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任城王高湝(538年-577年),渤海郡蓨縣(今河北景縣)人,北齊政權奠基者高歡之第十子,母親為小爾朱氏[1],曾名義上成為北齊皇帝

生平[编辑]

高湝年少而聰明,天保元年(550年)六月,高湝被封為任城王。自孝昭帝武成帝在位期間時,車駕還,他們常令高湝鎮守晉陽,總理并州事務。後又任司徒太尉、并州錄尚書事[2]天統三年(567年),任太保并州刺史,加封正平郡公[3]。當時有一位婦人在汾水洗衣服,有一名乘馬人換了婦人的新靴,婦人就只好拿著他的舊靴去州衙門告官。而高湝就召來住在城外的居民,展示那對靴子,說:「有一位乘馬人在路途上被賊人劫害,遺下此靴,你們之中有沒有此人的親屬?」一婦人哭訴:「我的兒子昨天穿著此靴去妻子的家!」不久就捕獲那乘馬人,當時的人認為他十分明察秋毫[4]

武平元年(570年),高湝遷任太師司州,再為冀州刺史,加封太宰,後成為右丞相都督青州刺史[5]。武平五年(574年),青州崔蔚波夜襲城,高湝在倉卒之際擊退賊人,破崔蔚波的軍隊。後來拜為左丞相,轉任瀛州刺史。後來後主逃至時,加封高湝為大丞相[6]

安德王高延宗晉陽稱帝時,派遣劉子昂向高湝勸說歸順高延宗。但高湝不聽,執捕劉子昂送到鄴。其後幼主逃至濟州時禪位給高湝,當讓位的詔書還未抵達,幼主便被軍俘虜。高湝與廣寧王高孝珩冀州召募四萬多人,攻打周軍[7]。當北周齊王宇文憲來伐時,他先遣送降書及大赦詔,但高湝都丟到井中。戰敗後,他和高孝珩都被擒。宇文憲問:「任城王,這又何苦呢?」高湝說:「我是北齊神武帝之子,兄弟十五人,只有我獨存,當逢國家滅亡,今日死去,無愧於祖先。」宇文憲十分敬佩,歸還他的妻子。快到鄴城時,他在馬上大哭,跳到地上,血流滿面。至長安,他和後主一同被殺[8]

王妃卢氏,被赐给斛斯征,蓬首垢面,长斋不言笑。征放之,乃为尼。隋朝开皇三年,上表请求隋文帝葬高湝及五子于长安北原。

參考資料[编辑]

  • 北齊書》 卷十 列傳第二 高祖十一王

註釋[编辑]

  1. ^ 北齊書 卷十 列傳第二 高祖十一王》:小尒朱氏生任城王湝……任城王湝,神武第十子也,
  2. ^ 北齊書 卷十 列傳第二 高祖十一王》:少明慧。天保初封。自孝昭、武成時,車駕還鄴,常令湝鎮晉陽,總幷省事,歷司徒、太尉、幷省錄尚書事。
  3. ^ 北齊書 卷十 列傳第二 高祖十一王》:天統三年,拜太保、幷州刺史,別封正平郡公。
  4. ^ 北齊書 卷十 列傳第二 高祖十一王》:時有婦人臨汾水浣衣,有乘馬人換其新靴馳而去者,婦人持故靴,詣州言之。湝召城外諸嫗,以靴示之,紿曰:「有乘馬人在路被賊劫害,遺此靴焉,得無親屬乎?」一嫗撫膺哭曰:「兒昨著此靴向妻家。」如其語,捕獲之。時稱明察。
  5. ^ 北齊書 卷十 列傳第二 高祖十一王》:武平初,遷太師、司州牧,出為冀州刺史,加太宰,遷右丞相、都督、青州刺史。湝頻牧大藩,雖不潔己,然寬恕為吏人所懷。
  6. ^ 北齊書 卷十 列傳第二 高祖十一王》:五年,青州崔蔚波等夜襲州城,湝部分倉卒之際,咸得齊整,擊賊,大破之。拜左丞相,轉瀛州刺史。及後主奔鄴,加湝大丞相。
  7. ^ 北齊書 卷十 列傳第二 高祖十一王》:及安德王稱尊號於晉陽,使劉子昂修啟於湝:「至尊出奔,宗廟旣重,群公勸迫,權主號令,事甯終歸叔父。」湝曰:「我人臣,何容受此啟。」執子昂送鄴。帝至濟州,禪位於湝,啟竟不達。湝與廣甯王孝珩于冀州召募得四萬餘人,拒周軍。
  8. ^ 北齊書 卷十 列傳第二 高祖十一王》:周齊王憲來伐,先遣送書並赦詔,湝並沉諸井。戰敗,湝、孝珩俱被擒。憲曰:「任城王何苦至此?」湝曰:「下官神武帝子,兄弟十五人,幸而獨存,逢宗社顛覆,今日得死,無愧墳陵。」憲壯之,歸其妻子。將至鄴城,湝馬上大哭,自投於地,流血滿面。至長安,尋與後主同死。
中国华北华东北部地区君主
前任:
侄孫齐幼主
高恆
— 名义上的 —
北朝 · 北齐皇帝
577年
末任
原因:北齐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