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日君再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何日君再来》是中国近代史上受到欢迎的经典中文歌曲,最初是1937年的电影三星伴月》的插曲,是上海中国化学工业社为宣传国产的上海“三星牌牙膏”而资助拍摄,歌曲由刚刚成名的周璇主唱,并灌成唱片,由上海百代唱片发行。1939年在香港制作的电影《孤岛天堂》中,又由黎莉莉主唱作为插曲。1940年李香兰满洲国灌唱成唱片,由百乐唱片帝蓄唱片分别发行,结果比周璇原版更风行。李香兰回日本后,在1952年又唱一次,由哥伦比亚唱片在日本发行。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歌曲流行后,本是一首情歌,开始有人凿穿附会,赋予政治意味,觉得它是盼日军,是汉奸歌曲;又有人觉得是盼中华民国国军,是爱国歌曲;又有人觉得是盼中国共产党,是叛乱歌曲;又有人觉得是盼台湾日治时代重临,是卖国歌曲。结果在不同时间、不同地方,禁了又禁。

词曲者[编辑]

《何日君再来》的词曲者有很多说法,其中【作词/作曲】有记为【沈华/不明】、【晏如/贝林】或【贝林/晏如】,甚至指出词曲都不明的说法都有。中薗英助的著作《何日君再来物语》(河出书房新社出版)一书曾对此问题作了深入的查证探讨,并访问相关人士,其结论认为黄嘉谟作词、刘雪庵作曲。1930年代,黄嘉谟活跃于上海的编剧界,是《三星伴月》的编剧,而刘雪庵当时是上海国立音乐专科学校学生,他后来当上北京艺术师范学院(即现在中国音乐学院前身)的教授。他们两人分别使用贝林和晏如作为笔名。但是在《何日君再来物语》里面,相关人物提供的说法颇不一致。(例如有个说法,说刘雪庵本人说他自己包办曲词,只是刘雪庵在中薗写书时过世,所以这个说法无法证实。)另外一个版本是黄嘉谟后人的说法:《何日君再来》的歌曲原来是一首不起名的歌曲,黄嘉谟取了《何日君再来》的曲调,填了新词,这新词就是今天大家熟悉的歌词。后来作曲家提出投诉,为了避免争议,黄嘉谟低调处理,没有强调自己是填词人,过了几年渐渐被人忘记原作者是谁。刘雪庵的好友潘孑农回忆道,这首曲子原本是1936年刘雪庵毕业时即兴创作的一首无名探戈舞曲。1937年《三星伴月》导演方沛霖邀请刘雪庵谱写探戈舞曲,刘提供了一首现成的,方事先并未征求刘雪庵同意,就让编剧黄嘉谟为这首舞曲填写了歌词。刘雪庵曾因此事私下对潘表示不满,但是碍于情面,没有公开表示什么[1]

演唱者[编辑]

《何日君再来》这首歌后来由白光潘迪华奚秀兰胡美芳松平晃渡边滨子李香兰(山口淑子)、夏目芙美子翁倩玉等先后翻唱录成唱片,恰克与飞鸟在巡回亚洲演唱会时亦曾演唱。1978年台湾歌手邓丽君翻唱时(收录于专辑《一封情书》1978),在台湾和中国大陆再度掀起热潮。华语歌手甄妮于八十年代香港个人演唱会中亦曾选唱。

李香兰认为《何日君再来》是周璇的传世名曲。香港电影导演李翰祥认为《何日君再来》应该是最流行的歌曲[2]

中国现代史中的“何日君再来”[编辑]

1957年作曲家刘雪庵因《何日君再来》被划为“右派”。[3]

1980年开始邓丽君所唱“何日君再来”在中国大陆造成轰动之后、1982年,中国大陆当局曾把这首歌视为“不正确的歌曲,带有半封建、半殖民地色彩的东西”、“黄色歌曲”,同时亦以防止对民众造成精神污染为由禁止输入及播放。

参考文献[编辑]

  1. ^ 潘孑农《舞台回忆六十年》
  2. ^ 《周璇之谜》 赵国庆著 ISBN7535425887
  3. ^ 《周璇之谜》 赵国庆著 ISBN7535425887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