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达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托达人
Kandelmund toda 1837.jpg
《映像印度·尼尔吉里山》中的托达部落,理查德·巴伦1837年绘
總人口
约1000人
語言
托达语
宗教信仰
印度教和非传统信仰
相關種族
托达族,泰米尔族玛拉雅利人

托达人是生活于印度南部尼尔吉里丘陵的小型部落。在18世纪晚期之前,托达人与本地的其他部落,如巴达格人、科塔人、库鲁巴人等共同生活,而托达人则处于这种松散的种姓制度的上层。[1]托达人的人口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一直徘徊在700人至900人之间[1],但是尽管他们属于印度诸多种族中人口较少的一部分,却从18世纪晚期因为“最不成比例的男女比例”和“与周边其他部落不同的外观、举止和习俗”等原因而开始受到关注[1]人类学家语言学家对托达文化的研究表明,他们对于社会人类学民族音乐学非常重要。[1]

在传统上,托达人的定居点通常由三个到七个半个水桶状的小茅屋组成,并将整个山坡划为牧场[2],用乳制品与居住在尼尔吉里地区的其他邻居之间进行贸易[2]。在宗教信仰上,托达人崇拜水牛,因此在任命农业祭司等仪式上,有乳制品的相关表演,在宗教仪式和葬礼上,会有歌颂水牛的相关歌曲。[2]同时,兄弟一妻多夫制也在托达人的传统社会中,非常盛行,然而现在此风俗已被广泛放弃。在20世纪最后的二十五年里,由于受到外界干扰,一部分托达人失去了他们的牧场,或者被泰米尔纳德邦植树造林[3] [2] 托达人居住地现属于尼尔吉里生物圈保护区的一部分,该保护区被联合国教育科学文化组织列入人与生物圈计划,并被联合国教育科学文化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评为世界遗产[4]

人口[编辑]

根据十年一次的印度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托达人的人口数量从19世纪下半叶到20世纪下半叶分别是:1871年(693人),1881年(675人),1891年(739人),1901年(807人),1911年(676人),1951年(879人),1961年(758人),1971年(812人)。有学者认为,托达人的人口通常维持在700人至800人左右,人口的变化通常由两个原因造成,一个原因是疫情灾害和之后的人口缓慢恢复(如1921年640人,1931年597人,1941年630人),另一个原因则是在进行人口普查时过量的重复统计(如1901年和1911年,1951年亦存在此可能)。关于人口统计的另一个不确定之处,则在于一些统计声明或未声明是否包括克里斯蒂安多达人。因此,700人至800人可能是比较贴近实际的数字,随着社会的发展,公共卫生的进步,人们曾经预测其人口增长率会得到提高,早期关于人口会下降的预测显得过于悲观,可能永远不会实现。[1]

基因[编辑]

有学者认为,托达人和科塔人拥有共同的基因,并以此将其与尼里格利丘陵的其他部落区别开来,同时,他们与希族塞人的基因非常相近。[5]

社会文化[编辑]

服饰[编辑]

托达人的服饰是由单独的一块布组成,类似于苏格兰高地彩色格子式服饰。

经济[编辑]

托达人唯一的工作就是牧牛和做乳制品。

婚姻[编辑]

托达人曾经实行一妻多夫制,但现在已不再实行此婚姻制度。[6][7]托达人的一妻多夫制是非常典型的一妻多夫制,一个女子嫁给一个男子后,那么此男子的所有兄弟或者一半的兄弟会共同享有这名女子。[8]一妻多夫制的习俗在托达人中已经存在数百年之外,女子结婚时,她就会自动嫁给丈夫的兄弟。[9] 1869年,肖特博士曾经如此描述托达人的一妻多夫制:“一个家庭中如果有四五个兄弟,那么其中一人长大结婚后,他的妻子就会把他的兄弟视为自己的丈夫,等他们长大成人后,便会依次与他们圆房。如果这名女子还有几个妹妹,那么她们如果到达结婚年龄,就会自动成为姐夫的妻子……不过,因为该部落女性非常稀少,更多的情况是一女同嫁数男,甚至最多的可以同时嫁给六名男子。”[10]

住所[编辑]

托达人的房子被称为“多格来斯”(英语:dogles)。

食物[编辑]

托达人属于素食主义者,不吃肉类、能孵化的鸡蛋、鱼,但也有部分托达人可以吃鱼。他们的食物通常包括水牛奶黄油酸奶奶酪纯牛奶,而大米则属于主食,并经常与乳制品、咖喱同时吃。

宗教[编辑]

一座托达寺庙
托达人绿色葬礼,1871年-1872年

根据当地的传说,女神忒基尔莎(英语:Teikirshy)和她的兄弟最早创造了神圣的水牛,之后又创造出最早的托达男子,而托达女子则是由托达男子的右侧肋骨所创造。按宗教规定,在渡过一条河流时,禁止从桥上走过,只能步行涉水或游泳通过。

托达寺庙建立在圆形凹处,并用石头垒成,外观与托达木屋非常相似。

在弗雷泽于1922年写成的《金枝》一说中,有以下记载:[11]

在印度南部的托达人中,神圣的挤奶工担任着神圣奶场的僧侣,在其任职期间,必须要遵从让人感觉厌烦的复杂的限制,如:只能住在神圣奶场而不能回家,不能访问任何凡人的村庄,必须保持独身状态,哪怕已经结婚了,也必须要与妻子分开,任何凡人均不得接触这名僧侣和他的神圣奶场,否则,就会亵渎了他的权威,他将不能再担任神圣奶场的僧侣。一般的凡人通常只有在星期一星期四才能接近他,其他时候,如果有事情需要找这名僧侣,那么必须站在远处(有人说要站在250米以外的地方)向他喊话。另外,僧侣在职期间,也不能理发、修剪头发,不能从桥上过河,只能步行涉水或游泳通过,如果他的部落中有人死去,他也不能参加任何葬礼,除非他肯辞去神圣奶场的僧侣这一神圣职位。事实上,在过去的时候,只要部落内有人死去,那么他就必须辞去该神职。然而,上面的这些复杂的禁制,只是适用于最高级别的神圣挤奶工。

语言[编辑]

托达语属于达罗毗荼语系,结构畸变较大,发音等比较复杂。现在的共识是,托达语(及其附近的科塔语)均属于达罗毗荼语系在印度南部的一个分支,其分离于达罗毗荼语系的时间,晚于卡纳达语泰卢固语,而早于马拉雅拉姆语。在现代语言学研究中,托达语有着其他达罗毗荼语系所没有的大量的语法和时态结构。[1]

住宅与生活方式[编辑]

托达人居住的小屋,注意其中前面部分的装饰和极小的门口

托达人住在非常小的村落里,并将其命名为“蒙德斯”(英语:munds)。托达人的木屋是椭圆形的,通常有3米高,5.5米长,2.7米宽,建造方式则用藤条和竹子固定住茅草,并且每一间木屋,而前墙和后墙则是用石头(通常为花岗岩)建成。木屋的门口非常小,只有0.9米宽,0.9米高,之所以将门口建造的如此小,通常认为是为了防止野生动物的进入。在木屋的前墙,会用岩石壁画等艺术形式来装饰,拱形的顶部则主要用较粗的竹杆来支撑,用平行的细竹杆彼此捆绑来维持框架,顶部的其他部分则是由茅草构成。

托达人的生活方式在现代文明的影响下,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过去托达人只有从事牧业,而现在却开始从事农业和其他职业;过去托达人属于素食主义,但现在部分托达人开始吃非素食的食物;现在的许多托达人也放弃了过去一直居住的小木屋,而改建混凝土建筑。[6] 现在在当地有致力于打造传统的半桶状木屋的运动,在过去的十年里,已经建成了40座木屋,并且许多神圣牧场也被重新装修。[12]

托达“蒙德斯”,绘于1839年

注释[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emeneau,Toda Grammar and Text,1984
  2. ^ 2.0 2.1 2.2 2.3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2007) Toda
  3. ^ Chhabra 2006
  4. ^ World Heritage sites, Tentative lists, April 2007
  5. ^ Insertions/Deletions Polymorphism in Tribal Populations of Southern India and their possible Evolutionary Implications, Human Biology. Vol 75. #6 December 2003 by Vishwanathan, H., et al.
  6. ^ 6.0 6.1 Walker 2004
  7. ^ Walker 1998
  8. ^ Austin L. Hughes. Evolution and human kinship. OUP USA. 14 July 1988: 101. ISBN 0-19-505234-X, ISBN 978-0-19-505234-3 请检查|isbn=值 (帮助). 
  9. ^ Bron B. Ingoldsby and Suzanna D. Smith. Families in global and multicultural perspective. Sage Publications, Inc. 7 September 2005: 104. ISBN 0-7619-2819-7, ISBN 978-0-7619-2819-5 请检查|isbn=值 (帮助). 
  10. ^ 荷兰)爱德华·亚历山大·韦斯特马克. 人类婚姻简史. 北京: 商务印书馆. 1992年: 181. ISBN 9787100009331. 
  11. ^ http://www.bartleby.com/196/29.html The Golden Bough. 1922.
  12. ^ Chhabra 2005) Quote: "……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们接触过的政府和私人结构正致力于建筑传统的木屋,现在,我们有足够的资金支持建造40座木屋。此外,一些半桶形的神圣奶场也被重新装修。"

参考资料[编辑]

Classic Ethnographies
  • Rivers, W. H. R., The Todas, London: Mcmillan and Company. Pp. xviii, 755, 1906 .
  • Rivers, William H. R.. 1909. The Todas. Anthropological Publications, Oosterhout N.B.
  • Thurston, Edgar; K. Rangachari. Castes and Tribes of Southern India Volume I - A and B. Madras: Government Press. 1909. 
Toda Music, Linguistics, Ethnomusicology
  • Nara, Tsuyoshi and Bhaskararao, Peri. 2003. Songs of the Toda. Osaka : ELPR Series A3-011.91pp [+3CDs with sound files of the songs].
  • Nettl, Bruno; Bohlman, Phillip Vilas, Comparative Musicology and Anthropology of Music: Essays on the History of Ethnomusicology, Chicago and London: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Pp. 396: 438–449, 1991, ISBN 0-226-57409-1 .
  • Shalev, M. Ladefoged, P. and Bhaskararao, P. 1994. "Phonetics of Toda." PILC Journal of Dravidic Studies, 4:1. 19-56pp. (Earlier version in: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Working Papers in Phonetics. 84. 89-126 pp.). 1993.
  • Spajic', S. Ladefoged, P. and Bhaskararao, P. 1996. "The Trills of Toda."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26:1. 1-22pp.
Modern Anthropology, Sociology, History
  • Sutton, Deborah, 'In this the land of the Todas': Imaginary Landscapes and Colonial Policy in Nineteenth-Century Southern India, (编) Dorrian, M.; Rose, G., Deterritorialisations, Revisioning Landscape and Politics, London: Black Dog Press, 2003 .
  • Sutton, Deborah, 'Horrid Sights and Customary Rights': The Toda Funeral on the Colonial Nilgiris, Indian Economic and Social History Review, 2002, 39 (1): 45–70 .
Toda Traditional Knowledge, Environment, and Modern Science

扩展阅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