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星新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星新一
原文名稱 星 新一
日文假名 ほし しんいち
羅馬拼音 Hoshi shin ichi
本名 星親一
出生 1926年9月6日(1926-09-06)
日本東京府東京市本郷区曙町(現東京都文京区本駒込
逝世 1997年12月30日(71歲)
日本東京都港区高輪 東京船員保险医院(現せんぽ東京高輪医院)
職業 科幻小说作家
國籍  日本
創作時期 1949年 - 1997年
主題 小小说科幻小说、评传
代表作 《新潮文庫》(日语ボッコちゃん,1958年)
獎項 日本推理作家協会賞(1968年)
日本SF大賞特別賞(1998年)
子女 星マリナ(二女儿)
受影響於 太宰治
杉村楚人冠
城昌幸
亨利·斯列萨里
雷·布萊伯利
阿纳托尔·法郎士
弗雷德里克·布朗
罗伯特·谢克里
羅伯特·海萊因[1]

星新一(本名星親一 ,1926年9月6日-1997年12月30日)[2],是日本科幻小说家。出生于東京府東京市本郷区曙町(今東京都文京区本駒込)。父亲是星藥科大学星製藥的創建者星一森鸥外为其外叔公(外祖母的兄長)。

星新一擅长微型小说,一生共创作微型小说1000多部,其中不少构思奇特,情节曲折,文学价值与哲理意义俱备。其本人也被称为“微型小说之神”。代表作包括《ボッコちゃん》、《悪魔のいる天国》等等。此外也有写实作品。他在日本与小松左京筒井康隆并称“御三家”。

生平[编辑]

星新一1926年生于东京本郷區,也是外曾祖父家所在地,后居住至1945年。先后在東京女子高等師範附小(今御茶水女子大学附小)、東京高等師範附中(今筑波大学附中)就读。读中学时适逢太平洋战争爆发。预计到当时由于英语被视为敌对方的语言而不再作为考试科目,在学校完全放弃英语而全力学习其他科目。结果跳级考入当时的東京高等学校。虽然在当时被称为高材生,但战后为弥补英语颇下了番苦功。上高中时曾住校一年,不过星新一对这段经历感到十分不快。

1948年毕业于東京大学農学部农业化学科。通过了当时的公务员考试但未被录用。并且还因此被讨厌官员的父亲所斥责。他后來在东大研究生院进修,随导师坂口謹一郎从事农业化学研究。

星新一在1949年在业余爱好者举办的杂志(同人誌)上刊登首篇作品《狐のためいき》。1951年父亲突然病逝,被迫从研究生院退学接管父亲的制药公司。当由于当时经营状况已经恶化,最终不可收拾。后始终忙于将公司转手的处理事务。关于公司倒闭的过程,可在其《人民は弱し官吏は強し》一书中略窥一二。这段人生经历即便多年以后对于星新一来说也是痛苦的往事,而不愿多加回想。他甚至提到在他的性格中之所以有一些自闭的倾向,也与此有关。公司转手后一度患病,曾在病床上读雷·布萊伯利的《火星纪事》并深受影响。出于对严酷现实的厌恶,他开始对空想事物,如飞碟,产生了浓厚兴趣。他经常参加当时的飞碟研究会的活动(参加这个研究会的还有三島由紀夫石原慎太郎等人)。

离开公司后,他在成为职业作家以前,一直在家赋闲。每月收入只有作为星薬科大学的非常勤理事的十万日元。生活十分困苦。1957年与在飞碟研究会认识的柴野拓美创立科幻杂志《宇宙塵》。第二期杂志中刊登的《セキストラ》为当时江户川乱步的负责编辑大下宇陀児所注意到,并被转载到了《宝石》杂志上。

1958年参加多岐川恭创建的青年推理小说(日本对玄疑/侦探类小说的称呼)社团“他杀俱乐部”。同时参加的还有河野典生樹下太郎佐野洋竹村直伸水上勉結城昌治等人。

1960年作品刊登于《希区柯克杂志》,后《文春漫画読本》也来邀稿。1961年与小牧芭蕾舞团芭蕾舞女演员村尾香代子相亲结婚。1963年参加由福岛正实主持的日本科幻作家俱乐部。曾于其他科幻作家在新宿的中餐馆聚会闲聊科幻素材,并提出许多奇异的想法,引起激烈反响。

1960年代中期以后逐步奠定了在日本科幻界的巨匠地位。1980年曾任日本推理作家協会奖的评审,1983年以后创作骤减。1997年12月30日18時23分因肺炎病逝于東京,享年71歳。

作品[编辑]

星新一作品的文学手法十分独特,一般会尽可能地淡化事物的特定性。比方说,他从不会写“100万日元”这样具体的数字,而是用“一大笔钱”、“山珍海味吃上好几顿才能花完的钱”来代替。在意图使故事独立于环境、社会、时代方面用心良苦。此外,只要有机会还会将不合时代的词汇/表达加以改写,比如把“拨电话”改为“打电话”等。暴力、色情场面几乎没有。不过据其本人描述这主要是为了更集中精力于有价值的地方,而不是出于某种道德上的动因。另外,其作品并不涉及时事,也会避免使用前卫的文学手法。具体的地名和人名基本不会出现。人物一般以“M氏”、“N氏”等形式登场,这几乎成为了其作品的关键词。不过,由于各个短篇的主人公处境、外貌、性格等迥异,并不会被认为是同一人物。

一些作品比较精确地预见到了未来世界的某些发展。如在《声の網》(1970年)一篇中,描绘了一个未来社会中的计算机网络:人们将数据通过电话线传送给计算机进行管理;到处都有计算机,并由网络连接在一起;人们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通过计算机访问数据。

作品被翻译成20多种语言。一些涉及冷战的作品被同时翻译成英语和俄语,在美国和苏联都获得出版,显示了对其作品普遍性的广泛认同。

许多作品具有寓言性质,连本人也自称“当代伊索”。想法独特而不失自然,观点冷静而切中事物本质,赢得了许多读者青睐。许多作品往往成为学校课本、电视节目的题材。

星新一的作品也得到了许多文学批评家和作家的高度评价。浅羽通明曾在他的文学评论中屡次援引星小说中的故事,强调其作品是“无论什么时代都通用的、对普遍人性的批评”。筒井康隆则指出星以斯多亚学派为约束前提,其对人类的深刻理解、无尽的爱和多元化的姿态给他的作品以一种透明感。

星新一的《喂——出来》被选入人民教育出版社八年级下的语文教材[3]

参考文献[编辑]

  1. ^ 北杜夫との対談「わが習作時代とSF文学と」では、北杜夫から好きな外国作家を訊かれ「シェクレー、ブラッドベリー、ハインライン、フレドリック・ブラウンもうまいし」と答えている(北杜夫『マンボウ談話室』p.183、講談社、1977年)。
  2. ^ 原名親一为“親切第一”(“最亲切”之意);新一与親一在日语中同音。
  3. ^ 人民教育出版社. 喂——出来. 人民教育出版社.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