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J·威廉·傅爾布萊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J·威廉·傅爾布萊特
Fulbright.jpg
阿肯色州美國參議員
任期
1945年1月3日-1974年12月31日
前任 海蒂·卡拉威英语Hattie Caraway
继任 戴爾·布伯斯英语Dale Bumpers
美国众议院议员
来自阿肯色州第三选区
任期
1943年1月3日-1945年1月3日
前任 克萊德·T·埃利斯英语Clyde T. Ellis
继任 詹姆斯·W·川布英语James William Trimble
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議長
任期
1959年1月3日-1974年12月31日
前任 西奧多·F·格林英语Theodore F. Green
继任 約翰·J·斯帕克曼英语John J. Sparkman
美國參議院銀行,房屋與城市事務委員會英语United States Senate Committee on Banking, Housing, and Urban Affairs議長
任期
1955年1月3日-1959年1月3日
前任 荷馬·E·凱普哈特英语Homer Capehart
继任 A·威利斯·羅伯遜英语A. Willis Robertson
个人资料
出生 J·威廉·傅爾布萊特
(1905-04-09)1905年4月9日
 美國密蘇里州薩姆納英语Sumner, Missouri
逝世 1995年2月9日(1995-02-09)(89歲)
 美國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
国籍  美國
政党 民主党
配偶 伊麗莎白·威廉姆斯(1906-1985)
哈麗雅特·馬約英语Harriet Mayor Fulbright(1990-1995)
母校 阿肯色大學
牛津大學彭布羅克學院
喬治·華盛頓大學
宗教信仰 基督會

詹姆斯·威廉·傅爾布萊特英语:James William Fulbright,1905年4月9日-1995年2月9日)是一位美國阿肯色州參議員,任期從1945年1月到1974年12月他辭職為止。[1]

傅爾布萊特是南方民主黨英语Southern Democrats人。他是堅定的多邊主義者,支持建立聯合國,也是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史上任職時間最長的主席。他支持種族隔離,簽署了南方宣言。他反對麥卡錫主義眾議院非美活動委員會,後來以反對美國捲入越戰而聞名。他努力建立國際交流計劃,最終導致建立一個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獎學金計劃-傅爾布萊特計畫

美國總統比爾·克林頓稱他為導師英语Mentorship[2]

早年生活[编辑]

傅爾布萊特出生於密蘇里州薩姆納英语Sumner, Missouri,父親是捷·傅爾布萊特(英语:Jay Fulbright),母親是羅伯塔·沃(英语:Roberta Waugh)。[3]他於1925年從阿肯色大學獲得了政治學學士學位,成為西格瑪志聯誼會英语Sigma Chi的成員。他被選為學生會會長,從1921年到1924年是阿肯色大學足球隊英语Arkansas Razorbacks football的明星球員。[1][4]

他後來拿羅德獎學金就讀於牛津大學彭布羅克學院,於1928年畢業。他於1934年從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院獲得了法律學位。他在華盛頓特區通過律師資格考試,並成為美國司法部反壟斷部門英语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Justice Antitrust Division的一名律師。[5]

他從1936年到1939年是阿肯色大學法律系的講師,於1939-1941年擔任該校校長,使他成為美國最年輕的大學校長。為了表揚他,阿肯色大學文理學院以他的名字命名。他也是牛津大學羅瑟米爾美國研究所英语Rothermere American Institute成立委員會的成員。[6]

國會生涯[编辑]

眾議院[编辑]

傅爾布萊特在1942年當選為美國眾議院議員,當了一任眾議院議員。在任期間,他成為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的成員。眾議院於1943年9月通過了傅爾布萊特決議,支持國際維和行動,並鼓勵美國參加聯合國,這使他成為美國知名人物。

以賽亞·伯林爵士於1943年為英國外交部撰寫的一份機密報告,認定傅爾布萊特是“眾議院的傑出新人”,並且如此描述他:[7]

J·威廉·傅爾布萊特

參議院[编辑]

海蒂·卡拉威英语Hattie Caraway是美國參議院的第一位女性。傅爾布萊特於1944年擊敗現任的海蒂當選為參議員。他擔任了五任任期六年的參議員。在他參議院的第一次換屆選舉時,他擊敗了共和黨來自貝茨維爾英语Batesville, Arkansas的維克托·韋德,得票數是85.1%對14.9%。比他更保守的民主黨人本傑明·特拉維斯·萊尼英语Benjamin Travis Laney在同一場選舉中贏得了阿肯色州州長,得票率類似:86%對共和黨斯圖加特英语Stuttgart, Arkansas的前市長哈雷·C·史當普的14%。

他推動立法,於1946年設立了傅爾布萊特計畫,由美國國務院教育和文化事務局英语Bureau of Educational and Cultural Affairs、其他國家政府和民間贊助,提供傅爾布萊特獎助學金。該計劃通過人員,知識和技能的交流,以促進美國和其他國家人民之間的相互了解。該計劃被認為是最負盛名的獎項計劃之一,有155個國家參與。[8]

他於1949年成為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的成員,並從1959年至1974年擔任主席,成為該委員會歷史上任職時間最長的主席。[8]

約瑟夫·麥卡錫於1954年擔任參議院常設調查小組委員會主席時,他是唯一投票反對撥款的參議員。[9]

他簽署南方宣言,反對美國最高法院1954年布朗訴托皮卡教育局案的歷史性判決。他隨後與南方民主黨人一起對1957年的民權法案英语Civil Rights Act of 19571964年民權法案冗長辯論進行阻撓,並且投票反對1965年投票權法案。然而在尼克松政府期間,他投票支持民權法案,並領頭反對任命尼克松提名的保守派Clement Haynsworth和哈羅德·卡斯韋爾英语G. Harrold Carswell為最高法院大法官。

約翰·甘迺迪總統心中,他是國務卿的第一人選,但有人認為他太具爭議性,因此選中迪安·魯斯克[10]甘迺迪總統在發動豬灣事件前徵詢他的意見,他極力反對,指該行動與美國所受到的威脅極度不成比例,會損害美國在世界上的道德地位,使美國無法抗議共產黨違反條約。[11]

柏林圍牆豎立的兩個星期前(1961年7月30日),他在接受電視採訪時說:“我不明白為什麼東德不乾脆關閉邊界,我覺得他們有此權利。」[12]東德共產黨的報紙《新德國》在頭版報導了他的聲明。[13]他的聲明在西德引起非常負面的反應。波昂美國大使館的電報說,“很少有一個著名美國官員的聲明引起了這麼大的恐慌,懊惱和憤怒。”媒體引述西德總理威利·布蘭特的新聞秘書埃貢·巴爾的話說:“我們私下稱他為Fulbricht(全毀)”[14]甘迺迪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麥克喬治·邦迪英语McGeorge Bundy將此事的新聞報導提交給總統時評論:“傅爾布萊特參議員的言論發揮了正面影響。”甘迺迪此後拒絕疏遠傅爾布萊特,表明他要求傅爾布萊特用此種方式向蘇聯領導人赫魯曉夫表示美國可以接受用建立圍牆的方式化解柏林危機[15]

1964年8月7日,傅爾布萊特支持的東京灣決議案英语Gulf of Tonkin Resolution在眾議院一致通過,在參議院以88-2票通過,導致後來越戰急劇升級。[8]然而不久後,他從閱讀和記者的採訪了解,美國正在支持一個不受歡迎的傀儡政權,對抗本土真正的民族主義革命運動。[16]他後來寫道:[17]:68

他作為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多次舉行越戰聽證會。許多1966年的聽證會,被電視向全國全程轉播。1966年,他出版《權力的傲慢》,批評了美國參與越戰的理由,美國國會未能限制越戰,以及引起越戰的衝動。他的嚴厲批判削弱了美國精英的共識-由於冷戰地緣政治,美國必需在中南半島進行軍事干預。

1974年,他在民主黨初選中輸給當時的州長戴爾·布伯斯英语Dale Bumpers,離開參議院。

晚年[编辑]

他離開參議院後,從1975年至1993年在霍金豪森律師事務所英语Hogan & Hartson的華盛頓辦公室從事國際法工作。

1993年5月5日,美國總統克林頓頒發總統自由勳章給他,作為傅爾布萊特協會英语Fulbright Association四十八周年獻禮[18]

傅爾布萊特於1995年在華盛頓特區歲死於中風,享年89歲[19]

著作[编辑]

英文[编辑]

中譯本[编辑]

  • 跛足巨人 : 美国对外政策及其国内影响. 伍协力译.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76. 
  • 帝国的代价. 简新芽, 龚乃绪, 李松林译. 世界知识出版社. 1991. ISBN 9787501203505. 

語錄[编辑]

  • 一位公民批評自己國家,就是對它含蓄的表示敬意。[20]
  • 立法者對守護自由是不可或缺的。偉大的行政者確實對文明發展發揮強大的作用,但這樣的領袖只會偶然零星出現,而在最需要他們的時候並不一定出現。偉大行政者的靈感推動人類社會的進步,而立法者給緩慢而痛苦的進展帶來穩定性和連續性。[21]
  • (甘迺迪)總統在領導美國人民形成共識和一致行動的任務上,受到憲政體制對他權力的限制。該體制是專為18世紀遠離世界權力中心的農業社會而設計的。[22]在當選官員中,唯有他能夠超越狹隘和私人利益的壓力。公眾意見對於美國外交關係的需要、危險及機會經常太無知,因此過與不及,唯有他以老師和道德領袖的角色才有希望克服此問題。我們的當務之急是打破受到珍惜的傳統信念的思想框框,並以開放的心態來面對美國的系統可能必需做出根本改變以滿足20世紀的需求的可能性。[23]
  • 人們常把權力與美德混淆,也往往認定權力無所不能。一個偉大的國家一旦充滿使命感,就會輕率地假定它有責任也有能力承擔上帝的工作。[17]:4
  • 為了捍衛自由而發動先發製人的戰爭一定會破壞自由,因為你根本無法採取野蠻的行動而不成為野蠻人,也因為你不能以算計和先發製人的暴力來捍衛人類價值。[17]:154
  • 蘇聯確實是美國最大的威脅-不是因為它做了什麼,而是因為它給美國本身的失敗提供了藉口。[24]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R. W. Apple Jr. J. William Fulbright, Senate Giant, Is Dead at 89. 紐約時報. 1995-02-10. (英文)
  2. ^ William J. Clinton. Appointment for the J. William Fulbright Foreign Scholarship Board. Gerhard Peters and John T. Woolley, The American Presidency Project. 1993-11-12. (英文)
  3. ^ Roberta Waugh Fulbright (1874–1953) . Encyclopedia of Arkansas. 
  4. ^ 1964 Arkansas Razorbacks National Championship (PDF). [2012-06-11].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2-07-28). 
  5. ^ Bill Fulbright (1905–1995) . Encyclopedia of Arkansas. Central Arkansas Library System. 
  6. ^ Founding Council | The Rothermere American Institute. Rothermere American Institute. [2012-1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17). 
  7. ^ Hachey, Thomas E. American Profiles on Capitol Hill: A Confidential Study for the British Foreign Office in 1943 (PDF). Wisconsin Magazine of History. Winter 1973–1974, 57 (2): 141–153. JSTOR 4634869.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3-10-21). 
  8. ^ 8.0 8.1 8.2 J. William Fulbright: A Featured Biography. 美國參議院. 
  9. ^ Woods, Randall. Bill Fulbright (1905–1995). The Central Arkansas Library System. [2014-07-17]. 
  10. ^ Schlesinger, Arthur M., Jr. Journals 1952–2000. Penguin Books. 2008: 98. ISBN 978-0-14-311435-2. Elizabeth Farmer told me this evening that, at five this afternoon, it looked as if it would be Rusk in State, with Bowles and Bundy as Undersecretaries. (Ken, by the way, told me that Jack had called him on the 7th and talked seriously about Mac as Secretary.) I asked why Rusk had finally emerged. Elizabeth said, 'He was the lowest common denominator.' Apparently Harris Wofford succeeded in stirring the Negroes and Jews up so effectively that the uproar killed Fulbright, who was apparently Jack's first choice. 
  11. ^ Arthur Meier Schlesinger. A Thousand Days: John F. Kennedy in the White House. 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 2002: 252. ISBN 0-618-21927-7. 
  12. ^ Congressional Record — Senate, August 1, 1961, pp. 14222-14224
  13. ^ DER SPIEGEL 52/1993 - Gerechtigkeit unerreichbar. Spiegel.de. 1993-12-27 [2012-06-11]. 
  14. ^ Berlin in Early Berlin-Wall Era CIA, State Department, and Army Booklets, T.H.E. Hill (compiler), 2014, pp. xviii, xix, 279, 283
  15. ^ W. R. Smyser, Kennedy and the Berlin Wall, Rowman & Littlefield Publishers, 2009, p. 90.
  16. ^ Fulbright, James William (1905–1995) . ABC-CLIO英语ABC-CLIO. (英文)
  17. ^ 17.0 17.1 17.2 The Arrogance of Power. New York: Random House. 1966. ISBN 0-8129-9262-8. 
  18. ^ Univ. of Arkansas, Fayetteville: FULBRIGHT PROGRAM EXHIBIT. Libinfo.uark.edu. 1993-05-05 [2012-06-11]. 
  19. ^ Bill Clinton speech at Fulbright Program. June 5, 1996 [June 11, 2012]. 
  20. ^ Tristram Coffin. Senator Fulbright: A Portrait of a Public Philosopher. E.P. Dutton. 1966: 33. ASIN B00005WSXB. 
  21. ^ Congressional Record, V. 146, Pt. 12, July 27, 2000 to September 13 2000.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May 2005: 16745. GGKEY:6RR4LA5LCR1. 
  22. ^ 小威廉·F·巴克利主持. Limitations of Presidential Power. 《火線英语Firing Line》. Southern Educational Communications Association: 第4頁.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3-06-26). 
  23. ^ G. Edward Griffin. The fearful master: a second look at the United Nations. Western Islands Publishers. 1964: 192. 
  24. ^ James William Fulbright. Fulbright of Arkansas: The Public Positions of a Private Thinker. Robert B. Luce. 1963: 118.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