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京之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天京事變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天京之變」又稱「天京事變」,發生於1856年,地點在首都天京(今江蘇南京),東王楊秀清、北王韋昌輝及燕王秦日綱在此事件中被殺,另有約二萬人喪命。

背景[编辑]

1851年,天王洪秀全在「永安封王」時,命其他四王歸東王楊秀清節制。自從南王馮雲山及西王蕭朝貴相繼戰死後,權力更加集中在東王一人身上。

在太平天國前期,實權由軍師掌握,天王雖然地位在各王之上,然而在制度上是一個虛位元首,實際權力在正軍師東王楊秀清手上。另外重要的是,洪秀全在1848年承认「天父下凡」附身楊秀清後,楊不時假托「天父下凡」發令,連洪秀全也要聽從「天父」之令。

1853年4月26日香港总督文咸访问太平天国,他的翻译Thomas Taylor Meadows[1][2]就从两个太平军船员的口中得知:“东王杨秀清是首要的军事权威和政治权威,他们说天王只是一个被承认的君主,他把他的时间用在编书上面,人们从来看不到他。[3]”1853年12月24日(咸丰三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东王杨秀清借天父下凡,指责洪秀全杖责天王府女官,两天后即26日,杨秀清召集韦昌辉及秦日纲“到天王面前请宽心安福。”[4]洪秀全本人“深藏不出,秀清则盛陈仪卫巡行闾市,凡有军务,议定上奏(洪秀全)无不准者,每批旨准二字。属下伪官,惟奏谢恩赏,径达洪秀全,其余军务,悉秉奏秀清,听其裁处转奏。(杨秀清)自恃功高,一切专擅,洪秀全徒存其名;秀清叵测奸心,实欲虚尊洪秀全为首,而自揽大权,独得其实。[5]”“因此也许有人以为洪秀全早已死了,但一经询问,一致的证言咸谓其仍然健在,现深居城内。[6]

至于北王韦昌辉,洪秀全认为他“爱兄(洪秀全)之心诚”[7]。但韦昌辉对杨秀清“阳下之而阴欲夺其权”[8];北王韦昌辉对东王杨秀清“甚谄,舆至则扶以迎,论事不三四语,必跪谢曰:非四兄(杨秀清)教导,小弟肚肠嫩,几不知此。肚肠嫩浔州乡语,犹言学问浅也。[9]”而韦昌辉暗地里“请洪秀全诛杨秀清”[10]”,但洪秀全说:“暂且容他(杨),他服便罢。”[11]杨秀清曾去北王府,“杖昌辉数百,至不能兴。”以至于两人“相互猜忌,似不久必有并吞之事。[12]

至于燕王秦日纲,1854年5月,秦日纲的下人与杨秀清的下人发生矛盾,裁判是石达开的岳父黄玉昆,黄玉昆采取息事宁人的做法,“既鞭可勿杖,转相劝慰”,但杨秀清不同意该判决,命令石达开逮捕自己的岳父黄玉昆,“玉昆闻而辞职,燕王秦日纲闻之亦相率辞职。”结果杨秀清“杖日纲一百,玉昆三百,玉昆杖后,夜投水救起”[13]。李秀成认为“东王威逼太过,此三人(北燕翼)积怨于心,北翼二人,同心一怒于东。[14]

經過[编辑]

“夫首逆数人起自草莽结盟,寝食必俱,情同骨肉。且有事聚商于一室,得计便行。机警迅速,故能成燎原之势。今踞江宁,为繁华迷惑,养尊处优,专务于声色货利,往之倚为心腹股肱者,今乃彼此暌隔,猜忌日生。”[15]“及破南省,(杨)众权独揽,虽洪贼亦拱手受成,北翼贼无论矣,(杨)有去洪贼而自称天王意。”[16]1856年8月,楊秀清“要逼天王封其万岁,那时权柄借在东王一人手上,不得不封,逼天王亲到东王府封其万岁,北翼两王不服,君臣不别”[17]。洪秀全假裝同意,為以示慶祝,頒封日推延至楊秀清生日(公曆當年9月23日)時正式封萬歲。

(楊秀清)诡为天父下凡,召洪贼至,谓曰:「爾與東王,皆為我子,東王有咁大功勞,何止稱九千歲?」洪贼曰:“东王打江山,亦当是万岁。”又曰:「東世子豈止千歲?」洪贼曰:「東王既稱萬歲,世子亦當是萬歲,且世代皆萬歲。」东贼伪为天父喜而曰:「我回天矣。」[18]

洪秀全一面“所筑土城上密布枪炮,恐杨来暗算,一面遣腹贼至江西调北贼韦昌辉回金陵”[19],“同时宣召翼王”[20]及”丹阳之顶天侯(燕王秦日纲)回京”[21]。而杨秀清“却被一同盟的高级人员所卖”,这个出卖杨秀清的神秘的太平天国高级人员据说是“一位首领,即外国人称为第八者”[22](东西南北翼燕豫共七王)。還有一說,此時北王韋昌輝請求天王誅殺東王,天王不肯,及陳承瑢後來向天王告密,謂東王有弒君篡位之企圖,天王密詔北王、翼王及燕王鏟除東王。[23]

北王韋昌輝率三千精兵趕回天京,9月1日夜在城外與燕王秦日纲會合,陳承瑢開南门接應。[24]眾軍在凌晨突襲東王府,東王被殺,東王府內數千男女,包括東王妻妾五十四人同被殺盡。其後天王下詔斥責韦昌辉、秦日纲,佯稱韦昌辉擅杀有罪,宣布他们每人將被杖責500,誘使東王杨秀清屬下临觀,約有6000名東王部屬在棄械後被騙入天王府遭到殺害。北王以搜捕「東黨」為名,大殺異己,平民也不能倖免。總計被殺的军民約有兩萬餘人。

翼王石達開9月26日到天京,進城會晤北王韋昌輝,因韋昌輝大开杀戒,石達開亦有部屬在亂中被殺,責備北王濫殺之事,两人不歡而散,石达开见势不妙,連夜匆忙縋城逃出城外。北王未能捉拿翼王,盡殺翼王家屬及其王府部屬。翼王從安慶起兵討伐北王,求天王殺北王以謝天下。天京以外的太平軍大多支持翼王。

由於害怕再起兵變,天王派人当众谴责韦昌辉:“你跟我若不是東王,就沒有今天,我本來沒有殺他之意,現在已經捕殺了東王,他東王的屬下無辜,你又把他們全部殺害,豈不是傷了天父好生之德?你應該宽容纵放,比較好。”把罪责全然推给北王,假惺惺地自當「好人」。韦昌辉闻言大怒:“我为他除掉了大害,如今反過來责备我,是想沽名釣譽嗎?”[25]北王在勢急下攻打天王府,但最終敗於效忠天王的將士,北王韋昌輝於11月2日被殺,其首級被函送安徽石達開營中驗收;其幫兇燕王秦日綱及陳承瑢不久亦被處死,天京事變告一段落。

後來天王撤銷了楊秀清的圖謀篡位罪名。一八五九年,洪秀全接受堂弟洪仁玕的建議,為進一步安撫楊秀清的舊部,彌補信仰危機,挽回人心,將九月二日(『天曆』七月二十七日)楊被殺之日定為「東王升天節」。

歷史疑團[编辑]

有人認為楊秀清「逼封萬歲」一事並不真確,只是洪秀全殺楊的藉口,[26]當時太平天國刊行的《天父天兄聖旨》也沒有提及此事,但至今未有足夠証據支持「無逼封萬歲」說。

参考文献[编辑]

  • 唐德剛。《晚清七十年(貳:太平天國)》。台北:遠流,1998年。ISBN 9573235137
  • 羅爾綱。《太平天國史》。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http://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Consuls-General_of_the_United_Kingdom_in_Shanghai
  2. ^ http://www.shtong.gov.cn/node2/node2245/node63852/node63862/node63875/node64499/userobject1ai58098.html
  3. ^ Thomas Taylor Meadows:《中国人及其革命》,1856年英文版,第255页
  4. ^ 《天父下凡诏书》二,见《太平天国》1,第23到56页
  5. ^ 张德坚;《贼情汇纂》
  6. ^ 《天京见闻录》,《典制通考》(中),第826页
  7. ^ 《天父下凡诏书》二,见《太平天国》1,第53页
  8. ^ 张德坚:《贼情汇纂》
  9. ^ 谢介鹤:《金陵癸甲纪事略》
  10. ^ 《石达开自述》
  11. ^ 《天父下凡诏书》二
  12. ^ 张德坚:《贼情汇纂》
  13. ^ 谢介鹤:《金陵癸甲纪事略》
  14. ^ 《李秀成自述》
  15. ^ 张德坚:《贼情汇纂》卷六
  16. ^ 张汝南:《金陵省难纪略》
  17. ^ 《李秀成自述》
  18. ^ 張汝南,《金陵省難紀略》
  19. ^ 涤浮道人:《金陵续记》
  20. ^ Bridgman,Elijan Coleman:《太平天国东王北王内讧详记》
  21. ^ Macgowan Daniel Jerome:《太平天国东王北王内讧详记》
  22. ^ Macgowan Daniel Jerome:《太平天国东王北王内讧详记》
  23. ^ 羅爾綱,《太平天國史》卷四十四。
  24. ^ 羅爾綱,《太平天國史》卷四十六。
  25. ^ 張汝南《金陵省難紀略》洪賊使人謂曰:“尔、我,非东王不至此,我本无杀渠之意,而今已拿戮之,其下属何辜,又尽杀之,毋乃傷天父好生心?以宽纵为宜。”北賊怒曰:“我为渠除大害,今反責我,欲沽名耶!”
  26. ^ 史式. “逼封万岁”的谣言是怎么来的?. www.qinghistory.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