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长生殿
原名 《長生殿》
撰者 洪昇
成书年代 康熙二十七年,西元1688年
注解者 徐朔方
分类 子部曲類

破不刺馬嵬驛舍,冷清清佛堂倒斜。一代紅顏為君絕,千秋遺恨滴羅巾血。半棵樹是薄命碑碣,一抔土是斷腸墓穴。再無人過荒涼野,莽天涯誰吊梨花謝!可憐那抱幽怨的孤魂,只伴著嗚咽咽的望帝悲聲啼夜月。

洪昇《長生殿•彈詞》【七轉】

长生殿》是初剧作家洪昇(1645年—1704年)所作的剧本,取材自唐代诗人白居易的长诗《长恨歌》、陳鴻傳奇長恨歌傳》和元代剧作家白朴的剧作《梧桐雨》,讲述的是唐玄宗贵妃杨玉环之间的爱情故事,但他在原来题材上发挥,演绎出两个重要的主题,一是极大地增加了当时的社会政治方面的内容;二是改造和充实了爱情故事。

《長生殿》全本共有五十折,體制宏大,演出壯觀,涉及人物眾多,有以李、楊為代表的皇室貴族人物,有雷海青、樂師李龜年等不畏強權的忠君愛國之人,更有安祿山楊國忠等反面人物,以及作品後半部廣泛涉及的仙界人物。成書於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尤侗作《長生殿》序[1]

创作背景[编辑]

清代初期,有许多人在作品中影射和探索明代灭亡的教训,吳偉業的《秣陵春》和孔尚任的《桃花扇》就是这样的作品,《长生殿》也是一样。它重点描写了唐朝天宝年间皇帝李隆基和贵妃杨玉环之间淫侈过度的生活而给国家带来的巨大灾难,导致王朝几乎覆灭的歷史;剧本虽然谴责了唐玄宗的穷奢极侈,但同时又表现了对唐玄宗和杨玉环之间的爱情的同情--“借太真外传谱新词,情而已[2],作品的后半部分还寄托了对美好爱情的理想,可见,《长生殿》在前后主题思想上虽有矛盾之处的,但也曲折地反映出了明末作家主情思潮和忧时伤乱思想的融合。

今古情場,問誰個真心到底?但果有精誠不散,終成連理。萬里何愁南共北,兩心那論生和死。笑人間兒女悵緣慳,無情耳。  感金石,回天地。昭白日,垂青史。看臣忠子孝,總由情至。先聖不曾刪鄭、衛,吾儕取義翻宮、徵。借太真外傳譜新詞,情而已。

洪昇《長生殿•傳概》【南呂引子•滿江紅】

剧情梗概[编辑]

故事描寫唐玄宗寵倖貴妃楊玉環,終日遊樂,將其族兄楊國忠封為右相,其三個姐妹都封為夫人。但後來唐玄宗又寵倖其妹妹虢國夫人,私召梅妃,引起楊玉環不快,最終兩人和好,於七夕之夜在長生殿對著牛郎織女星密誓永不分離,是白居易《長恨歌》「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的由來。為討楊玉環的歡欣,唐玄宗不惜耗費大量人力物力從海南為楊玉環採集新鮮荔枝,一路踏壞莊稼,踏死路人。

由于唐玄宗终日和杨玉环游乐,不理政事,宠信杨国忠和安禄山,後安禄山造反,唐玄宗和随行官员逃离长安,在陕西马嵬坡军士哗变,强烈要求处死罪魁杨国忠和杨玉环,唐玄宗不得已让杨玉环上吊自尽。

唐玄宗一行人馬播遷入,過劍閣,闻铃肠断。思念杨玉环,令巧手匠人以榛旜檀香雕成杨玉环生像,供入錦水祠,对着雕像痛哭。

杨玉环死后深切痛悔,受到馬嵬坡土地神協助:“馬嵬坡少一個苦遊魂,蓬萊山多一員舊仙侶”,天孙织女说:“既悔前非,诸愆可释”。

唐代宗廣德元年(763年)郭子仪带兵平定安史之亂,唐玄宗回到长安后,日夜思念杨玉环,见月伤心,派方士去海外寻找蓬莱仙山,最终感动了天孙织女,使两人在月宫中最终团圆。

創作特色和成就[编辑]

以下資料由嶺南大學中文系副教授司徒秀英整理:

1)在傳奇的創作中,真正以新覺醒的人物刻劃觀念,將明末清初以來敘寫男女離合與歷史興亡的主題確實融合、互相生發,而獲得極大成就的,首推長生殿。按:前有《浣紗記》,後有《桃花扇》。

2)按洪昇試將人之「性情」拓展到精神自我的層次,使戲作主角游走上界與人間時,體現出人的性情更深刻的本質。女主角楊貴妃在人、魂、仙的三個經歷中表現了性格的深化或轉化。

3)按:在研究女主角隨著五十齣的情節段落而表現的性格特點和情志時,我們看到長生殿刻意在筆下形象上具現性情「轉化」的匠心獨運。

4)按長生殿中的唐明皇和楊貴妃,是重新塑造、重新賦與「理想」性格和情志的角色人物。

5)洪昇以刻中人物本身內心掙扎的敘寫,由沈溺於情欲的「情欲」階段,發展到由誤致悔的「情悔」階段,再由「情悔」而祈求一種自我的「救贖」,最後則達到「情緣總歸虛幻」的澈悟,來呈現「真我」與「假我」之間的矛盾和衝突,最後在生、死的試煉中完成自我的純淨;並且說明此種自我純淨的力量,實來自人與人之間心心相契的一種精誠之愛。這種意旨,正藉著明皇和貴妃不尋常的身份與一種戲劇化的命運來凸顯,故在藝術的表現上可以達到豐滿的效果。

6)按:「情緣總歸虛幻」是普遍認識,是前提;因精誠之愛而使自我純淨,再因此自我之完滿復得真實之愛情,是一戲深刻的可被發現的詮釋的精神。

7)長生殿一劇除在主題表現上有一種哲學性的構思外,在劇中人物「情」的敘寫上,亦極見工夫。尤侗(1618-1704)評此劇云:「計其離合姻緣,備極人生哀樂之至」,即是稱賞其離合之彌縫處。所謂「離」「合」,若從劇本的客觀敘寫結構來看,整部長生殿的情節結構主線即是建構在「情愛昇華」的四個階段--即「情欲」(起)、「情悔」(承)、「救贖」(轉)、「情償」(合)之上,以展現男女主角內在心靈的逐步淨化,以及兩人情愛境界的逐漸提昇。

8)洪昇以馬嵬坡事變的現實悲劇了結了明皇和楊貴妃的現世情緣之後,又以「果有精誠不散,終成連理」的主旨為動力,讓現實的悲劇逐漸因二人之「敗而能悔」,終於在幻想世界裡昇華為團圓結局。

9)按:經過生與死之阻隔,李楊親自體會失去相依的塵緣而情無所寄托的無邊孤寂,深深感受到天上人間情緣難繼的悔恨和悲痛。沒有經歷這樣刻骨銘心的追憶和時空為阻的哀思,無法看清他/她原是性情最澈底的自我、最根本的相伴,更無法看清自己。世上精誠之愛,唯願生死相隨甘苦與共不論俗眼的境地時,情--事實上已經超越了朝朝暮暮,而成為「昭白日」跨越現世時空的不朽心契。

10)若以表現的層次來比較,可以說《西廂記》、《牡丹亭》二劇中所刻劃的主人我,即使說之為「真我」,此一我依然是塵世中血肉的自我,並非宗教上所謂「純淨」的自我,或哲學上所說的「純粹」的自我。但就洪昇全劇的意旨傳達上來說,他借用宗教信仰「仙」、「凡」對比的意象結構,雖亦非真正站於宗教的立場看待劇中之人或事,但劇中的主旨仍有很濃厚的哲學意義;而特以一種藝術的形式為表達。在中國戲曲中,這種以超越於習俗倫理觀念,或自覺情志,而作的哲學義的象徵表達,可以說是前無古人之作。值得特為表出。在這層意義的表示上,由於它本身傳達的觀念是超越的,不真涉及作者對於時代的身世之感,故作者在人物的敘寫上,由於歷史劇本身情節的需要而加入的政治意識,其實係屬一種「通義」式的描寫,並非真有詩人譏刺之義。但由於中國士人以及以士人為主的文學傳統所造成的觀賞角度,使此劇的演出一開始即被賦與了政治的意義。長生殿一劇之編成,不唯在當時即遭到當政者的懷疑,許多人,包括作者,都因此受到貶斥,直到今天,戲劇研究者中仍有許多人相信洪昇之寫作此劇確有一種民族大義寄寓其中,與桃花扇相近。其實洪昇之寫此劇,在題材之選擇上固是受有時代之影響,但他心中其實並無排滿的意識灌輸其間,否則亦不會大膽到敢於將劇本呈獻王府,在王府中演出,這是我們重新細讀劇本時,應注意分析的一項要點。[來源請求]

艺术特点[编辑]

這部劇本采《天寶遺事》[3],以李楊愛情為主線,穿插社會政治的演變,情節跌宕起伏,關木安排緊湊有序,一方面,頌揚並層層鋪寫李揚精誠不散愛情的發展,一方面,又如實地反映了李揚愛情所造成的嚴重後果。此外,在音律方面,洪升得到了蘇州音樂家徐靈昭幫助,因此其曲無一不協韻,曲調柔美,非常適合演出[4],其風格亦與人物場景配合的恰如其分。吳梅稱:“取天寶間遺事,收拾殆盡。”[5]例如楊玉環酒醉後用《南撲燈蛾》曲“宛然一幅醉楊妃圖”;郭子儀唱用北曲雄渾激昂。所以此劇一經演出,立刻轟動,“一時朱門綺席,酒社歌樓,非此曲不奏,纏頭為之增價”[6]北京城中幾乎家家會唱其中的唱段。吳舒鳧也說“愛文者喜其詞,知音者賞其律,以是傳聞益遠。蓄家樂者攢筆競寫,轉相教習。優伶能是,升價什佰。他友游西川,數見此演,北邊、南越可知已”[7]其中片段被各種戲劇劇種改編,梅蘭芳京劇《貴妃醉酒》也是改編于《長生殿》。

洪昇晚年[编辑]

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洪昇也是因為在康熙皇帝佟皇后喪期內仍然演出《長生殿》,被革職回鄉,一時株連達五十人左右,包含查嗣璉查慎行[8]。康熙四十三年(1704)六月初一洪升在浙江吳興夜醉落水而亡,所謂“可憐一曲長生殿,斷送功名到白頭”[9]

参考文献[编辑]

  1. ^ 《洪昇年譜》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載:“趙執信自粵還,重經錢塘,與昉思及*一相約,遍游湖上諸勝,有《答洪昉思吳舒鳧》至蘇州詩。吳之好事者醵分演《長生殿》傳奇,江甯巡撫宋犖主之,極一時之盛。已,倩尤侗為作《長生殿》序。此時尤侗已八十老翁,他言‘余八十老翁,久不作狡猾伎倆,兼之阿堵昏花,坐難蔔夜,雖使妖姬蹈筵,亦未見其羅袖動香香不已也。聊酬數語,亦代周郎一顧而已。’。”
  2. ^ 《长生殿*传概》洪昇著,徐朔方校注,人民文学出版社,1983-10,ISBN 9787020015085
  3. ^ 謝振東、鳴遲,《吳梅戲曲論文集》
  4. ^ 《長生殿•例言》說:“姑蘇徐靈昭氏為今之周郎,嘗論撰九宮新譜,餘與之審音協律,無一字不慎也。”
  5. ^ 《顧曲麈談》
  6. ^ 徐靈昭《長生殿序》
  7. ^ 吳舒鳧《長生殿序》
  8. ^ 學者認為此事牽連到南北黨爭,《清史稿•徐幹學傳》載:“明有南北黨之目,互相抨擊。”檢舉人給事中黃六鴻與北黨有交情,洪昇與南黨有些聯繫,因此被捲入黨爭,做了犧牲品。如洪昇的朋友王澤弘所說的:“何期朋黨怒,乃在伶人戲?”(《鶴嶺山人詩集》卷十二《送洪肪思歸武林》)
  9. ^ 阮葵生《茶餘客話》卷一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