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高号防护巡洋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新高にいたか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新高号防护巡洋舰
新高号防护巡洋舰,摄于1918年
概觀
艦種 防护巡洋舰
擁有國 Flag of Japan (1870–1999).svg大日本帝国
艦級 新高级防护巡洋舰
製造廠 日本横须贺海军工厂
下訂 1897年度
動工 1901年1月7日
下水 1902年11月15日
服役 1904年1月27日
結局 1922年8月26日触礁沉没
除籍 1923年4月1日
技术数据
標準排水量 3,366長噸(3,420公噸)
全長 垂线长:102.0米
全寬 13.44米
吃水 4.92米
燃料 燃煤600吨
鍋爐 尼克劳斯式燃煤专烧水管锅炉16座
动力 直立三段往复式蒸汽机2座
2軸推進
功率 9,400匹馬力(7,000千瓦特)
最高速度 设计:20(37公里每小時)
乘員 320人
武器裝備 40倍径单装6英寸(152毫米)炮6门
40倍径单装76毫米速射炮10门
单装47毫米3磅速射炮4门
裝甲 甲板水平部分:38毫米
倾斜部分:76毫米[1]

新高号防护巡洋舰(日语:新高にいたか/にひたか Niitaka ?)是日本海軍的一艘防護巡洋舰[2][3],为新高级防护巡洋舰(日本海军名称“新高型”)的首舰,是当时日本海军很罕见的完全无鱼雷武装的巡洋舰。本舰先后参加了日俄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1922年遇难沉没。

本舰舰名是为了纪念日本统治下的台湾的“新高山”(現玉山[2]

设计和概述[编辑]

1901年(明治34年),日本海军在甲午战争后制定的第二期海军扩张计划中,预定建造两艘三等巡洋舰,用以满足海军日益繁重的护航需求[4]。此即新高级两舰。后来日本海军进一步决定裁减小型军舰建造数量,再添建第三艘(即日后的音羽),但因为财政紧张,经费捉襟见肘,这也影响到了新高级两舰,建造时均屡次出现经费腾挪左支右绌之事[5]

本舰全长102.0米、宽13.44米、吃水4.92米,设计排水量3420吨。本舰的设计基本上是早前日本国产巡洋舰須磨的放大版。本舰吨位比起须磨增加了不少,因而防护能力要更为优秀一些;而且重心也更低,使得适航性也更好一些。动力方面,本舰舰体较大,可以装下16座尼克劳斯式锅炉,这比起须磨的机车式锅炉要先进不少。海试时自然通风下行驶3小时,平均航速20.48(37.93公里每小時)节,实际出力6,316匹馬力(4,710千瓦特)[6]。总体来说,本舰性能优于不少同时代的防护巡洋舰[7]

本舰主炮为6门40倍径单装6英寸(152毫米)速射炮,艏艉各一门,最大旋转角度左右各60度共120度,仰角12度[6];上层建筑4角各一门。副炮为10门40倍径76毫米炮,其中8门分左右布置在舷侧,另有两门布置在船艏楼两边、舰艏6英寸炮后方两侧。轻型火力则为4门47毫米3磅炮[8]。本舰武器装备最值得一提的是舰上完全没有装备鱼雷发射管。有鉴于美西战争中鱼雷的低可靠性和高殉爆风险[9],舰政局造船课认为毫无防护的鱼雷发射管对于军舰自身有着巨大的危险,故而本舰一开始就没有考虑搭载鱼雷[10]

防护方面,甲板的水平部分为38毫米,倾斜部分为76毫米[1]

舰历[编辑]

建成至服役[编辑]

1901年(明治34年)5月17日,日本海军造舰部门修改了新三等巡洋舰的设计,更改了舰艏楼的两门76毫米炮位置,移动到舰艏楼下面的前部两舷[11]。7月16日,在欧洲的采购人员汇报本舰的轮机预算仅有65万多点;而预定采购的法国巴黎尼克劳斯公司的主机费用40万日元、锅炉34万余,总计75万余,差了将近10万日元[12]。8月14日,军令部方面紧急批准了额外所需的10万日元[13]。10月10日,本舰在吴海军工厂开工建造[2]。1902年11月15日下水,同日正式命名为“新高”[14][3],并分类为三等巡洋舰[15][16]。1903年(明治36年)7月,因为战列舰朝日需要占用人力物力进行零件更换和主机维修,新高的轮机部施工推迟了1个月[17]。同月,造舰部门又修改了本舰的设计方案,更改了舰桥前部和消毒器室的设计[18]。9月29日,由于物价上涨、以及之前的欠款一直无从着落,造舰部门再次申请增加拨款[19]。1904年(明治37年)1月27日建成服役。

日俄战争[编辑]

1903-1904年间,日本和俄国之间为了争夺在朝鲜的权益而展开了激烈的竞争。12月下旬日本海军将常备舰队解散,重新编成为第一、二、三舰队,其中第一、第二舰队编组为联合舰队。新高编入第二舰队第四战队(旗舰浪速高千穗新高明石),战队司令为瓜生外吉海军少将。

1904年2月8-9日间,日本海军联合舰队主力对驻扎在旅顺港(俄方称亚瑟港)的俄国太平洋舰队发动突然袭击,日俄战争爆发。另一方面,瓜生的第4战队护送装载着陆军士兵的运输船。8日早上,瓜生所部与负责监视港内俄舰动向的日舰千代田会合。9日11:40,港内俄军防护巡洋舰瓦良格号和炮舰高丽人号拔锚离港。12:20装甲巡洋舰淺間开始对瓦良格号进行射击,双方随即展开交战交战;新高主要对高丽人号进行炮击[20]。大约20分钟后,两艘俄舰不支被迫撤回港内,后自爆弃舰[21]。新高在本次战斗中没有受损记录。

同年3月10日,第四战队(浪速、高千穗、新高、对马)对三山岛俄军进行炮击。[22]

同年12月下旬,旅順會戰进入尾声,第一太平洋舰队(原太平洋舰队)已经全军覆没,而由齐诺维·罗杰斯特文斯基海军少将率领、从波罗的海舰队抽调舰艇而编成的救援舰队(第二太平洋舰队)正在一路杀来。联合舰队决定进行整修,以应对即将来临的决战[23]。为此联合舰队重新进行整编,出羽重远海军中将指挥的第一舰队第三战队补充了损失的舰艇,下辖4艘防护巡洋舰(旗舰笠置千歲音羽新高[24]

1905年5月27日,俄国第二太平洋舰队在对马海峡遭遇联合舰队主力拦截。当天第三战队正在白濑西北方戒备,接获俄国舰队出现的警报后立即往目击地点驶去[25]。10:42第三战队在神埼以南约15海里(28公里)发现俄国舰队踪迹,此后一直在俄国舰队左舷4~5海里(7~9公里)距离保持接触。11:40双方距离缩短至8000米,11:42俄舰向第三战队开火[25]。俄舰炮击着弹点比较准确,有鉴于防护相对单薄的第三战队不是俄国战列舰的对手,出羽选择主动退避,将距离拉大到9000米,但依旧一路密切监视[25]。13:20第一、第二战队从东北方向出现,第三战队也随之加速,绕到俄国舰队尾部,14:50距离俄国巡洋舰战队约7800米,笠置首先发起射击,15:18新高也加入了炮击[25]。第三战队从俄国舰队后尾穿过,绕到了巡洋舰战队右侧,与第四战队一起形成交叉火力,迫使俄国巡洋舰战队以及辅助舰艇阵脚大乱[26]。15:30奥列格号英语Russian cruiser Oleg阿芙乐尔号迪米特里·顿斯柯伊号英语Russian cruiser Dmitrii Donskoi等为了救援战斗力最弱的辅助舰艇而向西回头,第三战队见势也立即转向,对巡洋舰战队紧咬不放[26]。16:30以后,俄国战列舰战队受到日军主力舰压迫而改向,正好冲着第三、第四战队的方向过来。第三战队一时间陷入苦战,各舰多处中弹,只好先向东躲避,随后再跟在第一、第二战队后面前进[27]。此时旗舰笠置水线下煤舱破口处进水的情况逐渐加剧[27],17:52出羽下令解散编队,让音羽、新高临时跟随在第四战队后面[28]。第四战队司令瓜生外吉海军少将下令两舰跟随(此时第四战队序列变更为旗舰浪速明石对马音羽新高高千穗[29]。18:15第四战队对已经瘫痪的战列舰苏沃洛夫公爵号英语Russian battleship Knyaz Suvorov以及同样受重创的修理船堪察加号进行炮击[28]。当天的战斗中,新高在第三战队序列内时受到一发炮弹命中,1人战死、3人受伤[30];临时改换到第四战队后未受到命中[31]

27日深夜各战队退往郁陵岛重新集结,第四战队(临时加上音羽、新高)在郁陵岛南稍偏西约60海里处休整。28日05时左右,第五战队发现俄军残存的主力舰队从远处接近[32]。日军各战队立即行动,第四战队(浪速、高千穗、对马、音羽、新高,欠明石)选择绕到俄国残存舰队南边,以截断其后路[33]。07时左右,第四战队发现西边略偏南的方向有一艘敌舰正在北上。瓜生遂命令音羽、新高两舰脱队往西北偏北方向移动进行追击[34]。08:00稍过不久,音羽、新高发现了巡洋舰斯韦特兰娜英语Russian cruiser Svetlana (1896)号以及一艘驱逐舰敏捷号俄语Быстрый (миноносец),立即加速追赶。斯韦特兰娜号在27日的战斗中已经负了重伤,舰艏严重受损,速度锐减,自知无法逃脱,故而转向西打算到朝鲜岸边自沉[34]。09:25音羽、新高两舰从斯韦特兰娜号舰艏右舷方位逼近到9000米处,斯韦特兰娜号首先开火。09:40音羽开始回击,跟在后面的新高一度试图开炮,但因为射程不够,又停止了射击[35]。10时左右音羽一发炮弹击中斯韦特兰娜号舰艉,使斯韦特兰娜号舵机受损,开始左右晃动。日舰乘机拉近距离,10:25新高加入战团。日舰的炮击很快对斯韦特兰娜号造成起火,浓烟笼罩着舰身[35]。可能就是在10:40前后,此前跟随在斯韦特兰娜号非战斗一侧的驱逐舰敏捷号突然加速向陆地方向逃离,新高见状立即追击。半路上新高遇到驱逐舰丛云日语叢雲 (東雲型駆逐艦),遂一同展开追击。敏捷号见逃脱无望,于是向西行驶,11:50在竹边湾北方海岸搁浅。新高靠近到5500米处,丛云跟随其后,一同向俄舰射击。敏捷号乘员将舰体的一部分进行了爆破,随后撤退到岸上。新高将处置的任务交给丛云后自行返回,14:30与音羽会合[36]

音羽、新高在返回的路上,18:20发现了落单的装甲巡洋舰迪米特里·顿斯柯伊号英语Russian cruiser Dmitrii Donskoi,立即连同第四驱逐队的朝雾日语朝霧 (春雨型駆逐艦)白云日语白雲 (白雲型駆逐艦)进行追击[37]。另一边第四战队以及多艘日军驱逐舰也追踪到此,各日舰联合对迪米特里·顿斯柯伊号进行左右夹击[38]。迪米特里·顿斯柯伊号中弹起火,仍奋力还击,20:14击中浪速造成重创,加上天色已晚,日本巡洋舰放弃了追击,改由驱逐舰继续围攻[39]。音羽、新高与第四战队就此分别,前往出羽的旗舰千岁所在地[39]。而受重创的迪米特里·顿斯柯伊号在岸边搁浅,舰上乘员弃舰上岸,29日06:46倾覆沉没[40]

同年6月14日,日本方面重新调整编制,第三战队(千岁、笠置、新高、音羽)司令改为岛村速雄海军少将,划入上村彦之丞海军中将指挥的第二舰队[41]。19日,第二舰队转为以竹敷要港部日语竹敷要港部为基地,执行在对马海峡巡逻、掩护陆军在朝鲜的登陆等一系列行动[42]

后期至结局[编辑]

1912年(大正元年)8月28日,日本海军修改了舰艇分类,取消原有的三等巡洋舰类别,将不足7000吨的巡洋舰全部划分为二等[43]。新高因此划归二等巡洋舰之列[43][44]

1914年10月,新高编入第三艦隊,在南海、印度洋一带警戒[2]

1915年中起至1918年,新高、对马长期以開普敦为基地,协助英军巡逻欧亚航线。[45]

1920年,日本干涉西伯利亚期间,新高在俄国远东地区执行警备任务[2]

1921年9月1日,新高的舰艇类别变更为二等海防舰[46][47]

1922年,新高舰长古贺琢一海军大佐率领新高偕同驱逐舰日语欅 (楢型駆逐艦)日语槇 (楢型駆逐艦)等三舰从室蘭出发向北,执行渔船护航任务[48]。8月25日,新高停泊在堪察加半島奥焦尔娜娅基地俄语Озерновский,傍晚时分天气开始突变[48][49]。新高的乘员开始流传着“千島群島是不是火山爆发了”的传闻。当晚暴风雨吹袭当地,半夜新高开始下双锚进行锚泊,同时舰内开始紧急升火[50]。26日4时半左右风势加大,暴雨如注,巨浪涌上甲板并灌入舰内,锅炉室无法升火。05:30舰内感受到一阵冲击,同时逐渐右倾;到6时整舰倾覆[50][51]

次日(27日),新高的其中一名乘员冈田一等水兵被冲刷上岸,其后设法将新高遇难的情况发送了出去[52][53]。当天中午第一驱逐队司令中川鞆信海军中佐接获报告,立即搭乘槙号从彼得巴甫洛夫斯克赶往事发地(原旗舰榉号螺旋桨受损无法行动)。28日中川一行赶到现场[48],距离奥焦尔娜娅河的河口以北约4海里、离海湾岸边400米,此时新高舰艏向着岸边呈横倒状态,舰桥龙骨的位置有一段左舷船腹露出了水面[51]。槙号的救援人员循声凿开了一处锅炉舱的船腹,救出了困在舱内的15名轮机兵;同时又在轮机舱凿开了另外一个洞,但没有搜救到生还者,因此这15人(其中一人后来不治)和早前的冈田成为舰上仅有的幸存者[51],全舰官兵包括佣人共296人遇难[54]。除此以外,海军还派出了运煤船野岛[55]、装甲巡洋舰八雲[56][57]前往事发地参加救援。

1923年(大正12年)4月1日,日本海军将新高从海军舰艇中除籍[58],并从舰艇类别等级表中除名[59][60]。另外修理船关东日语関東 (工作艦)负责在当地拆解新高的残骸[61]

历代舰长[编辑]

下表系根据《日本海軍史》第9、10卷《将官履歴》,以及《官報》进行整理。

  • (兼)庄司义基 海军中佐:1903年7月21日 - 1903年12月28日
  • 庄司义基 海军中佐:1903年12月28日 - 1905年12月20日
  • 山县文藏 海军大佐:1905年12月20日 - 1906年8月30日
  • 宫地貞辰 海军大佐:1906年8月30日 - 1906年11月22日
  • 秀島成忠 海军中佐:1906年11月22日 - 1908年4月7日
  • 中島市太郎 海军中佐:1908年4月7日 - 1908年12月23日
  • 笠間直 海军大佐:1909年5月19日 -
  • 樱野光正 海军中佐:1909年12月1日 - 1911年10月25日
  • 榊原忠三郎 海军大佐:1911年10月25日 - 1912年12月1日
  • 飯田久恒 海军大佐:1913年4月1日 - 1913年9月13日
  • 秋泽芳馬 海军中佐:1913年9月13日 - 1914年5月27日
  • 小林研藏 海军中佐:1914年8月13日 - 1914年10月30日
  • 野崎小十郎 海军中佐:1914年10月30日 - 1915年3月20日
  • 岩田秀雄 海军大佐:1915年4月1日[62] - 1916年12月1日
  • 安村介一 海军大佐:1916年12月1日 - 1917年2月7日
  • 犬塚太郎 海军大佐:1917年2月7日 - 1917年11月22日
  • 黑瀬清一 海军大佐:1917年12月1日 - 1918年5月13日
  • 名古屋為毅 海军大佐:1918年5月13日[63] - 1919年5月26日[64]
  • 有田秀通 海军中佐:1919年5月26日[64] - 1920年11月20日
  • (暂代)今村信次郎 海军中佐:1920年11月20日 - 1920年12月1日
  • 今村信次郎 海军大佐:1920年12月1日 - 1921年9月2日[65]
  • 野村仁作 海军大佐:1921年9月2日[65] - 1922年5月15日[66]
  • 古賀琢一 海军大佐:1922年5月15日[66] - 1922年8月26日(遇难)

同级舰[编辑]

注释[编辑]

  1. ^ 1.0 1.1 #軍艦新高、對馬製造1件(6),467页
  2. ^ 2.0 2.1 2.2 2.3 2.4 #幕末以降帝国軍艦写真と史実コマ63(原本93頁)『新高(にひたか) 艦種三等巡洋艦 二檣(信號用) 艦名考山名に採る、新高山は臺灣の臺中縣・臺東縣に跨る。日清戰役後臺灣島が帝國の領土に歸せしとき、此新領土に高山あること 叡聞に達しければ、其山を「新高山」と命名せられたりとも云ふ、支那人は玉山又は八通關山と稱し、西洋人は「モリソン」山と云ふ、標高13,679尺
    艦歴明治37・8年戰役に從軍(第四戰隊):同37年2月仁川沖海戰に参加(艦長中佐荘司(後に庄司)義基)、同37年8月蔚山沖海戰に参加(艦長同前)、同38年5月第三戰隊に属し日本海々戰に参加(艦長同前)、大正元年8月二等巡洋艦に列す。同3年乃至9年戰役に從軍:同3年10月第三艦隊に属し南支那海・インド洋方面軽微(艦長中佐小林研藏、同野崎小十郎)、同6年9月第一特務艦隊に属し喜望峰南方警備(艦長大佐犬塚太郎、同名古屋爲毅)、同10年二等海防艦に列す、同11年露領沿岸警備中、同8月16日堪察加沖にて遭難沈没(艦長古賀琢一)、同12年4月1日除籍。
    ―要目― 長334.5呎/幅44呎/喫水16呎/排水量3,420噸/機關 三聯成汽機2基 ニクロース式罐16臺/馬力9,500/速力20/乗組人員320/船材 鋼/兵装 6吋砲6/12听砲10/2.5听砲4/起工 明治35-1-7/進水 同35-11-15/竣工 同37-1-27/建造所 横須賀』
  3. ^ 3.0 3.1 #達明治38年11月p.2『達第百二號 横須賀海軍造船廠ニ於テ建造ノ第一號三等巡洋艦ヲニヒタカト命名セラル 明治三十五年十一月十五日 海軍大臣 男爵山本権兵衛』
  4. ^ 海軍大臣官房,#海軍軍備沿革,p. 73
  5. ^ #軍艦新高、對馬製造1件(1),251页
  6. ^ 6.0 6.1 #軍艦対馬戦時日誌(1),717页
  7. ^ Chesneau, Conway's All the World's Fighting Ships, 1860–1905, page 230
  8. ^ #軍艦新高、對馬製造1件(6),465页
  9. ^ Nishida, Hiroshi. Materials of IJN. Imperial Japanese Navy. 
  10. ^ 造船協会,#日本近世造船史,304页
  11. ^ #軍艦新高、對馬製造1件(1),226页
  12. ^ #軍艦新高、對馬製造1件(1),215页
  13. ^ #軍艦新高、對馬製造1件(1),217页
  14. ^ #海軍制度沿革(巻8、1940)コマ198番『◎三等巡洋艦新高命名ノ件』
  15. ^ #達明治38年11月p.2『達第百四號 軍艦及水雷艇類別等級別表中巡洋艦三等ノ欄内ニ「新高」ヲ加フ』
  16. ^ #海軍制度沿革(巻8、1940)コマ51番『明治三十五年十一月十五日(達一〇四)軍艦及水雷艇類別等級別表中巡洋艦三等ノ欄内ニ「新高」ヲ加フ』
  17. ^ #軍艦新高、對馬製造1件(6),483页
  18. ^ #軍艦新高、對馬製造1件(7),505页
  19. ^ #軍艦新高、對馬製造1件(1),234页
  20. ^ 查攸吟,#日俄战争,pp. 172
  21. ^ 查攸吟,#日俄战争,pp. 173-174
  22. ^ 軍令部,#明治三十七・八年海戦史上巻,p. 151
  23. ^ 軍令部,#日本海大海戦史,p. 11
  24. ^ 軍令部,#日本海大海戦史,p. 18
  25. ^ 25.0 25.1 25.2 25.3 軍令部,#日本海大海戦史,p. 141
  26. ^ 26.0 26.1 軍令部,#日本海大海戦史,p. 142
  27. ^ 27.0 27.1 軍令部,#日本海大海戦史,p. 143
  28. ^ 28.0 28.1 #音羽戦時日誌(3),p. 133
  29. ^ 軍令部,#日本海大海戦史,p. 147
  30. ^ 軍令部,#日本海大海戦史,p. 144
  31. ^ 軍令部,#日本海大海戦史,p. 148
  32. ^ 軍令部,#日本海大海戦史,p. 207
  33. ^ 軍令部,#日本海大海戦史,p. 208
  34. ^ 34.0 34.1 軍令部,#日本海大海戦史,p. 216
  35. ^ 35.0 35.1 軍令部,#日本海大海戦史,p. 217
  36. ^ 軍令部,#日本海大海戦史,p. 219
  37. ^ #音羽戦時日誌(3),p. 135
  38. ^ 軍令部,#日本海大海戦史,p. 234
  39. ^ 39.0 39.1 軍令部,#日本海大海戦史,p. 236
  40. ^ 軍令部,#日本海大海戦史,p. 237
  41. ^ 軍令部,#明治三十七・八年海戦史下巻,pp. 410-413
  42. ^ 軍令部,#明治三十七・八年海戦史下巻,pp. 491-492
  43. ^ 43.0 43.1 #達大正元年8月p.32『達第十一號 艦艇類別標準別表ノ通改正セラル 大正元年八月二十八日 海軍大臣男爵齋藤實』
  44. ^ #達大正元年8月pp.33-34『達第十二號 艦艇類別等級別表ノ通改正ス 大正元年八月二十八日 海軍大臣男爵 斎藤實(別表)|軍艦|巡洋艦|二等|笠置、千歳、津軽、宗谷、利根、筑摩、平戸、矢矧、須磨、明石、新高、對馬、音羽|』
  45. ^ Tucker & Roberts, World War I: encyclopedia, page 610
  46. ^ #海軍制度沿革(巻8、1940),p. 78 『大正十年九月一日(達一六四) 艦艇類別等級別表中左ノ通改正ス|戦艦ノ欄内「敷島、朝日、三笠、肥前、」ヲ、巡洋艦一等ノ欄内「浅間、常磐、八雲、吾妻、磐手、出雲、春日、日進」ヲ、同二等ノ欄内「千歳、須磨、明石、新高、對馬、」ヲ削ル|海防艦一等ノ欄内「周防」ノ付ニ「、敷島、朝日、三笠、肥前、浅間、常磐、八雲、吾妻、磐手、出雲、春日、日進」ヲ、同二等ノ欄内「千歳、須磨、明石、新高、對馬」ヲ加フ』
  47. ^ #達大正10年9月p.1『達第百六十四號 艦艇類別等級別表中左ノ通改正ス 大正十年九月一日 海軍大臣男爵 加藤友三郎|戰艦ノ欄内「敷島、朝日、三笠、肥前、」ヲ、巡洋艦一等ノ欄内「淺間、常磐、八雲、吾妻、磐手、出雲、春日、日進」ヲ、同二等ノ欄内「千歳、須磨、明石、新高、對馬、」ヲ削ル|海防艦一等ノ欄内「周防」ノ次ニ「、敷島、朝日、三笠、肥前、淺間、常磐、八雲、吾妻、磐手、出雲、春日、日進」ヲ、同二等ノ欄内「武藏」ノ次ニ「、千歳、須磨、明石、新高、對馬」ヲ加フ』
  48. ^ 48.0 48.1 48.2 #小柳資料下546-547頁『新高の遭難救援』
  49. ^ #大正の海軍物語コマ123-124(原本227-228頁)
  50. ^ 50.0 50.1 #公報(新高遭難)pp.5-6『(二)新高ハ「オゼルナヤ」沖碇泊中二十五日夜半ヨリ南東風次第ニ募リ暴風雨ノ徴アリシヲ以テ双錨泊ヲナシ續テ至急点火ヲ命シタルカ二十六日午前四時頃ヨリ風向南西ニ急変シ風雨大ニ至リ咫尺ヲ辨セス山ナス怒濤ハ一浪毎ニ艦ヲ呑ミ見ルヽ上甲板ハ一面ノ海ト化シ海水瀧ノ如ク艦内ニ奔流シ罐室ノ焚火意ノ如クナラス午前五時半頃衝撃ヲ感スルト同時ニ船体右舷ニ傾斜シ同六時遂ニ顛覆乗員一同施スニ策ナク艦ト運命ヲ共ニセリ』
  51. ^ 51.0 51.1 51.2 #公報(新高遭難)pp.3-5『八月二十八日正午駆逐艦槇新高遭難地着、本朝迄ニ受領セル第四駆逐隊司令ノ報告ヲ綜合スルニ (一)新高ハ北緯五十一度三十三分東経百五十六度二十八分「オゼルナヤ」河口ノ北方四浬ノ沖合四百米ニ於テ艦首ヲ沖ニ向ケ横倒レトナリ左舷「ブリヂキール」直上船腹ノ一部ヲ現シ沈没セリ駆逐艦槇投錨後直ニ生存者ノ声ヲ聞キタル罐室舩腹二個所ニ穿孔シ機関部員十五名ヲ救助シ尚一ヶ所機関室ニ穿孔シタルモ生存者ヲ発見セス今迄ノ生存者氏名左ノ如シ(生存者氏名略)計十六名 右以外爾後生存者無キ見込』
  52. ^ #大正の海軍物語コマ126-127(原本232-234頁)
  53. ^ 竹村浩吉,#北洋物語コマ108-109(原本188-189頁)
  54. ^ 大正11年9月7日(木)海軍公報 第2975号 p.18』 亞洲歷史資料中心日语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 Ref.C12070283000 『○大正十一年八月二十六日軍艦新高遭難ノ際殉職セル者左ノ如シ(官氏名略)下士官九〇名 兵二〇二名 傭人四名』
  55. ^ 大正11年9月4日(月)海軍公報 第2972号 p.10』 亞洲歷史資料中心日语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 Ref.C12070283000 『○艦船所在○九月四日午前十時調【オゼルナヤ河口】新高、(司令)槇、野島』
  56. ^ 大正11年9月6日(木)海軍公報 第2974号 p.15』 亞洲歷史資料中心日语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 Ref.C12070283000 『○艦船所在○九月六日午前十時調【オゼルナヤ河口』新高、八雲、(司令)槇、野島』
  57. ^ #大正の海軍物語コマ127-128(原本235-236頁)
  58. ^ #達大正12年4月(1)p.13『達第七十三號 軍艦 新高 右帝國軍艦籍ヨリ除カル 大正十二年四月一日 海軍大臣男爵 加藤友三郎』
  59. ^ #海軍制度沿革(巻8、1940)コマ59番『大正十二年四月一日(達七四)艦艇類別等級別表中軍艦ノ欄内「新高、」ヲ削除ス』
  60. ^ #達大正12年4月(1)p.13『達第七十四號 艦艇類別等級別表中軍艦ノ欄内「新高、」ヲ削除ス 大正十二年四月一日 海軍大臣男爵 加藤友三郎』
  61. ^ #大正の海軍物語コマ128-130(原本236-241頁)
  62. ^ 海軍辞令公報 大正4年4月』 亞洲歷史資料中心日语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 Ref.C13072071100 
  63. ^ 『官報』第1732号、大正7年5月14日。
  64. ^ 64.0 64.1 『官報』第2043号、大正8年5月28日。
  65. ^ 65.0 65.1 『官報』第2728号、大正10年9月3日。
  66. ^ 66.0 66.1 『官報』第2934号、大正11年5月16日。

参考資料[编辑]

  • Chesneau, Roger. Conway's All the World's Fighting Ships, 1860–1905.. Conway Maritime Press. 1979. ISBN 0-85177-133-5. 
  • Jentsura, Hansgeorg. Warships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Navy, 1869-1945. Annapolis, MD: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76. ISBN 0-87021-893-X. 
  • Howarth, Stephen. The Fighting Ships of the Rising Sun: The Drama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Navy, 1895-1945. Atheneum. 1983. ISBN 0-689-11402-8. 
  • Spencer Tucker, Priscilla Mary Roberts. World War I: encyclopedia. ABC-CLIO. ISBN 1-85109-420-2. 
  • 海軍歴史保存会『日本海軍史』第7巻、第9巻、第10巻、第一法規出版、1995年。
  • 吴市海事歴史科学館編《日本海軍舰艇写真集・巡洋舰》ダイヤモンド社、2005年。
  • 《造舰技術の全貌》興洋社、昭和27年。
  • 福井静夫. 福井静夫著作集第4巻 日本巡洋艦物語. 光人社. 1992. ISBN 4-7698-0610-8. 
  • 財団法人水交会. 元海軍中将 小柳冨次. 帝国海軍提督達の遺稿 下 小柳資料 敗戦後十余年海軍の中枢が語った大東亜戦争への想い. 水交会. 2010年4月. 
    • 新高号遇难时,小柳富次作为海军大尉正在槙号上服役,并参加了对新高号幸存者的救援。
  • 『官報』
  • 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公式)(防衛省防衛研究所)
    • 軍艦新高、對馬製造1件(1). Ref.C06091537800. 
    • 軍艦新高、對馬製造1件(2). Ref.C06091537900. 
    • 軍艦新高、對馬製造1件(3). Ref.C06091538000. 
    • 軍艦新高、對馬製造1件(4). Ref.C06091538100. 
    • 軍艦新高、對馬製造1件(5). Ref.C06091538200. 
    • 軍艦新高、對馬製造1件(6). Ref.C06091538300. 
    • 軍艦新高、對馬製造1件(7). Ref.C06091538400. 
    • 軍艦新高、對馬製造1件(8). Ref.C06091538500. 
    • 音羽戦時日誌(3). Ref.C09050401000. 
    • 海軍省公報. Ref.C08050477900. 
    • 第4駆逐隊救難報告(1). Ref.C08050478500. 
    • 第4駆逐隊救難報告(2). Ref.C08050478600. 
    • 第4駆逐隊救難報告(3). Ref.C08050478700. 
    • 軍艦八雲救難報告 新高遭難に関しては更に第53巻にもあり(1). Ref.C08050478800. 
    • 軍艦八雲救難報告 新高遭難に関しては更に第53巻にもあり(2). Ref.C08050478900. 
    • 軍艦八雲救難報告 新高遭難に関しては更に第53巻にもあり(3). Ref.C08050479000. 
    • 軍艦八雲救難報告 新高遭難に関しては更に第53巻にもあり(4). Ref.C08050479100. 
    • 軍艦八雲救難報告 新高遭難に関しては更に第53巻にもあり(5). Ref.C08050479200. 
    • 軍艦新高後始末関係(1). Ref.C08050718700. 
    • 軍艦新高後始末関係(2). Ref.C08050718800. 
    • 軍艦新高後始末関係(3). Ref.C08050718900. 
    • 軍艦新高後始末関係(4). Ref.C08050719000. 
    • 軍艦新高後始末関係(5). Ref.C08050719100. 
    • 軍艦新高後始末関係(6). Ref.C08050719200. 
    • 軍艦新高後始末関係(7). Ref.C08050719300. 
    • 軍艦新高後始末関係(8). Ref.C08050719400. 
    • 軍艦新高後始末関係(9). Ref.C08050719500. 
    • 明治35年 達 完/11月. Ref.C12070047400. 
    • 大正1年 達 完/8月. Ref.C12070064400. 
    • 大正10年 達 完/9月. Ref.C12070079200. 
    • 大正12年 達 完/4月(1). Ref.C12070081900. 
  • 查攸吟. 日俄战争:开战背景及海战始末. 武汉大学出版社. 2012. ISBN 978-7-307-10167-8. 
  • 王佐荣 (编). 联合舰队的黎明:明治、大正时期日本海军舰艇图集. 武汉大学出版社. 2016年11月. ISBN 978-7-307-18837-2. 
  • 章骞. 无畏之海:第一次世界大战海战全史. 山东画报出版社. 2013年7月. ISBN 978-7-5474-0541-3. 

相关条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