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因坊秀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本因坊秀榮(1852年11月1日-1907年2月10日),日本圍棋棋手、第十三世林家家督、第十七世及十九世本因坊、第九位名人。 為本因坊秀和的次子,本名土屋平次郎,法名日達

生平[编辑]

過繼林家[编辑]

因為林柏榮門入跡目林有美英年早逝,門入於是將好友秀和的次子平次郎過繼到林家,平次郎成為門入養子,改名林秀榮,被立為跡目。1864年門入去世,十四歲的秀榮繼任,是為第十三世林秀榮,彼時御城碁已經停辦,秀榮以此為終身之憾。

1868年,獲得本因坊家安井家的同意要升四段,卻遭松本因碩反對,並派弟子小林鐵次郎來與秀榮爭碁。[1]秀榮認為自己為一家之家督,加上為秀和之子,縱使只有三段,也不該與他家弟子爭碁,而自行報升四段。

對秀榮影響最大的人為秀和第一弟子村濑秀甫,秀甫在秀策死後原本內定是本因坊家的跡目,卻因種種問題而遭到秀和疏遠未能繼任,於是離開坊門出遊。而彼時秀榮雖貴為家督,卻因養母喜美子尚在人間,處處遭到限制而感到無趣,遂與秀甫一同出遊。兩人在關西地區將盤纏花盡,常常迫使秀榮留在旅社作人質,秀甫出來下賭碁賺錢還債,因而感情深厚。

勁敵方圓社[编辑]

後來秀和長子本因坊秀悅逐漸患有精神病,當初秀和因時勢問題而告誡三子要「好好保持家業」,也許因此三子近乎將本因坊家視為土屋家的家產,而本因坊家實際上也都由秀榮掌管。後來秀悅病危,因各種問題,秀甫、丈和第三子中川龜三郎等沒能繼任家督,最後由秀悅三弟土屋百三郎接手,為本因坊秀元,不過三段的棋力成為當時碁界笑話。也使江戶末期的圍棋第二次盛世結束,進入第二次黑暗期。

龜三郎未能繼任後,與小林鐵次郎等人成立第一個現代化的棋社:方圓社,由秀甫擔任第一代社長,一時如日中天,閉門造車的棋四家大受打擊;此事也使秀悅更加吃不消,同年傳位給秀元,坊門衰落不振,方圓社逐漸掌控碁界局勢。

之後席次問題再次浮現[2],秀榮希望遵循古法,本因坊家為上,但當時政商名流都支持現代化的方圓社,加上秀元才三段,最後在安井家家督安井算英的調停下才得以平息。

1880年,方圓社開始發免狀(段位證書),免狀一向都是傳統四家的主要收入來源,方圓社這麼做嚴重威脅四家的生存。秀榮無法,於是以坊門的名義將秀甫、龜三郎等人「驅逐出門」,吊銷免狀,以洩心頭之恨,但也只成為更大的笑柄,許多坊門弟子紛紛投奔方圓社,使得坊門雪上加霜。

在擔任林家家督期間,養母喜美子將林家財產占為己有,不斷浪費,秀榮就只有下棋的份,秀榮整天埋首圍棋,之後激進而能與秀甫一決高下的基礎就是在此時打下。

接任本因坊家督[编辑]

1882年,喜美子終於去世,秀榮向來以自己為秀和之子為榮,因而放棄家督身分回歸本因坊家。當時本因坊家的家督秀元始終只有四段,難以服人,加上坊門經過兩次大火已經毫無財產,且門第觀念已經式微,而林家財庫頗豐,於是秀榮便沒有立繼承人,林家順勢併入本因坊家,之後接任為第十七世,五段。

秀榮雖只有五段,但是棋力早已七段,只是坊門採古法,升段得由御城碁之類比賽獲得佳績而受人推薦升段,彼時三家無公開比賽,因而秀榮仍只有五段。秀甫聽到秀榮繼任本因坊,大吃一驚,認為此人必成勁敵,方圓社的一個社員高橋杵三郎(五級[3])不服,而與秀榮對局卻大敗;副社長龜三郎(三級)與秀榮對弈仍敗。至此秀榮出名,坊門也逐漸復甦,許多名人富商也都同情坊門遭遇而給予資助。

與秀甫十番碁[编辑]

龜三郎輸棋後,加上坊門勢力越來越強,秀甫不得不御駕出征,差三段手合應為先二,但秀甫自認不敵,於是最後改為讓先十番碁,轟動當時,成績如下:

  1. 秀榮 黑中盤勝
  2. 秀甫 白八目勝
  3. 秀甫 白二目勝
  4. 秀甫 白四目勝
  5. 秀榮 黑三目勝
  6. 秀甫 白中盤勝
  7. 秀榮 黑七目勝
  8. 秀甫 白二目勝
  9. 秀榮 黑12目勝

第九盤下完,秀榮的政治家好友後藤象二郎認為此時為合作最佳時機,秀榮自己棋輸秀甫,於是與後藤象二郎討論後,秀榮照其法與秀甫談條件,最後兩人談好了條約,內容如下:

  1. 本因坊家與方圓社互為獨立之團體,兩團體地位相等,一起宏揚碁道。
  2. 本因坊秀榮以本因坊家的名義授予村賴秀甫準名人免狀。
  3. 本因坊秀榮將其家督之銜傳給村賴秀甫,是為第十八世。
  4. 本因坊秀甫以本因坊家的名義授予土屋秀榮七段免狀。
  5. 方圓社的級位制度須取消,改回以前的段位制度。
  6. 方圓社、本因坊家不得個別發行免狀,須雙方同意,並且收入兩方平分。
  7. 秀甫如去世,本因坊家家督由碁界最強者接手。

看上去好像秀榮毫無所獲,但是第一條代表傳位給秀甫並非是方圓社吞併坊門,且使坊門以後如失勢也免於遭吞併的地步,甚至可以受到方圓社援助。第二條卻強烈暗示坊門地位高於方圓社,而第四條則輕鬆地升上七段,第五條則又再次暗示方圓社的忍讓,而第六條則讓坊門收入穩定(當時學碁多投方圓社),第七條本是要由秀榮接手,但講太明恐危及談判,於是才這麼寫,預留了秀榮以後的去路。總之,秀榮利多於弊,且秀甫從小的志願就是當上本因坊家家督,縱使多年來的輾轉,甚至都當上了社長,心中最大願望還是當上家督,此願望甚至比當上名人更甚,所以於其他幾條根本毫不在乎。

當上家督後,與秀榮下完十番碁的最後一盤,秀榮黑四目勝,兩人各勝五盤。十番碁後沒多久,這位近代對於圍棋現代化最有貢獻的偉大秀甫,就得了胃癌去世了。

再任本因坊家督[编辑]

秀甫死後中川龜三郎繼任為第二任方圓社社長,之後秀榮援條約第七條想再次當上家督,遭到天下非議,但秀榮毫不在乎,也無人敢與之爭碁,於是秀榮成為第一位當上兩次家督的家督,是為第十九世。秀甫死後,秀榮也就成為天下第一的棋士。

1892年,遠遊的安井算英回到東京,在日本橋棋俱樂部與秀榮對局一盤,見到許久不見的好友,秀榮心情很好而局後解說了該盤,解說得非常好,於是獎勵會正式成立,由秀榮與後進對局,比賽公開,並盤後解說,此舉大受好評,之後更受到有錢商人資助而擴大成為四象會,秀榮的威望就是在此時期打下,說是研究會,其實都是方圓社社員向秀榮挑戰,秀榮勝多敗少,天下都被降到先二(除秀榮大弟子田村保壽外),而在1898年升上準名人。

之後勁敵龜三郎退休,秀榮君臨天下,生活也過得很簡樸而十分貧窮,逐漸養成自認高尚的的人格,如對弟子保壽的紀念棋原本遭保壽大勝,卻硬是要求保壽重下一盤而變成秀榮獲勝。1905年成立日本圍棋會來當作四象會獲利的基金會,且運用手段壓抑了方圓社社員升段的權力,甚至公開說「如果不毀掉方圓社,我死不瞑目」的話。

升任名人[编辑]

1906年,秀榮在天下無敵的情況下,升上了名人,成為幕府垮台後,第一位名人,(碁所是幕府官派官位,所以秀榮只有名人而無碁所)。但因為過於貧窮而逐漸染病,晚年對於弟子保壽十分厭惡,而卻對入門沒多久的雁金準一(五段,從方圓社轉來,因為長得頗像秀榮而深得其心)非常喜歡,遺書中指定立準一為繼任者,並把保壽逐出坊門。死後引起爭議而造成坊門分裂,最後暫由已經退休許久的秀元接任。

評價[编辑]

後世對於秀榮評價非常高,生於世代交替的時代,秀榮能從原本消極保守變成積極現代,被認為有政治家的手腕,其研究會也帶動之後報紙刊載棋局解說的風氣。而論其棋,在當代將天下降到先二,棋風飄逸輕靈,吳清源看過其棋譜後嘆道「真是天才」,後世評論「如果是沒貼目的棋,黑棋要照秀策的下法,白棋則要照秀榮的下法,讓子棋則非學秀哉下法不可。」。後來也入選了圍棋殿堂

参考资料[编辑]

  1. ^ 家督不參加爭碁始於安節因碩要升名人時,本因坊家反對,卻不由當時家督丈策出來爭碁,反而派當時的跡目秀和。之後各家多引此例,而無實力的家督多派分家家督(例如安井家的分家坂口家等)或是門下弟子代為爭碁。
  2. ^ 本因坊秀伯時期也有「碁將席次訴訟事件
  3. ^ 彼時方圓社不用段位,而用級位,最高為一級

外部連結[编辑]

日本圍棋故事 日本圍棋四百年激戰風雲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