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尼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摩尼

摩尼叙利亚语ܡܐܢܝ ܚܝܐ Mānī,216年-约274年)是摩尼教的创始人。他出生于波斯帝国安息王朝巴比伦北部的玛第奴(今伊拉克境内底格里斯河畔),即美索不达米亚南部地区。其死亡日期有274年、276年和277年等几种说法。

家庭[编辑]

摩尼之父名为帕提格(英语:Pātik)(跋帝),其母名为玛利亚(满艳)。《摩尼光佛教法仪略》中称“摩尼光佛诞苏邻国跋帝王宫,金萨健种夫人满艳之所生也。”“金萨健”为家族名,与波斯安息王室有亲戚关系,在4世纪的亚美尼亚历史中常常被提及。至于“王宫”等用词当为受佛教影响。[1]

奈迪木的《群书类述》中记载了摩尼的父母、出生与童年、少年时的主要情况。帕提格原住哈马丹,后来迁徙到巴比伦,定居于泰西封。有一天,帕提格像往常一样去一座拜偶像者的寺庙做礼拜时,听到一个响亮的声音对他说话,告诫他禁绝饮酒、食肉和情欲。这神谕持续了三天,于是他加入了净洗派。净洗派亦称穆格塔希拉派(阿拉伯语:al-Mugtasila‎)、厄勒克塞派英语Elcesaites,属于受犹太教影响的的基督教异端。此时,他的妻子玛利亚正在怀孕,后于公元216年4月14日诞下摩尼。摩尼诞生时,玛利亚曾经入梦,醒来时候看见有一种力量使摩尼升天而去,过了一两天才把他送回来。当摩尼四岁时,他的父亲将摩尼带回到净洗派中去,按照这个教派的规矩来抚养他。

少年[编辑]

摩尼自幼就在宗教上展示出了极高的天分,他能言善辩,对宗教本身具有极高的兴趣,并对净洗派的教理知识了如指掌。当他12岁时,他受到了光明王国之王的启示,那位带来启示的天使被称之为“神我”(阿拉伯语:al-Tawm‎,希腊语Syzygos),又译双生神、推茵神。“神我”告诉他:“摒弃这个教派,你不属于他们。你必须纯白无暇,不受欲望支配。不过现在还不是你显现的时机,你还太年轻。”就这样,摩尼继续了他在净洗派中的生活,然而他自视为一个孤独者,其思想不被其他人所理解。《科隆摩尼古卷》中描述:“他就像一头置身于异类之中的小羊,或者像一只小鸟与其他语言不同的鸟儿生活在一起。因为他自始至终始终暗藏着智慧与力量生活在他们当中,但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他是谁,或者他受到了什么样的启示,揭示给他的是什么东西。他们只以貌取人。”虽然如此,摩尼仍然凭借着自己的天赋在净洗派中取得了极高的地位。教派长老西塔(Sita)很喜欢摩尼,将他如同儿子一般对待。有一次,他趁无人时带着摩尼去看他隐藏的秘密财富,并有意将这笔财富交给摩尼,让摩尼继承他在净洗派中的职务,但摩尼拒绝了。[2]

分歧[编辑]

当摩尼接受了神我的启示后,他的行为逐渐与净洗派产生了分歧。净洗派是素食者,完全以农业为生,摩尼却认为收割行为会损害植物中的光明元素,坚持以施舍的方式获得蔬菜。有一次,教派中的一个领导者迫使摩尼与其一起去干农活,却发现被镰刀割到的植物血流如注,如同一个孩童一般哀号。这使得这个领导者极为震惊,拜倒在摩尼面前。摩尼认为,仪式性地洗净食物的做法是没有必要的,因为污秽来源于人的身体本身。食物经过仪式性地洗净并不能改变物质污秽的本质。同样,仪式性地沐浴也是没有意义的,真正的纯洁是不需要通过物质性的水来洁净的。人类被囚禁在身体的臭皮囊中,无论怎样进行宗教上的清洁都没有现实中的意义。所谓的纯洁只能通过灵知希腊语γνώσις )来获得,这是光明与黑暗、生命与死亡、源头活水与污泥浊水的分离。

决裂[编辑]

摩尼24岁时,他第二次接受到了来自神我的启示:“现在是你显现自己、号召其他人加入你的事业的时候了。”《科隆摩尼古卷》中记述:“当我二十四岁的时候,那一年波斯国王阿尔达希征服了哈特拉城,他的儿子沙卜尔加冕为摄政……最神圣的主……派遣我的神我前来……以这种方式,他召唤我,选择我,引导我,使我与他们分开。他把我引到一边……对我启示,我是谁,我的身体是什么,我从何路而来,我是怎样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我会成为什么人而与最优秀的人物为伍,我怎样以这个肉身而出现于世,经由哪个女人使我诞生、进入这个肉身,我由谁所生……谁是我在天之父,以何种方式我与他分离,根据他的意志被派遣降临于此,在我堕落这具肉身之前,在我陷入昏睡与陋习之前,他给我什么命令与启示,谁是我永远清醒的神我……我天父的秘密,思想和卓越,以及关于我自己;我是谁,谁是我不能分离的神我,此外,关于我的灵魂,什么是宇宙各界的灵魂,它本身是什么,它是如何形成的。除此之外,他也向我启示无限的高与无底的深……”“他教我有关那棵知识树的奥秘,就是亚当吃了它从而开了眼睛的那棵树;关于被派入到这个世界里去拣选教会的那些使徒们的奥秘……圣灵就这样启示给我一切已经存在以及将要存在之物,一切眼睛看见、耳朵听见与思想想到的东西。通过他,我学会了认识每一样事物,我通过它看到了一切,我成为一个身体与一个灵。”[3]

经历了这种启示之后,摩尼开始公开指出净洗派的谬误。这为他赢得了少数朋友,却带来了许多敌人,其为首者就是长老西塔。在辩论中,摩尼引用净洗派创立者厄勒克塞的故事来支撑自己的观点。摩尼精通教理,具有杰出的口才,净洗派在辩论上无法击败他。摩尼不肯放弃自己的观点,净洗派因而恼羞成怒,抓住他的头发大声怒吼,企图勒死摩尼。帕提格请求他们不要对教友做出这种恶行,他们这才让摩尼离开。摩尼独自祈祷,祈求主的支持。这时候摩尼的神我又出现在他面前。摩尼向他诉说,既然他从小在这里长大的教派变成了他的敌人,他将往何处去呢?如果这些最熟悉摩尼的人都不给他余地去接受真理,这个世界及统治者们会接受摩尼吗?神我安慰摩尼说:“你被派来不仅仅是为了这个教派,而且是为了世界上的每个民族,每个学派,每个城镇和每个地区。这个希望,将通过你向世界上所有的地带和地区解释和弘扬。无数人将接受你的福音。因此,离开这里,出去游历吧。当你各处宣示我启示给你的一切时,我将作为协助者和保护者出现,我必将与你同在。不要担忧,不要悲伤。”

摩尼得到了神我的鼓励,与净洗派最终决裂,前往泰西封。净洗派的两个年轻人西门(Simeon)和阿必札却斯前来追随摩尼,成为他的助手。帕提格四处寻找摩尼,在泰西封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他。在理解了儿子得到的启示之后,也成为了他的门徒。

传道[编辑]

摩尼及信徒没有在泰西封活动很久,就开始向东北方进行传教活动。在冈萨克(Ganzak)发生大饥荒时,摩尼治好了一个人女儿的重病,并未索要报酬,而是仅仅要求他为摩尼的弟子们提供一天的伙食。在高山地带,摩尼遇到了一个隐士。在隐士的恳求之下,摩尼将他的思想传授给隐士,后来他与摩尼分别之后,成为希望的先驱,将真知传给百姓。日出时,摩尼来到一个地方,这个国家的国王和贵族正出来打猎。摩尼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使他们大为吃惊。摩尼向国王解说了自己的思想,并把二宗三际论传授给他们。他们接受了摩尼所说的一切。当国王端坐在王位上时,神我突然自天而降,向摩尼走过去。国王对智慧的信念更加坚定,心甘情愿地接受了摩尼传授给他的宗教,并在全国加以宣讲。摩尼曾在杜兰(Turan)访问一位义人和国王,当场显示了自己的神力,使义人升空,并与他讨论玄学。[4]摩尼给了国王杜兰沙洞察力与智慧,向他宣讲教义,杜兰沙也接受了这些思想和戒律,并将摩尼视为佛陀。当摩尼回到波斯以后,又派遣帕提格和约翰(Hanni)到塔布(Deb)继续传教,后来还写信给印度的门徒们。印度有不少佛教僧侣也皈依了摩尼教。

262年以前,摩尼说服了米希尼的统治者米赫尔沙改宗了摩尼教。米赫尔沙拥有一处极为精美的花园,以此为傲,并质问摩尼,在摩尼的天堂里是否有如此超凡的花园。摩尼当即有神力展示了光明的天堂,这里是众神的居所,花园里应有尽有。米赫尔沙见到此景,倒地昏迷了三小时之久。摩尼将手放在他的头上,他恢复了知觉,便拜倒在摩尼脚下,握住了摩尼的手,新疯了摩尼教。此后,摩尼求助于沙卜尔一世的兄弟卑路斯,卑路斯将他介绍给沙卜尔。当摩尼出现时,他的肩上有两道灯光一样的光芒,这给沙卜尔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对摩尼敬畏有加。沙卜尔本打算杀掉摩尼,但当他见到摩尼时顿时改变了自己的看法。沙卜尔对摩尼极其欣赏,问摩尼为他带来了什么,并答应再次会见摩尼。摩尼提出希望他和他的信徒在波斯全境享有充分的活动自由,沙卜尔同意了摩尼所有的要求。沙卜尔乐于与摩尼相伴,摩尼陪同沙卜尔参加了数次攻打罗马帝国的战役。260年沙卜尔俘获罗马皇帝瓦列里安时,摩尼也在场。为了让沙卜尔理解他的神学,摩尼用中古波斯文写成《沙卜拉干》一书,向沙卜尔陈述摩尼教思想。数年间,摩尼陪伴沙卜尔游历各处,作为先知出现在朝廷上,并积极与沙卜尔讨论神学思想。

在沙卜尔一世的庇护下,摩尼教的传教事业得到了飞速的发展。摩尼派遣主教末阿达使徒帕提格、加布里亚布等进入罗马帝国传教。末阿达在罗马帝国建立了许多寺院,在亚历山大促使许多人改宗摩尼教。末阿达施行奇迹,治好了帕尔米拉王后姐妹的病,并使得城主及王室成员皈依摩尼教。加布里亚布在雷范王国与基督教徒竞争,争取到了大量信徒。摩尼又派使徒末阿莫往东方传教,末阿莫在中亚地区促使很多当地统治者改宗了摩尼教,并在那里建立起了庞大的中亚教团

殉教[编辑]

227年,沙卜尔一世去世。摩尼立刻与其继承者奥尔密兹德见面,商谈摩尼教相关事宜。经过友好辩论之后,摩尼得到了奥尔密兹德的许诺,摩尼教在波斯的地位维持不变。一年后,奥尔密兹德去世,继任者巴赫拉姆一世受到祆教祭司司科提尔英语Kartir的影响,不再实行宗教宽容政策。273年,摩尼打算前往贵霜地区,但受到阻拦,颇为沮丧地回到米希尼,登船前往泰西封。路上,摩尼对信徒作出了自己将会不久于人世的预言。次年,摩尼受到巴赫拉姆一世的传唤,命令他前往贝拉斐的朝廷。1月21日,摩尼来到贝拉斐,在城门口引起了琐罗亚斯德教祭司们的骚动。他们向大祭司科提尔控诉摩尼,科提尔又转告给国王。巴赫拉姆一世对摩尼的思想极为反感,虽然摩尼向他作出自我辩护,表示自己对帝国无害,始终坚持行善,但巴赫拉姆一世将其完全无视。摩尼表示,沙卜尔为摩尼写信给所有贵族们,要求他们帮助摩尼,不许任何伤害发生在他身上,奥尔密兹德也同样仁慈地对待摩尼教。然而巴赫拉姆一世不为所动,下令将摩尼投入狱中。摩尼在狱中口授了“最后的书信”,通过末阿莫之手向教会做了指示,并作出最后的告别。274年,摩尼因其对于琐罗亚斯德教异端思想而被下令处死。又因他自称是耶稣的使徒,巴赫拉姆一世决定将他钉死在十字架上。其尸身被剥皮、塞以干草,悬挂在贡德沙普尔城的城门口,用以警示摩尼教徒。亦有记载说摩尼死于狱中。使徒末思信受命继承了摩尼的地位,成为了摩尼教的首任教宗。此后,巴赫拉姆一世对波斯帝国全境摩尼教徒进行镇压,信徒被迫流亡。[5]

摩尼教的继承者们并不认为摩尼就此死去。帕提亚文文书M5569记载:如同帝王卸下盔甲与战袍、穿上另一件王袍那样,光明使者终于卸下了躯体的战袍。他坐上光明的宝船,穿上神圣的妙衣,带上花冠,在光明众神的陪伴下,在琴声和欢歌中飞升明月战车。在沙赫瑞瓦尔月第四日,星期天,11点钟,在贝拉斐城,摩尼升天而去。[6]

研究書目[编辑]

  • 林悟殊:《中古三夷教辨證》(北京:中華書局,2005)。
  • 林悟殊:《摩尼教及其東漸》(北京:中華書局,1987)。
  • 馬小鶴:《摩尼教與古代西域史研究》(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8)。
  • 芮传明:《摩尼教敦煌吐鲁番文书译释与研究》(蘭州:蘭州大學出版社,2014)。
  • 馬小鶴:《光明的使者:摩尼與摩尼教》(蘭州:蘭州大學出版社,2014)。

参考文献[编辑]

  1. ^ 《摩尼光佛教法仪略》
  2. ^ 姚崇新、王媛媛、陈怀宇:《敦煌三夷教与中古社会》(兰州:甘肃教育出版社,2013),p172
  3. ^ 汉斯·约纳斯《诺斯替宗教》(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06),p192-193
  4. ^ 帕提亚语残片M48, W. Sundermann, Mitteliranische manichäische Texte kirchengeschichtlichen Inhalts ,p.21;M. Boyce ,Reader, pp.34-37
  5. ^ 馬小鶴:《光明的使者:摩尼與摩尼教》(蘭州:蘭州大學出版社,2014)p8-21
  6. ^ 芮传明:《摩尼教敦煌吐鲁番文书译释与研究》(蘭州:蘭州大學出版社,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