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育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王育霖
二二八事件時遭中國政權殺害的臺灣菁英王育霖 Taiwanese Elite Ông Io̍k-lîm who was Murdered by brutal regime from China.jpg
王育霖檢察官
閩南語名稱?
全漢 王育霖
全羅 Ông Io̍k-lîm

王育霖臺灣話Ông Io̍k-lîm,1919年-1947年3月31日),筆名王銘石[1]臺灣臺南市人,臺北高等學校東京帝國大學法科畢業,曾任日本京都地方法院檢察官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處檢察官、臺灣新竹地方法院檢察處檢察官、臺北市立建國高級中學教師,個性耿直。二二八事件時,王被便衣人員帶走後失蹤。[2][3]

王育霖之弟王育德,是著名的學者與戰後第一代台灣獨立運動人士。

生平[编辑]

王育德(左坐者)與王育霖(右立者)兄弟
王育霖與陳仙槎於1941年的訂婚寫真
王育霖與陳仙槎於於臺灣日治時期之婚禮
1946年12月在臺北市中山基督長老教會所舉行賴永祥與劉慶理的婚禮。林茂生與王育霖於兩個月後的二二八事件失蹤;後來在臺灣白色恐怖時期被槍決的有張國雄;被捕的有朱昭陽、朱華陽、楊廷謙、劉明等。

出身台南市臺北高等學校畢業,考入日本東京帝國大學法科。在學時即參加日本文官高等試驗考試日语高等文官試験司法科合格,隨即取得司法官資格。1944年分發,以成績優異,選任京都地方法院檢察官,為日本本土第一位台灣人檢察官,在京都被推為「台灣同鄉會」會長。二次世界大戰後,回台任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處檢察官、臺灣新竹地方法院檢察處檢察官,1946年8月29日辭職。

二二八事件前後的不同說法與查證[编辑]

當時的報導[编辑]

1946年《民報》報導,王育德偵辦新竹市政府總務科長官豪,由於空軍第26地勤中隊移交日軍遺留之庫存乾麵包、鳳梨罐頭等食品給新竹市政府,規定分給貧民及學校員生,結果卻發現在市場賣,空軍就向新竹地檢處告發,請求查辦,檢察官王育霖屢傳官科長不至,只好於1946年8月9日率憲兵親赴市府偵訊科長官豪,市府反控遭憲兵包圍,受到當時報社媒體高度關注[4]

吳濁流於1970年代的說法[编辑]

二二八事件時任《民報》記者的吳濁流,在其1970年代的著作《臺灣連翹》中對同事件描述成:「新竹市的檢察官王育霖,在新竹市偵察奶粉的吞沒案時,偶然發現到「粉蟲」竟然是經辦救援物資的新竹市長郭紹宗,便攜一紙逮捕令往見市長。不料警察局長竟也是與市長同謀的,結果是本應依法執行檢察官命令的警察們反一擁而上,把王檢察官團團圍住,搶走了逮捕令。被激怒的檢察官趕返檢察處申請補發逮捕令,不料上司反而以遺失逮捕令相責,要追究他的責任。他憤怒之餘,只好辭去檢察官職務,到台北當起一名中學教師。二二八事件發生時,據稱市長差了警察到台北,把這位前任檢察官逮捕處決,棄屍淡水河。」[5]

王育德的說法[编辑]

據王育霖之弟王育德稱,王育霖在清鄉期間,認為郭紹宗必然報復,乃與其妻避走。不意,其妻發現物品未帶齊全[6],王乃為其妻返家,卻被派來埋伏的便衣人士帶走,之後下落不明;有人向王家透露王育霖被監禁於西本願寺,當時西本願寺由保安司令部第二處所使用。王家託人詢問政府,政府表示王被流氓擄走。[7]

《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一書的作者李筱峰根據王育德的說法表示,王育霖於三月底被軍方處死,棄屍淡水河,屍體下落不明[8]

本案亦被描寫於邱永漢的中篇小說「檢察官」中。

監察院調查[编辑]

2001年,監察院向法務部與新竹地方法院調閱資料,查無郭紹宗貪污案[9]:149-150

紀念[编辑]

王育霖、王育德兄弟故居

2018年9月9日,臺南市政府在他位於臺南中西區民權路上的老家掛上「王育霖、王育德兄弟故居」紀念牌,此外設於吳園的王育德紀念館也正式開幕[10][10]。王育德妻子王雪梅、女兒王明理、外孫女近藤綾等家屬也從日本返臺參與掛牌及開幕儀式[10]。紀念館中有展示王育德的相關文物,並重現其書房[10]

註解[编辑]

  1. ^ 臺高歲月回眸-王育霖檢察官生平特展. archives.lib.ntnu.edu.tw. [2018-06-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12). 
  2. ^ 終戰那一天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第231頁,蘇碩斌, 江昺崙, 吳嘉浤, 馬翊航, 楊美紅, 蔡旻軒, 張琬琳, 周聖凱, 蕭智帆, 盛浩偉,衛城出版,2017-12-05
  3. ^ 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 王育霖1919~1947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
  4. ^ 〈空軍第廿六地勤中隊控告新竹市府,贈貧民學生麵包確有曖昧,王檢察官赴調查反稱包圍〉,《民報》,第二版,1946年8月13日
  5. ^ 吳濁流著,鍾肇政譯,《台灣連翹》,臺北:前衛出版社,1988年8月臺灣版第一刷。頁184-185
  6. ^ 李筱峰說法為衣物,王育德說法為皮夾。
  7. ^ 王育德, 我生命中的心靈紀事 10, 前衛, 2002 
  8. ^ 李筱峰, 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 玉山社, 1990 
  9. ^ 〈二二八事件受難者死因案〉,監察院調查报告,092國調0024,2003年3月31日
  10. ^ 10.0 10.1 10.2 10.3 劉婉君. 〈70年前1只手提包逃亡日本 王育德「重回」台灣〉. 《自由時報》. 2018-09-09 [2019-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5). 

參考資料[编辑]

[1]

  1. ^ 劉婉君. 〈70年前1只手提包逃亡日本 王育德「重回」台灣〉. 《自由時報》. 2018-09-09 [2019-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