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劉勔
出生 418年
東晉
逝世 474年
南朝宋建康
职业 南朝宋官員

刘勔(418年-474年),伯猷彭城人。南朝宋官員,官至尚書右僕射、中領軍,並與袁粲褚淵蔡興宗沈攸之同為宋明帝遺命的顧命大臣。桂陽王劉休範起兵反叛時劉勔參與守衞建康,兵敗被殺。

生平[编辑]

劉勔雖家貧,但年輕就有志向和節操,又愛好文辭。初任增城,後獲廣州刺史劉道錫請為其揚烈將軍府主簿。元嘉二十七年(450年),宋廷發動第二次元嘉北伐但失利,反被魏軍南侵,劉道錫派了劉勔到建康,在拜見宋文帝時應答得當,獲授寧遠將軍、綏遠太守。元嘉三十年(453年),太子劉劭弒父奪位,參與兵變的蕭斌之弟蕭簡時為南海太守[1],時為武陵王的宋孝武帝起兵反抗劉劭,劉勔亦起兵討伐蕭簡,並燒其南門,協助攻滅蕭簡。後廣州刺史宗愨又請劉勔任其主簿,並因功封大亭侯。後轉任員外散騎侍郎。

孝建元年(454年),荊州刺史劉義宣、江州刺史臧質起兵反抗朝廷,宗愨以劉勔行寧朔將軍、湘東內史,領軍出駐安陸。亂事被平定後,劉勔轉任晉康太守,後又轉任鬰林太守。後又任徐州刺史劉道隆的寧朔司馬,並參與平定大明三年(459年)竟陵王劉誕起兵之變,以功封金城縣五等侯。後又改任西陽王劉子尚的撫軍參軍。另一方面,朝廷曾派費沈攻伐合浦大帥陳檀,但未能成功,於是改以劉勔為龍驤將軍、西江督護、鬱林太守,出兵再攻。劉勔到後成功降服陳檀,並進獻大批名馬和珊瑚樹,宋孝武帝對此十分高興[2]

大明八年(464年)宋前廢帝即位後,以劉勔為振威將軍、屯騎校尉。次年年末,前廢帝被殺,宋明帝即位,加劉勔寧朔將軍。其時江州刺史、晉安王劉子勛拒絕承認宋明帝建康政權,自立為帝,並得國內四方響應,劉勔遂以本官加領建平王劉景素的輔國司馬,出據梁山。不久,豫州刺史殷琰投向劉子勛,劉勔遂被召還建康,假輔國將軍,率呂安國攻殷琰,時山陽王劉休祐歷陽總統諸軍,劉勔遂兼其驃騎司馬[3]。二月,殷琰將劉順、柳倫、皇甫道烈等人以八千兵守離豫州治所壽陽三百里的宛塘,劉勔亦率軍進前,在劉順等部數里外建營。當時劉勔軍因為雨天關係天亮還未建好營壘和防禦工事,劉順打算乘虛突襲,但因柳倫及皇甫道烈不肯響應而未成事,劉勔才得以成功立營與之對峙[4]。至四月,劉順軍原本準備的糧食因相持而食盡,轉向壽春方面求糧,劉勔聞訊即挑選精兵讓呂安國及黃回繞到劉順軍後方截斷其糧道,在橫塘全殲運糧部隊前鋒楊仲懷所領五百人,嚇退杜叔寶軍,呂安國等遂成功燒毀糧食而還[5]。無援乏食的劉順軍遂潰散,於五月一日(466年5月30日)棄守宛塘,劉勔就隨而進逼壽春[6]。壽春守軍嬰城固守,劉勔等軍遂在城外分別駐紮[7];時常珍奇派了周當,烜式寶等率數百人送武器給殷琰,驍勇的式寶留守北門,率眾開城門突襲劉勔軍營,不過劉勔成功逃脫,式寶只能在其營帳中掠得走衣物離去[8]。六月,劉勔軍築成長圍[9],另外又在七月派軍擊敗來援殷琰的龐孟虯[10]。八月,皇甫道烈、柳倫等二十一人知龐孟虯戰敗後出降,劉勔以此勸降殷琰不果[11];另一方面江州治所尋陽失陷,劉子勛被殺,宋明帝亦開始派人以此勸降壽春,不過杜叔寶封鎖消息,遂令圍困一直持續到十二月[12]。劉勔圍攻壽春多月,進攻和防守都能取勝,撫恤將帥亦寛厚有道,故能穩定軍心。尋陽失守的消息漸漸傳開,壽春人心至十二月亦很沮喪了,最終對壽春之圍困隨殷琰請降而結束。劉勔在城破時並未行任何殺戮,亦約束三軍止其侵範城內人民,故令百姓都很感動,都說「來穌」,甚至為他立碑[13]。劉勔後還都拜太子左衞率,封鄱陽縣開國侯,食邑一千戶。

據汝南的常珍奇在壽陽被圍時曾經招引北魏援助,並開門投降。泰始三年(468年),劉勔以本官加征虜將軍,假節督西討前鋒諸軍事,並寫信招誘常珍奇。其時魏軍攻汝陰,但為太守張景遠及軍主楊文萇所敗,常珍奇遂乘虛襲懸瓠[14]。後常珍奇為魏所攻,被逼南返,成功返回壽春。劉勔及後又轉右衞將軍,使持節,都督豫司二州諸軍事、征虜將軍、豫州刺史。同年魏將趙懷仁攻武津,劉勔派曲元德擊退他,又在汝陽章華臺東擊斬閼于拔,攻下外壘,斬殺魏軍一百五十人,略一千三百輛車而還。另外劉勔派往督弋陽以西的孫曇瓘遭遇進攻義陽的魏軍,又大敗對方。劉勔又乘北魏送當地租稅回北方時招集的荒人,命其於許昌截擊運輸部隊,燒毀所有米糧。淮西郡人賈元友上書宋明帝,勸其攻取懸瓠,以取陳郡、汝南、南頓及新蔡四郡。明帝以此書送到劉勔處,劉勔對元友建議逐條反駁,並稱邊境人民常常都勸大軍北伐,每當取信都是耗財折兵之舉,反指這些邊民都只看軍隊強弱,大軍到境就在路邊歡迎,大軍撤走就四處抄掠,不足取信。終令明帝放棄進攻。

泰始五年(469年),劉勔獲徵還任散騎常侍、中領軍,不過劉勔因世道紛擾不已而只自求東陽太守,得允。泰始六年(470年),南兗州刺史蕭道成以劉勔假平北將軍、使持節都督五州諸軍事,出鎮廣陵;但次年就解節、都督及將軍號。泰豫元年(472年),明帝去世,臨終前讓劉勔以本官中領軍守尚書右僕射,成為五顧命大臣之一。

元徽二年(474年),桂陽王劉休範起兵,率軍攻至建康,劉勔獲加使持節、領軍將軍,守衞石頭城。敵軍及後進至朱雀航南,右軍將軍王道隆率軍至朱雀門,知敵軍已到就急召劉勔。劉勔當時打算封鎖朱雀航阻擋敵軍,但王道隆不肯,反催促劉勔渡航進戰,劉勔遂於朱雀航南遭遇敵軍,兵敗戰死,享年五十七歲。朝廷追贈散騎常侍、司空,諡忠昭公

性格特徵[编辑]

  • 攻壽陽時,劉勔以其寛厚性格而得將帥之心,將軍王廣之曾經請劉勔讓出自己騎的馬給他,眾人都不滿王廣之如此貪婪,請劉勔以法治他罪。不過劉勔就笑著將馬送給對方。
  • 劉休範起兵前,曾有人以星象勸劉勔辭職避禍,但劉勔認為他行事無負任何人,而且若果災難要來也逃不過。劉勔晚年權位甚重,但卻建立園宅,稱為「東山」,反而將朝中事務放在一邊,將部曲都解散。蕭道成曾作規勸,但劉勔也沒聽從。[15]

家庭[编辑]

子女[编辑]

  • 劉悛,本名劉忱,嗣子,鄱陽侯封國於齊篡宋後被削除,但劉悛仍在齊任官,屢得親遇,官至散騎常侍,領驍騎將軍、五兵尚書。
  • 劉愃,悛弟,太子中庶子。
  • 劉繪,愃弟,官至建安王車騎長史,行建安國事。
  • 劉瑱,繪弟,齊義興太守。
  • 劉氏,嫁齊高帝蕭道成子鄱陽王蕭鏘

[编辑]

  • 劉孺,劉悛子,官至侍中。
  • 劉覽,孺弟,官至尚書左丞。
  • 劉遵,覽弟,在梁官至太子中庶子。
  • 劉氏,劉悛女,嫁齊明帝子晉安王蕭寶義
  • 劉氏,劉悛女,嫁齊明帝侄安陸王蕭寶晊
  • 劉苞,愃子,有文才,官至太子洗馬。
  • 劉孝綽,本名劉冉,繪子,有很高文學造詣,獲南梁文士所看重,官至祕書監。
  • 劉孝熊,孝綽二弟,早卒
  • 劉潛,孝綽三弟,官至豫章內史,侯景之亂時去世。
  • 劉孝勝,孝綽五弟,蕭紀據蜀自立為其尚書僕射,兵敗被梁元帝俘後獲赦,官至司徒右長史。
  • 劉孝威,孝綽六弟,官至太子中庶子,兼通事舍人,侯景之亂時去世。
  • 劉孝先,孝綽七弟,與五兄孝勝同被俘,官至侍中。
  • 劉氏,孝綽妹,嫁琅邪王氏王叔英
  • 劉氏,孝綽妹,嫁吳郡張氏張嵊
  • 劉令嫻,孝綽妹,嫁東海徐氏徐悱

注釋[编辑]

  1. ^ 《宋書·蕭思話傳》:「斌弟簡,歷位長沙內史。廣陵王誕為廣州,未之鎮,以簡為安南諮議參軍、南海太守,行州府事。東海王禕代誕,簡仍為前軍諮議,太守如故。世祖入討元凶,遣輔國將軍、南海太守鄧琬討簡,固守經時,城陷伏誅。」
  2. ^ 《宋書·夷蠻傳》:「世祖大明中,合浦大帥陳檀歸順,拜龍驤將軍。」
  3. ^ 《晉書·殷琰傳》:「二年正月,太宗遣輔國將軍劉勔率寧朔將軍呂安國西討,休祐出鎮歷陽,為諸軍總統。」
  4. ^ 《晉書·殷琰傳》:「是月,劉順、柳倫、皇甫道烈、龐天生等馬步八千人,東據宛塘,去壽陽三百里。勔率眾軍並進,去順數里立營。在道遇雨,旦始至,壘塹未立,順欲擊之。時琰所遣諸軍並受節度,而以皇甫道烈、土豪柳倫,臺之所遣,順本卑微,不宜統督,唯二軍不受命,至是道烈、倫不同,順不能獨進,乃止。既而勔營壘漸立,不可復攻,因相持守。」
  5. ^ 《晉書·殷琰傳》:「叔寶本謂臺軍停住歷陽不辦進,順等至,無不瓦解,唯齋一月日糧。既與勔相持,軍食盡,報叔寶送食……安國即復夜往,燒米車,驅牛二千餘頭而還。」
  6. ^ 《晉書·殷琰傳》:「劉順聞米車見燒,叔寶又走,五月一日夜,眾潰,奔還壽陽,仍走淮西就常珍奇。勔於是方軌而進。」
  7. ^ 《晉書·殷琰傳》:「叔寶斂居民及散卒,嬰城自守。勔與諸軍分營城外,黃回立航渡肥水,叔寶遣馬步三千,欲破航,并柵斷小峴埭,回擊大破之,焚其航柵。」
  8. ^ 《晉書·殷琰傳》:「初,常珍奇遣周當、垣式寶率數百人送仗與琰。式寶驍勇絕眾,因留守北門,乃率所領,開門掩襲勔,入其營,勔逃避得免,式寶得勔衣帽而去。」
  9. ^ 《晉書·殷琰傳》:「六月,勔築長圍始合。」
  10. ^ 《資治通鑑·卷一三一》:「龐孟虯進至弋陽,劉勔遣呂安國等迎擊於蓼潭,大破之。孟虯走向義陽。王玄謨之子曇善起兵據義陽以應建康,孟虯走死蠻中。」
  11. ^ 《晉書·殷琰傳》:「八月,皇甫道烈、柳倫等二十一人聞孟虯敗,並開門出降。勔因此又與琰書曰:『柳倫來奔,具相申述……皇天后土,實聞此言。至辭不華,寧復多白。』
  12. ^ 《晉書·殷琰傳》:「是月,劉胡敗走,尋陽平定,太宗遣叔寶從父弟季文至琰城下,與叔寶語,說四方已定,勸令時降。叔寶曰:『我乃信汝,恐為人所誑耳。』叔寶閉絕子勛敗問,有傳者即殺之。」
  13. ^ 《晉書·殷琰傳》:「南賊降者,太宗並送琰城下,令城內交言,由是人情沮喪。……無所誅戮,自將帥以下,財物資貨,皆以還之,纖毫無所失。」
  14. ^ 《資治通鑑·卷一三二》:「魏西河公石復攻汝陰,汝陰有備,無功而還。常珍奇雖降於魏,實懷貳心;劉勔復以書招之。會西河公石攻汝陰,珍奇乘虛燒劫懸瓠,驅掠上蔡、安成、平輿三縣民,屯於灌水。」
  15. ^ 《資治通鑑·卷一三二》:「先是,月犯右執法,太白犯上將,或勸劉勔解職。勔曰:『吾執心行己,無愧幽明,若災眚必至,避豈得免!』勔晚年頗慕高尚,立園宅,名為東山,遺落世務,罷遣部曲。蕭道成謂勔曰:『將軍受顧命,輔幼主,當此艱難之日,而深尚從容,廢省羽翼,一朝事至,悔可追乎!』勔不從而敗。」

參考資料[编辑]

  • 《宋書·卷八十六·劉勔傳》
  • 《南史·卷三十九·劉勔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