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图拉·居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法图拉·葛兰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穆罕默德·法图拉·居连
Fethullah Gülen cropped.jpg
葛兰于1998年
出生 (1941-04-27) 1941年4月27日(77歲)
土耳其埃爾祖魯姆
国籍 土耳其
时代 当代
地区 穆斯林学者
学派 哈纳菲
主要领域
宗教伊斯兰教宗教和文化间对话

穆罕默德·法图拉·居连土耳其语Fethullah Gülen (Fetosh),1941年4月27日),又譯费特胡拉·居伦法图拉·葛兰[1]土耳其埃尔祖鲁姆人,為当代穆斯林世界的重要思想家居连运动精神领袖、前伊玛目穆斯林意见领袖作家。他会说阿拉伯语波斯语土耳其语英语[2]。他是土耳其记者和作家基金会的创始人之一,同时也是该基金会的名誉主席。

1999年2月28日之后,受土耳其政治影响,法图拉·居连自我流放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3]

2016年7月15日 被土耳其指控是土耳其政變的幕後策畫者[4],引發美土關係緊張,美國拒絕引渡流亡美國的葛蘭造成美土關係的惡化。[5]

生平[编辑]

法图拉·居连出生于1941年4月27日,土耳其埃尔祖鲁姆市的帕辛來英语Pasinler, Erzurum區下属的科魯庫村(Korucuk)。父亲Ramiz Bey是大清真寺的伊玛目,母亲Refia Hanım 是一位家庭主妇。居连在六男二女八兄妹中排行第二。

早年[编辑]

居連是Ramiz Bey 和Refia Gülen 的孩子,出生在埃爾祖魯姆附近的科魯庫(Korucuk)。他的出生日期有一些混亂,一些報導為1938年11月10日,而其他則是1941年4月27日。一些評論家指出,由於其政治意義,1938年11月10日的日子與建立現代土耳其的穆斯塔法·凱末爾·阿塔圖爾克(Mustafa KemalAtatürk)的死亡相吻合,故被故意選擇。居連的一個親密的學生並作為 傳記作者提出的另一個解釋是,他的父母等了3年才註冊他的出生。國家文件支持1941年4月27日,葛蘭的英文網站現在也使用1941年的日期。

他的父親是一個伊瑪目,母親在他們的村莊教古蘭經,儘管這種非正式的宗教教義被凱末爾政府禁止。1949年他的父亲成为Alvar村的伊玛目,全家也随之搬家。當他的家人搬到另一個村莊時,葛蘭的正規學習就停止了。他參加了埃爾祖魯姆·馬德拉斯的伊斯蘭教育,在那里获得小学文凭,並在十四歲時就作了第一次佈道。期间他的父亲教授他阿拉伯语,哈桑堡Hasankale的哈吉Sıtkı Efendi教授他古兰经和古兰经诵读法。居連並受到了薩伊德‧努爾西(Said Nursî)的思想影響。 比較葛蘭運動與努爾西啟發的 "Nur movement",Hakan Yavuz說:“葛蘭更是土耳其民族主義者,他的思維更為國家化,更關注市場經濟和新自由主義的經濟政策。


1945年开始学习诵读背记古兰经

1946年开始上小学。

1949年他的父亲成为Alvar村的伊玛目,全家也随之搬家。法图拉·居连由于交通的关系不得不离开去往埃尔祖鲁姆,并在那里获得小学文凭。

1951年,他完成古兰经的背诵。

1954年,开始在埃尔祖鲁姆Kurşunlu Camii的伊斯兰教学校学习。

1960年-1970年[编辑]

居連在1966年移到伊茲密爾(Izmir)的一個清真寺時,將努爾西的想法付諸實踐。伊茲密爾是政治伊斯蘭教從未紮根的城市。商人和中產階級卻厭惡國家官僚體制的制約,並且支持市場友好的政策,同時保留了一些保守的生活方式。這些商人主要是親西方的,因為這是西方(主要是美國)的影響力,這說服了政府在1950年第一次允許自由選舉和美國援助,這推動了經濟成長。

1970年-1980年[编辑]

1971年5月5日,被军政府的特工逮捕。羁押7个月后于1971年11月5日,释放候审,1974年被宣告无罪。

1981年-1990年[编辑]

1980年,9月12日土耳其军人发动政变。伊兹密尔和爱琴海陆军军政府的戒严机构下达对法图拉·居连的逮捕令,同日他被逮捕。随后,在在安纳托利亚各省游历,在亲朋好友处避难。

1981年3月20日,辞去宗教事务办公室的宗教职务,從正式講道中退休。1986年去麦加朝觐。1988年至1991年,他在各大城市的大眾清真寺舉行了一系列佈道。 1994年,他參加了“記者與作家基金會”的成立,被評為“榮譽總理”。他對1998年關閉福利黨(Welfare Party) 或2001年的美德黨(Virtue Party)沒有任何評論。他會見了一些像坦蘇·奇萊爾(Tansu Çiller,1946年4月24日-)和穆斯塔法·比倫特·艾傑維特(Mustafa Bülent Ecevit,1925年5月28日-2006年11月5日)這樣的政治家,但他避免了與伊斯蘭政黨領導人會晤。

1999年,居連移民到美國要求醫學治療,儘管可說是因為他關於贊成伊斯蘭國家的過度言論被迫離開土耳其。1999年6月,居連離開土耳其之後,他的錄音帶被送到一些土耳其的電視台。

“現行制度仍然掌權。我們在立法機關任職的朋友和行政機關應該了解詳情,一直保持警惕,使他們能夠轉型,更有成效地代表伊斯蘭教,進行全國性的回復。但是,他們應該等到條件變得更加有利的時候。換句話說,他們不應該太早出來。”

居連抱怨說,這些言論是從文章中被節錄的,他的支持者就他所聲稱的“被操縱”的磁帶的真實性提出了質疑。居連於2000年缺席審判,2008年在總理雷傑甫·塔伊甫·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 1954年2月26日-)的正義與發展黨(AKP)政府宣判無罪。

居連在2001年購買了一張綠卡。居連在美國的永久居留身份申請是有爭議的。居連首先以其在教育領域作為“非凡能力的外国人”的身份的居留權 - 美國公民和移民服務部門斷然拒絕。作為代表國土安全部局長的律師,居連沒有接受教育的學位或培訓,沒有學術作品。相反,他們認為,居連提交的證據表明,他遠不是一個學術界人士,他試圖委託學者寫信給他,並為他的工作研究會議來掩飾自己的學術地位。但是,在聯邦調查局,國務院和國土安全部的反對意見中,三名前中情局的工作人員干預並設法確保了美國駐居連永久居留權。中情局國家情報委員會前副主席格雷厄姆·富勒,前中央情報局局長喬治·菲達斯和前美國駐土耳其大使莫頓·阿布拉莫維茨在2008年寫了居連綠卡申請的背書信。他的申請最終獲得了批准。

在2014年,居連出現在紀錄片中“愛是動詞”(Love is a Verb),由特里·斯潘塞·赫塞(Terry Spencer Hesser)執導。

在20多名媒體記者被認為同情居連運動而被抓捕事件之後,2014年12月19日,一間土耳其法院向居連發出逮捕令。居連被指控建立和運營“武裝恐怖組織”。 雷傑甫·塔伊甫·艾爾多安指責居連策劃了2016年土耳其的政變。

政治影响力[编辑]

土耳其总統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颇为倚重居连。这两股势力在与土耳其军方世俗派的斗争中合二为一,近些年,伊斯蘭派势力逼退世俗派,逆轉了土耳其的世俗化趨勢。[6]

居连运动是一个跨国的伊斯兰公民社会运动,灵感来自居连的教导。他教导的hizmet(利他服务的“共同利益”)已经吸引了在土耳其,中亚的大批的支持者,在世界其他地区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支持者。[7]

与埃尔多安的关系[编辑]

虽然現總統埃尔多安政府一直将土耳其国内政治动荡描绘为费特胡拉·居连(Fethullah Gulen)的追随者发起的阴谋,包含2016年土耳其政變,但目前客居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居连,断然否认自己与此事有任何关联。[8]

参考资料[编辑]

  1. ^ www.bbc.co.uk/zhongwen
  2. ^ http://en.fgulen.com/about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9-15.
  3. ^ cn.nytimes.com/world/20130315
  4. ^ https://udn.com/news/story/6809/2746883
  5. ^ https://udn.com/news/story/6809/2748094
  6. ^ cn.nytimes.com/world/
  7. ^ In Lester Kurtz's (of University of Texas, Austin) words, "One of the most striking operationalizations of Gulen's fusion of commitment and tolerance is the nature of the Gulen movement, as it is often called, which has established hundreds of schools in many countries as a consequence of his belief in the importance of knowledge, and example in the building of a better world. The schools are a form of service to humanity designed to promote learning in a broader sense and to avoid explicit Islamic propaganda." Kurtz also cites in the same work the comments of Thomas Michel, General Secretary of the Vatican Secretariat for Inter-religious Dialogue, after a visit to a school in Mindanao, Philippines, where the local people suffered from a civil war, as follows: "In a region where kidnapping is a frequent occurrence, along with guerrilla warfare, summary raids, arrests, disappearances and killings by military and para-military forces, the school is offering Muslim and Christian Filipino children, along with an educational standard of high quality, a more positive way of living and relating to each other." Kurtz adds: "The purpose of the schools movement, therefore, is to lay the foundations for a more humane, tolerant citizenry of the world where people are expected to cultivate their own faith perspectives and also promote the well being of others... It is significant to note that the movement has been so successful in offering high quality education in its schools, which recruit the children of elites and government officials, that it is beginning to lay the groundwork for high-level allies, especially in Central Asia, where they have focused much of their effort." See, Lester R. Kurtz, "Gulen's Paradox: Combining Commitment and Tolerance," Muslim World, Vol. 95, July 2005; 379–381.
  8. ^ [1]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