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樂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伯樂(約公元前680年前610年),原名孫陽,春秋中期郜國(今山東省菏澤市成武縣)人。在秦國富國強兵中,作為相師立下汗馬功勞,得到秦穆公信賴,被封為「伯樂將軍」。伯樂後來將畢生經驗總結寫成中國歷史上第一部相馬學著作——《伯樂相馬經》。

典故[編輯]

伯樂原本是星宿的名字,傳說是在天上管理天馬的神仙。《晉書·天文志上》:「傳舍南河中五星曰造父,御官也。一曰司馬,或曰伯樂。」據說名駒見到伯樂就會向天長鳴,駿馬又會因伯樂的蒞臨而喜,因他的離開而悲;《韓詩外傳》也有「使驥不得伯樂,安得千里之足」之句。

歷史故事[編輯]

春秋時期隨着生產力的發展和軍事的需要,的作用已十分凸顯。當時人們已將馬分為六類,即種馬(繁殖用)、戎馬(軍用)、齊馬(儀仗用)、道馬(驛用)、田馬(狩獵用)、駑馬(雜役用),養馬、相馬遂成為一門重要學問。孫陽就是在這樣的歷史條件下,選擇了相馬作為自己終生不渝的事業。孫陽從事相馬這一職業時,還沒有相馬學的經驗著作可資借鑑,只能靠比較摸索、深思探究去發現規律。孫陽學習相馬非常勤奮,《呂氏春秋·精通》說:「孫陽學相馬,所見無非馬者,誠乎馬也。」

少有大志的孫陽,認識到在地面狹小的郜國難以有所作為,就離開了故土。歷經諸國,最後西出潼關,到達秦國,成為秦穆公之臣。當時秦國經濟發展以畜牧業為主,多養。特別是為了對抗北方牧人剽悍的騎士,秦人組建了自己的騎兵,故對養育匹、選擇良非常重視。

孫陽在秦國富國強兵中立下了汗馬功勞,並以其卓著成績得到秦穆公信賴,被秦穆公封為「伯樂將軍」,隨後以監軍少宰之職隨軍征戰南北。伯樂在工作中盡職盡責,在做好相馬、薦馬工作外,還為秦國舉薦了九方皋這樣的能人賢士,傳為歷史佳話。

伯樂經過多年的實踐、長期的潛心研究,取得豐富的相馬經驗後,進行了系統的總結整理。他搜求資料,反覆推敲,終於寫成中國歷史上第一部相馬學著作——《伯樂相馬經》。書中有圖有文,圖文並茂。《伯樂相馬經》長期被相馬者奉為經典,在隋唐時代影響較大。後雖失傳,但蛛絲馬跡在諸多有關文獻中仍隱隱可見:《新唐書·藝文志》載有《伯樂相馬經》一卷;唐中葉張鷟寫的《朝野僉載》、明人張鼎思著《琅琊代醉編·伯樂子》和楊升庵著《藝林伐山》中均有大致相同的記載。

葬冢[編輯]

伯樂去世後,葬於故里。墓地就在今成武縣伯樂集鎮駐地伯樂村前。20世紀50年代猶存嘉靖重修孫陽伯樂墓,雖飽經風雨和磨難,今墓址仍存。20世紀70年代,曾於伯樂墓前挖掘出伯樂殘碑,上有篆書「孫陽」。《太平寰宇記》「濟陰縣」下所記古蹟有:「伯樂,秦人善相馬者,葬於此。」北宋時,濟陰縣邊界極近成武,今伯樂集鎮當屬濟陰縣轄,故《太平寰宇記》所云之伯樂冢當為今伯樂集鎮南之伯樂冢。

伯樂姓孫名陽,而伯樂集村民亦多姓孫,且多稱伯樂為其始祖。過去,其家廟中還掛有:「伯樂宗風綿世澤,仲或孝感震家聲。」的楹聯。從中我們也可以看出孫氏族人的淵源。

影響[編輯]

唐朝大文豪韓愈的名句「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1],使伯樂成為家傳戶曉的名字,後世被借用為懂得鑑別有才者的人。懷才不遇者,亦會自嘆伯樂不常有,表示未遇懂得欣賞自己的人。

注釋[編輯]

  1. ^ 韓愈:〈馬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