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嚴復
Ngieng Hok.JPG
性别
出生 嚴傳初
1854年1月8日
 大清福建侯官
逝世 1921年10月27日(67歲)
中華民國_(大陸時期) 中華民國福建福州郎官巷
国籍 中華民國_(大陸時期) 中華民國
别名 嚴宗光、嚴幾道、壄老人
教育程度 福州船政學堂
英國皇家海軍學院
职业 思想家、翻译家
活跃时期 20世纪

嚴復(1854年1月8日-1921年10月27日),乳名体乾,初名传初,改名宗光,字又陵,后名,字几道,晚号壄老人福建侯官(後并入闽县,称为闽侯,今福州市)人。中国近代启蒙思想家翻译家

嚴復系统地将西方的社会学政治学政治经济学哲学自然科学介绍到中国,他翻译了《天演论》、《原富》、《群学肄言》、《群己权界论》、《社会通诠》、《法意》、《名学浅说》、《穆勒名学》等著作。他的译著在当时影响巨大,是中国20世纪最重要启蒙译著。嚴復的翻译考究、严谨,每个译称都经深思熟虑,他提出的“信、达、雅”的翻译标准对后世的翻译工作产生深远影响。[1]

生平[编辑]

严复在天津的雕像
严复译作《天演论》
  • 1854年1月8日(咸丰三年十二月初十日)[2]嚴復出生于福建侯官(今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盖山镇阳岐村)一中医世家。
  • 1866年(同治五年)嚴復父亲病逝,学馆中辍,嚴復放弃走科举“正途”。
  • 1867年(同治六年)入福州船政学堂学习驾驶,改名宗光,字又陵。
  • 1871年(同治十年)福州船政学堂毕业,为该学堂第一届毕业生,先后在“建威”、“扬武”两舰实习5年。
  • 1872年(同治十一年)取得选用道员资格,改名復,字几道。
  • 1877年3月(光绪三年二月)赴英国学习海军,与出使英国大臣郭嵩焘结为忘年交。
  • 1879年6月(光绪五年五月)毕业于倫敦格林威治皇家海军学院(Royal Naval College, Greenwich),回国后,被聘为福州船政学堂后学堂教习。
  • 1880年(光绪六年)到天津任北洋水师学堂所属驾驶学堂“洋文正教习[3],学生中有后来因辛亥革命而出名的黎元洪
  • 1889年(光绪十五年)报捐同知衔,以知府选用,派为北洋水师学堂会办。
  • 1890年(光绪十六年)升为北洋水师学堂总办。
  • 1891年10月8日(光绪十六年)严复获得候选道的官衔。事出有因,李鸿章在“办理海军请奖折”所附清单中提到:“直隶试用道吕耀斗拟请归候补班前补用”,“候补知府马复恒、鲍兰徵、严复均拟请免选本班,以道员不论双单月遇缺前先选用”。[3]
  • 1895年(光绪二十一年)中日甲午战争后在天津直报》发表《论世变之亟》、《原强》、《辟韩》、《救亡决论》等文,主张变法维新、武装抗击外来侵略。
  • 1896年(光绪二十二年)创办俄文馆,并任总办,俄文馆为中国最早的俄语学校;帮助张元济在北京创办通艺学堂;9月24日捐款100元资助梁启超与汪康年在上海创办的《时务报》。
  • 1897年(光绪二十三年)和王修植、夏曾佑等在天津创办《国闻报》和《国闻汇编》,宣传变法维新;将《天演论》在《国闻报》报上连续发表。
  • 1898年(光绪二十四年)光绪帝命嚴復来京觐见,阐述变法主张;改捐同知;撰《上光绪皇帝万言书》。
    • 9月《国闻报》因报道戊戌政变的详情,被清政府勒令停办。
  • 1900年(光绪二十六年)义和团运动爆发,嚴復离开天津,避居上海;参加汪康年唐才常发起的“中国议会”,被选为副会长;创办名学会,讲演名学
  • 1901年(光绪二十七年)应开平矿务局总办张冀邀请赴天津主开平矿务局事,后任该局总办。
  • 1902年(光绪二十八年)赴北京京师大学堂附设译书局总办。
  • 1904年(光绪三十年)辞去京师大学堂附设译书局总办一职,回到上海。
  • 1905年(光绪三十一年)孙中山美洲到达英国,特意去拜访嚴復,二人进行了长时间的会谈。
  • 1906年(光绪三十二年),任復旦公学校长,为该校第二任校长。
  • 1907年(光绪三十三年)恩铭被刺,嚴復离开安徽师范学堂。
  • 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在北京任学部审定名词馆总纂。
  • 1909年5月(宣统元年四月)被派充为宪政编查馆二等咨议官、福建省顾问官
  • 1910年1月17日(宣统元年十二月七日)清廷赐予文科进士出身。
  • 1910年(宣统二年)海军部授为协都统,后任资政院议员。
  • 1912年京师大学堂更名为北京大学校,任首任校长;11月辞去校长职务。
  • 1913年总统府外交法律顾问。
    • 发起组织孔教会,并以任为首领。
  • 1914年1月26日被举为约法会议议员;后被任为参政院参政。宪法起草委员。
  • 1915年5月嚴復被袁世凯聘为宪法起草员。
    • 8月23日筹安会宣布成立,嚴復列名为筹安会的发起人,支持袁世凯復辟帝制。
  • 1916年袁世凯死后,国会要求惩办祸首及筹安会六君子,嚴復避祸于天津
  • 1917年对张勋復辟表示同情。
  • 1919年五四运动认为支持学生运动的蔡元培不识时务。
  • 1920年因哮喘病久治无效,回到福州养病。
  • 1921年10月27日在福州郎官巷住宅与世长辞。

著作[编辑]

天演论序
專欄
  • 《论世变之亟》,《直报》,1895年
  • 《原强》,《直报》,1895年
  • 《辟韩》,《直报》,1895年
  • 《救亡决论》,《直报》,1895年
翻譯
叢書
  • 《严几道诗文钞》
  • 《癒壄堂诗集》
  • 《严几道文集》
  • 《严译名著丛刊》
  • 《侯官严氏丛刊》
  • 《侯官严氏丛刻》
  • 《严侯官先生全集》
他人彙編

翻譯[编辑]

译著

嚴復總共譯有8部西方作品,合称“严译名著八种”。嚴復對自己的译著頗有自信,曾在信中说:“且彼中有数部要书,非僕为之,可决30年中无人可为者。”[5]。嚴復譯書的稿費大都用於償還債務[6]

原则

钱锺书说严复“三难原则”是三國時期佛教譯經大师支谦所著〈法句经序〉里的“雅、严、信、达”来的。有學者像伍蠡甫邹振环皆指出蘇格蘭法學家亞歷山大·弗雷澤·泰特勒英语Alexander Fraser Tytler(Alexander Fraser Tytler,. 1747-1814)在1791年出版的《翻译原理论》(Essay on the Principles of Translation)的“三条翻译通律”(the Three General Laws of Translation)對嚴復的影響很大。

誤譯

俞政在書中亦表示“严复一生著、译甚多。他在翻译西方论著的时候,常常掺杂己意,还要附加大量按语;有些译作甚至带有不同程度的改编(如《天演论》、《名学浅说》):因此,人们把他的翻译作品称为「译著」。意思是说他的译作中的不少内容相当于他的著作,反映的是他自己的思想。”

俞政曾在《严复译著研究》一書中指嚴復有多處「誤譯」,然汪榮祖在《重讀嚴復的翻譯》一文中則否定俞政的說法,表示俞政指出嚴復的誤譯,有的只是“意譯”與“直譯”上的區別。[7]

大清國歌編寫[编辑]

1911年(宣統三年),皇帝下詔旨令典禮院和禮部衙門創作“國樂”。同年10月4日(農曆八月十三)正式“諭旨頒行”,名為《鞏金甌》。嚴復正是這首國歌的作詞人。[8]

呼吁废八股[编辑]

严复在1895年所撰的《救亡决论》中提出了“废八股”的要求,认为“今日中国不变法则必亡是已。然则变将何先?曰:莫亟于废八股”。严复认为,科举制度有“锢智慧”、“坏心术”、“滋游手”三大弊害,“使天下消磨岁月于无用之地,堕坏志节于冥昧之中。长人虚骄,昏人神智,上不足以辅国家,下不足以资事畜。破坏人才,国随贫弱”。因此严复主张,如若不改科举、废八股,所谓练兵、所谓通商都只能是一句空话。“何则?无人才,则之数事者,虽举亦废故也。”[9]

故居与墓地[编辑]

嚴復故居位于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郎官巷,建筑融合了中国晚清及民国时期的风格,2003年故居修缮完毕对游人开放。

嚴復墓位于福建省福州市盖山镇阳岐村北鳌头山东麓,嚴復夫妇合葬于此,为福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970年代嚴復墓曾遭破坏;1984年~1988年,得到福建省行政部门的拨款和嚴復长孙女严倚云的捐款,嚴復墓得以修復。

軼事[编辑]

  • 嚴復一生不得志,或許跟他狂傲的個性有關。接替郭嵩焘任英法公使的曾纪泽斥严复“狂傲矜张”,郭嵩焘提醒嚴復:“今负气太盛者,其终必无成,即古人亦皆然也”[10]
  • 严复一生嗜吸鸦片,一直持续到晚年,1919年他在給兒子的信中写道:“以年老之人,鸦片不复吸食,筋肉酸楚,殆不可任,夜间非服药不能睡。嗟夫,可谓苦已!”[11]
  • 晚年的嚴復已經是一名保守派人物[12]。他發起籌安會,支援袁世凱復辟帝制[13],又同情張勳復辟。他嘲笑胡適等新文學革命派是“如春鳥秋蟲,聽其自鳴自止可耳。”
  • 中國民間流傳,當年嚴復與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在英國留學時是同班同學,嚴復是全班(?校)第一名畢業,伊藤博文得第二名。
    • 這個故事最早可從劉復(劉半農)的詩集《揚鞭集》中找到,後來錢基博《現代中國文學史》、楊蔭深《中國文學家列傳》、蔡冠洛《清代七百名人傳》、《河殤》均引此說。
    • 《清代七百名人传》写道:“(严复)光绪二年,派赴英国海军学校,肄战术及炮台建筑诸学。是时日本亦始遣人留学西洋,伊藤博文、大隈重信之伦皆其选也。复得最上第……”。1989年10月7日北京《团结报》刊登《才子的不同命运》文章,仍沿續此誤。以上说法牵强附会,以讹传讹。
    • 事实上,两人在入学年份、就读学校、专业选择上并无交集。严复1877年3月(光绪三年二月)赴英国皇家海军学院学习海军,1879年提前回国后,被聘为福州船政学堂教习[14];而伊藤博文于1863年入读伦敦大学学院,师从亚历山大·威廉·威廉姆逊,一年后(1864年)归国[15],回国后发现長州藩也被炮轰了(下關戰爭),即加入長州藩军队,反对幕府统治,主张“开國进取”,明治维新成功后,在木户孝允大久保利通细田道一的领导下负责处理外交事务[16]

後代[编辑]

  • 嚴復生有九個兒女(五子四女),其三子嚴琥(1897-1962)字叔夏,生於天津,解放後歷任協和大學校務委員會主任、福州大學校務委員會副主任兼教務長、福州市副市長,省、市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1962年病逝。1919嚴琥在老家陽岐玉屏山莊與台灣板橋林家小姐林慕蘭結婚。
  • 嚴復長孫是三子嚴琥的長子嚴僑中国共产党党员,偷渡赴台,任教於台中一中,後被拘捕,关押在火燒島。是李敖的高中一年級數學老師,也是李敖“最難忘的老師”。
  • 嚴復三孫女嚴倬雲辜振甫之妻。
  • 嚴復四孫女華嚴(本名嚴停雲),作家,葉明勳之妻。

參考文献及注釋[编辑]

  1. ^ 山间行草在《文学上最有影响力的翻译家:改变一个时代的译者严复》里写到:“而历史上所不会忘记的严复,是翻译家严复。戊戌变法失败后,严复开始大量译述西方重要思想著作,……而他为译事所立下的‘信达雅’三原则,解读歧义虽多,恐怕迄今仍是最多人奉行的原则。”
  2. ^ 嚴復生年之謎,黃文範,副刊,聯合報 ,2015-01-10(繁体中文)聯副電子報
  3. ^ 3.0 3.1 严复任职天津水师学堂史实再证,姜鸣 ,北洋文库
  4. ^ 嚴復和孟凡禮的翻譯,古德明 ,香港蘋果日報,2012-05-02,(繁体中文)
  5. ^ 杨正典《严复评传》25页
  6. ^ 包天笑《钏影楼回忆录》:“他(严复)的脾气很不好,喜欢骂人。对于同僚,他都瞧不起,……他托人向蒯礼卿借了3000元,蒯慨然借给他。后来他说:要他还债,他哪里还得出,现在他正译了几部书。自己既没有钱出版,给人家印也没有受主,蒯君道义之交,就把这几部所译的书,作为偿债之资吧。那时蒯也承受了,不过那是译稿,要印出来卖给人家,方能值钱,这些译稿,计有七部,便是《穆勒名学》《原富》等等的几种书。”
  7. ^ 汪榮祖,重讀嚴復的翻譯,載 《傳記文學》 第524期,頁4-24,2006年
  8. ^ 1911:《鞏金甌》
  9. ^ 救亡决论
  10. ^ 汪荣祖,《走向世界的挫折》
  11. ^ 严复1890年致四弟观澜信中也说:“兄吃烟事,中堂亦知之,云:‘汝如此人才,吃烟岂不可惜,此后当体吾意,想出法子革去。’中堂真可感也。”
  12. ^ 王栻稱他是“顽固反动的瘉壄老人”(见氏著《严复传》,页124)。嚴復的朋友熊纯如作媒,想将姪儿洛生与严女瑸(香严)結婚,洛生認為与严女先见面後,再定婚约,嚴復却表示“明白回复,告以不能”,又說“吾俗向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严复集》册三,页689)。最後這椿美事遂不了了之。
  13. ^ 嚴復在抗辛斋《学易笔谈二集》序文中表示:“时项城(袁世凱)甫练兵於小站,值来复之先一日必至津,至必诣菀生为长夜谈。斗室纵横,放言狂论,靡所羁约”(见《严复集》册二,356页)刘成禺张伯驹著《洪宪纪事诗三种》引《后孙公园杂录》说,“严氏几道(复),游曲阜孔林,获周宣王冕旒,归进项城曰:此姬周八百年中兴圣主宣王之古冕也,在曲阜出土,敬呈大皇帝,愿朝叶延绵,威德赫奕“又说“论帝制兴共和,贯串中西名理,自立学说,亦创论也。曰中西史册,母后临朝,国亡政乱,属阴类也。”严璩《侯官严先生年谱》中引嚴復之言:”吾与袁公交,垂三十年,吾亦何所自惜“
  14. ^ 文献整理:严复任职北洋水师学堂期间若干史实再考证,史春林,中华文史网
  15. ^ 长州五杰
  16. ^ 伊藤博文

研究書目[编辑]

  • Benjamin Schwartz著,葉鳳美譯:《尋求富強:嚴復與西方》(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1990)。
  • 黃克武:《自由的所以然:嚴復對約翰彌爾自由思想的認識與批判》(上海:上海書店出版社,2000)。
  • 黃克武:《惟適之安:嚴復與近代中國的文化轉型》(台北: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2010)。

外部链接[编辑]

前任:
马相伯
复旦大学校长
1906年 - 1907年
繼任:
夏敬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