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和生育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国家和地区生育率地图
总生育率vs平均国民生产总值的对应国家图表, 2009.只有超过五百万人口的国家才会被标记, 来源:CIA世界概况

总和生育率(英文中稱:total fertility rate,簡稱TFR),有时也简称生育率,是指一个人口群体的各年龄别妇女生育率的总和。它反映的是一名婦女在每年都按照该年龄别现有生育率生育的假设下,在育龄期间生育的子女总数。一般来讲总和生育率至少要达到2.1,才能完成世代更替。

目前世界的总和生育率约为2.5。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中国大陆的总和生育率仅为1.18。台湾、新加坡、香港、澳门等华人国家和地区的总和生育率也都低于1.2,为世界最低水平。

特点[编辑]

总和生育率並非基于真实妇女一生生育的子女总数;因為统计子女总数需要等到育龄结束,从而无法及时反映现有生育状况。相反,总和生育率的计算方法是将当年育龄内各年龄别妇女生育率求和,育龄一般以15歲至44歲或49歲為準。

世代更替水平[编辑]

世代更替水平是指女性一生中平均生育一个女儿的生育率水平。假设女性在育龄结束之前没有死亡,且新生女婴和男婴数量相同,则世代更替水平应该是2.0。实际上,由于存在育龄结束前死亡的可能性,而且新生女婴数目一般少于男婴,世代更替水平基本总是高于2.0。发达国家的世代更替水平一般是2.1。发展中国家由于死亡率高和男婴数量畸高,其世代更替水平一般介于2.5至3.3之间。

达到世代更替水平是人口维持长期稳定的必要条件。总和生育率长期低于世代更替水平将导致人口以几何级数萎缩。

世界生育率[编辑]

世界總和生育率的歷史與預測
(1950年—2050年,中估)
聯合國人口司,2012年[1]
年間 TFR 年間 TFR
1950-1955 4.97 2000-2005 2.60
1955-1960 4.91 2005-2010 2.53
1960-1965 5.02 2010-2015 2.50
1965-1970 4.85 2015-2020 2.45
1970-1975 4.44 2020-2025 2.41
1975-1980 3.85 2025-2030 2.37
1980-1985 3.60 2030-2035 2.34
1985-1990 3.45 2035-2040 2.31
1990-1995 3.04 2040-2045 2.27
1995-2000 2.73 2045-2050 2.24

台灣生育率[编辑]

2013年中情局世界概況估計台灣總生育率為1.11,是全世界生育率第二低的國家,與香港相同(1.11),但略高於澳門(0.93)與新加坡(0.79)等國家/區域[2]。以此趨勢,台灣人口將在21世紀中葉劇烈減少。生育率低落及年輕人口不足將會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而外勞、移民或科技並無法解決問題。[3][4]

可能造成台灣生育率下降的原因包括:

  1. 學歷提高造成女性生育年齡的上升,掩蓋了生育率下降的現象,造成社會及政府反應遲鈍,未能及時提出相關政策:高等教育擴充,使得女性獲得更平等的教育機會,使得年輕一輩女性預期生育年齡上升,「女性延後生育年齡」與「環境變得不適合生育」一起發生,使得政府與大眾相信,少子化只是生育年齡上升造成的暫時現象,未即時處理其他不利生育的問題。[5]另外,由於許多女性高估自己的生育能力及性吸引力,使得她們計畫的生育年齡是已經不容易生育的年齡,當然會造成不孕比例的提高;而男性在繁殖慾望(性慾)最高的時候,被認為是不適合養兒育女的、甚至被要求不要與女性交往,當他們忍過了這段時期,可能會因為惡劣的勞動條件,發覺被戴綠帽的可能性之高,此時對婚姻愛情恐懼、對未來的無望,很容易壓過繁殖本能。
  2. 女性社會經濟地位更接近男性,甚至有女性比男性更適合現代職場的趨勢,但女性及台灣社會仍保有傳統觀念,要求女性婚姻對象擁有比女性高許多的社會或經濟地位[6],也同時不給予未婚者壓力,因此台灣年輕人,尤其是男性,難以尋求適婚對象。[7]換句話說,就是兩性平等只推行最簡單的一部份,對生育率最不利。而就算社會及女性價值觀改變,在目前勞動市場供過於求的情況下,越來越多的夫婦必需都有全職工作才可能賺取足夠金錢,配合上台灣高工時的問題,讓雙薪家庭在照顧子女上居劣勢。另外,許多婦女是被迫就業,就業人數增加加劇低薪問題,低薪問題增加女性就業率,這種惡性循環也會剝奪一些婦女的生育權,掌權者以女權主義的政治正確來掩護,讓多數人無法察覺高女性就業率背後的痛苦。
  3. 痛苦的成長經驗,包括校園暴力、不當處罰及虐童、升學壓力,不但削減年輕人的身心競爭力,更讓他們不想生小孩讓他們受苦;也就是說低品質的教育體系,會多方面打擊生育率。
  4. 托育體系除了高價低品質外、服務量也過少。比較許多先進國家的生育率及托育品質服務量,證明良好充足的托育體系是提高生育率的特效藥。
  5. 台灣的兩性、婚姻及家庭關係一直不佳,包括老一輩的痛苦經驗、親戚對婚姻幸福的危害、愛情詐欺的頻傳,都容易讓年輕人對愛情及婚姻感到恐懼。
  6. 不當媒體宣傳:媒體經常宣傳不孝子、啃老族;但實際上多數子女就算無法親自照顧父母,也會幫父母監督看護及老人院,優質老人院比子女更適合做復健協助者;而且要求先立業才能成家的文化,反而讓社會受害(成家條件太高,容易讓人自暴自棄;況且在勞工供過於求、生育率過低的情況下,有生育且願意關心子女的啃老族,其實社會貢獻不輸不願意生育或不願意關心子女的成功人士,但卻不受到社會鼓勵)。
  7. 過於集中於北部的錯誤政策,造成北部過份競爭,其他地區則缺乏資源,增加痛苦指數。
  8. 不當分配的社會福利及薪資結構(如18%等過於集中於老一輩軍公教的福利)。
  9. 勞動人權、工作機會及平均薪資下降,但工時為世界第一高、物價高漲、房價所得比也高過多數國家。
  10. 外籍配偶社會地位仍然不足,讓許多娶不到台灣老婆的男性(主要是社經地位屬於中層的男性)仍然不願意尋求外籍配偶。
  11. 錯誤的外勞政策,社福外勞(包含家庭幫傭)對社會的影響較產業外勞佳(但前提是保障社福外勞權益),但台灣對產業外勞的管制過於寬鬆,對社福外勞的管制除了不保障勞動人權外、其他都太嚴格。另外,若不保障外勞人權,會讓雇主及社會更習於壓榨勞工的惡習。
  12. 年輕人享樂及養育兒女的標準提升,但是年輕人的實質所得卻降低;年輕人已經難以依照自己(或自己與配偶)的努力賺取足以結婚生子的資源。
  13. 社會大眾觀念錯誤:低估低生育率造成的傷害,誤以為科技、外勞及移民能解決低生育率問題;社會也拒絕承認目前的社會制度是在壓榨年輕人。然而實際上,工作穩定性、勞動條件及生育補助較佳的軍公教,生育率較高;可見足夠的福利及條件良好的工作,是維持生育率的基本條件。[8]

目前政府已經擬定許多獎勵生育的構想及一些政策,期望能避免人口減少太快[來源請求],但是便宜的政策無效、有效的政策很貴,台灣面臨很大的生育率危機,而且政府也在同時推動會降低生育率的政策,如放任房價高漲、鼓勵壓榨勞工、鼓勵產業外移。

中国大陆生育率[编辑]

第六次人口普查顯示,中国大陆2010年的总和生育率为1.18,仅高于台湾、新加坡、香港、澳门。各省份中,北京的总和生育率最低,仅为0.71;广西的总和生育率最高,为1.79,但也远低于世代更替水平。

历年生育率[编辑]

下表是中国大陆历次人口普查和抽查得出的总和生育率。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

中国大陆历年总和生育率
年份 1981/82 1986/87
总和生育率 2.61 2.36
年份 1989/90 1994 1995 1996 1997 1998 1999
总和生育率 2.29 1.60 1.46 1.55 1.49 1.49 1.47
年份 2000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总和生育率 1.22 1.39 1.38 1.40 1.44 1.33 1.38 1.43 1.47 1.36
年份 2010 2011 2012
总和生育率 1.18 1.04 1.26

说明:

  • 表中粗体是人口普查和1%人口抽样数据,非粗体是1‰抽样数据。
  • 表中总和生育率按年龄组计算,育龄每5岁为一组。

关于人口普查的准确性,存在一定争议。2010年人口普查之后,有计生部门官员表示,人口普查存在严重漏报,新生儿漏报超过20%,实际生育率达1.5或1.6。然而根据人口普查公报,质量抽样调查显示,人口漏登率仅为0.12%,并不存在严重漏报的现象。

生育率低的原因[编辑]

中国至70年代開始實施計畫生育的政策。自从20世纪八十年代末期开始,中国大陆生育率持续下降,2010年普查数据表明,中国大陆总生育率1.18。造成中国大陆生育率下降的原因包括:

  1. 对于占人口主体的汉民族实行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多数汉民族夫妇仅被允许生一个孩子。即使部分被允许生二胎的公民,也要需要办理二胎生育指标,办理过程中也会受到有关部门的种种为难[1],客观上造成生育率下降。另外多年的计划生育,以及传统观念,导致的男女比例失调,也会造成生育率下降。
  2. 女性获得更多的教育机会[2],使得年轻一辈女性生育年龄上升。[3],甚至不婚。[4]
  3. 养孩子成本过高[5], 很多年轻人自己都养不起,需要啃老[6],就算父母有錢,也可能不敢生孩子。
  4. 女性比男性更适合大陆高考教育以及现代职场,导致女性的学历以及经济地位大幅提高,但中国大陆社会仍保有的传统观念,要求女性婚姻对象拥有比女性有更高的学历,更高的社会或经济地位,造成男人难娶,女人难嫁。
  5. 目前劳动市场供过于求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夫妇必需都有全职工作才可能赚取足够金钱,但双薪家庭因为时间和精力上的原因在生养子女上居劣势,需要依靠爷爷奶奶照顾,但是这样造成了另外的一个留守儿童的问题[7], 成了父母心中的痛。
  6. 痛苦的成长经历,令人窒息的升学压力已经蔓延至幼儿园[8] 。此外因为法制上对儿童保护不力,导致小学老师猥亵学生的事件频发[9],让年轻人不想生小孩让他们受苦。
  7. 城镇化导致生育率降低。
  8. 与时俱进的聘礼,让人娶不起[10]. 随着经济的发展,聘礼也水涨船高,三大件早就升级为房子,车子和票子。而高涨的房价,成了许多年轻人婚姻路上迈不过的坎。

另见[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