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蘭德斯戰場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位於出生地加拿大安大略省貴湖市的麥克雷紀念館的銅塑《在法蘭德斯戰場》詩作(攝於2009年國殤紀念日)
Upper body of a man in a soldier's uniform. He has short dark hair parted in the middle and maintains a neutral expression.
約翰·麥克雷中校是一位軍人、醫生,也是一名詩人。

在法蘭德斯戰場(英語:In Flanders Fields)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其間的最重要的詩作之一,也被認為是那個時期最流行的詩[1]。這首法文迴旋詩體的英文詩是加拿大的軍醫約翰·麥克雷John McCrae)中校在目睹了他的年僅22歲的戰友Alexis Helmer中尉的死,於第二天1915年5月3日所作,同年12月,發表在英國倫敦的雙周刊Punch上。

法蘭德斯第一次世界大戰最慘烈的戰場,德國封鎖法國加萊,於是德軍在1914年10月和比利時、法國軍隊在這裡開戰,雙方死亡慘重,而比利時盛開著虞美人花。因為這首詩,虞美人花成為全球國殤紀念日佩花。

印在《在法蘭德斯戰場及其他詩作》一書里的這首詩

原詩[編輯]

1919年麥克雷的作品集「法蘭德斯戰場及其他詩歌」的第一章,裡面的這首詩的原文如下:[2]

In Flanders fields the poppies blow
Between the crosses, row on row,
That mark our place; and in the sky
The larks, still bravely singing, fly
Scarce heard amid the guns below.

We are the Dead. Short days ago
We lived, felt dawn, saw sunset glow,
Loved and were loved, and now we lie,
In Flanders fields.

Take up our quarrel with the foe:
To you from failing hands we throw
The torch; be yours to hold it high.
If ye break faith with us who die
We shall not sleep, though poppies grow
In Flanders fields.

翻譯[編輯]

印在《在法蘭德斯戰場及其他詩作》一書里的手寫體

在法蘭德斯戰場 虞美人迎風開放
開放在十字架之間,一排排一行行
標示我們斷魂的地方
雲雀依舊高歌,展翅在藍藍的天上
可你卻難以聽見,因為戰場上槍炮正響

我們死去了,就在幾天前
我們曾經擁有生命,沐浴曙光又見璀璨夕陽
我們愛人也為人所愛,可現在卻安息在
法蘭德斯戰場

繼續和敵人戰鬥吧
顫抖的雙手拋給你們
那熊熊的火炬,讓你們將它高舉
你們若辜負死去的我們
我們將不會安息,儘管虞美人
盛開法蘭德斯戰場

參見[編輯]

注釋[編輯]

  1. ^ Paul Fussell, The Great War and Modern Memor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p. 248.
  2. ^ In Flanders Fields and Other Poems. G. P. Putnam's Sons. 1919: 3.  The typeset version of the poem ends the first line with "blow". The same book also includes McCrae's handwritten copy of the poem, in which the first line ends with "grow".

參考文獻[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維基文庫標誌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