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雅各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理雅各
Dr. James Laidlaw Maxwell MD
馬雅各
英國長老教會第一位駐臺灣宣教師馬雅各牧師(James Laidlaw Maxwell, MD).jpg
出生 (1836-03-18)1836年3月18日
 苏格兰愛丁堡卡農門
逝世 1921年3月6日(1921-03-06)(84歲)
 英格兰倫敦布羅姆利
居住地  苏格兰
 大清台灣
 英格兰
国籍  苏格兰
母校 愛丁堡大學
头衔 長老
馬雅各博士
旗後教會之馬雅各銅像

詹姆斯·萊德勞·邁斯威爾英语:James Laidlaw Maxwell漢名馬雅各,1836年3月18日-1921年3月6日),生於英國蘇格蘭醫師長老教會傳教士,於19世紀後期到台灣南部傳教及行醫,是英國長老教會第一位駐臺灣宣教師,與馬偕醫師齊名。他創設了台灣首座西式醫院新樓醫院[1]

早年[编辑]

1836年3月18日,馬雅各生於英國蘇格蘭首府愛丁堡卡農門(Canongate)附近,父親是蘇格蘭自由教會的長老。馬雅各兒童時期因爬至屋頂水塔處,不慎跌傷,住院治療,由著名醫生 Syme 照顧,中年之後,為脊椎疾病所苦,懷疑是童年時受傷所導致。馬雅各的童年就是在蘇格蘭自由教會的教育系統裏被教養長大。

蘇格蘭長老教會[编辑]

約翰·諾克斯(John Knox,1514年-1572年11月24日)是蘇格蘭長老會的創立者,他領導宗教改革,導致1560年蘇格蘭宣佈廢棄天主教信仰,接納新教。1561年起,約翰·諾克斯曾於愛丁堡住了11年。長老教會主義在蘇格蘭形成的過程並不順暢,大約經過130年大量流血和犧牲,甚至導致戰爭的慘痛經驗,直到1690年才成為蘇格蘭國教。

蘇格蘭啟蒙運動(Scottish Enlightenment)漸漸軟化了剛硬的喀爾文宗教狂熱,開啟了「以人為本」以及「歷史」和「人性」的主題討論,他們主張人性最基本的要素,包括道德理念都會受到不同時空和地理因素的牽動而不斷演化,今日大家公認的「自然科學」—動物比較學,遺傳學、演化學、醫學;「社會科學」—人類學、人種起源、社會學、歷史學、經濟學都深深地受到這場蘇格蘭啟蒙運動的影響,而蘇格蘭教會也逐漸趨向世俗化。

到了1843年,由於不滿蘇格蘭長老教會世俗化,包括公理會、浸信會、衛理公會開始推動宗教覺醒,嚴守安息日教規,1203名蘇格蘭國會教牧師當中的474名牧師反對政府對教會的干涉與控制,由 錢伯思 (Rev. Thomas Chalmers, 1780-1847) 領導脫離國會教,另外成立總會,是蘇格蘭自由教會(Free Church of Scotland)的開始。自由教會的會友信奉加爾文主義,嚴守長老制,也力行福音的宣教。

蘇格蘭長老教會派遣無數的宣教士到世界各地宣教,比方說有:到麻六甲宣教的米憐(William Milne,1785-1822)牧師,他創立最早的一份中文的期刊「察世俗每月統記傳」;到非洲去初傳福音的李文斯頓(David Livingston, 1813-1873),到中國、美洲佈道的賓為霖(1815-1868)牧師,他把屬靈的經典「天路歷程」翻譯成中文;赴中國宣教的羅約翰(John Ross, 1842-1915)牧師,他把新約聖經翻譯成韓文;去廈門傳教的杜嘉德牧師;曾得到1924巴黎奧運400米金牌及200米短跑銅牌的李愛銳(Eric Henry Liddell,1902-1945)牧師,後來在中國宣教。而來到台灣的蘇格蘭宣教師有馬雅各、李庥甘為霖巴克禮蘭大衛梅監務等更是不勝枚舉。

求學時期[编辑]

1845年,馬雅各畢業於葛林諾奇夫人自由教會學校(Lady Glenorchy's Free Church School)。1850年,畢業於愛丁堡的皇家中學(Royal High School)。進入愛丁堡大學就讀,分別獲得大學 (B.A.: 1853 年)、碩士 (M.A.: 1854 年)、醫科學位(1858 年)。之後,前往巴伐利亞符茲堡普魯士柏林進修 3 年,期間他研究脾臟,以此為研究論文,也特別提到血癌,而獲得 M.D.學位。

中英第一次鴉片戰爭 (1839年9月4日至1842年8月29日)之後簽訂《南京條約》,清政府將香港島永久割讓給英國,並開放沿海的廣州、福州、廈門、寧波、上海五處港口,進行貿易通商。

清政府與英法第二次鴉片戰爭 (1856年至1860年)之後簽訂《天津條約》,內容包括增開牛莊、登州、台灣(今台南安平舊港)、淡水、打狗(今高雄港)、潮州(後改汕頭)、瓊州、南京及鎮江、漢口、九江為通商口岸,同時,英法人士可在內地遊歷及傳教,而鴉片改稱洋藥,可自由買賣及進口。當時英國興起一股中國熱,而台灣(今台南安平舊港)、淡水、打狗(今高雄港)這幾處也在開放通商口岸的名單中。1860年,在廈門英國長老教會宣教師杜嘉德(Douglas Carstairs)建議,將台灣列入醫療傳道的宣教區,安排醫師背景的宣教士前往。

1860年,馬雅各尚未獲得 M.D.學位前,已取得愛丁堡 LRCP 和 LRCS 資格,在倫敦Brompton Consumption Hospital擔任住院醫生 6 個月。

1861年,馬雅各在英國伯明罕General Hospital醫院擔任住院醫生,他在此時認識其夫人,於此同時,他為百老匯長老教會(Broad Street Presbyterian Church)會員,教會牧師為 Rev. Mackenzie [2]

馬雅各在一次教會聚會中,遇到從中國廈門回國的杜嘉德牧師,從那裏,他第一次聽到台灣(Formosa)的名字,當時馬雅各只有27歲,剛與Mary Anne Goodall小姐訂婚,並決定離開故鄉、辭去伯明罕的優沃薪水,自願前往福爾摩沙台灣)。他剪下一綹頭髮,送給摯愛的未婚妻,以表思念不捨之情,與杜嘉德一同搭船飄洋過海,踏上前往台灣遙遠的路程[3]

醫療宣教[编辑]

第一次來台灣[编辑]

1863年8月,馬雅各跟隨杜嘉德牧師從英國搭乘「波羅乃西號」(Polmaise)出發,經過好望角(喜望峰),渡過印度洋,終於在12月4日抵達上海英國租界。馬雅各在此參觀了教會、醫院,也會見教會中的宣教前輩。

1864年1月2日,抵達廈門,學習語言。

1864年10月5日,馬雅各與杜嘉德牧師、吳水文、2位信徒在打狗(今高雄港)登陸,探尋在臺灣宣教的可能性,考察後認為府城臺南的人口遠比打狗還多,最適合作為宣教的起點和中心。10月30日一行人返回廈門。

台南看西街佈道所 (1865年6月16日-1865年7月9日)[编辑]

1865年5月28日,馬雅各正式為基督長老教會傳教士與醫生雙重身分,搭乘 Meta 號在臺灣打狗登陸,同行的人有杜嘉德牧師、吳水文陳子路黃嘉智、廈門會友李西霖王阿炎。2-3天後,馬雅各進入府城(臺南),在北勢街(台南市神農街)天利行奈.麥斐兒(Mr. Neil Mcphail) 家作賓客[4]

1865年6月16日,打狗海關 William Maxwell 頂讓他所租的台南府城看西街一屋給馬雅各,選擇作為佈道所(今台南市中西區仁愛街43號),開始傳道醫病,傳道方式則是行醫為主,傳教為輔。1865年6月16日成為英國長老教會在台灣開始設教的日子,並為全台紀念日。

7月9日,馬雅各遭到當地漢醫的排擠,並有說他取人心、眼睛來製藥的謠言出現,受到挑撥的民眾,包圍醫館,揚言拆除禮拜堂,並出手攻擊教會的人,終至引發大暴動,是為「看西街事件」,知縣請馬雅各在 3 日內撤離。馬雅各在府城落腳才短短23天,不得不轉移陣地。

高雄旗後、埤頭禮拜堂 (1865年7月16日-1868年12月26日)[编辑]

馬雅各只好轉往有英國領事館保護的打狗旗後街(今高雄旗津附近),租下一間店面,1865年7月16日由杜嘉德牧師主持開事禮拜,繼續行醫傳教。不久,杜嘉德牧師就返回廈門。

11月,由英國商人必麒麟(William A. Pickering)帶領馬雅各進入旗山附近的木柵拔馬台南附近的玉井左鎮、崗仔林等平埔族地區傳教而大受歡迎,並設立教會。

1866年6月,他在旗後山腰買地建立聖殿,這就是臺灣基督長老教會的第一座正式禮拜堂─「打狗禮拜堂」,即現今「旗後教會」的前身。7月23日,英國長老教會在廈門的宣為霖牧師(Rev.William Sutherland Swanson)來打狗,幫助馬雅各醫生5周。8月21日,宣為霖為陳齊、陳清和、高長、陳圍洗禮,這是台灣第一次洗禮儀式。

9月下旬,馬雅各在禮拜堂對面,開設可容納八張病床的醫館,堪稱臺灣第一所正式且稍具規模的西醫館。可惜,目前醫館已拆除。

1866年6月,馬雅各推薦萬巴德醫生 (Dr. Patrick Manson) 為中國海關醫員 (Medical Officer) ,駐打狗 (旗後) ,主要業務是診療外籍人士 (來任當時有16人) 及作氣象報告。他也協助馬醫生在旗後醫館的醫務,1869年,當馬雅各往台南府城,在旗後醫館就託萬巴德醫生來維持。

馬雅各的仁心仁術,遠近馳名,常有臺灣中部甚至澎湖遠道而來求醫的人,不少人因為病痛得到醫治,開始相信馬雅各所傳揚的福音真理。教會信眾急速增加,常有人遠從埤頭(鳳山)來到旗後做禮拜,1867年7月,他又在埤頭之北門外購屋,成立教會兼設醫館,是旗後的第一座西醫診所和禮拜堂,自己奔波於旗後、埤頭兩地。後來1867年12月13日李庥牧師夫婦( Rev. Hugh Ritchie )自英國來台協助。

1868年3月中旬,馬雅各經廈門及汕頭前往香港,在香港主教堂與Mary Anne Goodall小姐結婚,由宣維霖牧師(Rev. William Sutherland Swanson)主禮。

1868年(同治7年),李庥抵臺的第二年,台灣發生樟腦戰爭,引發台灣人排斥洋教洋人達高峰,教堂被毀,教民被殺,華洋交毆相繼發生。洋人認為地方官縱容,不尊重「條約」所給權益,屢次照會抗議。馬雅各赴香港結婚不久,4月11日,高長傳道受暴徒毆打、被監禁50日,而埤頭禮拜堂遭暴徒拆毀[5]。4月24日,莊清風傳道在舊城活活被打死[6]。5月2日,馬雅各夫婦於返回台灣。6月,馬雅各和李庥聯名上書英國駐華公使阿禮國(Sirj. Rutherford Alcock)[7],報告在台灣教會受迫害的情形,並請其設法交涉善處。阿禮國致總理各國事務和碩恭親王,經台灣府打狗領事調查後,要求清廷必須將兇犯從嚴懲治並將拆搶禮拜堂房屋、傢具按價賠補7百62元洋銀(禮拜堂之工料3百元洋銀、堂內之傢具等4百62元洋銀)。

1868年7月31日,埤頭重修禮拜堂,又被兵勇拆毀。英署領事古必勳(John Gibson)上任,認為事態嚴重,馳報香港請調兵船,先後有兵船3艘分泊打狗安平,名為保護洋人,實為要挾。9月3日,馬雅各被誣告與高長一起殺人埋骨於禮拜堂地下。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得報,指示閩省督撫派員會同英國領事迅速偵辦,於是福建興泉永海防兵備道曾憲德受委派專責辦理。曾憲德於11月8日抵台。11月25日,英兵官茄當(Lieut Gurdon)在安平開砲,翌日突襲安平協署,副將江國珍於負傷後服毒殉命;後亦向商民勒去兵費。至12月1日,曾憲德與吉必勳成立8 項協議,解決樟腦糾紛。

12月21日,馬雅各陪英艦 H.M.S.Rinald 號艦長 Lord C.Scott、平安領事 Mr.Gibson、廈門英領事 Mr. Robert Swinhoe往埤頭,和福州道台處理教會迫害事件,歷時 40天。最後清廷賠教會1千176元完案,承認傳教師在臺灣各地有傳教居住之權,及「將來如有糾紛,由中外會審」等傳教的保障,宣教士因而得到前所未有的發展空間。馬雅各決定重回台南府城,他在打狗的居所不幸遭到火災,失去了所有結婚禮物。

台南亭仔腳禮拜堂 (1868年12月26日-1871年11月)[编辑]

1868年12月26日,馬雅各帶著吳文水、高長回到台南,在城南二老口街(現今台南衛民街與北門街口,台南啟聰學校博愛堂附近)租得佔地一千四百坪大的許厝舊樓,設立一個規模更大的醫館,這座二老口醫館就是今日台南市東區東門路新樓醫院的前身,民間俗稱二老口醫館為「舊樓」醫院。6月26日,台南首批 7 人在二老口禮拜堂受洗,由李庥牧師施洗。

7月,馬雅各於熱鬧的亭仔腳街(台南市青年路由府城隍廟到民權路這一段,古名「府口街」,府指的即是府署,民間俗稱"亭仔腳街"),(亭仔腳是騎樓的意思,商業街屋退出騎樓空間讓行人可遮陽避雨,同時可以擺設貨物進行商業活動) 租得一民房,開設亭仔腳禮拜堂(現今台南市青年路111號),亭仔腳禮拜堂是今日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太平境教會(台南市公園路6號)的前身。9月2日,亭仔腳禮拜堂5人受洗,由李庥牧師施洗。

1870年4月1日,設立木柵禮拜堂,約120人參加禮拜。4月12日,馬雅各夫婦拜訪木柵2周。1871年1月8日,馬雅各主持開設可容納200人之柑仔林禮拜堂,當天約100人參加禮拜。1月15日,參加拔馬新禮拜堂獻堂。2月10日,徳馬太醫生(Dr. Matthew Dickson)來府城協助,他是英國長老教會駐臺第2位醫療宣教師[8]

馬雅各發覺單純、樸實的原住民,對福音的接受度比漢人高,因此,在臺期間,足跡遍及玉山及中央山脈,翻山越嶺,深入平埔族各 部落行醫傳道。短短幾年,他把英國長老教會的福音種子,散播到臺灣大甲溪以南的中南部地帶,設立了三個教區:第一教區,南區西拉雅族(木柵、左鎮);第二教區,中區和雅族(白河、嘉義);第三教區,北區巴宰族(埔里、豐原、神岡)。

馬雅各在台灣服務期間,發現小小的海港村鎮,運鴉片的船隻多過運糧食的船隻, 每當看到吸食鴉片者瘦弱無神的面孔,就十分心痛。後來他回英國後,寧受毀謗攻擊,也要反對英政府販售鴉片給中國。

1871年,馬雅各夫人Mary初次懷孕,因身體不適必須返英待產,馬雅各因事工纏身無法同行,3月19日,懷孕的馬雅各夫人獨自搭船返回英國,沿途顛簸辛勞,母子健康均有損傷。4月,馬雅各與湯姆森自廈門來台,8月7日,馬雅各報告記載,從事台語新約聖經翻譯。

1871年11月,馬雅各離台,由德馬太醫生(Dr. Matthew Dickson)接替二老口醫館的工作。

1871年12月5日,馬雅各的長子馬士敦(台灣譯:馬約翰, John Preston Maxwell)出生於伯明罕,而馬雅各此時尚未抵達英國。馬雅各返英之後,因多年勞累健康大損,無法再回台灣。

第二次來台灣宣教 (1883年12月23日-1884年10月20日)[编辑]

1883年12月23日,馬雅各帶著腰部關節的病痛與夫人再度返台,英國母會余饒理先生夫人也來台。

1884年10月20日,馬雅各夫人生病,中法戰爭爆發,馬雅各與夫人搭乘最後一艘船離開,前往廈門。此次馬雅各夫妻在台灣停留不到一年,因為健康問題只好重返英國。1885年4月,馬雅各夫妻返回英國。

英國期間[编辑]

第一次回英國[编辑]

在宣教過程中,馬雅各發現荷蘭拼音的羅馬字易學好用,於是他傾力研究推動羅馬字拼音的閩南語白話字運動,並著手翻譯聖經,加強文字宣教工作。1871年馬雅各休假返英之後,住在倫敦 Hamstead,Heath 街26號,仍然積極推動閩南語白話字運動。

1873年6月9日,次子馬雅各二世(James L. Maxwell Jr.)出生。10月1日,馬雅各編成廈門音新約聖經翻譯[9]

由於馬雅各致力於印製羅馬字新約聖經之工作,也因為結核病引起發燒而身體虛弱。因為必須長時間坐著,他的背部倚靠石膏架支撐達十年之久,且臥於水床。其間,他編寫了English Presbyterian Mission 之「福音在中國」及中國與羅馬字書籍,凡是中國來的訪客,他蒐樂於接待,如: 蒙古的 Gilmour,Chinchew 的 Grant,伯明罕的Grabbe,Burns Thomson 等宣教士。馬雅各住在倫敦 Pentherton Road 104號,在那裏住了五、六年。

1878年3月,倫敦醫學宣教協會 (Medical Mission Association) 成立,馬雅各擔任該協會第一位秘書,後來該會買了 Highbury Park 地方的47-49號,馬雅各一家人住在49號,許多會員到他家拜訪他,受他影響極深。由於馬雅各的投入,Islington Medical Mission 被設立。世界各地醫療宣教事工在他的掌理之下,醫療難題或宣教人員的問題都獲得解決[10]。後來,馬雅各買下Highbury Park 地方的 51號,搬家到那裏。

1880年,他奉獻了台灣第一台羅馬拼音白話字印刷機、排字架、鉛字等印刷工具,促成日後第一家印刷廠「聚珍堂」書房及台灣第一份報紙《台灣府城教會報》(即今之《教會公報》)成立。

第二次回英國[编辑]

1888年,倫敦舉行一場大型的國際宣教會議,戴德生海班明、馬雅各都在大會中發表演說。其中,戴德生說:「我在中國侍奉已經超過 30 年,深信鴉片貿易在一星期之內對中國造成的傷害,多過於各宣教士在一年所累積的善事」;馬雅各說:「當成千上萬的中國人在那裏受苦,我們怎能在英國閒坐,而不起來反對這麼重大的罪惡呢?」在馬雅各發言過後,大會無異議地通過了反對鴉片貿易的決議。

1899年,長子馬士敦(台灣譯:馬約翰,John Preston Maxwell)與Edith Lilly Isaacson (1867-1954)結婚。2月3日,馬士敦受宣道會派遣前往中國福建,先在漳浦行醫(1899-1904年)。1901年,漳浦曾發生的一場非常可怕的鼠疫,僅在4月到8月間,漳浦的兩萬人口中,差不多死了十分之一(兩千人)。

1904年,馬士敦前往更偏遠的永春聖教醫院行醫,為該醫院引進最早的"X"光設備。1908年,馬士敦夫人生下一名女兒 Marjorie Gordon Maxwell(1908-2000)。

馬士敦在漳浦(1899-1904年)、永春(1904-1919年)從事醫療傳道達20年之久後,轉往北京協和醫學院教授,他的專長是婦產科,所以成為北京協和醫學院婦產科的主任,他的研究發表在很多醫療的期刊上面,其中包括1925年在大英帝國婦產科雜誌上發表了一篇叫「中國的軟骨化症」,指出軟骨化症會影響到產婦的骨盆會變形,必須要用剖腹的方式才能順利地生產。馬士敦在北京協和醫學院教出許多優秀的本地醫生,如:林巧稚等。

次子雅各二世醫生(Dr. James Laidlaw Maxwell, Jr.),1873年6月9日生,1900年受派為駐台宣教師,翌年2月14日抵台,任職於新縷醫館;1900年,台南二老口醫館「舊樓」的租屋處歸還給屋主,醫館搬到新建造的建築,為台灣首座西式醫院,取名叫新樓醫院。年輕的馬雅各二世在此行醫,大力推行戒改鴉片、痲瘋病及性病防治等。

1901年10月9日,馬雅各二世與 Millicent Bertha Saunders (1871-1961)小姐於香港結婚。1901至1923年間,馬雅各二世醫生培育許多學徒如:周玉山、高清源、杜應清,黃登科、林達儒、吳和甫、林乞、王清如、謝定篤、蔡超、張本等人,他們成為教會與社會的中間賢流,對社會有很大的貢獻。

1911年,馬雅各醫生75歲退休,辭去倫敦醫學宣教學會秘書之職、改任編輯秘書,搬到倫敦 Kent 的 Bromley居住。

1915年11月21日,福音來台50年紀念,100所台灣南部教會贈送禮物給馬雅各醫生夫婦。馬雅各擔任醫學院住宿生之家長,50位住校醫學生參與海外宣教工作。馬雅各編輯醫療協會之 Medical Missions at Home and Abroad,於國際宣教會議中推動醫療宣教。

家庭與逝世[编辑]

1918年1月23日,馬雅各夫人逝世,享年83歲。

1921年3月6日,馬雅各在英國倫敦布羅姆利去世,享年85歲,與馬雅各夫人同葬於 Plaistow 之 St. Mary 墓園。馬雅各遺有二子,皆為醫生。長子馬士敦(台灣譯:馬約翰)在中國泉州永春行醫,次子馬雅各二世在台南新樓醫院行醫。

1923年,馬雅各二世應「博學醫會」(China Medical Missionary Association)之聘,出任其執行幹事而前往上海。

1935年後,馬士敦回到英國,住在Cambridgeshire郡的 Brinkley。

1937年,馬雅各二世就任中國紅十會總幹事,直到1940年才因身體不適返回英國。

1949年大陸正變色之際,馬雅各二世前往中國杭州癩(痲瘋)病院服務。1951年8月10日,他在杭州逝世,享年78歲,葬於杭州。

1961年7月25日,馬士敦逝世於英國,享年90歲。

紀念[编辑]

1901年,亭仔腳禮拜堂吳道源執事奉獻建地於太平境地號,加上信徒共同奉獻,及巴克禮博士向英國母會女宣募捐得 2000千餘元。1902年9月13日建堂完成,英國母會贈碑命名為「馬雅各紀念教會」,就是今日台南的「太平境教會」(台南市中西區公園路6號),內部牆上有一個英國母會贈送之「馬雅各紀念碑」。該教會內並有一個小型的歷史博物館,收藏一部分馬雅各家族的文物。

1921年3月10日,英國長老總會長巴克禮主持馬雅各醫生之告別禮拜。5月27日,馬雅各二世在台南太平境教會主持父親馬雅各醫生之告別禮拜。

1985年5月26日,馬雅各來台120週年紀念。馬雅各次子馬雅各二世長女之子 Millicent Hope之子Kenneth M. Mclennan (第四代)應邀至台灣,在旗後教會主持馬雅各醫生紀念銅像之揭幕典禮。

1997年9月24日,台南新樓醫院董事、醫生、護士及太平境教會戴德馨牧師、會友一行 28人前往英國馬雅各墓地悼念。

2001年11月22日,馬雅各醫學紀念博物館於台南新樓醫院開幕。

2002年4月22日,馬雅各長子馬士敦(台灣譯:馬約翰)女兒之孫史汀博士(Dr. William Maxwell Steen,第四代)夫婦訪問台南新樓醫院,贈送馬雅各生前之珍貴文物於馬雅各醫學紀念博物館,並主持馬雅各家族影像展的揭幕儀式。

2003年10月27日,台南新樓醫院138年院慶,百年教會影展中展出馬雅各家族文物。12月8日,陳水扁總統蒞臨馬雅各銅像之揭幕典禮。馬雅各銅像的製作者是林坤明先生,共完成二座,分別豎立在新樓醫院台南院區和麻豆院區的門診大廳之外。

2010年3月22日,臺南市安平區「馬雅各長青公園」啟用,面積1.8公頃,座落於建平路長青公寓北側,東緊鄰台南運河,為臺南市首座老人主題公園。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1. ^ 大紀元:新樓醫院走過138年,追念馬雅各醫生
  2. ^ 潘稀祺:《台灣醫療宣教之父 : 馬雅各醫生傳》 P. 251, (2003年,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新樓醫院出版)
  3. ^ 林治平: 你認識馬雅各嗎?(上)宇宙光雜誌 489期.
  4. ^ 賴永祥: 史話107-天利行和必麒麟
  5. ^ 賴永祥:史話120 -埤頭教會大劫難
  6. ^ 賴永祥: 史話121-莊清風殉教
  7. ^ 賴永祥: 史話122 -馬雅各上書阿禮國
  8. ^ 賴永祥: 教會史話212 - 德馬太醫生
  9. ^ 潘稀祺:《台灣醫療宣教之父 : 馬雅各醫生傳》 P. 396, (2003年,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新樓醫院出版)
  10. ^ 馬約翰: 《我的父親馬雅各的生平與工作》

来源[编辑]

  • 黃茂卿,1988,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太平境馬雅各紀念教會九十年史,太平境馬雅各紀念教會
  • 陳永興,2004,台灣醫界人物誌,望春風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