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白兔記》,全稱《劉知遠白兔記》元代南戲,作者不可考,故事源流出於劉知遠諸宮調,文字質樸生動,今有滬劇等劇種演繹。二十九齣。

故事梗概[编辑]

五代時,沛縣沙陀村人劉知遠幼年喪父,隨母改嫁,將繼父家業花費至盡,被繼父逐出家中,流落荒廟,後被同村富室李大公收留。李大公見劉知遠有帝王之相,便將女兒李三娘嫁與劉知遠,而李三娘的兄長李洪一及其妻子卻嫌貧愛富,堅決反對招贅劉知遠。李大公不聽,還是招贅了劉知遠。不久李大公夫妻相繼去世,李洪一夫妻便百般虐待劉知遠及李三娘。

兩人設計,令知遠去看瓜園,欲讓瓜園中的瓜精害死知遠。而知遠戰勝了瓜精,並得到了兵書和寶劍。從此劉知遠勤讀兵書,日日揣摩,確實已有幾分心得,李三娘鼓勵他到太原從軍,知遠知道家中已待不下去了,便告別了三娘,去汾州當兵。初在岳彥真節度使麾下做一更夫,冬夜嚴寒,大雪紛飛,劉知遠沿街報更,凜冽北風刺透那破舊的軍衣,又冷又睏跼步難行,劉知遠踡伏在一處臨街樓台下打盹,朦朧中只覺得全身暖和舒暢,不知不覺睡著了。一覺醒來,天已大亮,這才發覺身上多了一見紅錦戰袍,訝異間,聽得一聲大喝:「來人!拿下!」節度使岳彥真勃然大怒。劉知遠還來不及解說,早被推進大門裡,這棟大宅正是岳彥真府第。「好傢伙!竟敢偷竊御賜戰袍。」岳節度使親自審問。劉知遠一頭霧水,直喊冤枉。吵雜聲驚動了內廳裡的三小姐岳秀英,她急促跨進大廳:「昨天晚上我看見有人凍僵在樓下,黑夜中遂將紅錦戰袍蓋在他身上,他不是賊!」岳節使看知遠相貌堂堂,英氣勃勃,經過一番查證便開釋劉知遠。後岳也看出知遠有帝王之相,便招贅知遠為婿。

後劉知遠屢立戰功,進職九州安撫使。而三娘在家受兄、嫂折磨,白天到井邊汲水,晚上在磨房拖磨。因勞累過度,在磨房產下一子,因無剪刀,只好用嘴咬斷臍帶,故取名咬臍郎。兄嫂欲害死咬臍郎,將咬臍郎拋入荷池中,幸被家人竇公救起。

三娘為了逃避兄、嫂的迫害,便托竇公將咬臍郎送到知遠處撫養。十五年後,咬臍郎長大成人,劉知遠命咬臍郎率兵回沙陀村探望生母。咬臍郎屯兵開元寺,一天出外打獵,因追趕一隻白兔,與正在井邊汲水的李三娘相遇。咬臍郎知道李三娘便是自己的生母後,便回去報知父親。劉知遠遂帶領兵馬回到沙陀村,與三娘團聚。

參考資料[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