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嶷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裴嶷(?-?),文冀河东闻喜(今山西省运城市闻喜县)人,出自河东裴氏定著五房之一的东眷裴。西晉時期官員,任昌黎太守期間因中原內亂無法南歸,遂留在北方,效命於慕容廆。

生平[编辑]

裴嶷為人廉潔正直,又有才幹和謀略,歷任中書侍郎、給事黃門郎及滎陽太守。八王之亂期間天下大亂,裴嶷因為兄長裴武任玄菟太守,故他也自求昌黎太守。後來,裴武去世,裴嶷也得朝廷徵召,裴嶷於是帶著裴武兒子裴開送裴武喪南返。不過,由於戰亂,裴嶷走到段部鮮卑控制的遼西國就路不通行,不能前進,裴嶷就打算回頭歸附慕容鮮卑控制的遼東郡。裴開就說:「家鄉就在南方,為何要向北走!而且一樣是流亡異鄉,段氏強而慕容氏弱,何必離開這兒去那裏!」裴嶷卻解釋:「中原大亂,現在回去就是進入虎口呀。而且路途遙遠,無路可通!而在就想求一個駐足之地,那豈能隨便選擇。你看段部眾人有哪個是有遠大志向的,還能禮待士人嗎!慕容廆,有做霸王的志向,而且國家足,人民安定,現在去那裏,進可以建立功名,退也能庇蔭宗族,你還疑慮甚麼!」裴開於是就跟著裴嶷歸附慕容廆[1]。而當時慕容鮮卑發展還是起步,勢力尚弱,很多在北方流亡的中原人其實都在猶豫是否歸附,但裴嶷的堅定前往就為眾人立下方向。慕容廆對裴嶷的來投亦很喜悅,以其為自己長史,將軍國謀略之事交給他。

太興二年(319年),平州刺史、東夷校尉崔毖鼓動宇文部鮮卑、段部鮮卑及高句麗聯攻慕容廆,雖然慕容廆用計瓦解聯軍,讓段部及高句麗都退軍,但宇文部首領宇文悉獨官仍以繼續進攻,慕容廆就詢問裴有何計策,裴嶷看穿宇文部軍隊雖然人多但無組織,毫無防備,建議針對此挑選精兵進擊。慕容廆於是派了兒子慕容皝慕容翰各領精銳進擊,而宇文部果然無作準備,悉獨官知慕容皝率軍來攻才派兵抗擊,但剛接戰慕容翰的奇兵就已襲取其營,終大敗對方。

戰後,有三枚皇帝玉璽於宇文部營中被發現,慕容廆遂派裴嶷出使東晉,獻捷並進呈這三枚玉璽。慕容廆雖然仍然尊奉晉朝,但礙於其位處偏遠,其實東晉朝內對他仍不太重視。此行裴嶷對朝士大讚慕容廆的聲盛和謀略,並將當時大量流亡中原賢士都投靠他並為其效命的事告知眾人,朝中才開始重視慕容廆。裴嶷將要回去遼東時,晉元帝嘗試挽留他,但裴嶷卻婉拒道:「臣世代受朝廷恩,當上清要之位,而因事而寄居遠方,流落偏僻之地。今天遇到吉運,得看見朝廷,還獲賜恩可留在京邑,於臣私心這實在是大幸事。不過眼見皇宮播遷,山陵受辱,慕容龍驤將軍身在偏遠之地仍心繫王室,他慷慨至誠咸動天地,正要掃平中原,奉迎皇輿北返,故此才派遣臣下跨越萬里前來表達忠誠。今天若果留下臣,他肯定認為國家是留下他在僻陋之地,辜負了他旳丹心,懈怠了他的義德。故此微臣只是忘身為國,只圖回去覆命。」元帝也認同他的話,故還是派他回去。

後裴嶷當過遼東樂浪太守。

家庭[编辑]

祖父[编辑]

[编辑]

  • 裴昶,一作裴潁,晉司隸校尉。

兄弟[编辑]

  • 裴武,玄菟太守

[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 《晉書·卷一百八·載記·慕容廆傳》
  1. ^ 《資治通鑑·卷八十八》:「裴嶷清方有幹略,為昌黎太守,兄武為玄菟太守。武卒,嶷與武子開以其喪歸,過廆,廆敬禮之,及去,厚加資送。行及遼西,道不通,嶷欲還就廆。開曰:『鄉里在南,柰何北行!且等為流寓,段氏強,慕容氏弱,何必去此而就彼也!』嶷曰:『中國喪亂,今往就之,是相帥而入虎口也。且道遠,何由可達!若俟其清通,又非歲月可冀。今欲求託足之地,豈可不慎擇其人。汝觀諸段,豈有遠略,且能待國士乎!慕容公修仁行義,有霸王之志,加以國豐民安,今往從之,高可以立功名,下可以庇宗族,汝何疑焉!』開乃從之。」
  2. ^ 新唐書·宰相世系表一上》:「東眷裴出自茂第三子輯,號東眷。生潁,潁司隸校尉。生武,字文應,晉大將軍、玄菟太守,永嘉末,避地平州。二子:開、湛。開字景舒,仕慕容氏,太常卿、祭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