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索马里内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索马里内战
Black Hawk Down Super64 over Mogadishu coast.jpg
一架黑鷹直升機電台呼叫信號:超級64,巡航於摩加迪休海岸地區
日期: 1991年1月26日至今
(23年10月)
地点: 索马里
状态: 进行中
參戰方
1986年-1991年

索馬利亞 索马里民主共和国

索馬利亞 索马里国民阵线英语Somali National Front

1986年-1991年

邦特蘭 索马里救国民主阵线英语Somali Salvation Democratic Front
索馬利蘭 索马里国民运动英语Somali National Movement
索马里爱国运动英语Somali Patriot Movement
索馬利亞 索马里联合议会英语United Somali Congress

1992年-1993年

索馬利亞 索马里联合议会英语United Somali Congress

1992年-1993年

 联合国

2006年-2009年

Flag of the Islamic Courts Union.svg 伊斯兰法庭联盟
奥罗莫解放阵线英语Oromo Liberation Front[1]
索马里再解放联盟英语Alliance for the Re-liberation of Somalia
奋斗青年联盟
拉斯坎波尼纵队英语Ras Kamboni Brigades
索马里伊斯兰阵线英语Jabhatul Islamiya
阿诺里学士英语Muaskar Anole

2006年-2009

索馬利亞 恢复和平与反恐联盟英语Alliance for the Restoration of Peace and Counter-Terrorism
衣索比亞 埃塞俄比亚
索馬利亞 索马里过渡联邦政府
邦特蘭 邦特兰
索馬利亞 贾穆杜格
先知信徒组织英语Ahlu Sunna Waljama'a
索馬利亞 苏菲主义组织[2]
 美國
 非盟

2009年至今

基地组织

国外“圣战者”
索马里伊斯兰党英语Hizbul Islam

2009年至今

 索马里联邦共和国
衣索比亞 埃塞俄比亚
 非盟

伤亡与损失
300,000[3] - 400,000[4]人死亡

索馬里內戰索馬里語:Dagaaladii sokeeyay ee soomaaliya)爆發於索马里武装冲突,自1991年迄今。

穆罕默德·西亞德·巴雷總統的垮臺(1986–1992年)[编辑]

內戰第一階段,源於反對索馬里穆罕默德·西亞德·巴雷總統高壓政權的叛亂。1991年巴雷總統被推翻後,發生了一場反革命,企圖令他能夠重新領導國家。[5]

然而越來越多的暴力事件,令混亂的局面演變成為一場人道主義危機,而全國则陷於無政府狀態。1991年,索馬里蘭共和國宣布獨立,以設法与產生更多激战的南部地區有所隔絕。索馬里蘭共和國並未獲得國際社會的正式承認。其疆域主要在索馬利亞的西北部地區,介於吉布提共和國和索馬里東北邦特兰地區之間的地區。

聯合國的介入(1992-1995年)[编辑]

一名美國狙擊小組士兵在進入摩加迪休港口處的據點指示狙擊手標定狙擊目標(1994年1月)
1993年的美軍介入部隊,第75步兵團

联合国安理會根據第733號決議案聯合國安理會第746號決議案,組織第一期聯合國索馬里行動,首要任務是向索馬里人民提供人道主義救濟行動,並幫助已經解散中央政府的索馬里恢復社會秩序。

安理會於1992年12月3日,一致通過第794號決議案,批准成立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索馬里維和部隊。其任務是確保人道主義援助物品能夠實際分發到當地居民的手里,並且在索馬里重建和平的社會。聯合國索馬里維和部隊於1993年抵達索馬里,並開始一項為期兩年的工作,以減輕飢荒問題。

對美國的批評则指出:「在親美總統穆罕默德·西亞德·巴雷於1991年被推翻之前,索馬里全國幾乎三分之二土地的石油開採權都落在剛果石油公司阿莫可石油公司雪佛龍油氣公司雪佛龍飛利浦聯合化學公司等美國大石油公司的手裡。」

剛果石油公司在美國海軍陸戰隊登陸之前,出借它在摩加迪沙公司的樓房給美國大使館當臨時行館也有一些日子。而且最初美國布希總統政府團隊的特使團也用這座樓房作為臨時總部[6][7][8]。很諷刺地來斷言,美國人並不是為人道理由來幫助索馬里,而是為了獲得石油開採權才一腳踏進索馬里來。索馬里沒有被證實有油藏,不過在脫離中央的邦特蘭地區被認為可能有些油藏量,然而至今石油的探查結果仍然存有爭議。索马里过渡联邦政府(TFG)已經警告過投資者,除非國家情況回復到象以前一樣的穩定,否則不要進行投資[9]

1993年6月及10月之間,摩加迪休地方軍閥部隊與聯合國索馬里維和部隊之間爆發多場槍戰,結果造成24名巴基斯坦士兵與19名美國士兵死亡(全部美國士兵陣亡31名)。大多數維和部隊及美國部隊士兵均陣亡於摩加迪休之戰,也有1,000名索馬里地方軍閥士兵死於這場戰役。這場戰役隨後被寫成小說黑鹰坠落》及拍成電影黑鷹計畫。聯合國索馬里維和部隊隨後於1995年3月3日撤出索馬里,不過也已經造成相當人員的傷亡。

索馬里的四分五裂(1998-2006年)[编辑]

索馬里內戰、戰鬥區域分布圖,2006年12月25日

1998年-2006年間,索馬里境內有不少地區发表獨立宣言。不過這些地區不像索馬里蘭宣告脫離索馬里,而只是想要自治。

1998年,邦特蘭宣布“臨時”獨立,並表示它將會參加任何索馬里的和解調停,組成新的中央政府。同年,南方的朱巴蘭也宣告獨立。

第三个宣告獨立的組織是1999年成立的拉漢文抵抗軍(RRA),此組織活動地區是邦特蘭的邊界沿線一帶。這次RRA「短暫」的分離行動於2002年重申。接著就有索马里西南国的獨立出現。1999年,RRA早就已經對索馬里中央及南部地區拜州巴科勒州進行行政上的獨立自治。而朱巴蘭地區顯示出被索馬里西南國所圍繞,也因此她的政治地位到目前為止還不明朗。

第四支宣告獨立的組織是2006年賈穆杜格地區針對聯合伊斯蘭法庭的武裝力量的增強而宣布。尽管索馬里蘭脱离索馬里走向宣布完全獨立的道路,但被許多索馬里人視為一個自治政府實體。

而在1998到2006年期間,也出現不同的軍事調停行動會議,目的是為針對各方武力消長所推出來的方案。這些調停行動會議有泛部族間的過渡國家政府(TNG)、索馬里和解與恢復委員會(SRRC)等,這些調停組織最終也打下了2004年11月建立的索马里过渡联邦政府(TFG)的基礎。然而,這段期間軍閥及部族間的暴亂衝突仍然持續著,而這時所謂國家軍事力量的控制能力也仅仅稍微及於索馬里各地區。

聯合伊斯蘭法庭的崛起與失敗、埃塞俄比亞的介入及索馬里過渡聯合政府(2006–2009年)[编辑]

聯合伊斯蘭法庭(ICU)武裝組織之旗幟

2004年索马里过渡联邦政府(TFG)於肯尼亞内罗毕建立。索馬里的局勢仍然过于混亂,以致各武裝派系還是不能意見一致地在摩加迪沙開會商討統一大計。之後在2006年初,TFG進一步在拜多亞建立臨時政府。

同時在2006年初,出現一个名為恢復和平與反恐聯盟(ARPCT)的組織,是由非宗教性、以摩加迪沙為基地的軍閥組成的武裝團體。ARPCT組織反對以伊斯蘭教法為導向的聯合伊斯蘭法庭(ICU)的揭起,其時ICU已經在迅速加強武力。ARPCT还得到來自美國中央情报局的金援[10]。也因此,整個地區情勢更加嚴峻,進一步地導致首都地區的衝突不斷提升。

聯合伊斯蘭法庭的势力膨胀[编辑]

2006年6月,ICU於摩加迪休戰役后成功奪取首都摩加迪休,並將ARPCT逐出摩加迪休,之後成功說服或以武力強迫其他軍閥加入他們這一派。在他們打到邦特蘭邊界地區以及接收朱巴蘭南區及中區之後,ICU的势力逐漸擴大。

伊斯蘭基本教義派不斷增強力量,伊斯蘭好戰份子不斷擴大伊斯蘭基本教義派與索馬里其它派系間的軍事衝突。其它派系包括索马里过渡联邦政府(TFG),邦特兰以及賈穆杜格,後者這些派系組成自治政府,其目的着重于抵抗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組織的武裝攻擊。如此嚴峻的情勢,也導致埃塞俄比亚的介入。衣國的立場是支持非宗教性的索馬里武裝組織。ICU也聲稱獲得埃塞俄比亚的對手厄立特里亚及外國聖戰者的支持,还針對埃塞俄比亞佔領了索馬里的蓋多州以及在拜多亞周圍地區部署軍隊的行動而發起聖戰

聯合伊斯蘭法庭對埃塞俄比亞介入的戰鬥及潰敗[编辑]

2006年12月,ICU與TFG开战,此役名為拜多亞戰役。戰鬥涉及索馬里穆杜格州地區的城鎮班迪拉德里希蘭州地區的城鎮貝雷得溫等地。ICU主要作戰目的是用武力將埃塞俄比亞武裝部隊逐出索馬里領土。然而,ICU在所有的主要戰役均被擊敗,接著被迫撤出摩加迪休。12月27日喬哈爾戰役中經過最後的短暫戰鬥之後,ICU的領導下台。

緊接著吉利布戰役2006年12月31日开始,基斯马尤因此在2007年1月1日落到TFG及埃塞俄比亚武裝部隊的手里。總理阿里·穆罕默德·蓋地呼籲全國進行索馬里非武裝化

美國的介入[编辑]

2007年1月,自聯合國在1990年代開始在索馬里軍事部署以來,美國官方第一次軍事介入調停行動。此次軍事調停行動是由美國空軍AC-130空中砲艇對伊斯蘭基本教義派所盤據的拉斯坎坡里地區進行空襲行動,其中部分的計劃是要擒捉或是擊殺這些基地組織的活动分子。這些活动分子大都潛伏在ICU武裝組織當中。不確定的報告也指出,美國軍事顧問自戰爭開打以來、就出現在埃塞俄比亞以及索馬里過渡聯合政府(TFG)的武裝部隊里。美國海軍也部署在近海地區,以防止伊斯蘭叛亂分子從海路逃竄,而且與肯尼亞交界地區亦被封鎖,非經許可不得進出。

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的叛亂與部族間的戰鬥再起[编辑]

ICU武裝組織的部隊一從戰場上潰敗下來,這些殘兵敗將就轉而開始進行游击战,持續對抗埃塞俄比亞以及索馬里過渡聯合政府(TFG)的武裝部隊。同時,隨著對ICU戰事的結束,原有的部族間衝突也继续進行。

為了建立地區安全,一項名為非洲聯盟於索馬里之軍事行動任務(AMISOM)的提案授權向索馬里派遣多達8,000人的維安部隊。這次行動任務擴大非洲國家間的軍事活動領域,也分擔早期由政府間發展管理局(IGAD)下非洲之角國家間組織所籌劃的軍事行動任務。

失去占領區後,ICU內部發生分裂,強硬派堅持武裝鬥爭,進而成立了伊斯蘭黨(領導為哈山·達伊爾·阿維斯),而ICU也分裂出青年側翼派系伊斯蘭青年黨(為ICU的側翼「青年黨部」;領導為莫克塔·阿里·祖貝爾)等之組織。而這些與ICU有關聯的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組織也不斷的籌劃進行各種叛乱、綁架等行動,誓言推翻谢赫·谢里夫·谢赫·艾哈迈德總統及歐馬·阿布迪拉夏得·阿里·夏爾馬克總理所帶領的TFG政府,也堅決反對外國軍隊駐扎在索馬里。

索馬里戰事(2009年)[编辑]

2009年1月,埃塞俄比亞武裝部隊撤出索馬里,留下風雨飄搖的索马里过渡联邦政府及結盟軍閥,及一支幾千人組成的非洲联盟(AU)分遣隊,由這些雜湊部隊建立起一個民族國家。隨著埃塞俄比亞武裝部隊的撤出戰區,索馬里南半部地區很快落入激進的伊斯蘭基本教義派叛軍(如:伊斯蘭青年黨、伊斯蘭黨等組織)的手裡。叛軍迅速在幾個省份擊潰TFG政府軍及非洲联盟部隊,在控制地區實行伊斯蘭教法。5月7日,叛軍攻擊首都摩加迪休,也奪得首都大部分地區,但仍未推翻TFG政府,而TFG政府仍控制着首都幾平方公里的地區。2009年索馬里的國家情況還是军阀混戰、漫無秩序、一團混亂、海盜橫行[11][12]

索馬里戰事(2010年)[编辑]

2010年3月12日索馬里政府軍(TFG)在非洲聯盟(AU)駐索馬里特派團部隊的火力支援下和反政府武裝組織在首都摩加迪沙持續地進行戰鬥,自10日以來已造成約60人死亡[13]。200多名重武裝的伊斯蘭黨分子於2010年5月2日清晨未發一槍一彈就長驅直入索馬利亞海盜的主要根據地哈拉代雷鎮,並占領警察局等戰略要地。

伊斯蘭黨領導哈山·達伊爾·阿維斯告訴英国广播公司,伊斯蘭黨要在當地實施嚴格的伊斯蘭教法來結束海盜行為[14]索马里青年党於2010年8月23日下午攻擊首都摩加迪休市區木納大飯店並開槍掃射造成大量傷亡。

索马里通讯部公布的死亡人数为31人。索马里第二副总理易卜拉欣告诉记者,攻擊造成19名平民、6名过渡议会议员、5名安全部队人员、2名酒店工人,和2名伊斯蘭青年黨攻擊者死亡。截至當天下午15點,死亡人數已經上升到33人,議員的死亡人數達到10人。據醫生統計,受傷人數超過了100人。英国广播公司報導,伊斯蘭青年黨發言人瑞吉表示,攻擊行動為該黨「特戰部隊」所做。事後,索馬利亞副總理伊比斥責「伊斯蘭青年黨」在伊斯蘭賴買丹月遂行攻擊[15][16][17][18][19]

2010年的索馬里情勢已造成索馬里的地方政府及伊斯蘭黨、伊斯蘭青年黨各方勢力都盤算要和索馬里海盜集團聯合陣線,以強固擴張己方的地盤及利益。不過有的海盜集團強調建立自已的武力,據穆杜格州荷比歐港的海盜頭子默罕默德·噶凡吉說他們用擄船贖金建立一小型步兵師可以用來捍衛自己的利益,以抵禦伊斯蘭黨、伊斯蘭青年黨的進襲[20]

索馬里戰事(2011年)[编辑]

於2011年9月28日,在一番激戰後索馬里過渡政府(TFG)從伊斯蘭青年黨手中奪回肯亞邊境附近的一個戰略重地,離TFG所控制的城鎮噶巴哈芮只有12公里。[21]

相關條目[编辑]

註釋[编辑]

  1. ^ Kenya: Seven Oromo Liberation Front Fighters Held in Garissa Allafrica.com (Daily Nation), January 6, 2007
  2. ^ Somalia signs deal with militia - Africa. Al Jazeera English. 16 March 2010 [9 July 2011]. 
  3. ^ Twentieth Century Atlas - Death Tolls and Casualty Statistics for Wars, Dictatorships and Genocides
  4. ^ Hundreds of thousands killed in years of war, says new president
  5. ^ 周世瑀,"索馬利亞的內戰與帝國軍事干涉"[1],;聯合報,2012/09/24.
  6. ^ Kretzman, Steve. Oil, Security, War The geopolitics of U.S. energy planning. Multinational Monitor magazine. 2003-1月/2. 
  7. ^ Fineman, Mark. Column One; The Oil Factor In Somalia;Four American Petroleum Giants Had Agreements With The African Nation Before Its Civil War Began. They Could Reap Big Rewards If Peace Is Restored.. Los Angeles Times. 1993年1月18日: p. 1. 
  8. ^ George, Dev. Will the majors return to Somalia?. Offshore. 1995: p. 8. 
  9. ^ Abdillahi Yusuf’s Transitional ‎Government And Puntland Oil Deals. 索馬里蘭時報(Somaliland Times). [2007-01-10]. 
  10. ^ UN trying to clarify problems in Somalia - The Final Call - Jun 29, 2006
  11. ^ Daniel Flynn and Antonella Cinelli,《G8 vows legal cooperation to tackle Somali piracy》路透社,2009年5月30日
  12. ^ 北京新浪網《索馬利亞叛亂組織否認製造酒店爆炸襲擊事件》,2009-12-04 16:17
  13. ^ 羊城晚报,《索马里首都又激战已造成六十人死亡》,[2],2010年3月13日 星期六
  14. ^ 編譯朱小明/綜合報導,《伊斯蘭黨攻老巢 索國海盜駕車逃》聯合報 2010.05.03 02:56 pm,星期五.
  15. ^ 記者莊蕙嘉 即時報導,《激進組織掃射飯店 索國4議員亡》聯合報(法新社摩加迪休24日電),2010.08.24 07:11 pm
  16. ^ 潘勛 綜合報導,《索民兵開攻 議員官民至少30死》中國時報,2010-08-25
  17. ^ 新华日报《索马里青年党认领酒店袭击》中国网,2010-08-26 07:34:20
  18. ^ 新京報,《索馬里組織襲擊酒店致33死 現場尸橫遍地如地獄》新浪網,2010-08-25
  19. ^ Mohammed Olad Hassan《Somali MPs killed in hotel suicide attack》BBC,2010年8月24日
  20. ^ JEFFREY GETTLEMAN《In Somali Civil War, Both Sides Embrace Pirates》紐約時報,2010年9月1日
  21. ^ BBC報導,"索馬里政府軍從叛軍手中奪下戰略重鎮"[3],BBC,011年9月28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3:11.

外部連結[编辑]

維基共享資源中有關索馬里內戰的多媒體資源

索馬里內戰新聞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