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陋的中國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醜陋的中國人》是臺灣通俗歷史作家柏楊的著作。本书为柏楊在各種公開场合演講的講稿集結合成的。他在這書中將中國文化比喻為醬缸,而柏楊在海外發表的文章與演講都著重於談論中國人的醜陋與劣根性。

概要[编辑]

柏楊以醬缸文化來形容中國文化,「我們的醜陋,是在於我們不知道自己的醜陋」,以此為中心点談論中國文化,以喚起中華民族對自身的反省。柏楊認為,反省是走向進步的開始。

此書分為上下兩輯。上輯“沉痛出擊”以柏楊本身在公開講演及短文方式發表於報紙專題集結合而成,〈缺少敢講敢想的靈性〉、〈對事不對人〉、〈只我例外〉、〈第一是保護自己〉、〈把羞愧當榮耀〉、〈不會笑的動物〉等短文皆摘錄於柏楊本身其他如《不悟集》、《候罵集》、《猛撞醬缸集》、《踩了他的尾巴》等等雜文著作。下輯“怒濤拍岸”則是集結各界對於柏楊所發表雜文的正反回應。

本書為集結短文及演講稿方式進行編輯出版,除柏楊本身代序外,為集結各式柏楊針對中國“醬缸文化”所發表文章所組成之書籍。

中国人劣根性的例子[编辑]

以下几点为常见例子。

1.自己做不好、幹不来的事,也不希望别人做得来;幹得好,宁愿大家都不做,也不能让别人做得出色;幹得比自己好,你要是做了,他不是釜底抽薪,就是到处捣鼓你、设计你,让你不得安宁。

2.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看别人笑话,是不少人的劣根。看到别人有了灾难,不是伸手拉一把、助人于危难之中,而是在一旁偷笑;最糟糕的是,还有很多人喜欢投石下井。

3.小人不能得志。小人一旦得志,不是专横就是跋扈,几乎到了连自己父母都不认识的地步,危害社会和平;专横的就像霸王般强势,一旦失势,立马就变成了懦弱无能之辈。

4.损人利己,见利忘义,为了个人的一点利益,不惜伤害别人,颠倒是非黑白,把白的说成了黑,黑的说成了白,把没有的说的像真的一样,那管曾经与之患难与共的朋友。当然有时候就是损了人也不一定就有利自己,目的就是要搞垮人家,搞得别人不如他。

5.大声嚷嚷,总害怕别人听不到自己吵杂的声音。这种行为常常使得他人心情烦躁、不得安宁,是造成社会动荡的根本原因之一。

6.缺乏公共意识,到处吐痰,乱丢卫生巾和纸巾,把垃圾丢到别人家门口,纸尿片乱抛,不注意个人卫生,出国乱涂鸦,乱爬他国雕塑,不尊重历史文物等等。

7.道德观念扭曲。女儿被人强奸,不为女儿出头,还反过来骂女儿,责骂女儿丢家里的脸、让大家都没脸见人。

8.缺乏文化素养,不分青红皂白,胡乱责骂他人,从而导致他人心灵受创。自己犯错,只怪他人,不愿承认自身的错误,把一切责任都推到他人身上。凡事不为他人设想,只顾眼前利益。

出版情況[编辑]

《醜陋的中國人》一書於1985年在臺灣林白出版社於《島嶼文庫》叢書列中首刷出版,至1986年於中国大陆出版,然後大陸出現「柏楊熱」;但八六學潮爆發,北京當局认为這本書对统治不利,於是柏楊的所有書本都被全面查禁和發售,至2004年才可以再次印刷和發售。

中國大陸出版六個版本的《醜陋的中國人》,其中時事出版社湖南文藝出版社的內容並不一樣,以1986年的版本最详细。

評論[编辑]

李敖著书《丑陋的中国人研究》,对柏杨及《丑陋的中国人》进行批判。李敖认为,所谓“丑陋的中国人”,只是一种刻板印象而已;柏杨将一部份中国人的丑陋加诸于所有中国人之上,是懦夫的行为;作为中国国民党“文学侍从之臣”的柏杨,才真正是丑陋的中国人。李敖著书《大江大海骗了你:李敖秘密谈话录》更批:“我深知柏杨是国民党‘文学侍从之臣’出身。他离开国民党核心,不再得宠,原因是桃色事件、不是思想事件。他即使是在入狱前夜,还深信他的国民党老上司李焕蒋经国可以帮他妻子出国。”[1]

香港学者孙国栋在《明报月刊》发表《就教于柏杨先生——评〈丑陋的中国人〉》(1986年11月,第251期)、《评〈丑陋的中国人〉引起的风波——兼谈柏杨先生的谎言及其近作》(1988年2月,第266期)、《再评柏杨著〈丑陋的中国人〉》(1988年7月,第271、272期),被称为“孙柏之争”[2]

自由撰稿人徐百川認為,認不清內憂外患對政治局勢的嚴峻影響力,把近代中國的獨裁專制和傳統文化串聯在一起,把傳統文化蔑稱為醬缸文化,完全是一種淺薄直觀的表面看法[3]

書籍資料[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李敖著,《大江大海骗了你:李敖秘密谈话录》,李敖出版社2011年版,ISBN 978-9575101329,第256至259頁:〈我的屁股都引以为耻啊!〉
  2. ^ 张元珂. 《丑陋的中国人》的版本与接受. 中國作家網 (中國作家協會). 2016-05-25 [2020-01-19] (中文(中国大陆)). 
  3. ^ 徐百川. 內憂外患與獨裁專制. 奮起. 2020-03-28 [2020-04-03] (中文(台灣)). 

外部連結[编辑]

相关作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