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投毒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黄洋中毒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林森浩故意杀人案
复旦投毒案
概览
公诉机构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
公诉日期 2014年10月30日
被告人员 林森浩(男,1986年9月14日出生于广东省汕头市,汉族,原系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影像医学与核医学专业2010级硕士研究生)
公诉罪名 故意杀人罪
审理法院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
宣判日期 2014年2月18日(一审判决)
2015年1月8日(二审裁定)
2015年12月8日(核准死刑裁定)
宣判结果 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5年12月11日执行注射死刑
其他
调查机构 上海市公安局文化保卫分局刑事侦查大队
相关证人 检方提供的证人
  • 作关于被害人黄洋发病、死亡原因的证言:
    葛某某、吴某某、孙某某、王某、于某某、潘某某、罗某某、刘某、沈某某、钟某、黄某某、马某、顾某某、向某、杨某某
  • 作关于涉案毒物来源和被告人林森浩取毒、投毒、丢弃犯罪工具等的证言:
    张某某、吕某某、吕某、盛某、张某
  • 作关于被告人林森浩投毒动机及主观故意等的证言
    葛某某、付某某、盛某、吴某某、赵某某、马某、薛某某、丁某、徐某、黄某某
  • 作关于本案案发情况的证言:
    王某、孙某某、张某某
  • 鉴定人陈忆九(出庭,就上海市司法鉴定中心《法医病理司法鉴定意见书》的鉴定依据向法庭作了说明)

辩方提供的证人

  • 孙某某(天津市化学试剂研究所课题组组长)
  • 张某某(天津市化学试剂研究所供销科业务员)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复旦投毒案,司法称林森浩故意杀人案,2013年4月发生于复旦大学枫林校区。同为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2010级硕士研究生、住同寝室的林森浩与黄洋因琐事发生矛盾,林森浩于3月31日从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实验室取得剧毒化学品N-二甲基亚硝胺原液并随后投放至寝室的饮水机内,黄洋翌日(4月1日)饮用该饮水机的水后感觉不适遂前往中山医院就诊。由于病因不明,虽经医院全力抢救但黄洋病情却持续恶化,最终于当月16日下午15时23分抢救无效不幸去世。2014年2月18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故意杀人罪判处林森浩死刑。2015年1月8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裁定,维持原判。2015年12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林森浩死刑。2015年12月11日,林森浩在上海被执行注射死刑

相关各方[编辑]

被害人[编辑]

黄洋(1985年8月15日-2013年4月16日),四川省自贡市荣县人,家中独子。父母均为下岗职工。

黄洋高中就读于位于荣县的荣县中学。在2004年首次参加高考时因分数未达到理想学校的分数而选择了复读。2005年第二次高考的他以690分进入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预防医学专业学习,2010年转入临床医学专业[1],并获得直研进入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耳鼻喉科的机会。读研期间黄洋曾接受学校的特困生奖助金。黄洋在事发前刚获得了直升博士生的机会,考博成绩获得耳鼻喉科第一名。

加害人[编辑]

林森浩(1986年10月17日-2015年12月11日),广东省汕头市人,家中排行第三, 有两姐姐一弟一妹[2]。父亲在服装厂打工, 母亲从事废品回收工作,并患有心脏病。

林森浩高中就读于潮阳一中[3], 2006年考入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 2010年免试进入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攻读研究生,并在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见习,专业为影像医学与核医学[4]

黄洋事发前居住在复旦大学枫林校区西区20号楼421寝室,林森浩系与黄洋为同寝室室友。

案件经过[编辑]

2013年3月31日中午,林森浩将其做实验后剩余并存放在实验室内的剧毒化合物N-二甲基亚硝胺带至寝室,注入饮水机槽。

2013年4月1日早上,黄洋喝下寝室内饮水机内的水[5]。至10时许,黄洋开始有恶心、呕吐、发烧等症状,并于当日中午被导师和同学送到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医院初步诊断认为是吃坏了东西,按照胃肠炎给予输液治疗。

2013年4月2日,因为症状没有好转,黄洋在同学的陪同下于晚上9时前往急诊,化验结果表明其肝功能已经出现损伤[5]

2013年4月3日,黄洋病情加重,血小板数量减少,被转移进外科重症监护室。经过初步会诊,医生认为是由于中毒而造成的肝损伤,但因为毒素不明,难以判断及对症下药。

2013年4月5日,黄洋鼻孔出血[5]

2013年4月8日,黄洋陷入昏迷状态,但病因仍不明确。

2013年4月9日,黄洋的师兄孙希才接到黄、林同寝室室友葛俊琦短信[6],短信内容是“提请注意一种化学药物,周围有人常在用。”孙某立刻将情况告知了黄洋的导师,并通过查阅资料发现接触N-亚硝基二甲胺的试验用小白鼠的症状与黄洋的症状类似。之后其向复旦大学保卫处、上海市公安局文保分局报案。

2013年4月11日,上海市公安局文化保卫分局接复旦大学保卫处对黄洋中毒事件报案,上海警方接报后立即组织专案组开展侦查。经现场勘查和调查走访后通报,在黄洋宿舍的饮水机残留水中检测出有毒化合物[7]。并发现黄洋同寝室同学林森浩有重大作案嫌疑,当晚对其实施刑事传唤。

2013年4月12日,医院发出了黄洋的《病危通知书》。同日林森浩被刑事拘留

2013年4月13日下午,黄洋瞳孔放大[5]

2013年4月14日,黄洋脑电图消失,肺部因为纤维化而没办法自主呼吸。

2013年4月16日,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宣布黄洋于当日15时23分去世[8]

2013年4月19日下午,上海警方正式以涉嫌故意杀人罪黄浦区人民检察院提请逮捕林森浩。

2013年4月25日,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林森浩。

2013年5月5日,黄洋父母给时任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写亲笔信,质疑学校推诿避责,官僚作风。

2013年6月26日,上海市公安局文化保卫分局出具《上海市公安局鉴定意见通知书》,诊断称林森浩无精神异常。

2013年10月30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披露,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对犯罪嫌疑人林某的提起的公诉已被二中院正式受理,公诉方指控涉案人林某以投毒方式故意杀人

2013年11月27日,“林森浩投毒案”于9时30分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C101法庭公开开庭审理。法庭审理中,林某当庭供认了起诉书指控其采用投毒的方法致黄洋死亡的事实,但对作案动机、目的等进行了辩解。法庭就林某的犯罪动机、目的、作案手段、被害人的死亡原因等展开了调查,并充分听取了庭审过程公诉人、诉讼代理人、被告人、辩护人的意见,并对证据进行了质证。至18时15分,该案庭审结束,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未当庭宣判。

2014年2月18日,林森浩投毒案在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林森浩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4年5月,177名复旦大学学生签署请求信,请求法院不要判林森浩死刑立即执行。受害者黄洋的父亲表示不接受请求信内容,他说黄洋去世对家人打击很大,他也不认同“林森浩不是一个极为凶残的人”的说法。

2014年12月8日,林森浩投毒案二审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二审开庭前林森浩给黄洋父母手写了一封道歉信,但黄洋父母拒收。[9]

2015年1月8日10时,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林森浩之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据《刑事诉讼法》,死刑判决将报请最高法院复核。

2015年12月7日14时,林森浩于死刑复核结果公布前一天在上海市第三看守所接受央視記者專訪[10],再次表达了对自己行为的后悔与愧疚。

2015年12月8日,最高法院下达了核准林森浩死刑的裁定书。

2015年12月11日,林森浩与亲人见最后一面并于同日被执行死刑[11]

一审判决[编辑]

2014年2月18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林森浩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 法院认为,被告人林森浩为泄愤采用投放毒物的方法故意杀人,致被害人黄洋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依法应予惩处。被告人系医学专业的研究生,又曾参与用二甲基亚硝胺进行有关的动物实验和研究,明知二甲基亚硝胺系剧毒物品,仍故意将明显超过致死量的该毒物投入饮水机中,致使黄洋饮用后中毒。在黄洋就医期间,被告人又故意隐瞒黄洋的病因,最终导致黄洋中毒死亡。 法院宣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被告人林森浩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宣判后, 林森浩父亲林尊耀当庭表示上诉。

二审裁定[编辑]

2014年12月8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再审复旦投毒案。上午10时,复旦大学投毒案二审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第五法庭公开审理。 被告林森浩的两位辩护律师斯伟江、唐志坚当庭提交7组新证据,以证明黄洋的死不排除其自身健康原因,并就死因向法庭提出重新进行鉴定。在庭审中,被告人林森浩辩护人申请“有专门知识的人”法医胡志强到庭。 庭审持续13小时,到晚上11时30分左右二审结束。法官宣布休庭,择日宣判。 2015年1月8日上午,上海市高等人民法院对被告人林森浩故意杀人上诉一案进行公开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死刑判决将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林森浩在得知二审判决结果后声明表示,如果判决最终核准,他希望捐献遗体。

社会影响[编辑]

事件发生后,许多媒体公布了尚未定罪的嫌疑人的各种信息、毒物及其来源和投毒过程的细节。有专家认为,因为警方并没有公布嫌疑人的姓名以及案情细节,也没有公布有毒物质的具体细节及其来源,某些媒体违背了新闻的基本准则,肆意揣测投毒物质和毒物来源,可能涉嫌“传授犯罪方法罪[12]

有记者指出,现在一些高校在类似的药品有监管上的漏洞,如果不堵住漏洞,类似案件有可能会再次发生。复旦大学宣传部副部长则声称案发之后学校做过调查,认为学校在毒药保护制度上是健全的[13]。但也有媒体报道复旦大学在毒药保护制度上并没有取得切实的作用,实验室毒品很容易带出[14],甚至批评复旦大学一直在想方设法为自己洗清责任而不是为受害者及其家属的利益考虑[15]

而一些媒体则认为,在尚未知道详情的情况下,急切的反思并扩大化到体制层面同样是不可取的[16][17]

废除死刑争议[编辑]

2014年5月,由复旦大学177名学生(65人来自法学院、35人来自医学院、另外77人来自其他学院)联合签名的《关于不要判林森浩同学“死刑”请求信》寄往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另有另外一份《声明书》。两份文件建议上海高院给被告人林森浩一条生路,让他洗心革面,并在将来照顾受害人黄洋的父母。请求信中以“世界上已经有127个国家废除死刑”所为辩护理由之一。[18]但受害者黄洋的父亲表示不接受请求信的内容,有观点认为学生为复旦投毒案凶手求免死是干扰司法。[19]

被指隐身事后的推动者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谢百三,在5月12日承认参与此事,并称“他们(指网络上的批评者)关心的是杀不杀林森浩,我们则希望通过个案逐步推动死刑的废除。”[20]本案二审后,中国大陆地区死刑存废的问题引起社会关注。

12月12日《中国青年报》就本案发表文章反对废除死刑。[21]反對論點認為中國目前制度是屬於半廢除死刑狀態,也就是「慎殺」的觀念才是世界最先進制度,不必盲從一些歐洲國家誤以為跟他們一樣才是進步,被壟斷了進步的解釋權,現行司法很大程度將死刑與否交與被害人家屬意見,若能取得家屬原諒有很大機率免死,但復旦一案嫌疑人直到二審還是主張投毒是愚人節開玩笑,但法官問他“若是開玩笑,此一行動的笑點到底在哪?”這一關鍵問題,他卻無法回答,因此被認為是狡賴到底無認罪悔罪,也因此得不到被害家屬諒解,沒有不判死刑的理由。[22]

参考文献[编辑]

  1. ^ 陆阳阳 等. 追忆黄洋:寒门学子 成绩优异性格开朗. 四川新闻网. 华西城市读本. 2013-04-17 [2016-04-10]. 
  2. ^ 复旦投毒案:林森浩的家人去了四川两次,没有亲口道歉的机会. 澎湃新闻. 2014-12-08. 
  3. ^ 复旦投毒案:林森浩的家人去了四川两次,没有亲口道歉的机会. 澎湃新闻. 2014-12-08. 
  4. ^ 复旦投毒系误杀遭否认 嫌疑人曾多次到医院探望. 中国网. 2013-04-18 [2013-04-19] (中文(简体)‎). 
  5. ^ 5.0 5.1 5.2 5.3 复旦遭投毒学生最后15天回放:入院按胃肠炎治疗
  6. ^ 我的室友林森浩与黄洋. 三联生活周刊. 2014-03-25. 
  7. ^ 复旦大学研究生突发疾病 寝室饮水机检出有毒物质
  8. ^ 复旦研究生疑遭室友投毒身亡 校方否认竞争说
  9. ^ 复旦投毒案本月8日二审 林森浩手写道歉信求原谅(图). 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2014-12-02 [2014-12-02]. 
  10. ^ 林森浩:死刑对我意味着偿还 望黄洋父母好好活. 央視新聞. 2015-12-11. 
  11. ^ 王烨捷、刘星. 林森浩刑前见父亲最后一面 对话曾被法官叫停. 中青在线. 2015-12-11 [2015-12-11]. 
  12. ^ 邹瑞玥. 法律专家质疑“投毒案”报道 称媒体应恪守道德底线. 中国新闻网. 2013年4月18日 [2013年4月18日] (中文). 
  13. ^ 刘伟. 黄洋被害案动机和毒品来源仍未知 家属已签律师代理协议. 中国广播网. 2013年4月18日 [2013年4月18日] (中文). 
  14. ^ 吴伟. 复旦博士称实验室截留毒品不会遭检查. 新浪网. 2013年4月20日 [2013年4月20日] (中文). 
  15. ^ xilei. 一种声音:一个复旦毕业生关于黄洋事件的长微博. 喷嚏网. 2013年4月19日 [2013年4月20日] (中文). 
  16. ^ 社论. 复旦学生中毒案,舆论介入应恪守边界. 南方都市报. 2013年4月19日: AA02 [2013年4月19日] (中文(中国大陆)‎). 
  17. ^ 唐彬. 反思黄洋中毒案 须有清晰的边界意识. 东莞日报. 2013年4月19日: A02 [2013年4月19日] (中文). 
  18. ^ 177名学生写联名信为复旦投毒案凶手求“免死”. 法制晚报. 2014-05-07 [2014-05-09]. 
  19. ^ 红网. 为复旦投毒案凶手求免死是干扰司法. 紅网. 2014-05-09 [2014-05-09]. 
  20. ^ 叶飙. 复旦投毒者的“免死信”——177个同学签名求情风波. 南方周末. 2014-05-15. 
  21. ^ 儲殷. 中國社會還不到廢除死刑的時候. 中國青年報. 2014-12-12. 
  22. ^ 社會頻道-心理访谈 复旦投毒殇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