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勒·马扎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尤勒·马萨林

儒勒·马萨林樞機(Jules Cardinal Mazarin;出生时姓名朱里欧·莱蒙多·马萨里诺Giulio Raimondo Mazzarino,1602年7月14日-1661年3月9日),又译马扎然法国外交家、政治家,法国国王路易十四时期的宰相(1643~1661)及枢机。任內結束三十年戰爭,並替法國獲得不少重要領土;但是1648年發生的投石黨之亂,使得仍與西班牙作戰的法國,陷入內憂外患中,國力大挫並暫時淪為二流國家。一直到1659年才取得對西班牙的勝利而結束戰爭,替之後路易十四的霸業打下初步的基礎。

生平[编辑]

生于意大利阿布鲁齐地区的佩希纳,早年入罗马耶稣会士学校,后入马德里大学学习法律。1624年任教宗军上尉,此后进入罗马教廷的外交部门任职。1630年1月28日,作为教宗乌尔巴诺八世的使节为调解法国西班牙冲突而去法国,得以谒见宰相黎塞留,受到器重,1639年入法国籍。1641年黎塞留提名马萨林任紅衣主教,并在临终前将他推荐给路易十三。1642年马萨林进入枢密院。一年後,擔任幼王路易十四的宰相、教父,并得到太后奧地利的安妮的宠信。

法国首相[编辑]

王太后奧地利的安妮與嬰兒時的路易十四。太后出身敵對的哈布斯堡家族,長期遭受法國人的敵視。這使她高度依賴黎塞留留下的官僚團隊,特別是繼任的紅衣主教馬薩林,才能壓下叛服無常的法國貴族

1642年馬薩林成為法國的紅衣主教兼宰相後,繼續黎塞留的中央集權政策,並進行對西班牙作戰的三十年戰爭。1643年法國獲得羅克魯瓦戰役大勝,西班牙陸上霸權被法國摧毀,十五萬的法軍馳騁疆場,佔領大片西班牙與德意志諸侯的土地,替馬薩林的掌政,建立了初步的威信。

但是馬薩林為了戰費需要,強化黎塞留的重稅高壓與賣官政策,又碰上1640年代連場天災造成的歉收與暴動,使得法國人民的不滿持續飆升。因為攝政太后奧地利的安妮與義大利籍的馬薩林都是外國人,加上馬薩林奢華的作風對比清廉求實效的黎塞留,使得各種不滿很容易就集中在他頭上,攻擊他的流言甚囂塵上。流言指控他是太后的情夫、兩人打破倫理規範,已經秘密結婚的傳聞,隨著對攝政團隊的不滿而深入人心。這嚴重傷害太后奧地利的安妮與馬薩林的威信和形象,並讓意欲奪權的高等法院(穿袍貴族)和軍事貴族(佩劍貴族)蠢蠢欲動。終於在1648年8月,投石黨之亂(1648-1653年)正式爆發。這場叛亂兼內亂嚴重削弱法國的國力,軍力從十五萬衰退到五萬多,同時也造成社會的大混亂。

投石黨運動(1648-1653年)[编辑]

幼年的路易十四(1638–1715)。他在歷經投石黨運動之後,對反叛中心巴黎產生長期的不信任感,故在成年後決定移居凡爾賽
投石黨運動高潮時,保王軍圍攻巴黎的畫面

三十年戰爭持續至1648年初,各國都深切感受到戰爭帶來的深重創傷。神聖羅馬帝國人口因戰爭而劇減三分之一,瑞典荷蘭等國因龐大的陸軍支出而陷入危機。在法國,戰爭使國庫早已無比空虛。馬薩林繼續黎塞留打壓貴族的措施,且試圖將龐大的戰爭開支轉嫁到中產階級、世襲法官以及農民的頭上,加之其本人的奢華貪婪與對公共內政的忽略,引起社會上廣泛的不滿。是年4月,馬薩林下令,以一次性免收稅務的方式抵消巴黎高等法院(Parlement of Paris)世襲法官的四年俸祿,衝突終於爆發。受到英國議會為爭取自身權利而向查理一世開戰的鼓舞,一個月後(5月),巴黎最高法院聯合全國法院向馬薩林發難,要求進行改革、大幅減稅、整肅腐敗與擴大法院職權。

首相的反擊是突然逮捕運動領導者,但這進一步激怒了人民。8月26日,巴黎高等法院巴黎爆發市民武裝暴動,並要求處死馬薩林。由於叛軍廣泛使用投石器(Fronde)作為武器,故這次暴動被稱為第一次巴黎高等法院投石黨之亂(The First Fronde),又稱法院投石黨之亂(Le Fronde Parlementaire)。在此情形下,馬薩林護佑著太后安娜與年幼的國王逃離巴黎,並火速走上外交談判桌,希望儘快結束對外戰爭,全力平息暴亂。他以較寬大的條件(放棄部分戰果)換取對神聖羅馬帝國的穩定和平,讓法軍盡可能的回調,應付國內危局。他把從德意志占領的不少領土,歸還各諸侯(包括洛林與大部分的巴伐利亞領土),但保留亞爾薩斯等重要領土。結果在1648年10月24日與各國簽訂了威斯特伐利亞和約,結束三十年戰爭

但是因為落敗在即的西班牙,決定乘投石黨叛亂,以及修訂和約、戰線收縮(西班牙在1648年承認荷蘭獨立,結束八十年戰爭)的良機,繼續與法國作戰,使得法國一時間內外俱困。西班牙利用法軍回調的機會,收復失土、平定內部大叛亂(加泰羅尼亞那不勒斯之叛),再回頭拼死和法國作困獸之鬥。這導致法國原本稱霸在即的事業,被迫暫時中斷,並帶來數年內無止境的衰頹。

大孔代」親王路易二世·德·波旁,是貴族投石黨的首要領導人;後來在投石黨運動失敗後,投靠西班牙並領軍和法國作戰,一直到1659年法西戰爭結束後,才被路易十四赦免而重回法國效力
少年的路易十四,被描繪成征服投石黨叛亂的朱比特

儘管馬薩林調回大孔代親王的大軍圍攻巴黎城,平定巴黎暴動,使得1649年第一次投石黨之亂以《呂埃耶和約》(Peace of Rueil)的締結而結束;但緊接著在1650年發生的、由於大孔代親王居功自恃,加之貴族與外國勢力(西班牙)干涉而爆發的第二次內亂,即貴族投石党之亂(Le Frondedes nobles),在法國國內卻一直持續了兩年多,路易十四母子再度逃離巴黎。1651年馬薩林再次用以退為進的手法,宣布自己引退流亡,讓投石黨的權貴們再度陷入內鬥;並利用路易十四(虛歲十六)的神聖君權,在1652年底讓厭倦大孔代「暴政」與投石黨內鬥的巴黎市民,以歡欣鼓舞的心情迎接路易十四母子重返巴黎,重建中央集權的王室政府。1653年初路易十四認為政局已穩,下詔調回馬薩林,重新委以大權。至此,投石黨運動完全結束,大孔代流亡西班牙並成為西班牙大將,而馬薩林在國內建立屹立不搖的權力體系。

對西班牙的戰爭(1635-1659年)[编辑]

投石黨暴亂結束後,馬薩林在1653年任命富凱為財政總監,努力恢復政府的信用,並大量減稅,奉行有利於教士顯貴、法院法官的稅收政策,以緩解撫慰他們對專制王權的不滿;連帶後果就是國力持續衰退,與西班牙的苦鬥無法解決。

馬薩林只好在1655、1657年兩次向克倫威爾英吉利共和國屈顏求助,成功讓英法兩國夾攻西班牙,在1658年的「沙丘戰役」獲得關鍵性的勝利;但為了討好克倫威爾,馬薩林在1654年就把困苦無依的流浪英王查理二世兄弟,「禮貌性」地請離法國,連帶使法國的國際地位下降。

法西戰爭的過程就像現代歷史學者保羅·甘迺迪所形容:「在1648年《威斯特伐利亞和約》以後的法、西11年戰爭中,兩個對手就像被打得昏頭昏腦的拳擊手一樣,在幾乎耗盡體力的情況下,互相緊緊地抓住對方,而不能將另一方打倒。雙方都遭受國內叛亂、普遍貧困化和厭戰情緒的折磨,也都處於財政崩潰的邊緣。」

一直到1659年,法國才徹底擊敗西班牙,簽訂比利牛斯條約確認勝利,西班牙將阿圖瓦魯西永割讓給法國,並承諾在隔年將王室公主嫁給路易十四,但公主不得繼承西班牙王位;法國重新朝稱霸歐洲的方向,大步邁進(埋下1667-1668年「產權轉移戰爭」的伏筆)。

施政風格與遺產[编辑]

馬薩林精明強幹、勤於治國,待人謙卑柔和、有禮寬容。當政初期,他讓許多苦於黎塞留高傲嚴酷作風的法國貴族,感到輕鬆舒適。但是謙卑易生輕慢,到1648年投石黨運動爆發後,更從輕慢轉為鄙視。一方面是因為面對叛亂時,他狡猾虛偽的兩面性格徹底曝露,譬如他常常用以退為進的手法,假意宣稱他已引退流亡,讓投石黨的政敵們幾次陷入自亂陣腳的內鬥中,讓他最後獲勝;一方面是他在1653年獲勝後,為了附庸風雅、贊助藝術而貪腐斂財(雖然稅額比起1648年前已大幅降低)。他讓自己的家族成員錦衣玉食,特別是他的姪女們各個穿金戴銀。他曾送給姪女一串項鍊,在當時屬於最昂貴的珠寶之一;但是他對官員和下屬卻一毛不拔、頗為吝嗇,所以被形容是「容易寬恕敵人的過錯,但也容易忘記給自己人好處」。他死後留下5000万里弗的遗产,相当于当时法国半年多的徵稅數字(1661年總稅額8100萬里弗,但王室實收3100萬里弗);如果加上其收集的难以估价之艺术品,根據伏尔泰略微誇大的推估,馬薩林实际遺產總共2亿里弗(這些遺產後來幾乎都被路易十四沒收充公)。

對比當時不少法國人在天災與戰亂下的窮困生活,馬薩林的貪腐變成千夫所指、大加痛恨的對象。1648年後的法國海軍部更因為稅收大減、預算被挪用至陸軍,以及馬薩林的中飽私囊,使得海軍的年度經費下降到1640年代初的六分之一(五十萬里弗)。這讓船艦因無力維修而朽壞,嚴重傷害剛有起色的法國海權,並使馬薩林的重商主義政策難有所成,也抑制了海外商貿的發展。

不過馬薩林卻一直得到太后的寵信與青少年路易十四的敬愛。即使馬薩林調走路易的初戀與摯愛少女——奧林佩·麥西尼(馬薩林的姪女)、安排路易在1660年和西班牙公主瑪麗亞·特雷莎結婚,替法國謀取未來的重大利益(導致「產權轉移戰爭」與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路易十四仍然對他親重信賴。所以馬薩林一直到臨終,都掌握著國家大權。1661年馬薩林因病過世之後,巴黎的市民欣喜若狂,沿路向馬薩林的主治醫生蓋諾(Guenor)致敬,並高呼說:「快给这位(醫生)大老爷让路,他是杀死马萨林的大英雄!」

馬薩林擅長外交與談判,替法國獲得許多外交果實,但因為他的貪婪與寬縱貪官,促使法國的財政瀕臨崩潰;他又缺少前任宰相黎塞留的偉大綜合能力,使他總有處理不完的強勢敵手(包含國內政敵與外國對手),必須焦頭爛額、竭盡心智才能勉強應付,脫離困局。他留下最正面的遺產,是他知人善任而提拔的出色人才,其中以財經天才柯爾貝、軍事天才蒂雷納、治軍天才盧福瓦英语François-Michel le Tellier, Marquis de Louvois(Louvois)最為知名。馬薩林死前曾對路易十四說:「陛下,我對您虧欠不少,但我把柯爾貝留給您,足以彌補一切」。後來預言成真,柯爾貝替路易十四建立稱霸歐洲的經濟基礎。

死亡與評價[编辑]

1661年馬薩林病逝,死前密矚路易十四要親自掌權、不再任命宰相。敬愛馬薩林的路易十四不但心領神會,之後還反將一軍說:「如果他(馬薩林)再活下,我都不知道如何處置他了!」(似乎是路易為了塑造自己英明獨斷的形象而刻意這樣說)。

如同前任的黎塞留,馬薩林也是一個爭議性極高的政治人物,對他的正反評價一直存在,但總體來說,他的才能與評價,比起一代奸雄黎塞留要遜色許多。譬如說,伏爾泰暗示他是一個才能平庸、判斷精明與運氣絕佳者。又舉例來說,大仲馬在小說中描寫黎塞留,說他狡诈而雄才伟略,将一切掌握在手中;马萨林则是狡猾而虚伪做作,还被主角们戏虐了一番;如同小說中所稱,馬薩林作為「那位偉大人物(即黎塞留)的影子」(參見大仲馬的《二十年後》),他的悲哀在於前任過於出類拔萃,使他窮盡心力卻黯然失色。

造成如此的原因至少有二:也許是他個人的不利條件比黎塞留要差上許多(身為外國人且主張宗教寬容,不符合當時潮流),也可能是他面對的環境比黎塞留更為艱困所導致(幼王寡母兼國力耗竭)。總之,兩位「紅衣」宰相雖然都遭到民眾厭惡,但是法國人害怕黎塞留,卻鄙視馬薩林,無形中說明兩人手腕的高下之別。也因此,黎塞留的偉大成就,硬是比馬薩林多上許多。也許馬薩林最傑出的成就,是他對幼年的教子——路易十四,實行孜孜不倦的慈愛教誨,最後成功把路易十四培育成一位偉大的君王(「太陽王」和「路易大帝」)。

執政年表[编辑]

家族关系[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 (法)伏爾泰著、王曉東編譯,《路易十四的時代》
  • (美)保羅·甘迺迪著、陳景彪等譯,《大國的興衰
  • (美)威爾·杜蘭著、幼獅文化公司譯,《世界文明史‧第八卷‧路易十四時代》

外部鏈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