊界的小鎮魯奧科拉赫蒂。海赫在農場裡蓋了一棟小房子,獨自度過晚年[14]。2000年,海赫住進哈米纳的一所退伍軍人護理之家,並於隔年加入屈米殘疾退伍軍人協會[7][14]。《赫爾辛基日報》採訪海赫時問他是否對於那些槍下亡魂感到內疚,海赫回答:「我不過只是盡責地做到我被交付的事」[18]。他也曾說過,「打仗不是一次愉快的經驗,但我們不上戰場的話,誰來保護這片土地?」[7]2002年4月1日,海赫在護理之家逝世,享年96歲[4][37][41],遗體葬於芬蘭南卡累利阿區魯奧科拉赫蒂[4]

身後[编辑]

海赫是芬蘭人眼中的戰爭英雄[6][35],在芬蘭還有一座席摩·海赫博物館[14][42]。有不少人努力想找到海赫在戰爭中使用的槍。據推測,海赫中彈後將步槍遺落在戰場上,但至今仍未尋獲[19]。2018年3月,海赫傷後撰寫的回憶錄首度被公开[14][42]

2012年HBO製播的電視電影《戀上海明威》中,女主角瑪莎·蓋爾霍恩曾在二戰期間至芬蘭報導戰事,海赫在該橋段中登場,由美國演員史蒂芬·維格英语Steven Wiig飾演[43]。2017年2月,英國廣播公司(BBC)播出了一段《History Extra》節目「世上最致命的狙擊手:席摩·海赫」(The world’s deadliest sniper: Simo Häyhä)[44][7]。同一年也有報導指出,一部講述海赫生平事蹟的好萊塢電影電影《白色死神》(The White Death)正在籌備當中,預計由大衛·麥克艾洛伊David McElroy)執導,詹姆斯·波里耶(James Poirier)編劇[44][45]。不過一直到了2019年,該片的製作計畫仍在停滯當中[45]

創作方面,海赫在日本作家柳内たくみ創作的冬季戰爭題材小說《狙擊冰風 雪妖精與白色死神》(氷風のクルッカ―雪の妖精と白い死神)當中登場[46]。由永川成基原作、白狼作畫的日本漫畫《白色魔女》(暫譯,白い魔女)將主角海赫設定為少女[47][48][49]。美國作家阿爾納·邦湯·海門威(Arna Bontemps Hemenway)曾經撰寫過一篇與海赫有關的短篇小說《卡累利阿群狼》(Wolves of Karelia),於2019年刊登在雜誌《大西洋》上[50]。海赫也是瑞典力量金屬樂團薩巴頓收錄在2010年專輯《紋章英语Coat of Arms (album)》的一首歌曲《白色死神》(White Death)的靈感來源[51]

備註[编辑]

  1. ^ 二戰時大部分土地被割讓給蘇聯。
  2. ^ 今屬芬蘭南卡累利阿區,但有部分土地在二戰時被割讓給蘇聯。
  3. ^ 二戰後被割讓給蘇聯,今為俄羅斯維堡區羅西諾英语Roshchino, Leningrad Oblast
  4. ^ 二戰後被割讓給蘇聯,今為俄羅斯庫羅爾特尼區綠戈爾斯克

參考資料[编辑]

  1. ^ Saarelainen 2016, p. 35.
  2. ^ Saarelainen 2016, p. 15.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Lappalainen, Jukka-Pekka. Kollaa kesti, niin myös Simo Häyhä. Helsingin Sanomat (Helsinki). 2001-12-06 [2011-02-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11) (芬兰语). 需要付费订阅
  4. ^ 4.0 4.1 4.2 4.3 Simo "The White Death" Häyhä. Geni. [2018-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11) (英语). 
  5. ^ Saarelainen 2016, p. 19.
  6. ^ 6.0 6.1 6.2 6.3 6.4 Simo Häyhä. Mosin-Nagant.net. 2002-04-07 [2018-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2-19). 
  7. ^ 7.0 7.1 7.2 7.3 7.4 7.5 7.6 The world’s deadliest sniper: Simo Häyhä. HistoryExtra. [2020-1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24) (英语). 
  8. ^ 8.0 8.1 8.2 Heiskanen, Riitta. Talvisodan ampujalegenda oli vaitelias mies. Helsingin sanomat. 2002 [2019-07-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0) (芬兰语). 需要付费订阅
  9. ^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Fahllund, Peter. Simo Häyhä - den mest effektiva prickskytten någonsin. Yleisradio Oy. 2016-12-15 [2018-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19) (芬兰语). 
  10. ^ 10.0 10.1 Gilbert 1996, p. 88.
  11. ^ 11.0 11.1 11.2 11.3 Saarelainen 2016, p. 14.
  12. ^ Kivimäki, Petri. Sotalegenda Simo Häyhän ampumistaidot edelleen mallina nykypäivän tarkka-ampujakoulutuksessa. Yle Uutiset. 2017-03-29 [2020-07-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4) (芬兰语). 
  13. ^ Stahl, Michael. The Deadliest Marksman's Cold, Brave Stand. Narratively. 2020-01-09 [2020-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7). 
  14. ^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Kivimäki, Petri. Tutkijan kädet alkoivat vapista – maailmankuulun sotalegendan Simo Häyhän muistelmat löytyivät sattumalta. Yleisradio Oy. 2018-03-14 [2018-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29) (芬兰语). 
  15. ^ Trotter 2002, p. 145-146.
  16. ^ 16.0 16.1 16.2 16.3 16.4 Stirling 2012, p. 79-80.
  17. ^ 17.0 17.1 生涯擊殺505人,芬蘭傳奇狙擊手「白色死神」. ETtoday新聞雲. 2015-10-06 [2018-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中文(台灣)‎). 
  18. ^ 18.0 18.1 18.2 Lappalainen, Jukka-Pekka. Kollaa kesti, niin myös Simo Häyhä. Helsingin sanomat. 2001-12-06 [2016-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芬兰语). 
  19. ^ 19.0 19.1 Kivimäki, Petri. Sotalegenda Simo Häyhän aseen kohtalo on vuosikymmenien mysteeri: "Sen löytyminen olisi sensaatio". Yleisradio Oy. 2018-05-20 [2018-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20) (芬兰语). 
  20. ^ Jowett 2006, p. 44-45.
  21. ^ Pegler 2006, p. 167.
  22. ^ Farey & Spicer 2002, p. 117-118.
  23. ^ Saarelainen 2016, p. 29.
  24. ^ 24.0 24.1 Myllyniemi, Timo; Tuomas, Manninen. Tarkka-ampuja Simo Häyhä ei koskaan saanut Mannerheim-ristiä - ”Harkitaan”. Ilta-Sanomat / Kotimaa. 2014-12-25 [2018-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31) (芬兰语). 
  25. ^ Marjomaa 2004.
  26. ^ Saarelainen 2016, p. 14-15.
  27. ^ 27.0 27.1 Nenye & Munter 2015, p. 94-95, §Simo Häyhä.
  28. ^ Rayment, Sean. The long view.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2006-04-30 [2009-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4-11) (英语). 
  29. ^ Saarelainen, Taipo. The White Death: History's Deadliest Sniper. Forces Network. 2016-11-15 [2018-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11) (英语). 
  30. ^ The Sniper Log Book. Sniper Central. [2018-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5-02) (英语). 
  31. ^ Saarelainen 2016, p. 34-35.
  32. ^ JR34:n toimintakertomus 30.11.39-1.12.40. Finnish National Archive Sörnäinen. 1941-01 (芬兰语). 
  33. ^ Rantamaa 1942, p. 84, 206.
  34. ^ 34.0 34.1 Saarelainen 2016, p. 35.
  35. ^ 35.0 35.1 比寒冷還恐怖的人!「白色死神」創505次擊殺紀錄. ETtoday新聞雲. 2014-02-11 [2018-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05) (中文(台灣)‎). 
  36. ^ Brantberg, Robert. Tarkka-ampujan joululahja. 2004 [2018-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0-25) (芬兰语). 
  37. ^ 37.0 37.1 Feist 2012, p. 36, §The Winter War and a Winter Warrior.
  38. ^ 38.0 38.1 Saarelainen 2016, p. 16.
  39. ^ Tonder, Harri. Simo Häyhä: Tein sen, mitä käskettiin ja niin hyvin kuin osasin. E-Karjala maakuntaportaali. 2010-03-03 [2010-12-20] (芬兰语). [永久失效連結]
  40. ^ Tingle, Rory. The White Death: How a five-foot Finnish farmer became the deadliest sniper in history with 505 kills during the 1939-40 Winter War against the USSR. Daily Mail. 2017-12-06 [2018-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21) (英语). 
  41. ^ Winberg, Vesa. Ei ne osumat, vaan se asenne. Yleisradio Oy. 2013-12-05 [2018-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20) (芬兰语). 
  42. ^ 42.0 42.1 Kivimäki, Petri. Talvisodan sankarin Simo Häyhän muistelmateoksen kopiosta maksettiin huippuhinta – "Aivan käsittämätöntä". Yleisradio Oy. 2018-03-20 [2018-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12) (芬兰语). 
  43. ^ Cannes 2012: Nicole Kidman Simo Häyhän seurassa rintamalla HBO-draamassa Hemingway & Gellhorn. Kuvien takaa. 2012-05-22 [2020-11-01] (芬兰语). 
  44. ^ 44.0 44.1 Talvisodan tarkka-ampuja Simo Häyhästä tehdään Hollywood-elokuva – mukana huipputuottaja! – Päivän Lehti. www.paivanlehti.fi. 2017-03-12 [2020-1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24) (芬兰语). 
  45. ^ 45.0 45.1 Simo Häyhästä suunnitellaan yhä Hollywood-elokuvaa: ”Ei ole tietoa, missä mennään”. www.iltalehti.fi. 2019-11-26 [2020-1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7) (芬兰语). 
  46. ^ 氷風のクルッカ―雪の妖精と白い死神. amazon.co.jp (日语). 
  47. ^ 白い魔女. amazon.co.jp (日语). 
  48. ^ 白い魔女 美しきスナイパー1. amazon.co.jp. [2020-1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日语). 
  49. ^ 白い魔女 美しきスナイパー 2. amazon.co.jp. [2020-1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日语). 
  50. ^ Hemenway, Arna Bontemps. Wolves of Karelia. The Atlantic. [2020-11-01]. ISSN 1072-7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1) (英语). 
  51. ^ Sabaton Official Facebook. Sabaton. 2016-1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30) –通过Facebook (英语). 

參考書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