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斯里兰卡内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斯里蘭卡內戰
日期1983年7月23日-2009年5月18日
地点
结果 斯里兰卡政府军胜利
参战方

斯里蘭卡 斯里兰卡

印度 印度 (1987–1990)
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
指挥官与领导者

斯里蘭卡 朱尼厄斯·賈亞瓦德納 (1983–1989)
斯里蘭卡 拉納辛哈·普雷馬達薩 (1989–1993)
斯里蘭卡 丁吉利·班達·維傑通加 (1993–1994)
斯里蘭卡 庫馬拉通加夫人 (1994–2005)
斯里蘭卡 馬欣達·拉賈帕克薩 (2005–2009)

印度 拉馬斯瓦米·文卡塔拉曼 (1987–1989)
印度 拉吉夫·甘地 (1987–1989)
印度 維什瓦納特·普拉塔普·辛格 (1989-1990)
陸軍中將 Denzil Kobbekaduwa (1989–1992)
少將 Vijaya Wimalaratne (1989–1992)
海軍少將 H. R. Amaraweera (1989–1992)
海軍少將 Mohan Jayamaha (1989–1992)
陸軍元帥 Sarath Fonseka (2005–2009)
海軍元帥 Wasantha Karannagoda (2005–2009)
空軍元帥 Roshan Goonetileke (2005–2009)
韦卢皮莱·普拉巴卡兰
Balraj
Karuna Amman (1983–2004)
Kumaran Pathmanathan
Mahattaya  處決
Pottu Amman
Shankar
Soosai
兵力

斯里蘭卡 斯里蘭卡武裝部隊:
95,000 (2001)
118,000 (2002)
158,000 (2003)
151,000 (2004)
111,000 (2005)
150,900 (2006)[1]
210,000 (2008)[2]

印度 印度維和部隊:
100,000 (高峰)
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
(不包括輔助部隊):
6,000 (2001)
7,000 (2003)
18,000 (2004)[1][3]
11,000 (2005)
8,000 (2006)
7,000 (2007)[1][4]
(包括輔助部隊):
25,000 (2006)
30,000 (2008)[5]
伤亡与损失

斯里蘭卡 28,708人喪生40,107人受傷[6]

印度 1,287人喪生,
6,000人受傷
(印度維持和平部隊)[7][8]
27,000多人被殺[9][10][11]
11,644被俘[12]
總體(估計)有80,000-100,000人喪生[13]
2001年高峰時有80萬人流離失所[14]
2009年5月16-17日:泰米爾猛虎組織投降[15]
[16]
2009年5月19日:馬欣達·拉賈帕克薩總統正式宣布結束內戰

斯里兰卡内战从1983年7月23日开始,交战双方主要是斯里兰卡政府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通常简称猛虎组织)。猛虎组织的宗旨是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伊拉姆国。

從1983年起,這個長達25年以上的內戰為人民帶來巨大的痛苦與折磨,傷害國家的環境與經濟,估計約有80,000至100,000人在內戰中喪生[17]。在衝突初期,斯里蘭卡軍隊試圖奪回被泰米爾猛虎解放組織佔領的區域,泰米爾猛虎解放組織在衝突中所使用的戰術也使他們被32個國家列入恐怖組織的名單,這32個國家包含美國印度加拿大、以及歐盟成員國。斯里蘭卡政府軍亦被指控濫用職權,有嚴重違反人權的行為,例如恣意監禁、綁架、恐怖審訊的行為並未尊重人身保護權。

在20多年的內戰中,有過4次失敗的和平談判,其中包括印度從1987年至1990年的維和行動。在國際社會的調停下,交戰雙方曾經在2001年12月停火,并在第2年簽署一項停火協定[18]。但到了2005年反對勢力抬頭,雙方再度開戰,而且衝突開始升級,迫使斯里蘭卡政府從2006年7月向猛虎組織發起了一系列的重大軍事進攻,將泰米爾猛虎解放組織逐出整個東部省,這一波衝突才結束。猛虎組織隨後宣布,他們將「繼續為自由而奮鬥,以達成獨立建國的目標」。

在2007年斯里蘭卡政府軍在該國北部地區發起攻勢,並在2008年1月2日正式宣布退出停火協議[18],指控猛虎組織違反停火協議超過10,000次。從那時開始,斯里蘭卡政府開始銷毀屬於猛虎組織走私軍火的一批大型船隻,而且國際禁絕對泰米爾之虎的募資管道;同時政府軍接管原先猛虎組織的控制區,包括猛虎組織行政中心基利諾奇,主要軍事基地穆莱蒂武和整個A9號公路。

2009年5月18日斯里蘭卡政府軍在穆萊蒂武擊斃猛虎組織最高領導人普拉巴卡蘭後,宣布斯里蘭卡內戰結束。2009年6月3日斯里蘭卡政府在斯里蘭卡在首都可倫坡參加閱兵典禮,慶祝政府軍上月在打擊反政府武裝泰米爾伊拉姆猛虎解放組織的軍事行動中取得最後勝利。在戰爭結束後,斯里蘭卡政府聲稱斯里蘭卡是現代第一個在本國國土內滅絕恐怖主義的國家。在泰米爾猛虎解放組織失敗後,該組織前最高領導人放棄原有分離國家的要求,傾向「聯邦」的解套之法。在2010年斯里蘭卡總統馬欣達‧拉賈派克薩任命「教訓與調停委員會」(Lessons Learnt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 简称LLRC)調查2002年停火協議期間發生的衝突和2009年泰米爾猛虎解放組織的落敗[19]

起源和演变[编辑]

斯里蘭卡內戰起源於多數族群僧伽羅人與少數族群泰米爾人間彼此持續不斷的政治敵意。[20]衝突起源可追溯到英國殖民統治時期(當時該國稱為錫蘭(Ceylon),因為在英國殖民統治時期,殖民政府採取分治和挑撥的手段,播下了兩個種族矛盾和仇恨的種子。1919年,泰米爾裔的龐南巴拉姆·阿魯納恰拉姆被任命為僧伽羅人與泰米爾人在國家議會中的代表時,這兩個斯里蘭卡的主要族群開始有了一些緊張情勢。同年,僧伽羅人和泰米爾人共組政黨,總成了錫蘭國家議會,在阿魯納恰拉姆的領導下,向殖民政府表達更多憲政改革的要求。然而,英國總督威廉‧曼寧(William Manning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積極鼓勵「公有代表」的概念,並於1920年在可倫坡鎮設立,此影響了泰米爾人與僧伽羅人。[21]

1936年的國家議會選舉後,兰卡平等社会党(Lanka Sama Samaja Party,简称LSSP)政黨成員N.M Perera及菲力浦‧納瓦達納(Philip Gunawardena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要求將英文變更為官方語言,以取代僧伽羅語與泰米爾語。在1936年11月,因「在該島市政與警政法庭等訴訟程序應由本地語言寫成」與「在各警察分局內登陸的應為當地原有的語言」的動機,這兩項要求皆在國家議會中通過,並提交法律司司長。然而在1944年,朱尼厄斯·理察·賈亞瓦爾德納向國家議會要求僧伽羅語應取代英語成為官方語言。

1948年獨立後,錫蘭議會通過了另一項有爭議的法條,被稱為錫蘭公民身分法(the Ceylon Citizenship Act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該法故意歧視印度泰米爾少數族群,藉此讓少數族群無法在該國獲得公民身分。[22]大約超過70萬印度泰米爾人是沒有國籍的。在未來超過30年裡,會有大於30萬印度泰米爾人被驅逐回印度。[23]直到2003年,也就是斯里蘭卡獨立後的55年,住在斯里蘭卡的印度泰米爾人得到公民身分,但是在此時他們只占島上5%的人口。

1956年,總理所羅門·班達拉奈克(S. W. R. D. Bandaranaike)通過「僧伽羅唯一法案」,該法案以僧伽羅語取代英語,成為斯里蘭卡唯一的官方語言。這被認為是蓄意為了阻止斯里蘭卡的泰米爾人從事公務員,以及至其他公共服務機構工作而通過的法案。錫蘭的少數泰米爾語使用者(斯里蘭卡泰米爾人、印度泰米爾人、以及斯里蘭卡摩爾人)視該法案為對他們在語言、文化、經濟的歧視。[24]許多說泰米爾語的公務員被強迫辭職,因為他們沒辦法說流利的僧伽羅語。[25]這是1956年加爾河暴動以及1958年大規模暴動的前兆,成千上萬的泰米爾平民在暴動中喪生。內戰是擴大政治對抗後產生的必然結果。[26]

僧伽羅佛教國家主義者不允許統治者對泰米爾人有太多讓步。1959年,班達拉奈克總理被佛教僧人刺殺,據傳聞是因為總理對泰米爾人讓步過多,以致冒犯了他們。

在1960年代末期,一份與分離的泰米爾國家「泰米爾伊拉姆」相關的文件開始流傳。在這個時候,受雇於在可倫坡的英國高級委員會的員工Anton Balasingham,開始參與分離主義活動。他後來搬去英國,成為泰米爾猛虎解放組織的戰略理論家。在1960年代末期,一些泰米爾族的年輕人,包含普拉巴卡蘭,都開始參與這些分離主義活動。

在1970年代間,被認為是不榮譽的標準化政策──制度種族主義[27]的法案開始實施。在這個政策下,大學入學被標準化,使不成比例的斯里蘭卡泰米爾族學生無法進入大學。這個政策表面看來是歧視鄉村地區學生,但其實是歧泰米爾族學生,泰米爾族學生事實上比僧伽羅族學生需要得到更多分數才能進入大學。[28]以醫學院入學的合格分數為例,泰米爾族學生需達250分(總分400)才能入學,可是僧伽羅族學生只需229分就可以入學。[29]這使泰米爾族的大學就學人數急遽變少。但這個政策在1977年便被廢除。[30]

官方其他歧視泰米爾族的方式,還包括對傳統泰米爾地區進行由國家支持的殖民地化行動,如禁止泰米爾語的媒體,並將優先權讓給僧伽羅人主要信仰的佛教。

1972年,普拉巴卡蘭與來自賈夫納(Jaffna)城Kalviyankadu鎮的知名罪犯Chetti Thanabalasingam組成了泰米爾新老虎(Tamil New Tigers, 简称TNT)[31]。這個組織的形成是圍繞著一個意識形態,它與一千年前的朱羅王朝有關,「老虎」是該帝國的象徵。

之后,伊拉姆猛虎解放組織革命組織(Eelam Revolutionary Organisation of Students, 简称EROS)在曼徹斯特和倫敦成立,成為離散在外的伊拉姆主義運動的骨幹,為移民安排護照與工作並對其課徵重稅。這成為伊拉姆後勤組織的基礎,最後被泰米爾猛虎解放組織完全接管。依據1976年Vaddukkodei (Vattukottai)決議,18個泰米爾人政黨組成泰米爾聯合解放陣線(Tamil United Liberation Front, 简称TULF),該決議態度強硬,要求根據自決權,建立一個世俗的、社會主義的泰米爾伊拉姆國家。[32]TULF秘密地支援這些年輕激進份子的武裝行動,並將他們戲稱為「我們的孩子」。TULF的領導人阿帕皮萊‧阿米塔林甚至寫推薦信給泰米爾猛虎解放組織以及其他泰米爾叛亂團體以募得資金。阿米塔林加姆介紹普拉巴卡蘭給N.S. Krishnan,N.S. Krishnan後來成為LTTE的國際代表。Krishnan介紹普拉巴卡蘭給Anton Balasingham,Anton Balasingham後來成為LTTE的政治戰略家與首席談判代表。這些「我們的孩子」是戰後人口爆炸的產物。許多受過部分教育、失業的年輕泰米爾人以為革命會是這些問題的解決方法,並且信以為真。左派政黨很長時間一直專注在「非公共」的領域,但聯邦政黨(以及其旁支TULF)卻相當保守而且受控於一种被称为Vellalar的種姓制度,並未試圖與左派政黨形成一個國家聯盟,為他們的語言權奮鬥。1977年7月,聯合國家黨(the United National Party, UNP)於選舉大獲全勝,而TULF成為最大的反對黨,其中約有六分之一的選舉人票贏在「從斯里蘭卡分離出去」的黨綱。1977年的暴動後,J.R.賈亞瓦德納的政府對泰米爾人讓步,解除了大學入學標準化的政策,這個政策曾逼得許多泰米爾族青年投身軍事戰鬥。但這個讓步被激進份子認為讓步太少而且也太遲了,因此暴力攻擊仍持續。這一次,TULF對這些武裝團體開始失去控制力。LTTE命令平民抵制1983年的地方政府選舉,不顧TULF的質疑。出席投票的人低至10%。之後,泰米爾政黨便很少有空間去表達人民利益,叛亂行動已凌駕在他們的地位之上。[33]

内战爆发[编辑]

在斯里蘭卡的北部和東部,青年泰米爾人開始組成激進武裝團體。這些武裝團體中最著名的就是TNT,也就是後來在1976年更名為泰米爾猛虎解放組織(又稱LTTE)。猛虎組織進行了最初就在斯里蘭卡進行對抗政府的暴力活動,特別是針對警察和政治人物為目標,其中也包含穩健派的、試圖與政府對話的泰米爾族政治人物。他們的第一個重大行動是在1975年,普拉巴卡蘭暗殺賈夫納市長Alfred Duraiappah。事實上,當時猛虎組織的暴力活動就是暗殺。1977年泰米爾族議員M. Canagaratnam遭到普拉巴卡蘭暗殺。[34]

在1981年5月,賈夫納市圖書館被來自執政黨的政治人物利用警察與準軍事部隊焚燒,此事使超過9萬本的書籍被焚毀,包含帶有重要歷史價值的「棕梠葉卷軸」。這起具種族意涵的書籍破壞行為,是一個使泰米爾族人相信政府不會保護他們也不會保護他們的文化的轉捩點,此事也使許多泰米爾族人開始支持建立一個自斯里蘭卡分離的獨立國家。

1983年7月,猛虎組織成員在賈夫納半島斯里蘭卡軍的檢查哨發動致命伏擊,殺死1個軍官和12名士兵,[35]隨後僧伽羅人(Jayawardena)在首都可倫坡發動了集體大屠殺,估計大約有400至3000名泰米爾人被殺害,[36]使得許多泰米爾人逃離僧伽羅人占多數的地區。這被認為是內戰的開始。

內戰開始不久,猛虎組織有目的在斯里蘭卡東北部進行種族清洗。一開始猛虎組織便是因強大且壓倒性的攻擊力而受到許多關注,如1984年11月30日在穆萊蒂武地區的兩個僧伽羅人小村莊遭到種族清洗,數百名男女與兒童都在夜晚睡眠時被斧頭重擊而死。猛虎組織聲稱,東北部是斯里蘭卡的泰米爾人的專屬家園,僧伽羅人因而在北方省和東方省遭受了嚴重的生命威脅和財產損失。1985年5月14日的阿努拉德普勒大屠殺中,146名僧伽羅族男子、婦女和兒童被猛虎組織殺害。猛虎組織劫持一輛公共汽車進入阿努拉德普勒,他們不分青紅皂白地開槍射擊,用自動武器打死打傷許多在等待公共汽車的平民。在阿努拉德普勒大屠殺顯然是為報復同月政府軍發動Kumudini boat大屠殺,殺害至少23名泰米爾人。隨著時間的推移,猛虎組織與其他泰米爾武裝團體合併,或幾乎消滅了其他武裝團體。因此,許多泰米爾的分支團體結束在斯里蘭卡政府準軍事部隊的工作,或譴責暴力與加入主流政治,另外仍有一些合法的泰米爾政黨留下,他們反猛虎組織建立獨立國家的願景。

在1985年斯里蘭卡政府開始與猛虎組織在延布(Thimphu)進行和平談判,但和談很快失敗,戰爭仍在繼續。1986年,平民被屠殺成為戰爭的一部分。1987年,政府軍與猛虎組織在北部城市賈夫納展開激烈戰鬥。到了1987年4月,戰爭的殘酷越來越體現出來,因為政府軍和猛虎組織向對方發動一系列血腥行動。

在1987年的4月21日猛虎組織使用炸彈襲擊了斯里蘭卡商業首都可倫坡的中央車站,當場造成113名平民,兩名警察和一名士兵死亡。同年5月至6月間,斯里蘭卡政府軍發動代號「解放行動」或「瓦達馬拉奇行動」的攻勢,收復被猛虎組織控制的賈夫納半島。這個進攻行動是斯里蘭卡軍方在斯里蘭卡土地上,從斯里蘭卡獨立後第一次具爭議性的戰爭。這次的進攻行動是成功的,而且猛虎組織領袖普拉巴卡蘭與海虎領袖Thillaiyampalam Sivanesan(別名為Soosai)驚險地在Valvettithurai逃過政府推進部隊的攻擊。7月,猛虎組織進行了第一次自殺攻擊:黑虎「米勒上尉」駕駛一輛裝滿炸藥的小型卡車,強行衝入了一個政府軍軍營,據說炸死40名士兵。自那時以來,他們發動超過378起自殺攻擊,超過世界各地任何其它組織。自殺攻擊已成為猛虎組織在內戰中的一個特點。[37][38]

印度介入[编辑]

印度在1980年代捲入這場衝突有許多的原因,其中包括領導人的希望使印度成為區域強權以及擔心印度自身的泰米爾人也會尋求獨立。印度南部的泰米爾納德邦因為血緣關係,使得他們特別大力地支持斯里蘭卡泰米爾人的獨立。在這場衝突中,印度中央與政府透過不同方式同時支援兩方。自1983到1987年間,印度政府透過其情報機構研究分析局(RAW),向部分斯里蘭卡泰米爾武裝組織提供武器、訓練和金援,其中包括著名的泰米爾猛虎組織(LTTE)。泰米爾猛虎組織的崛起廣義來說,與印度研究分析局(RAW)最初的支持脫不了關係。印度政府相信,藉由支持不同的武裝組織,他們可以保持泰米爾獨立運動處在分裂狀態,且方便其控制。[39]

在1980年代後期,印度更積極地投入其中,在1987年6月5日,印度空軍向被斯里蘭卡政府軍包圍的賈夫納空投食品包裹。同一時間,當斯里蘭卡政府幾乎要擊敗泰米爾猛虎組織的時候,印度空投到這個地區25噸的食品和藥品卻被泰米爾猛虎組織所取得,這個行動直接支援了叛軍。[40]1987年7月29日,印度總理拉吉夫•甘地與斯里蘭卡總統朱尼厄斯•理察•賈亞瓦德納舉行談判並簽署和平協定。根據該協定,斯里蘭卡政府依泰米爾人的要求,作出一些讓步,其中包括將權力下放給各省,且在後來的公民投票中,北部和東部合併為單一的省份,並讓泰米爾語也成為官方語言(這在斯里蘭卡第13次憲法修訂時頒布)。印度同意透過在北部和東部組織一支維和部隊來建立秩序,並終止對泰米爾叛軍的援助。部分武裝團體,雖然起初並不情願,但最後仍同意將武器交給印度維和部隊,並在他們的監督下停火與適度的裁軍。

斯里蘭卡政府軍在印度維和部隊的幫助下,得以將其部隊由北方轉派往南方,去對付人民解放陣線JVP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的叛亂。

雖然大多數泰米爾武裝組織放下武器,並同意去找尋一個和平解決衝突的辦法,但泰米爾猛虎組織拒絕解除武裝。[41]為了確保和平協定的成功,印度维和部队試著用軍事力量來遣散泰米爾猛虎組織,最終導致雙方全面的衝突。在長達3年的衝突中,印度維和部隊被許多人權團體以及印度媒體指控,他們犯下各種侵害人權的案件。印度维和部队很快遭到泰米爾人強力地反抗。[42][43]與此同時,民族主義情感導致許多僧伽羅人反對印度軍隊繼續留在斯里蘭卡,而這也導致斯里蘭卡政府要求印度撤出軍隊。不過IPKF與泰米爾猛虎組織仍衝突不斷。印度總理拉吉夫•甘地最初不願意撤回軍隊,但在1989年12月的議會選舉失敗後,新總理維什瓦納特•普拉塔普•辛格下令撤回印度維和部隊。1990年3月24日,印度維和部隊全部撤離斯里蘭卡。印度維和部隊在斯里蘭卡的這32個月中,最終造成約1200個印度士兵,以及超過5000個斯里蘭卡人的死亡,印度政府的開銷估計超過103億盧比。[44]

拉吉夫·甘地在1991年被猛虎組織的自殺性爆炸攻擊炸死,起因是泰米爾猛虎組織的領導者普拉巴卡蘭害怕如果印度前總理拉吉夫·甘地在印度大選中勝選的話,[45]又會重新介入並對抗泰米爾解放戰爭。[46][47][48]

第二次伊拉姆戰爭(1990-1995)[编辑]

即使斯里蘭卡政府頒布了一系列的法令,像是承認泰米爾作為官方語言和合併的北部和東部省份,試圖平息泰米爾社會中的不滿情緒,但暴力活動仍然沒有減少。在印度撤軍的時機點雙方有過短暫的停火因泰米爾猛虎組織控制地區的勢力,趁著斯里蘭卡政府在鎮壓人民解放陣線無暇顧及他們之時,開始剷除敵對的泰米爾組織。直到雙方內部穩定後,衝突立刻重啟,斯里蘭卡政府發動進攻,試圖奪回賈夫納

這個階段的戰爭很快被稱作第二次伊拉姆戰爭,特點是空前的殘忍。1990年6月11日,泰米爾猛虎組織在東部省屠殺了超過600個斯里蘭卡警察,即使他們已經投降。斯里蘭卡政府對賈夫納半島發布食物與藥物的禁運令,並以LTTE為目標,用空軍無情地轟炸。LTTE的回應是攻擊僧伽羅跟穆斯林的村莊並屠殺平民。緊接著,另一起更大規模的屠殺發生,166個穆斯林平民在Palliyagodella遭到LTTE的屠殺。1990年10月,泰米爾猛虎組織驅逐所有居住在北部省的穆斯林居民。總共有72000名穆斯林被迫離開他們的家園。[49]

這次戰爭中最大的戰役發生在1991年7月,為了爭奪控制賈夫納半島交通要道的「大象通道」基地,雙方展開激烈戰鬥。當時基地遭到5000名泰米爾猛虎組織成員包圍長達一個月,在10000名政府軍趕到支援前,雙方人員死傷就超過兩千人。[50]1992年2月,政府軍發動另一波攻勢但仍未能奪取賈夫納。兩名政府軍陸軍少將和一名海軍少將在8月8日攻打賈夫納期間觸雷身亡,這嚴重影響到軍隊的士氣。而對於猛虎組織而言,他們最大的勝利是在1993年5月國際勞動節當天,暗殺了斯里蘭卡總統拉納辛哈•普雷馬達薩,此次自殺炸彈攻擊造成532名陸軍與132名海軍喪生或在任務中失蹤。[51]

第三次伊拉姆戰爭[编辑]

1995年,斯里蘭卡總統库馬拉通加夫人同意與猛虎達成停火協議。

和平只維持了很短暫的時間,「第三次伊拉姆戰爭」於泰米爾猛虎組織擊沉斯里蘭卡海軍戰艦後打響。[52]在斯里蘭卡軍隊的強烈攻勢下,猛虎組織丟掉了對賈夫納的控制。

1995年後,戰火由北部延燒至東部地區,大大小小的衝突不斷,直到2000年挪威應雙方之邀介入衝突後,和平似乎露出一線曙光。

2002年和平進程[编辑]

開始停火[编辑]

然而在將近2001年底時,在9月11日的攻擊過後,LTTE開始宣稱他們願意尋求因應措施以和平解決衝突。該行動的一個原因可能是對國際壓力的恐懼,以及美國將此戰爭視為反恐戰爭而支援斯里蘭卡政府。另一方面,斯里蘭卡遠程偵察巡邏部隊(the Long Range Reconnaissance Patrol, 简称LRRP)的暗中行動已對泰米爾之虎的指揮結構產生深遠的影響。[53]在這段期間,被視為LTTE的最高領導人普拉巴卡蘭得力助手的Vaithilingam Sornalingam(別名Shankar),以及其他幾個高級幹部,都被LRRP捉拿。[54]

在南方,在和平遙遙無期與經濟蕭條的情形下,政府的「和平之戰」戰略面對越來越多的批評。於不信任案落敗後,庫馬拉通加(Kumaratunga)總統被迫解散議會並且舉行新的選舉。2001年12月5日舉辦選舉,由拉尼尔·维克勒马辛哈領導的民族團結陣線(United National Front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大獲全勝,維克勒馬辛哈承諾會找到解決衝突的協商辦法。

在12月19日,經挪威的居中斡旋,將斯里蘭卡政府與LTTE帶到談判桌上,LTTE宣布與斯里蘭卡政府停火30天,並承諾會停止所有對政府軍的攻擊。[55]新政府對此表示歡迎,並在2天後予以回報,宣布長達一個月的停火,且同意解除對叛軍控制區域的長期經濟封鎖。[56]然而,停火不是每個人都可接受的。佛教僧侶開始燒毀挪威國旗與煽動反對停火,最後形成一個有著極端主義觀點的政黨,名為Jathika Hela Urumaya。

簽署相互諒解備忘錄[编辑]

雙方於2002年2月22日正式簽署相互諒解備忘錄(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 MoU),並簽署一項永久停火協定。挪威被任命為調解員,並與其他北歐國家共同決定,由專家組成的委員會「斯里蘭卡監督任務」(the Sri Lanka Monitoring Mission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SLMM)監督停火的執行。[57]八月,政府同意解除對LTTE的禁令,並且為與LTTE重新直接協商而鋪好道路。停火協議簽署後,開往賈夫納的商業航班開始營運,而LTTE也開啟A9公路(National Highway NO.9),該高速公路可連結政府在南方的控制區域與賈夫納,並且貫穿LTTE的控制區域,允許平民交通用以通過Vanni 地區,這是許多年來的第一次通行,但是必須繳稅給LTTE。國外許多國家也提供大量經濟援助,如果已實現和平且結束長期衝突的樂觀情緒持續增長的話。

人們期待已久的和平會談於9月16日在泰國普吉島(Phuket)舉行,且9月5日時已有更進一步的談判,有泰國、挪威、德國和日本在場。[58]在和平會談中,雙方皆同意以聯邦作為解決方案的原則,並且LTTE會放棄他們長期以來對獨立建國的要求。這是向來堅持建立獨立的泰米爾國家的LTTE關鍵妥協,而這也代表很少同意權力下放的政府方面的妥協。這也是第一次雙方交換戰俘。

南方政治改變[编辑]

在2001年的選舉過後,這是斯里蘭卡歷史上的第一次,總統和總理是來自兩個不同的黨,這個共存很不和諧,尤其當總理維克勒馬辛哈和UNP偏好以聯邦方案來解決衝突,但庫馬拉通加總統所屬的政黨採取強硬路線與其他結盟的僧伽羅民族主義團體不相信LTTE,因為他們仍繼續徵稅,並走私武器與軍火、招募童兵、以及從事暗殺敵對泰米爾團體的成員與政府情報人員,藉此強化自身力量。在這段時間內,LTTE還成功設立一些在特亭可馬利海港(Trincomalee Harbour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與東部省分的重要基地。

2003年4月21日談判破裂,當泰米爾之虎宣稱他們將暫停更進一步的對話,因為他們對一些「關鍵議題」上的處理感到「不滿」。LTTE被排除在4月14日在華盛頓特區舉行的重建會談之外,而且影射他們沒有在和平中得到充分的經濟回報。而且政府控制的東北方相對平靜,但泰米爾之虎控制的地區仍有暴力事件。然而,LTTE維持其承諾以解決這20年的衝突,但指出和平仍需雙方共同努力。

在10月31日,LTTE發表了自己的和平計畫,要求一個臨時自治當局(Interim Self Governing Authority , ISGA)。ISGA應由LTTE全權控制,並且需有控制北部與東部的權力。這引起南方採取強硬路線的人們的強烈反對,他們指控總理Wickremasinghe支持LTTE控制北部與東部。在承受黨內要求採取行動的壓力下,庫馬拉通加總統宣布一個緊急聲明,並拔除三個關鍵的政府部門──傳媒部、 內政部和重要的國防部。[59]接著,庫馬拉通加總統與人民解放陣線結盟,稱為統一人民自由聯盟,反對ISGA並主張對LTTE採取更強硬的態度,並要求舉行新選舉。2004年4月8日舉辦的選舉,結果由UPFA大獲全勝,並由馬辛達‧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e)出任總理。

泰米爾猛虎解放組織的分裂[编辑]

同時,在2004年3月,LTTE的北部與東部出現了重大分裂。LTTE的東部指揮官兼普拉巴卡蘭信任的得力助手Vinayagamoorthy Muralitharan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別名為Colonel Karuna),帶走5000名東部主要幹部離開LTTE,聲稱在東部沒有足夠的資源與權力。這LTTE歷史上是最大的一次爭吵,組織內部的衝突似乎一觸即發。在議會選舉過後,特亭可馬利南部的短暫戰鬥導致卡魯納(Karuna)派的快速撤退與投降,他們的領導人最後(包括曾受Seyed Ali Zahir Moulana(執政黨的政治人物)幫助而順利逃跑的卡魯納自己)躲起來了。然而,「卡魯納派」在東部仍保有重要地位而且他持續對LTTE發動攻擊。LTTE指控政府軍暗中支持LTTE的分裂集團,這些分裂集團隨後成立一個名為泰马维普的政党,希望在未來能參加選舉。

停火時期大部分都在這些騷亂中度過,這之中LTTE還有超過3千次違規與「斯里蘭卡監督任務」在2000年紀錄到的、由斯里蘭卡政府軍(SLA)發起的300次違規。雙方主張對方皆有秘密行動以打擊彼此,使得情況變得更加複雜。政府聲稱LTTE不只殺害政敵、招募童兵、進口武器,還殺害政府的安全與情報人員。反方則指控政府支援準軍事團體以打擊他們,尤其是支援卡魯納集團。

海嘯與餘波[编辑]

2004年12月26日,印度洋海嘯襲擊斯里蘭卡,超過3萬5千人死亡,許多人民流離失所。國際紛紛施以援助,但對於是否該分配給泰米爾猛虎解放組織所控制的泰米爾地區有所爭執。直到2005年6月24日,斯里蘭卡政府與泰米爾猛虎解放組織達成共識──「海嘯後行為管理架構」(Post-Tsunami Operational Management Structure, P-TOMS),但招來反對派的尖銳批評。P-TOMS的合法性亦在法庭上被挑戰。庫馬拉通加總統最後撕毀P-TOMS,因此受到廣泛批評,而這份充足的援助也因此未到國家北部與東部的區域。然而,隨之而來的海嘯標誌著北部暴力事件的減少。

2005年8月12日,斯里蘭卡外交部長Lakshman Kadirgamar在家中遭到刺殺,據傳聞是泰米爾猛虎解放組織的狙擊手所為。[60]Lakshman Kadirgamar是一位受到外國外交官高度尊重的泰米爾人,對泰米爾猛虎解放組織向來有尖銳批評。他遭受刺殺一事使泰米爾猛虎解放組織受到國際社會的排斥,亦使其失去許多外國同情。因此當斯里蘭卡政府在2006年對泰米爾猛虎解放組織進行軍事行動時,國際社會選擇保持靜默。

進一步的政治變革發生在斯里蘭卡最高法院宣布庫馬拉通加總統第二與最後任期結束,並命令她主辦新總統選舉。該場選舉舉辦2005年11月,主要有统一国民党的候選人前總理拉尼尔·维克勒马辛哈,他主張與泰米爾猛虎解放組織重啟對話;统一人民自由联盟的候選人為現任總理拉贾帕克萨,他強烈反對與泰米爾猛虎解放組織對話與停火談判。泰米爾猛虎解放組織公開地要求泰米爾人抵制這場選舉。他們許多人期望投給维克勒马辛哈,而失去這些選票的拉贾帕克萨對他來說雖是致命傷,但最後仍是以些微差距勝出。選舉過後,泰米爾猛虎解放組織的領袖普拉巴卡蘭發表他的年度演說,表示若政府未積極促進和平,泰米爾之虎會在2006年繼續奮鬥。

戰爭重啟(第四次伊拉姆戰爭)[编辑]

2005年11月強硬派的拉賈帕克薩當選總統後,決定撕毀停火協議,改採強硬的軍事路線圍剿泰米爾猛虎組織。[61]

2006年戰爭重啟,此後斯里蘭卡軍不斷取得勝果,一步一步剿滅LTTE的勢力。

戰爭結束[编辑]

2009年5月,斯里蘭卡政府軍將普拉巴卡蘭與其部屬逼到東北海岸和一個潟湖之間的狹長地帶,並切斷其海陸逃亡路線。普拉巴卡蘭在槍戰中被擊斃,隨後泰米爾猛虎組織投降,結束斯里蘭卡長達25年的內戰。[62]

後續發展[编辑]

在今天斯里蘭卡的政治版圖裡,族群認同是很重要的因素。2015年斯里兰卡总统大选前夕,北部泰米爾人主要支持泰米爾民族聯盟,這是一個比較溫和的泰米爾政黨聯盟,目前是北方省的執政黨,但是其首席部長C. V. Vigneswaran接受訪問時,表示中央政府並沒有真的下放權力給地方,北方省政府的所有計劃,甚至連外國援助泰米爾人的款項,都必須獲得中央政府批准。因此當這次選舉開始起跑,在野大聯盟成立的時候,泰米爾民族聯盟立刻宣布支持在野共同候選人西里塞納。[63][64]

2015年1月8日為斯里蘭卡第七次總統大選。由時任總統馬欣達·拉賈帕克薩和統一國民黨總統候選人西里塞納競選,大選結果由西里塞納勝出,時任總統拉賈帕克薩承認敗選。

回顧拉賈帕克薩任內的作為,他於2009年終結了政府軍與爭取泰米爾獨立的軍事組織泰米爾之虎間長達26年的內戰,並修改憲法,擴大總統權力且取消任期限制。就任期間,拉賈帕克薩曾被指控濫權、用人唯親、貪腐,且在內戰末期違反人權。然而,2010年他仍以壓倒性勝利取得連任。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 Armed Conflicts Database.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11 May 2006.
  2. ^ Sri Lanka Army – Troop Strength. globalsecurity.org. 
  3. ^ [1].
  4. ^ Opposition leader rebutts[sic] Sri Lankan government claims. 26 December 2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2-26).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5. ^ Humanitarian Operation – Factual Analysis, July 2006 – May 2009 (PDF). Ministry of Defence (Sri Lanka). 1 August 2011.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4 March 2016).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6. ^ Sri Lanka Database – Casualties of Terrorist violence in Sri Lanka. Channel NewsAsia. [18 May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3 June 2009).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7. ^ Economic Burden by Sending IPKF in Sri Lanka (PDF). Press Information Bureau of India - Archive. 15 December 1999 [16 April 2020]. 
  8. ^ Nakkawita, Wijitha. LTTE killing spree. Daily News. 3 June 2009 [29 April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11 January 2013).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9. ^ Eelam War IV: Imminent End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12 October 2017..
  10. ^ Tamils mark 25-years of Tiger sacrifice Tamilnet .
  11. ^ 4073 LTTE cadres killed in ongoing battle.
  12. ^ Sri Lankan experience proves nothing is impossible. The Sunday Observer. 5 June 2011 [5 June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8 June 2011).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13.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ABC200509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4. ^ UNHCR Overview: IDPs in Sri Lanka. 
  15.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voas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6.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tonline1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7. ^ Sri Lanka crisis: Fears of a 'bloodbath' in power struggle. BBC News. 2018-10-29 [2018-10-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30). 
  18. ^ 18.0 18.1 斯里蘭卡種族問題和泰米爾伊拉姆猛虎解放組織. [2014-04-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10). 
  19. ^ Perera, Amrith Rohan. "Report of the Commission of Inquiry on the Lessons Learnt and Reconciliation"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0. ^ James, Paul (2015). "Despite the Terrors of Typologies: The Importance of Understanding Categories of Difference and Identity"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Intervention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ostcolonial Studies. vol. 17 (no. 2): 174–195.
  21. ^ "Sri Lankan Tamil Struggle – Chapter 18: The First Sinhalese- Tamil Rift".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T. Sabaratnam. Ilankai Tamil Sangam. Retrieved 19 January 2012.
  22. ^ "Welcome to UTHR, Sri Lanka". Archived 2012-09-17 at WebCite Retrieved 23 October 2014.
  23. ^ "Ethnic Conflict of Sri Lanka: Time Line – From Independence to 1999"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12-12.. 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Ethnic Studies. Retrieved 11 October 2009.
  24. ^ McConnell, Deirdre (7 April 2009). "Background to brutality"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Red Pepper. Retrieved 11 October 2009.
  25. ^ Raychaudhuri, Sumana (6 February 2009). "Will Sri Lanka Drive the Tigers to Extinction?"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he Nation. Retrieved 11 October 2009.
  26. ^ University of Edinburgh. "Staff profile : Jonathan Spencer"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Retrieved 20 August 2011.
  27. ^ "Encyclopedia of Diaspora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Retrieved 23 October 2014.
  28. ^ R.L. Pereira (October 1983). "Sri Lanka's pogrom". Issue 128. New Internationalist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on 8 January 2009. Retrieved 11 October 2009.
  29. ^ "Sri Lanka: Tamils squeezed out of higher education"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Retrieved 23 October 2014.
  30. ^ Wickremasinghe, Nira (2006). Sri Lanka in the Modern Age: A History of Contested Identities.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ISBN 0-8248-3016-4.
  31. ^ Rohan Gunaratna (December 1998). "International and Regional Implications of the Sri Lankan Tamil Insurgency"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1-09-30.. Retrieved 27 July 2011.
  32. ^ "Vaddukkodei resolution"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Retrieved 19 January 2012.
  33. ^ Rohan Gunaratna (December 1998). "International and Regional Implications of the Sri Lankan Tamil Insurgency". Retrieved 27 July 2011.
  34. ^ Hoffman, Bruce (2006). Inside Terrorism.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p. 139. ISBN 978-0-231-12699-1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35. ^ "Whirlpool of Violence, Sri Lanka: The Untold Story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sia Times. 2002.
  36. ^ Harrison, Frances (23 July 2003). "Twenty years on – riots that led to war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BC News. Retrieved 4 January 2010.
  37. ^ "Speaking truth to power:the human rights situation in Sri Lanka"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 Paxchristi. Retrieved 26 March 2006.
  38. ^ "Humanitarian Operation – Factual Analysis, July 2006 – May 2009"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3-04. . Ministry of Defence (Sri Lanka). 1 August 2011.
  39. ^ "Who's behind the LTTE split?"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sia Times Online
  40. ^ Weisman, Steven R (5 June 1987). "India airlifts aid to Tamil rebel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he New York Times. Retrieved 9 April 2010.
  41. ^ "Tamil rebels abduct 2 rivals, Sri Lankan military say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ssociated Press. 12 December 2006.
  42. ^ Balasingham, Adele. (2003) The Will to Freedom – An Inside View of Tamil Resistance. Fairmax Publishing, 2nd ed. ISBN 1-903679-03-6.
  43. ^ NorthEast Secretariat report on Human rights 1974–2004 (see Further Reading section).
  44. ^ John Richardson (2005). Paradise poisoned:learning about conflict, terrorism, and development from Sri Lanka's civil war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p. 562. ISBN 955-580-094-4. Retrieved 19 January 2012.
  45. ^ "Prabhakaran had Rajiv killed for being 'anti-Tamil'"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Rediff. 31 August 2006.
  46. ^ "26 sentenced to death for Rajiv Gandhi's assassination"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Rediff. 31 August 2006.
  47. ^ "Tamil Tiger 'regret' over Gandhi"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BC News. 27 June 2006. Retrieved 10 May 2007.
  48. ^ "We killed Rajiv, confesses LTTE"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he Times of India. 28 June 2006. Retrieved 10 May 2007.
  49. ^ "Fifteenth Anniversary of Muslim Expulsion From Jaffna, DBS Jeyaraj."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Retrieved 23 October 2014.
  50. ^ "Sri Lanka"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Human Rights Watch. 1992. Retrieved 7 August 2006.
  51. ^ "Humanitarian Operation – Factual Analysis, July 2006 – May 2009"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3-04.. Ministry of Defence (Sri Lanka). 1 August 2011.
  52. ^ "SRI LANKA Human Rights Development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Retrieved 23 October 2014.
  53. ^ Jayatilleka, Dayan (21 December 2011). "LLRC Report: Reason, reform, roadmap"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Groundviews. Retrieved 31 December 2011.
  54. ^ D. B. S. Jeyaraj (11 March 2008). "LRRP infiltration demolishes impregnable Tiger terrain myth"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05-16.. TransCurrents. Retrieved 20 January 2012.
  55. ^ "Sri Lanka rebels announce truce"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BC News. 19 December 2001. Retrieved 4 January 2010.
  56. ^ "Sri Lanka enters truce with rebel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BC News. 21 December 2001. Retrieved 4 January 2010.
  57. ^ "Sri Lanka seals truce deal"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BC News. 22 February 2002]. Retrieved 4 January 2010.
  58. ^ "Upbeat opening for Sri Lanka talk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BC News. 16 September 2002. Retrieved 4 January 2010.
  59. ^ "Sri Lanka thrown into political crisi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BC News. 4 November 2003. Retrieved 4 January 2010.
  60. ^ "Senior Sri Lanka minister killed"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BC News. 13 August 2005. Retrieved 13 August 2005.
  61. ^ Media Center for National Security, The Government Condemns LTTE Terror Attacks on Civilians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7-02-23..
  62. ^ 斯里兰卡宣布清剿叛军大获全胜 发现其首领尸体-搜狐新闻. news.sohu.com. [2019-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27). 
  63. ^ "Sri Lanka in denial over war crimes : Neighbours News – India Today"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Retrieved 23 October 2014.
  64. ^ "A brother out of control"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he Hindu (Chennai, India). 16 August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