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飛鼠裝滑翔運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海岸線上方的飛鼠裝滑翔隊形
荷蘭天空上的飛鼠裝運動員

飛鼠裝滑翔運動Wingsuit flying or wingsuiting),是一種人體飛行運動項目,它使用一種特殊跳傘裝備,稱之為飛鼠裝(wingsuit),從外觀上而言它增強人們想要運用身體飛行的意義。最新式的飛鼠裝設計方面:羽翼的設計上在腳部之間以及手臂下方都連結著翅膜。飛鼠裝的種類大致可以歸類為飛行者型(birdman suit)或者是飛鼠型(squirrel suit)兩種,不過這裡全部概稱這種裝備為飛鼠裝。由於這個運動危險性極高,並且容易造成意想不到的傷害,並不適合推廣。

飛鼠裝的滑翔從開始到結束降落地面的條件,如同极限跳伞定点跳伞這樣運動一樣,必須要提供一高海拔處並且允許開展降落傘的位置,方能夠使用這套裝備來進行滑翔的動作。

飛鼠裝的飛行員的降落傘裝備原本是為了极限跳伞以及定点跳伞這兩主運動而設計的。飛行員在一高海拔處降落並且拉開他的手背上的飛翼進行滑翔以及打開降落傘著陸。

翼装飞行也被广泛认为是世界上最危险的极限运动,目前,全球仅有大约600名翼装飞行运动员[1]。在有翼装飞行圣地之称的瑞士劳特布龙嫩,已有28个人因这项运动而丧生[2]

中文翻譯[编辑]

現行wingsuit flying英文名稱於兩岸的翻譯名稱差異極大,大陸地區多數採用直譯名稱翼装飞行,台灣地區則使用飛鼠裝滑翔。兩種名稱都可以通行在中文地區。

歷史[编辑]

A man wearing a frame draped in material.
弗朗茨·艾香德(Franz Reichelt)穿上他的降落傘裝備(parachute suit)

飛鼠裝打從一開始就是危險非常並且殞命機率大的活動,最早企圖嘗試飛鼠裝滑翔運動的是1912年2月4日由一位33歲法國裁縫師,名為弗朗茨·艾香德英语Franz Reichelt(Franz Reichelt)做成了最早的類似飛鼠裝的降落傘裝備,他從艾菲爾鐵塔(Eiffel Tower)跳下來測試他的降落傘與人造翅膜組合起來之發明,這是類似於現代的飛鼠裝,同且是這種極限運動的濫觴。他說他將要進行一個假人的試驗而把守衛們給蒙蔽過去。艾香德猶豫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他才往下跳,連帶得他的頭部首先撞擊地面,在冰凍的地上撞出了一個相當大的窟窿,然而驗屍報告卻顯示出他在撞擊到人行道上前是死於心臟麻痺,然就事論事這種欺矇守衛且進行賭上性命試驗實屬非法與不智。關於他的試驗飛行膠卷今日依然被保存著。

1930年代飛鼠裝也被運用在水平的滑行試驗裡。在1930年第一位使用飛鼠裝的是一名19歲美國人,名為雷克斯·芬尼(Rex Finney),來自加州洛杉磯,在跳傘的期間試圖做出提升水平滑行和機動性的試驗。[3][4]早期飛鼠裝是使用像是帆布、木材、丝帛、鋼材,以及鯨須[5]這些材料製作而成。它們不是非常可靠,雖然有些“飛行者(birdmen)”,特別是克莱姆·索恩英语Clem Sohn(Clem Sohn)與里歐·瓦倫泰英语Leo Valentin(Leo Valentin),聲稱已滑行數英里。

約翰·卡塔(John Carta)身著蝙蝠裝(bat wings),今日的飛鼠裝原型。

在1990年代中期,現代飛鼠裝是由法國跳傘運動選手帕特瑞克·德·戈亚尔顿英语Patrick de Gayardon(Patrick de Gayardon)所開發得,從約翰·卡塔英语John Carta使用的式樣改造而來。 在1997年,保加利亞人塞米·波波夫(Sammy Popov)設計與构筑一款式樣的飛鼠裝,其擁有較大的翅膜,在大腿與胳膊之間有更長的翅膜。他飛鼠裝的原型是在內華達州博爾德市英语Boulder City, Nevada(Boulder City, Nevada)開發得。他的飛鼠裝試驗位於拉斯維加斯垂直風洞拉斯維加斯跳傘中心(Flyaway Las Vegas)進行。同年10月,波波夫的飛鼠裝首先飛越內華達州吉恩英语Jean, Nevada(Jean, Nevada),但它從來沒有進入商業化生產階段。波波夫的設計在建立提升力方面做出很大的改善;它能夠減緩垂直速度30 km/h,同時橫向滑行速度超過300 km/h。另外的同月31日,戈亚尔顿向記者展示他的飛鼠裝,進行前所未有且安全的滑翔表演。[6][7]到了1998年,查克〝達凱〞瑞格斯(Chuck "Da Kine" Raggs)開發了一個新式樣的飛鼠裝,它是在翅膜翼型內組裝了硬質肋骨。雖然這些更加強化的翅膜能夠在滑翔的時候更佳的維持它的形狀,如此的製作反而使飛鼠裝重量加重而更難以滑翔。瑞格斯的設計也從未進入商業化生產。戈亚尔顿於同年4月13日在夏威夷測試他對他的跳傘裝備所做的新改裝時身亡。這起意外通常被歸咎於新改裝在固定上發生了錯誤,而非跳傘裝備設計上的瑕疵。1999年8月,波波夫與瑞格斯首次共同進行飛鼠裝滑翔,二人在伊利諾州昆西英语Quincy, Illinois(Quincy, Illinois)舉辨的世界自由落體大會(World Free-fall Convention)上肩并肩地展示他們的設計。這兩種設計表現不錯。在相同的情況下,作了多種編隊的飛鼠裝跳傘,其中包括戈亚尔顿所設計、波波夫所設計,以及瑞格斯所設計的裝備。

商業化世代[编辑]

1999年,芬蘭的亚力·阔斯曼英语Jari Kuosma(Jari Kuosma))和斯洛維尼亞(Slovenia)的罗伯特·佩尼克(Robert Pečnik)聯手創建一個對於所有跳傘運動員既安全且合宜的飛鼠裝。闊斯曼因而建立了飛行者國際有限公司(Bird-Man International Ltd)。在同一年,飛行者公司的“Classic(經典)”,由佩尼克所設計,是第一個提供可以讓一般大眾跳傘用的飛鼠裝。飛行者公司藉由創立教練員程序規畫而成為了第一家提倡飛鼠裝的安全使用之製造業者。通過闊斯曼的創建,教練員程序規劃的宗旨是要屏除飛鼠裝是非常危險的污名並且提供飛鼠裝初學者(通常,跳傘運動員最起碼要200次跳傘)予以一種安全的方式來享受曾經在高空跳傘的世界被認為是最危險的壯舉。隨著飛行者公司教練員史考特·坎波斯(Scott Campos)、查克·布魯(Chuck Blue)以及金恩·格里芬(Kim Griffin)的協助,發展出了預備教練員教導標準化程序。[8]Phoenix-Fly(中譯:鳳翔公司)、Fly Your Body(中譯:如身翱翔公司),以及Nitro Rigging(中譯:奈特罗帆具公司)也已經制定了教練員培訓程序規劃。

儘管這培訓與規範的產生,飛鼠裝定點跳傘(Wingsuit BASE jumping, WiSBASE)仍然是一個危險至極的消遣。科羅拉多大學在2012年的研究發現飛鼠裝定點跳傘每1000次跳傘約有2次重傷的機率,或是隨著跳傘運動員每500次跳傘他們要平均承擔1次重傷的可能。[9]

世锦赛[编辑]

首届翼装飞行世锦赛于2012年10月在中国的张家界举行,南非选手朱力安·布勒(Julian Boulle)以23秒410的成绩获得冠军。[10]第二届比赛于2013年再次在张家界举办,匈牙利运动员维克多·科瓦茨(Viktor Kovats)在试飞过程中不幸遇难,[11]哥伦比亚选手乔纳森·弗德瑞兹(Jhonathan Florez)以23秒40的成绩夺魁[12]

專業技術[编辑]

正進行飛鼠裝滑翔的兩位飛行員

飛鼠裝的飛行員進入自由落體之時身上必須穿著飛鼠裝與降落傘這兩項裝備才行。根據位置與飛機艙門尺寸的不同,當飛行員跳出飛機進入飛鼠裝滑翔必須要有熟練的技術。這些技術包括要適應關於跳出機艙時在當時飛機與氣流的狀態,並且此階段裡飛行員必須在適當的時機伸展他的大腿與手臂以免撞到飛機或是讓滑翔變的不穩定。飛鼠裝運動員是藉由飛機前進速度所產生的相對風英语relative wind(relative wind)而開始從飛機立即跳出進行滑翔。從定點跳傘的位置跳出,像是在一個懸崖峭壁,或是從一台直升機、一架滑翔傘,或是一座熱氣球跳出,和从移動中的飛機跳出相比較有一種由根本性的差異,如這初始空速(initial airspeed)在跳出時就不存在著。在這些情況下,利用萬有引力的力量來加速垂直降落需要產生的空速/对气速度,而這飛鼠裝然後將其轉換成升力

在一經過周密規劃及安排在地表之上的高海拔處其中花式跳傘運動員(skydiver)或是定點跳傘運動員(BASE jumper)很典型的會配備降落傘,飛鼠裝的飞行员也會配備他們的降落傘。採用典型的跳傘或是定點跳傘技術將這降落傘操縱滑行著陸到預期的降落點。

飛鼠裝修飾人類在暴露於風的身體範圍來增加所需要的升力數量值並重視由人體所產生的阻力。有些飛鼠裝可達到的滑翔比英语glide ratio(glide ratio)是2.5:1或者更多[來源請求]。這乃意味著每下降1米距離,將能夠前進2.5米距離。這個比值可稱為飛行效率英语efficiency。隨著體形的處理與藉由選擇飛鼠裝性質的設計,飛行員可以變更他們的前進速度與降落速率這兩項。藉著改變軀幹的形態的方式飛行員就是憑仗操作這些飛行特點來飛行得,雙肩去除拱起(de-arching)姿勢以及轉動雙肩還有移動臀部和膝蓋,並且經由改變攻角令其飛鼠裝於相對風英语relative wind之中滑翔,連帶著藉由張力的數量值施加在裝備中的織物結構之雙翼上。由於缺少了垂直穩定面導致小型的減幅圍繞在偏航轴英语yaw axis(yaw axis)的周圍,所以不良的滑翔技術能夠造成如紡軸般的在空中疾速打转而此必須靠跳傘運動員這部分去積極地下工夫的阻止了。

位於杜拜棕櫚群島上空的飛鼠裝運動員。

飛鼠裝飛行員能夠關於他們的飛行終點去衡量他們裝備性能偕同使用自由落體的電腦去記錄他們滑行之時間量,於海拔甚高之處他們配置了他們的降落傘,並且在此高處他們进入了自由落體。對早先滑翔的下降率速度可以從這些數據進行計算和比較。GPS接收器也可以用於繪製和記錄裝備的飛行路徑,並在當下即時分析,可以指示滑翔期間的滑行距離量。定點跳傘運動員可以在跳出點採用地標,隨著經由地勤人员(ground crews,亦或地面人員)錄製他們的滑行視頻,依此來判定在同一地點有關於他們先前滑行與其他定點跳傘運動員在滑翔方面的執行成效。

一位典型跳傘運動員的終端速度由腹飞(belly fly,亦稱正飛)到地面之間的定向范围是從180~225 km/h(110至140英里)。一套飛鼠裝可以大大減少這些速度。一個垂直40 km/h(25英里)的瞬時速度(instantaneous velocity)已經記錄[來源請求]。然而在其身體向前推進通過空氣中的速度仍然要高得多。

三翼(tri-wing)飛鼠裝擁有在雙腋下和兩腿之間三個獨立的冲压空气英语ram-air(ram-air)翅膜。單翼(mono-wing)飛鼠裝設計採用全裝備連為一體的大型翅膜。

運動發展[编辑]

一位身著飛鼠裝運動員在做定點跳傘

自2003年以來,[13]許多定點跳傘運動員已開始採用飛鼠裝,讓飛鼠裝定點跳傘(WiSBASE)給誕生了出來。

一些實行WiSBASE的流行場地是在挪威謝拉格山(Kjerag)以及精靈公路英语Trollstigen(Trollstigen)、在瑞士的盧達本納(Lauterbrunnen)、在法國的霞慕尼(Chamonix),以及在義大利姆西畢林杜(Monte Brento),與比鄰德羅附近的降落場地。

有一種技術是接近滑翔,這是滑行時靠近臉部和山脈的山脊。法國的罗伊克·让-阿尔伯特英语Loic Jean-Albert(Loïc Jean-Albert )通常是被認為最初接近滑翔的飛行員之一;他的滑行創舉帶來了許多定點跳傘運動員加入這個運動項目裡。2012年11月,亚历山大·波利(Alexander Polli)成為第一個成功的衝到飛鼠裝滑翔終點目標的WiSBASE跳傘運動員。[14]這目標物是採用泡棉製成並且高約3米(10英呎)左右。

培訓[编辑]

對於從空中進行跳傘(skydive)而言,使用飛鼠裝來滑翔這方面即增加了相當大的複雜性。依據《跳傘員信息手冊》(Skydivers' Information Manual),美國降落傘協會英语United States Parachute Association(United States Parachute Association, USPA)要求凡任何一位跳傘運動員在第一次進行飛鼠裝的滑翔若不是要擁有於18個月內最起碼需完成的200次自由落體跳傘以及接受經驗豐富的飛鼠裝跳傘運動員一對一教導外,不然在沒有教練員的情況下試圖進行飛鼠裝滑翔運動就要擁有500次跳傘經驗。[15]在其他國家必然的要求也是相似的。飛鼠裝製造業者提供培訓課程和認證教練員,並且在購買飛鼠裝之前必須加上要完成最起碼的跳傘次數之條件需求,如此方能保障運動員寶貴的生命。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编辑]

註釋[编辑]

  1. ^ 搜狐体育 - 翼装飞行成最接近死神运动 全球仅600人敢挑战
  2. ^ 中国网 - 翼装飞行--挑战极限运动的极限
  3. ^ "Human Flying Squirrel Zooms Through Air". Popular Science Monthly: 53. September 1930. 
  4. ^ Ewers, Retta E. (January 1934). "Rex - The Human Glider". Popular Aviation (aka Flying Magazine): 28.
  5. ^ 編者按:為了維持原文的完整性故而譯出,然而對於出自於人類私心,濫殺生物的行徑則不以為然。
  6. ^ L'uomo volante ce l'ha fatta. Corriere della Sera. 1997-11-01 [2011-05-18] (Italian). 
  7. ^ Patrick, l'uomo shuttle. La Gazzetta dello Sport. 1997-11-01 [2011-05-18] (Italian). 
  8. ^ Bird-Man Worldwide Instructors list.  Retrieved 28 January 2008.
  9. ^ Mei-Den, Omer. The epidemiology of severe and catastrophic injuries in BASE jumping.. PubMed.  Retrieved 8 December 2014.
  10. ^ 中国网络电视台 - 首届翼装飞行世锦赛决赛:南非选手朱力安23秒410夺冠
  11. ^ 维克多·科瓦茨的最后一跃
  12. ^ 哥伦比亚选手乔纳森获得第二届翼装飞行世锦赛冠军
  13. ^ Matt Gerdes, The Great Book of BASE, BirdBrain Publishing, 2010, p. 216
  14. ^ "Alexander Polli Wingsuit Downhill Gate Bashing: Precision Of Human Flight". YouTube. 26 November 2012.  Retrieved 23 December 2012.
  15. ^ U.S. Parachute Association > SIM > Read > Section 6. Uspa.org.  Retrieved 18 May 2010.

引用[编辑]

  • Michael Abrams. Birdmen, Batmen, and Skyflyers: Wingsuits and the Pioneers Who Flew in Them, Fell in Them, and Perfected Them. 2006. ISBN 1-4000-5491-5. 
  • Matt Gerdes. The Great Book of BASE, BirdBrain Publishing. 2010. ISBN 978-1-4000-5491-6. 
  • Scott Campos. Skyflying Wingsuits in Motion. 2005. 

延伸閱讀[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