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本傑明·林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班傑明·林肯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本傑明·林肯
Benjamin Lincoln
General Benjamin Lincoln-restored.jpg
本傑明·林肯畫像
第二任麻薩諸塞州副總督
任期
1788年-1789年
州长 約翰·漢考克
前任 湯馬士·顧盛英语Thomas Cushing
继任 山繆·亞當斯
第一任美國戰爭部長邦聯議會任命)
任期
1781年-1783年
前任 首任
继任 亨利·諾克斯
个人资料
出生 (1733-01-24)1733年1月24日
麻薩諸塞灣殖民地興咸鎮英语Hingham, Massachusetts
逝世 1810年5月9日(1810-05-09)(77歲)
麻薩諸塞州興咸鎮英语Hingham, Massachusetts
政党 聯邦黨
专业 軍人
政要
签名
军事背景
效忠  美利堅合眾國
服役 殖民地民兵
大陸軍
服役时间 民兵:1755–1777年
大陸軍:1777-1781年
军衔 少將
参战 美國獨立戰爭

本傑明·林肯英语:Benjamin Lincoln,1733年1月24日-1810年5月9日),英格蘭清教徒移民後裔,北美麻省殖民地民兵軍官,美國獨立戰爭大陸軍少將。他是邦聯議會任命的第一任美國戰爭部長,亦是美國獨立後第二任麻省副總督。

早年[编辑]

本傑明·林肯生於1733年麻薩諸塞灣殖民地興咸鎮英语Hingham, Massachusetts。他的祖先是英格蘭諾福克郡清教徒,在1638年移民到麻薩諸塞灣。本傑明·林肯是移民的第四代後裔,他的父親同樣以本傑明為名,但時人多稱他為「林肯上校」(Colonel Lincoln)。「林肯上校」是地方富戶,長年擔任麻省行政會議英语Massachusetts Governor's Council議員,並且在1746年至1748年間入選麻省灣殖民地議會,亦是該殖民地的太平紳士第3沙福克民兵軍團英语Gill's Regiment of Militia上校。「上校」先後與兩名女子結婚,而本傑明·林肯則是「上校」與第二任妻子所生的第六個兒女,兼且是家中長男。[1]

林肯的幼年在父親的農場工作,並深受清教徒及阿民念主義的神學觀念影響。他自小便患上猝睡症,不善辭令,再加上父親預算他會繼承祖業及公共職務,故此只安排他接受基礎教育。相比之下,林肯的弟弟貝拉(Bela Lincoln)就獲得父親大力栽培,先後在哈佛學院蘇格蘭亞伯丁大學醫科畢業。[2]林肯在1754年(21歲)出任地方治安官,再於1755年任沙福克民兵軍團副官,並在1756年娶妻結婚。這段時間林肯開始以公正坦誠而建立名聲,隨後在1757年獲選為興咸鎮書記官。[3]法國印第安戰爭期間,林肯沒有率兵到前線作戰,而是留在沙福克縣統籌戰爭行政工作,並在1763年陞任少校。[4]

戰爭結束後,林肯逐步繼承家族生意,也開始拓展自己的商業業務。1765年英國國會通過《印花稅法令英语Stamp Act 1765》,在殖民地引起政治爭議。林肯的父親傾向保守一方,主張殖民者被動接受英國徵稅,逐漸在政壇失勢;相比之下,林肯本人卻日漸傾向激進一方,主張反抗《印法稅法令》及《唐森法令英语Townshend Acts》。他在1770年代表興咸鎮向波士頓商會寫信,支持波士頓杯葛英國貨品。1772年林肯加入殖民地議會,並在同年陞任民兵中校。隨著英國與殖民地關係不斷惡化,林肯在1774年初出任興咸鎮的通訊委員會主席,再在秋季入選麻省自治議會下議院,協助組織民兵及收藏火藥武器。[5]

美國獨立戰爭[编辑]

早年部署[编辑]

1775年4月,北美英軍總司令湯馬士·蓋奇派兵徵收麻省殖民者的火藥武器時,與民兵擦槍走火,引發列星頓和康科德戰役美國獨立戰爭因此爆發。[6]波士頓之圍開始,林肯便以麻省自治議會上議員身份,不斷為各地趕來的民兵籌措物資武器,也開始徵用艦艇負責海上私掠。他在1776年1月獲麻省議會下議院任命為民兵少將。[7]

1776年秋季,喬治·華盛頓大陸軍紐約及新澤西戰役中接連受挫。林肯在9月率領麻省緊急編組的臨時民兵,前往紐約州增援。他的部隊在白原戰役中擔任後備,沒有參與戰事。林肯後來率軍到羅德島州及上紐約州戒備,錯過了新澤西州的戰事。[8]他在1777年初才率領民兵抵達新澤西州摩利斯鎮營地,正式加入大陸軍。大陸議會在2月14日直接任命林肯為大陸軍少將。[9]

林肯的軍事能力很快便受到考驗。他在邦德溪戰役中遭到英軍突襲,幾乎被俘。由於林肯此前沒有任何實戰經驗,令到約翰·亞當斯等議會領袖對他的任命抱有質疑。不過華盛頓及彌敦內爾·格連等高級將軍卻一致為林肯辯護,重申林肯有實際才華。1777年7月,約翰·伯戈因率領英軍由加拿大南下進攻提康德羅加堡英语Siege of Fort Ticonderoga (1777)。當時提康德羅加堡的守將阿瑟·聖克萊及北軍指揮官菲力·斯凱勒礙於兵力懸殊,而選擇棄堡撤退。兩人雖然在戰略上令到伯戈因飽受拖延,但新英格蘭地區卻對提康德羅加堡不戰而退極為憤怒,部分新英格蘭民兵更拒絕聽命兩人。華盛頓隨即派林肯到紐約,指揮及安撫新英格蘭地區的民兵,而議會最終改為任命霍雷肖·蓋茨接掌北軍。[10]

薩拉托加戰役[编辑]

林肯在8月初趕抵上紐約州。起初,林肯按照斯凱勒的命令,到哈德遜河以東、新罕布什爾贈地英语New Hampshire Grants一帶重編民兵,打算吸引並分散伯戈因的南進部隊。由於伯戈因的推進受到阻礙,斯凱勒一度下令林肯回防哈德遜河西岸,但林肯卻另有考慮。事緣約翰·史塔克剛好率領新罕布什爾州的民兵抵達新罕布什爾贈地。雖然史塔克於年前不獲大陸軍晉陞,憤而退出軍隊,並且拒絕聽命於所有大陸軍組織,但林肯卻成功遊說史塔克配合大陸軍部署。林肯在8月中旬趕回薩拉托加縣靜水鎮英语Stillwater, New York,說服斯凱勒保留原定計劃,而史塔克不久就在班寧頓戰役重創英軍搜掠部隊,令到伯戈因損失接近1,000人可作戰兵力。[11]

1777年8月18日,蓋茨就任北軍指揮官。林肯向蓋茨提議自己回到班寧頓組織民兵,由東面向英軍展開合圍,並獲得接納。林肯的部下不久進攻喬治湖的英軍要塞,更一度威脅提康德羅加堡。至於林肯本人則在9月22日率軍增援蓋茨,並參與10月7日的貝米斯高地(Bemis heights)戰事。他的部隊在戰事中部署在右翼,遠離左翼的激戰。戰後林肯率軍前往攻佔愛德華堡英语Fort Edward (village), New York,卻在晚上遭英軍哨兵攻擊,右腿受到重傷,而要回到奧爾巴尼休養。蓋茨及紐約州州長喬治·克林頓都向大陸議會表揚林肯的貢獻,而伯戈因最終在10月17日向蓋茨投降。[12]

南方戰場[编辑]

1781年查理斯·康沃利斯的英軍在約克鎮圍城戰役向美法聯軍投降。當時康沃利斯只派出副官查理斯·奧哈拉英语Charles O'Hara向華盛頓交出佩劍,故此華盛頓按照軍階而拒絕接收,指示奧哈拉向自己的副官林肯交出佩劍。

林肯要到1778年8月才回復健康,重新加入華盛頓麾下。他在10月被大陸議會任命為南軍總司令,接替與南卡羅萊納州政府不和的羅拔·何奧。他在12月4日抵達查爾斯頓,即時要面對日益惡化的南方戰局。當時奧古斯丁·普雷沃斯特英语Augustine Prévost正率領英軍進攻喬治亞州;而英軍在阿奇博爾德·坎貝爾英语Archibald Campbell (British Army officer)指揮下,更於12月31日攻佔薩凡納英语Capture of Savannah[13]

林肯上任後成功調解南卡羅萊納州對大陸軍的敵意,並爭取羅林斯·朗茲英语Rawlins Lowndes州長向軍隊提供補給以及援軍。不過南卡羅萊納的民兵卻時常拒絕服從指令,使到林肯極為煩惱。林肯在戰略部署上也有所失當,使到普雷沃斯特成功率領主力離開喬治亞州,進而北上威脅查爾斯頓。另外,大陸議會對南方戰場欠缺關注,致使林肯的要求經常遭到忽略。最後,林肯的腿患因南方暑熱而再度惡化發炎。他在1779年4月一度向大陸議會辭職,但獲得威廉·摩爾特里英语William Moultrie約翰·拉特利奇挽留。[14]同年9月,林肯與法國海軍上將德斯坦伯爵英语Charles Hector, comte d'Estaing合作,展開薩凡納圍城戰,但美法兩軍欠缺協調,使到圍城戰最終失敗。[15]

踏入1780年,美國在南方的戰局進一步惡化。當時英國政府已經把戰略目標轉到南方,北美英軍總司令亨利·克林頓在1779年12月率領大軍登陸薩凡納,預備進攻查爾斯頓。當時克林頓的兵力有超過8,000人,但林肯手上只有不足3,000名士兵可供調動。他不斷要求大陸議會及南北卡羅萊納州提供民兵增援,更建議徵召黑人奴隸入伍,但這些訴求卻一一落空,部隊擴充速度非常緩慢。[16]最後,林肯沒有選擇棄守城池,保留軍隊實力,而是堅守查爾斯頓。結果,克林頓陸路及海路優勢下,在1780年3月展開查爾斯頓圍城戰,並在5月迫使林肯率領超過5,000人向英軍投降。這也是大陸軍自獨立戰爭以來損失最為嚴重的一場敗仗。[17]

林肯在被俘後不久獲得假釋,回到費城覆命,並要求大陸議會召開聽證會審訊。雖然林肯獲得斯凱勒、蓋茨以及一眾卡萊羅納議員支持,但該聽證會從未召開。[18]林肯其後回到家鄉休養,並在1780年11月獲得戰俘交換(對象為英軍砲兵軍官威廉·菲臘斯),然後留在麻省徵召民兵。這段時間,林肯曾率兵協助羅尚博伯爵防守羅德島州紐波特[18]

1781年6月,華盛頓、羅尚博及德格拉斯伯爵達成共識,決定發動約克鎮圍城戰役,包圍查理斯·康沃利斯的南方英軍。林肯被華盛頓選擇為陸軍副官,一同急行軍南下作戰,並在圍城戰中指揮右翼軍隊。康沃利斯最終決定投降,但他以身體抱恙為由,沒有出席10月19日的投降儀式,只派副官查理斯·奧哈拉英语Charles O'Hara向華盛頓交出佩劍;華盛頓得悉奧哈拉的身份後,指示奧哈拉向自己的副官林肯投降。這場戰役後,英軍逐步停止在北美的軍事行動,尋求與美國談判停火。[19]

戰爭部長[编辑]

約克鎮圍城戰役後不足一個月,林肯便進入美國政府,出任第一任美國戰爭部長。事緣大陸議會在1781年3月通過《邦聯條例》,更名為邦聯議會英语Congress of the Confederation,並設置戰爭部長一職統籌軍事行政,以取代原有的議會戰爭委員會(Board of War)。不過,議會卻因地方派系衝突,一直拖延到10月才有決定。按照當時的共識,戰爭部長須由新英格蘭將軍出任。林肯起初在名單上排於格連及亨利·諾克斯兩人之後,但他卻能夠為各方接納,又有處理文人政府與軍隊矛盾的經驗。這促使議會在10月30日投票選出林肯為戰爭部長。[20]

林肯在1781年底上任,隨即要處理多個棘手問題。他要從頭建立整個軍事行政部門,處理自春季以來邦聯議會積壓的所有軍事政務。這些政務包括軍隊補給、軍官陞遷、戰俘交換、以及徵召遣散士兵的各種開銷。身為戰爭部長,林肯亦要向議會報告軍隊的各項數據統計,製作軍事預算,擔任議會的軍事顧問,並執行議會所有的軍事決議法令。[21]

由於戰爭仍未結束,林肯在任初期集中精力維持大陸軍部隊兵源,避免軍隊因服役期滿及拖欠薪金而解散。他與美國財務總監英语Superintendent of Finance of the United States羅拔·莫里斯英语Robert Morris (financier)及副總監古弗尼爾·莫里斯緊密合作,卻難免因職責不同而時有衝突。由於議會信用早已破產,又沒有徵稅權力,莫里斯等人只能四出籌集資金,更經常要動用私人財產;但當莫里斯縮減軍事開支時,卻令到林肯及華盛頓等將軍難以維持軍隊。當英國在8月正式與美國展開和談時,議會連軍隊的基本補給也逐漸不能提供。[22]

隨著英美停戰在望,大量軍官及士兵因欠薪及支取半薪問題,而瀕臨叛變邊緣。林肯多次與華盛頓到紐約安撫軍隊,華盛頓本人更在1783年3月勉強平息了紐堡陰謀英语Newburgh conspiracy,然而美國的財政危機仍未解決。羅拔·莫里斯主張優先恢復議會借貸信用,但林肯卻主張由各州自行向本州軍隊付款。莫里斯指責林肯危害議會權威,而林肯則反駁莫里斯漠視軍隊叛變危機。[23]後來林肯開始籌備戰後減員,並決定在戰爭結束後辭職返鄉。當賓夕法尼亞州民兵恐怕議會拖欠薪金、而在6月包圍費城議會廳時,林肯正在維珍尼亞州執行公務。邦聯議會恐怕再遭民兵威脅,而轉到普林斯頓開會。10月29日,林肯向邦聯議會辭職,並獲得接納。他在同年獲選為辛辛那提會英语Society of the Cincinnati的麻省分會主席。[24]

戰後[编辑]

林肯在家鄉興咸鎮的墓碑。

林肯回到家鄉興咸鎮後忙於整頓衰敗的家業,專注於商業及土地投資。他在戰後公開反對蓄奴,並且以身作則。他的最後一名奴隸在1789年因年邁而去世。1785年,麻省任命林肯為本州民兵少將,協助麻省重整戰後軍事體制。不久林肯又再涉獵政治。當安納波利斯會議預備召開之際,林肯與一眾麻省政要都對修改聯邦政制抱持懷疑。林肯起初認為,美國各州的地域衝突過於劇烈,只能維持鬆散的聯邦政制。但麻省不久就受到謝司叛亂影響,而林肯更要率領麻省民兵前往鎮壓。這使到林肯對美國政制的態度有所逆轉,認為美國必須增強聯邦政府權力,方能保障各州利益,政治立場日漸傾向聯邦主義一方。[25]

林肯在1788年以專注麻省事務為由,婉拒參與美國制憲會議,但仍在幕後予以支持。他在同年獲選為麻省副州長,接替去世的湯馬士·顧盛英语Thomas Cushing,卻與州長約翰·漢考克政見不合,雙方更引發連月的派系衝突。林肯最終在1789年的選舉遭到山繆·亞當斯擊敗。[26]1789年亦是美國總統選舉年,林肯在選舉中獲得一票提名。華盛頓就任總統後,任命林肯為波士頓的港口稅務官。[27]他也在同年代表聯邦政府到喬治亞州,與原住民商討停戰協定及土地安排,但最終成效不大。[28]1793年,林肯再次出任聯邦政府特使,與俄亥俄谷地的易洛魁聯盟部落商討西北印第安戰爭英语Northwest Indian War的停火及土地條款,但沒有取得成果。[29]

此後林肯專注於波士頓的稅收職責。當聯邦黨民主共和黨的鴻溝逐步加深之際,林肯站到了溫和聯邦黨的一方。共和黨內部雖然多次構思將林肯免職,但礙於林肯的過人聲望,一直沒有付諸行動。當林肯在1806年以健康為由向聯邦政府請辭時,共和黨總統湯瑪斯·傑佛遜蓄意請林肯暫時留職,卻不提名候補人選,讓林肯執行聯邦黨大力反對的《1807年禁運法令》。然而林肯的健康卻繼續惡化,行動不便,只能交由副手辦事。到1809年1月,林肯決定自行離職,引發聯邦黨及共和黨的另一輪互相攻伐。1810年5月9日,林肯在家鄉興咸鎮因病去世。[30]

註釋[编辑]

  1. ^ Mattern(1995年),第6-9页
  2. ^ Mattern(1995年),第12-14页
  3. ^ Mattern(1995年),第14-15页
  4. ^ Mattern(1995年),第15-16页
  5. ^ Mattern(1995年),第16-19页
  6. ^ Mattern(1995年),第20-21页
  7. ^ Mattern(1995年),第22-24页
  8. ^ Mattern(1995年),第26-33页
  9. ^ Mattern(1995年),第36页
  10. ^ Mattern(1995年),第37-41页
  11. ^ Mattern(1995年),第41-45页
  12. ^ Mattern(1995年),第46-50页
  13. ^ Mattern(1995年),第56-59页
  14. ^ Mattern(1995年),第62-75页
  15. ^ Mattern(1995年),第82-88页
  16. ^ Mattern(1995年),第88-93页
  17. ^ Mattern(1995年),第94-109页
  18. ^ 18.0 18.1 Mattern(1995年),第110-113页
  19. ^ Mattern(1995年),第114-120页
  20. ^ Mattern(1995年),第120-123页
  21. ^ Mattern(1995年),第124-125页
  22. ^ Mattern(1995年),第125-134页
  23. ^ Mattern(1995年),第135-143页
  24. ^ Mattern(1995年),第135-149页
  25. ^ Mattern(1995年),第150-172页
  26. ^ Mattern(1995年),第174-185页
  27. ^ Mattern(1995年),第186-189页
  28. ^ Mattern(1995年),第189-194页
  29. ^ Mattern(1995年),第189-205页
  30. ^ Mattern(1995年),第206-217页

參考資料[编辑]

  • Mattern, David B., Benjamin Lincoln and the American Revolution, Columbia, SC: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Press, 1995, ISBN 1-57003-068-5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