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大哲學系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臺大哲學系事件,是指1972年12月到1975年6月之間,在國立台灣大學校內,以「反共」之名,對國立臺灣大學哲學系內中國自由派學者進行整肅的一連串行動,並導致臺大哲學系教職員包括趙天儀陳鼓應王曉波陽斐華胡基峻李日章陳明玉梁振生黃天成郭實瑜鍾友聯黃慶明及美國籍客座教授馬樂伯遭解聘,臺大哲學研究所停止招生一年。

這個事件被認為是由中國國民黨特工系統發動,以壓制因保釣運動而起的學生運動風潮,警備總部也曾介入此事。

時代背景[编辑]

1970年代,由於中華民國在國際政治舞臺上接連受到重大打擊(被迫退出聯合國美國總統尼克森訪問中華人民共和國、與日本斷交),於是幾乎在同一時期發生的釣魚臺主權爭議,便成為臺大學生表達政治關懷的最佳途徑。

中國學者陳鼓應王曉波等人,於1971年創刊的大學雜誌,鼓吹自由主義,並介紹保釣運動,並將其視為建立中國民族主義的基礎。他們同時在台大校園內推廣他們的想法,希望學生加入保釣運動,主動以海報等方式表達政治力量,形成學生運動

中華民國政府對於大學生以「愛國」之名進行學運串連有所疑慮,也擔心因中國民族主義造成人民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在1972年4月4日到4月9日,連續六天在《中央日報》副刊連載署名「孤影[1]的《一個小市民的心聲》長文,反對學生運動、反對言論自由、反對自由派知識份子、反對學術自由,鼓吹應給予政府更大的權力,以保障全國小老百姓能「吃一碗太平飯」。

職業學生事件[编辑]

1972年12月4日,台大大學論壇社舉辦「民族主義座談會」,台大哲學系副教授講師陳鼓應對《一個小市民的心聲》的論調強力反駁,遭到當時哲學研究所學生馮滬祥發言反對,雙方發生爭論,馮指責陳「專門攻擊政府的黑暗面」,陳則批評馮為「職業學生」;另一位哲學系四年級學生錢永祥當場聲援陳鼓應,要求「大家不要聽職業學生的話」。

會後,馮滬祥具文向校長閻振興告狀,台大訓導處發文要求哲學系代主任趙天儀解除陳鼓應的導師職務,錢永祥也以「荒謬中傷同學」為由受到記大過一次的處分。錢永祥被記大過一事並未依照規定通知其導師趙天儀,錢永祥與趙天儀至訓導處抗議。台大訓導室承認記過不合程序,擇期另行召開懲戒委員會,仍然記錢永祥一大過。

之後馮滬祥撰寫《青年與國難》一書,批評陳鼓應「挑撥勞工仇恨」、「渲染社會病態」。

為匪宣傳事件[编辑]

1973年2月12日,錢永祥與考古人類學研究所學生黃道琳警備總司令部約談。隔日,警備總部搜索陳鼓應住處。台大哲學系副教授陳鼓應與哲學系講師王曉波隨後遭警總拘留,罪名是「為匪宣傳」。雖然陳鼓應及王曉波隨後由台大校長閻振興具保釋放,但陳鼓應在學期結束後便未獲臺大聘書,王曉波也於1974年6月以後不再續聘。

理則學零分事件[编辑]

1973年6月,馮滬祥參加理則學期末考試,結果六題全錯,被任課講師楊樹同給了零分,使他無法順利畢業,馮滬祥便四處具狀陳情。哲學系召集諸位老師核對成績,確定為零分,馮滬祥威脅楊樹同必須讓他及格,提及「系務將整頓」之事。1974年3月,馮滬祥於哲學系緊急座談會中,再度表示遭打壓,「愛國學生」遭到迫害。

之後,哲學系系主任趙天儀本欲將馮滬祥以威脅師長的理由記過,但受到訓導長勸阻。但既然錢永祥指摘他人被記過,那馮滬祥威脅師長反而不被處罰,因而引起爭議。之後因趙天儀在之前對陳、王、錢等人的懲處並未積極配合,而被撤銷系主任職務。8月,由前臺大哲學系系主任成中英推薦,新聘到任的客座副教授孫智燊任代理系主任。

孫智燊的校務會議與大整肅[编辑]

孫智燊到任後,便不斷指稱台大哲學系內有一批「共產黨同路人」。並將原本召開的哲學系校務會議臨時改為哲學系緊急座談會。會中批判哲學系內部有美國費正清集團及成中英支持之人士(後來成中英澄清為子虛烏有),並指控王曉波的碩士論文《先秦儒家社會哲學之研究》是在呼應中共的「批林批孔」行動。並紀錄成記要,對校內、校外宣傳。還通知媒體、政府,企圖擴大效應。此事件導致哲學系上九名教師聯名向校長閻振興告狀,但已無能為力。

孫智燊最後在1974年6月的教師續聘案中,建議對趙天儀、黃天成、王曉波、楊斐華林正弘等多名教師不續聘,結果趙、王、楊三人在行政會議上獲得不續聘處分,解聘美籍客座教授馬樂伯(Robert Martin)。孫智燊更以系主任的權力,停聘李日章胡基峻兩名兼任講師。

經過大規模的停聘風波後,蔣經國下令由教育部長、外交部長、司法行政部長、調查局長及國民黨副祕書長組成五人小組來處理此事。事後,孫智燊被解除代主任職務後返美,由其推薦的黃振華接任系主任。教育部強迫台大哲研所停止招生一年。1975年6月,黃天成郭實渝兩名講師也獲得不續聘處分。

事件之後[编辑]

孫智燊、馮滬祥都與當時由總政治作戰部主任王昇領導的秘密組織“心廬”有密切關係。(馮生為其中一員,孫氏則無。但孫氏與心廬互動且密切。)

在整個事件中,有八名教師受到不續聘處分;政府欲以此事打擊台大長久以來的學術自由甚為明顯。

此事件最後造成哲學系師資產生斷層教學與思想品質下滑,台大學術思想趨於保守。之後的吳二煥事件即此事件之延伸。

獲得平反[编辑]

1990年代台灣解嚴之後,要求重新調查台大哲學系事件的呼聲再起;1993年,台灣大學組成專案調查小組,對台大哲學系事件進行調查。[2];但是警備總部等單位都認為調查小組非司法單位,拒絕配合提供資料。1995年,台大委請監察院進行調查[3]。1997年,台大哲學系事件獲得平反,陳鼓應王曉波復職重回台大授課,其他受難人也多獲得賠償或回到台大哲學系任教。

調查結果[编辑]

注釋[编辑]

  1. ^ 「孤影」影射「鼓應」,見民視新聞台「台灣演義:臺大哲學系事件」訪陳鼓應 。又「孤影」本名敏洪奎,三十餘年後已改變立場,見林修卉〈敏洪奎與李筱峰 文鬥打成忘年交〉,《新台灣新聞週刊》2006年05月18日 第530期
  2. ^ 1993年,陳維昭校長上任後,台大校務會議通過調查提案,成立專案小組,選出七位調查委員,分別是:文學院林耀福吳密察李永熾柯慶明,理學院楊維哲,法學院葉俊榮張清溪。哲學系因為具有當事人身份,在調查中迴避;當時的系主任是傅佩榮
  3. ^ 1995年六月,學校第二學期第四次臨時校務會議通過「台大哲學系事件省司查報告」。

外部連結[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