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昭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韓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韓昭侯
概要
姓名 韓武
谥号 昭釐侯、昭僖侯
陵墓 不明
政权 韓國
在世 ?—前333年
在位 前362年—前333年
年号

韓昭釐侯(?-前333年),名[1]。前362年─前333年在位。戰國時代韓國的第六任君主。韓懿侯韓若山之子。又稱為韓昭侯或者韓釐侯韓昭僖侯[2]懿侯十二年(前363年),若山薨,由其子昭釐侯即位。

生平[编辑]

重用申不害[编辑]

韓昭釐侯十年(前353年),派軍隊攻擊周朝,佔領了陵觀、廩丘等兩個村落。二年後,一位小官申不害法家學說,向昭釐侯推薦自己,昭釐侯任命申不害為丞相。自從申不害任相的前後十五年間(前351年─前337年),內政進行改革,外交覓取和平,也讓韓國躍升為一等強國。有一次,申不害推薦他的堂兄任官,韓昭釐侯拒絕,申不害很不高興。昭釐侯說:「我在你這裡學到了治國的法則,現在,我是要接受你的請託,而破壞你所定的法則嗎?還是遵守你所定的法則,而拒絕你的請託呢?你曾教我,嚴格的執行賞罰,用人一定要依照順序。而你卻私相授受。你說,你要我聽你哪一種話?」申不害汗流浹背,請罪說:「你才是我所盼望的真正君主。」[2]

申不害所主張的任人原則,是「因任授官,循名責實」,而韓昭侯不因申不害有功於國,反而牢記申不害所傳授的治國之「術」,因此韓國得以富強。

堂豁公勸諫[3][编辑]

雖然韓昭釐侯是懂得利用人才的君主,可是很少注意自己所說的內容,導致在無意間把一些重大的機密洩露出去,使跟大臣們所決定的計畫不能實施。因此朝野的大臣都很傷腦筋,都不敢直接告訴韓昭釐侯。直到某一天,自稱名叫堂豁公(堂陼公)的人,親自與韓昭釐候說:「如果這裡有一個以玉做的酒器,是價值千金,卻它的中間是空的,且沒有底子,它是否能盛水?」於是韓昭釐侯回答:「那是不能的。」堂豁公又問:「如果有一個瓦罐子,雖然很不值錢,但它不會漏接,問你,它是否能盛酒?」韓昭侯就回答:「能。」這時,堂豁公趁著機會,就接著說:「這就是了。一個瓦罐子,雖然沒有值多少文錢,以及非常卑賤,但是因為它不會漏接,卻能來裝酒;反而一個以玉做的酒器,儘管它十分貴重,但由於它空而無底,因此連水都不能裝,更不用說人們會將可口的飲料倒進裡面去。人也是一樣,作為一個地位至尊及舉止至重的君主,如果經常洩露臣子商討有關國家機密的話,那麼他有如一個沒有底的玉器。即使是再有才幹的人,如果他的機密,也會在某天被洩露出去,那他的計畫根本是化為泡沫,因此就不能施展他的才幹和謀略。」同時韓昭釐侯才真正地了解,他連續地點頭說:「你說的對!你說的對!」從堂豁公來勸諫以後,在韓昭釐侯要採取重要措施時,大臣們在一起密謀策劃的計畫、方案,韓昭釐侯都會小心對待,甚至連晚上睡覺都是獨自一人,因為他擔心自己在熟睡中所說的夢話,把計畫和策略洩露給別人聽見,防止誤了國家大事。

祝賀秦孝公[编辑]

昭釐侯二十年(前343年),周顯王秦孝公為西方列國盟約長,那時韓昭釐侯祝賀秦孝公,秦孝公命公子少官率軍會各國君主,前往逢澤(今河南滎陽稍北),朝覲周顯王。

高門之論[编辑]

昭釐侯二十六年(前337年)丞相申不害去世。三年後,興建一座高門,楚國大夫屈宜臼對昭釐侯說:「我認為你絕不可能走出這個門,為什麼?因為不是時候。不是時候的意義,不是指日子時辰不對。人生在世,有時順利、有時倒楣。從前,你曾順利過,卻沒有興建高門。去年,秦國佔領宜陽(今河南宜陽西方),韓國大旱,你不厲行節約,體恤民困,反而豪華奢侈,好像國強民富一樣,這是亡國的措施。所以,不是時候。」翌年,高門完工,昭釐侯去世,由其子韓威侯即位。

軼事[编辑]

賞罰之論[编辑]

昭釐侯有條破褲子,他吩咐收藏保管。侍從人員說:「領袖可是吝嗇得很,不把它賞給服侍左右的人,卻把它收藏起來。」昭釐侯說:「英明的君主珍惜他的皺眉和歡笑。皺眉時必定是不滿意某人而皺眉,歡笑時必定是為了嘉許別人而歡笑。一條破褲子跟皺眉和歡笑一樣,我要等賞賜給對國家有功的人。」

資料來源[编辑]

  1. ^ 《韓世家》索隱引《紀年》作「鄭昭侯武」。
  2. ^ 2.0 2.1 司馬遷著,《史記·韓世家》
  3. ^ 陳金安著,《中國寓言故事一
前任:
韓共侯
韓国君主
前362年—前333年
繼任:
韓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