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優良條目,請按此取得更多資訊。
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章子欣遇害案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章子欣
Zhang Zixin at an HSR station.jpg
2019年7月4日,章子欣離開淳安縣時,某高鐵站監控拍攝的章子欣
出生章子欣
2010年
 中華人民共和國浙江省淳安縣
逝世2019年7月7日(9歲)
 中華人民共和國浙江省象山縣爵溪街道29°27′45.12″N 121°58′41.84″E / 29.4625333°N 121.9782889°E / 29.4625333; 121.9782889
死因謀殺(溺亡)
遺體發現地 中華人民共和國浙江省象山縣石浦鎮29°12′N 121°59′E / 29.200°N 121.983°E / 29.200; 121.983
父母章軍(父親)
曾某(母親)[注 1]

章子欣遇害案是2019年7月7日發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浙江省象山縣松蘭山景區內發生的一樁女童遇害案。遇害女童章子欣為浙江省淳安縣人,時年9周歲,為小學二年級學生[1]。2019年7月4日,章子欣被租住在自家房屋的梁鄧華、謝艷芳[2]帶離家鄉千島湖鎮,此後曾在福建省東山縣、浙江省寧波市等地出現。2019年7月7日晚,章子欣在象山縣松蘭山景區內失蹤,次日梁鄧華、謝艷芳兩人遺體在寧波東錢湖被發現[3]。象山縣自7月10日至13日對章子欣展開搜救行動,但兩次擴大搜救範圍後均未發現女童[4]。最終,女童遺體於13日在石浦海域被經過船隻發現[5],經警方判定為溺亡,且排除失足落水的可能[6]。由於此案中當事人的諸多行為舉止違反常理,該案件在中國大陸互聯網上受到廣泛關注[7]

背景和經過[編輯]

章子欣及梁、謝在寧波市境內的行蹤

章子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浙江省淳安縣千島湖鎮青溪村人。父親章軍為淳安縣人,生於1983年;母親曾某[注 1]重慶市巫山縣人,生於1992年。兩人2009年相識,次年章子欣出生,2013年5月兩人登記結婚,婚後兩人感情破裂,曾某離家出走[8]。至案發前,章子欣9周歲,為青溪小學二年級學生[1]。曾某在東莞就業,自女兒5歲起未與女兒見面,章軍則在天津謀生,章子欣由祖父母照顧[8]。據祖父母說,章子欣對跟自己好的人都很粘。祖母曾在村中一間民宿幫廚,章子欣也時常與民宿的客人們相處[9],因而祖父母沒有對犯罪嫌疑人起戒心。後來章軍與曾某在2019年7月8日辦理離婚,離婚由曾某在2019年年初提議[8]

2019年6月10日,來自廣東省化州市的梁鄧華和謝艷芳入住鎮中的7天酒店,期間在章子欣祖父母的水果攤購買水果,此後的6月29日以酒店價格過高為由,租住到章子欣祖父母的房屋中,並宣稱改變了7月6日離開的計劃[10]。在租住期間,兩人曾給章子欣購買玩具。7月3日,梁、謝兩人以到上海參加婚禮,請章子欣做花童為由請求帶走章子欣,並許諾給予酬金[11],遭到章父反對。但兩人最終說服了章子欣的祖父母,並找藉口拒絕了章子欣祖父一同前往的要求。次日6時30分,章子欣被從淳安帶走[7]。但隨後三人並未如約前往上海,而是在下午抵達福建省東山縣。7月5日,三人在東山馬鑾灣遊玩,梁鄧華通過微信向章軍發送了女兒遊玩的視頻[12],並承諾在7月6日將女兒送回,但並未兌現[10]。6日凌晨4時,三人乘坐出租車前往廣東省汕頭市,7時至13時30分在隴田鎮一商務酒店居住,此後於當日15時乘車抵達潮陽站[13]。在乘車途中,梁鄧華曾發佈章子欣在網約車上睡覺的視頻,並注釋「認了個女兒」但於次日刪除[14]。抵達潮陽站後,三人搭乘高鐵先後在潮汕站廈門北站中轉,當晚22時54分抵達寧波站,入住寧波站旁的桔子酒店[13][15]

7日上午,三人在酒店退房後,在寧波老外灘搭乘一輛網約車前往奉化區境內的黃賢海上長城景區。抵達景區後,梁鄧華在抖音短視頻中上傳章子欣位於該景區的視頻[16]。由於謝艷芳抱怨在該景區看不到海,三人改為前往鄞州區東錢湖景區,途中和司機在路邊解決午飯。抵達東錢湖後不久,梁鄧華再次聯繫網約車司機,要求前往象山縣境內的松蘭山景區[17]。途中,章軍要求兩人將孩子送回,章子欣則表示很想回家,且「我(今天)回不來了」。但梁鄧華解釋孩子安全,此後則宣稱手機沒電,聯繫中斷。上述電話也成為章軍和章子欣父女的最後一次通話[18]。除此之外,三人可能在象山城區問路[19]。抵達景區後,三人在景區南沙灘遊玩,並坐船至東沙灘,此後行經松蘭山往爵溪的道路[15],該道路由於2022年亞運會帆船帆板比賽需要正在改造[20]。根據監控錄像,三人於17時23分出現在黃金海岸大酒店門口,19時18分出現在某建築工地門口,此後有人曾目擊三人在距離觀日亭近公引處出現,章子欣由梁鄧華背負[6][15]。據警方推測,此時章子欣可能已經疲勞,或者處於睡眠狀態[21]

當日22時20分,梁、謝二人在爵溪附近出現,章子欣已不在兩人身邊,且兩人手中已無章子欣攜帶的日常用品,警方認定此時章子欣已經遇害[21]。23時01分,兩人在爵溪東門十字路口打車再次前往東錢湖[15]。次日2時01分,兩人在東錢湖投水自殺。據報道,有監控顯示,兩人自殺時手挽手走向湖裏,直到被水淹沒[22]。當日清晨,兩人遺體在寧波書畫院附近被晨練村民發現[23]。警方認定兩人自殺前有飲酒、互相捆連外套等行為,屍檢血液中有酒精[6]

搜救[編輯]

象山石浦東門島檀頭山間的海域,章子欣遺體即在這片海域被發現

在女童失聯後的2019年7月8日上午10時,父親章軍向淳安縣公安局青溪派出所報案[24]。當天14時,章子欣的市民卡在觀日亭下的小路被人發現,並置於觀日亭中[25]。象山縣公安局於9日21時收到淳安縣公安局協查要求[26]。10日,由公安、漁政、水利及來自寧波、象山的多支民間救援隊共數百人組成的搜救隊伍開始在松蘭山附近尋找女童,最高峰時曾有9支民間救援隊參與搜救[27]公安部兒童失蹤信息緊急發佈平台(「團圓」系統)也發佈了章子欣失聯的信息[28]。在陸地搜索無果後,11日的搜索轉向海上,搜救人員使用漁政船、摩托艇等船隻攜帶聲納對現場周圍20海里進行搜索,仍然無果[29]。12日的搜救重點增加周邊島礁和海岸線,但仍未尋獲女童[30]

7月8日清晨,曾有海釣者在出事地點附近海域觀察到穿着女式涼鞋的疑似遺體,但事後搜救隊並未找到這具遺體[31]。7月13日,在觀日亭南16海里處的石浦海域,東經121度59分、北緯29度12分附近,一艘休閒漁船在返航途中在發現一具女童遺體,後經公安部門確認,遺體為失聯的章子欣,搜救行動就此終止[5]。經警方屍檢判定,章子欣為生前溺水而亡,根據目擊和環境證據排除失足落水[6]

嫌疑人[編輯]

犯罪嫌疑人梁鄧華和謝艷芳均為廣東省化州市人,均出生在化州郊區。梁鄧華出生於1976年,為官橋鎮六堆村大墩坡自然村人,小學文化,曾在村中養雞並因此負債。育有一兒一女,與妻子分居,已10年未歸家。謝艷芳出生於1974年,為平定鎮平山村塘岸自然村人,至事發時已30年未曾回鄉,曾在親戚處借款50萬元人民幣未還。兩人均被家鄉人指為「不負責任」[32]

梁、謝二人2005年之前開始同居,但並未登記為夫妻,且兩人未育有子女。在淳安時,兩人曾特別留意周圍的兒童[33]。自2017年起,兩人多次向親友騙取錢財,用於生活和玩樂,在2019年4月至7月期間結伴在中國大陸各地遊覽近3個月,足跡遍佈大理昆明重慶徐州北京青島等48座城市[6]。在旅行途中,兩人常常表現出自己非常有錢。梁鄧華曾稱家中有數輛豪車,在淳安酒店居住時表現大方,曾分食物給酒店工作人員,還曾宣稱想在千島湖購買別墅[34]。但7月8日兩人遺體在東錢湖被發現時,身上僅有25元人民幣[35],加上銀行存款僅有31.7元人民幣[6],且在多個網貸平台上有貸款未還[36]。兩人在旅途中常主動丟棄箱包等隨身物品,警方據此推斷兩人早有厭世想法,見到章子欣後,有攜其一道自盡的動機[21]

社會關注[編輯]

由於案件中的不少細節違背常理,該案件一經公佈,即在中國大陸互聯網上引起廣泛關注。因梁、謝以「花童」誘騙章子欣,且女童失蹤後,梁、謝在東錢湖捆綁衣物自殺,有網友認為章子欣被作為冥婚的花童殉葬[37]。梁鄧華QQ空間中大量出現的三山國王也被網友關注,並認為此案可能和邪教組織有關。而三山國王是潮汕地區的傳統民俗,與邪教無關,化州則並無冥婚風俗[32]。在警方對網友關注的解答中,也排除了邪教和兒童拐賣的可能[21]。由於女兒失聯後次日章子欣父母在淳安辦理離婚,且期間章軍未提及女兒,這也引起了網友的懷疑。但當事方回應離婚早已約定,警方同樣排除了女童母親的嫌疑[8]。7月4日,梁鄧華曾向章軍的微信發送兩組數字「28。29。51」和「64。68」被網友認為對應九宮格輸入法中的「不存在了你女」,但也有網友認為是長途客車上的座位號[38]。對於這些疑問,《新京報》、《中國青年報》等媒體呼籲不應以獵奇的方式看待此案件,而應從該事件反思和改進對兒童的保護[39][40]新華社主辦的《半月談》則評論稱應當持續案件調查以回應社會疑問[41]

受此案件影響,淳安縣所在的杭州市於2019年7月15日發佈緊急通知,要求排查留守兒童安全隱患並開展安全教育[42]

爭議事件[編輯]

中國大陸互聯網公司百度旗下的百家號在章子欣遺體被發現後,在未經章子欣父親同意的情況下,對外以「章子欣父親」名義發佈包含「希望下輩子她還是我的女兒」的內容,遭到網友聲討,隨後百度發佈道歉聲明並宣佈開除當值編輯[43]

注釋[編輯]

  1. ^ 1.0 1.1 媒體未公佈章母姓名

參考資料[編輯]

  1. ^ 1.0 1.1 泪奔!章子欣2年前照片曝光.…怀念逝者但也别打扰隐私. 文匯報. 2019-07-15 [2019-07-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6). 
  2. ^ 孫女丟了老人捱罵 夜裏痛哭自搧耳光. 星島日報. 2019-07-13 [2019-07-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21). 
  3. ^ 楊麗; 蔣大偉. 杭州9岁女童失踪 带走她的租客宁波东钱湖自杀!警方还在象山一带搜寻!其父:对方没要过一分钱. 都市快報. [2019-07-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3). 
  4. ^ 陳柳伊. 我县全力搜寻失联淳安女孩. 中國象山港. 2019-07-12 [2019-07-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3). 
  5. ^ 5.0 5.1 杭州失踪女孩遗体在石浦海域被发现. 杭+新聞客戶端. 2019-07-13 [2019-07-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4). 
  6. ^ 6.0 6.1 6.2 6.3 6.4 6.5 浙江省公安廳新聞發言人辦公室. 淳安警方通报失踪女童章子欣案件调查情况. 中國寧波網. 2019-07-14 [2019-07-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4). 
  7. ^ 7.0 7.1 錢成; 杜金明. 杭州失踪女童遗体被海岛居民发现 哪些疑团未解开?. 中國之聲. 2019-07-14 [2019-07-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4). 
  8. ^ 8.0 8.1 8.2 8.3 諸芸; 夏裕; 徐慧興. 女孩爸妈昨天回应为何突然离婚 警方排除母亲嫌疑. 都市快報. [2019-07-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3). 
  9. ^ 民宿店主:章子欣开朗可爱 爷爷奶奶很受人尊敬. 澎湃新聞. 2019-07-15 [2019-07-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5) (中文(簡體)). 
  10. ^ 10.0 10.1 張熙廷; 劉名洋; 倪兆中; 劉瑞明. 浙江淳安9岁女童章子欣失联,五大疑问涌现. 新京報. 2019-07-11 [2019-07-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7). 
  11. ^ 肖菁; 鮑亞飛. 带走女孩又跳湖自杀 他们究竟是怎样的人. 錢江晚報. 2019-07-11 [2019-07-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4). 
  12. ^ 付垚; 張月朦; 張夕. 杭州9岁失联女童遗体被找到. 北京青年報. 2019-07-14 [2019-07-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21). 
  13. ^ 13.0 13.1 宗赫. 带走章子欣租客被揭底!曾带另一女子入住淳安,失联前一天经4站中转到宁波. 上觀新聞. 2019-07-14 [2019-07-17]. 
  14. ^ 杭州淳安9岁女童失联 生活在一个怎样的家庭?. 錢江晚報. 2019-07-12 [2019-07-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4). 
  15. ^ 15.0 15.1 15.2 15.3 楊麗. 两租客生命中的最后14个小时 他们带着女孩都做了什么. 都市快報. 2019-07-13 [2019-07-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4). 
  16. ^ 带走杭州女童租客疑似抖音账号曝光!两人三月内游遍多地几十个景区. 成都商報. 2019-07-13 [2019-07-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4). 
  17. ^ 祖一飛. 宁波网约车司机:男租客吹牛,女租客要看海,三人无异常. 新京報. 2019-07-11 [2019-07-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3). 
  18. ^ 杭州失联女童和父亲最后通话:爸爸 我回不来了. 封面新聞. 2019-07-13 [2019-07-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6). 
  19. ^ 佘蕙. 租客曾带失联杭州女童到丹城一童装店 问象山港路怎么走. 甬派. 2019-07-11 [2019-07-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1). 
  20. ^ 象山松兰山景区爵溪入口要封闭20多个月. 象山發佈. 2019-03-13 [2019-07-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4). 
  21. ^ 21.0 21.1 21.2 21.3 淳安失踪女童案专案组负责人就社会关注的问题作解答. 浙江新聞客戶端. 2019-07-14 [2019-07-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4). 
  22. ^ 杭州失联女童遗体找到 五大疑点仍有待解答. 中國新聞網 環球網. 2019-07-14 [2019-07-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4). 
  23. ^ 佘蕙. 带走杭州女童的租客疑在东钱湖自杀 跳水时未带孩子. 中國寧波網. 2019-07-10 [2019-07-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4). 
  24. ^ 警方确认:象山海域发现的遗体系失联杭州女童. 中國寧波網. 2019-07-13 [2019-07-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3). 
  25. ^ 陳佳妮. 记者巧遇关键人物 女孩市民卡是我捡的. 浙江新聞客戶端. 2019-07-12 [2019-07-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4). 
  26. ^ 象山县公安局关于淳安女童失联情况通报!. 象山公安. 2019-07-10 [2019-07-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4). 
  27. ^ 佘蕙. 杭州女童失联牵动众人心 象山等多方力量快速展开大搜寻. 中國寧波網. 2019-07-10 [2019-07-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0). 
  28. ^ 公安部发布杭州9岁失联女童信息. 新京報. 2019-07-10 [2019-07-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4). 
  29. ^ 失联杭州女童搜救工作再次启动 海上搜救范围扩至5海里. 甬派. 2019-07-11 [2019-07-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3). 
  30. ^ 佘蕙. 搜寻失联杭州女童今天继续 海、岛、山全方位展开. 甬派. 2019-07-12 [2019-07-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4). 
  31. ^ 孫燕; 楊一凡. 8日曾有人在杭州失联女童搜索海域附近发现一具疑似尸体. 錢江晚報. 2019-07-11 [2019-07-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4). 
  32. ^ 32.0 32.1 陳緒厚. 带走淳安女童两租客人生轨迹:感情失意、欠债,不负责任的人. 澎湃新聞. 2019-07-14 [2019-07-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6). 
  33. ^ 老家无冥婚习俗,但租客带走章子欣似有预谋,“以前就在手机上询问周边是否有孩子”. 上觀新聞. 2019-07-13 [2019-07-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4). 
  34. ^ 倪兆中; 侯雪琪; 劉瑞明. 还原“女童失联”租客作案前轨迹,曾发朋友圈掩人耳目. 新京報. 2019-07-11 [2019-07-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4). 
  35. ^ 楊一凡. 两租客带走杭州10岁女童后自杀身亡 孩子可能在这里. 錢江晚報. 2019-07-10 [2019-07-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4). 
  36. ^ 带走女童男租客征信曝光:自杀前2天办理了4笔网贷. 新京報. 2019-07-14 [2019-07-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5). 
  37. ^ 驚悚 網傳租客為配冥婚. 星島日報. 2019-07-14 [2019-07-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21). 
  38. ^ 失踪女童漳州出现什么情况 女童父亲曾收到一串神秘数字. 北晚新視覺網. 2019-07-13 [2019-07-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21). 
  39. ^ 王鐘的. 媒体评"寻找失联女童":你眼中的离奇是她的不幸. 中國青年報. 2019-07-11 [2019-07-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5). 
  40. ^ 佘宗明. 新京报谈杭州女童:比猎奇更重要的 是哀其不幸. 新京報. 2019-07-14 [2019-07-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5). 
  41. ^ 郭艷慧. 半月谈:失联女童调查不能停 不能让孩子死不瞑目. 半月談. 2019-07-14 [2019-07-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5). 
  42. ^ 关注留守儿童安全防范问题!杭州开展安全隐患大排查. 浙江新聞客戶端. 2019-07-15 [2019-07-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21). 
  43. ^ 百度2次回应“章子欣父亲发文为假”,网友怒了. 澎湃新聞. 2019-07-14 [2019-07-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4).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