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景之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侯景之亂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侯景之乱,指的是在中国南北朝时期的梁武帝太清二年(公元548年)八月,侯景勾结京城守将皇侄临贺王萧正德,举兵谋反的事件。侯景原为东魏大将,于梁武帝太清元年(547年)率部隊投降南梁,驻守寿阳。反叛中侯景攻陷南梁都城建康,纵兵抢掠,危害江南。侯景得势后,先立萧正德为帝,再杀萧正德立武帝太子萧纲为帝,又废萧纲立武帝曾孙萧栋天正元年(551年),侯景称帝,国号汉。次年梁将陈霸先王僧辩攻下建康。侯景乘船出逃,被部下杀死。叛乱中江南经济遭到毁灭性的破坏,其加剧了北强南弱的局面,士族门阀在此乱中不仅充分暴露了腐朽无能,而且受到了极其沉重的打击,从而大大加速了南朝士族的衰亡。而这之后陈霸先的影响力日益增强,最终取而代之建立南陈[1]

背景[编辑]

侯景之乱是中国历史上南朝期间由诸侯王发起的祸国殃民的事件。

南朝梁开国君主梁武帝萧衍在位中后期信奉佛教,广建寺庙佛塔,还出家同泰寺,要群臣用巨款为他赎身。沉迷佛教的萧衍不事朝政,皇室招降纳叛成风。武帝晚年,出任方镇的诸王无不拥兵自重,以致窥测皇位。吏治极端黑暗,士族日趋腐朽,形成了“人人厌苦,家家思乱”的严重局面,这就给了侯景之乱可乘之机。[1]

过程[编辑]

起因[编辑]

梁武帝为收复中原而招纳侯景,封为河南王。武帝兄子萧渊明被东魏俘获,梁武帝打算用侯景与东魏进行交换。这件事激怒了侯景,于公元548年举兵反叛。

主要过程[编辑]

侯景以騎數百人聯合步兵八千人飛渡長江,侯景军至朱雀桁(今江苏南京南),攻入建康(今江苏南京),萧正德开宣阳门迎接侯景军入城。10月24日,当时正值南朝梁政弛防懈之际,侯景军队很快包围了台城(今江苏南京玄武湖南),羊侃指揮台城保衛戰。侯景以“造诸攻具及飞楼、橦车、登城车、钩堞车、阶道车、火车,并高数丈,一车至二十轮,陈于阙前,百道攻城并用焉”等輪番攻城,均被擊退。由於台城被圍,無法聯繫,羊侃以風箏傳達音訊[2]。侯景又引玄武湖水灌城,城內水漲。十一月,羊侃積勞成疾卒,材官吳景有巧思,能築樓,接替守城。侯景立萧正德为帝。侯景兵不过八千,建康城外有援軍二三十萬人,共推司州刺史柳仲禮為大都督,協調諸軍行動。柳仲禮每天只知飲酒尋樂,將領請求出戰,柳仲禮一律不准。柳仲禮之父柳津要求出戰,柳仲禮不理。援軍无统一指挥,多持观望态度。韋粲守青塘(玄武湖水南下注入秦淮河處,在建康城東南)被攻,柳仲禮正在吃飯,一聽到韋粲危急,立即出兵青塘,結果出師不利,柳仲禮肩上被砍一刀,韋粲戰死青塘,仲禮心膽俱裂。

太清三年三月十二日,台城因兵尽粮绝,瘟病流行,終於為侯景攻陷,柳仲礼等出降[3]。侯景軍久攻台城不下,石头仓、常平仓食盡,乃掠人而食。迨至城破,縱兵大掠,原有十二萬人的建康活人僅二餘千人,长江下游地区“千里绝烟,人迹罕见,白骨成聚,如丘陇焉”。柳仲礼等人入台城,先拜侯景,柳津见到柳仲礼,恸哭大骂:“汝非吾子,何劳相见!”侯景矯詔解散援軍,城外援軍一哄而散,留柳仲礼之弟柳敬礼羊鸦仁于内。五月,梁武帝躺在净居殿,多病口苦,最後被软禁饿死,侯景又立太子萧纲为傀儡皇帝,自居相國、都督六合諸軍事。不久自稱漢王,以王克為太師,宋子仙為太保,元羅為太傅,郭元建為太尉,支化仁為司徒。娶梁武帝的孫女溧陽公主萧确引弓殺侯景,弦斷失敗,被殺。蕭綸逃據郢州(今湖北武漢),投靠北齊。蕭繹佔有荊州,附北齊、西魏。

大寶二年(551年)宋子仙率軍一萬人,直攻巴陵(今湖南嶽陽),侯景隨後亦趕往巴陵,「緣江戍邏,望風請服」,非常得意。五月二十九日,侯景派仪同三司来亮接收宛陵(安徽省宣州市),為宣城郡長杨白华所殺。六月十八日,王僧辩抵汉口(湖北省武汉市),攻克鲁山,擒俘支化仁。六月十九日,攻郢州,克外城。宋子仙退守内城。荀朗攻击濡须(安徽省含山县),打擊侯景後勤部隊。六月二十二日,宋子仙退到白杨浦,被周铁虎生擒。

六月二十九日,侯景绞死萧正德。八月,侯景廢簡文帝,十一月自立為帝,國號漢。承圣元年二月,萧绎进攻侯景,命王僧辩率诸军从浔阳出发。大寶元年(551年)四月,王僧辯攻破湘州,殺蕭譽,八月,再攻郢州。承聖元年(552年)二月王僧辩陈霸先會合,进至大雷(今安徽望江),侯景命侯子鑑拒之,侯子鑑败奔淮南(今安徽当涂)。王僧辩和陈霸先合軍抵芜湖,张黑不戰而走,輕取姑孰(今安徽當塗),击败侯子鉴,克历阳(今安徽和县),侯景命人堵塞秦淮河口。

结束[编辑]

陈霸先开始強渡秦淮河北岸,三月十四日,駐軍落星山,擇地築柵。僧辯亦進軍招提寺北(石頭城北),各軍依次一連興築八個城寨。侯景恐怕西州(建康城西)道路被切斷,率侯子鑑等在石头城东北修筑五城,以大將王伟守台城。陈霸先率先擊敗侯景,王僧辩亦率兵前進。侯景部将卢晖略开北门迎降,王僧辯攻下建康,侯景兵败乘船東逃,僧辩命侯填追击,四月,侯景至胡豆洲(今江苏南通一带)為其部下殺死。王僧辩攻克台城时,亦大肆抢掠,时“佥以王师之酷,甚至侯景。”十一月蕭繹稱帝於江陵,是為梁元帝

影响[编辑]

最初侯景曾向蕭衍求婚於琅琊王氏陈郡谢氏两家,蕭衍认为王谢门第太高而無法答應,說:“王謝門高非偶,可於以下訪之。”侯景恨道:“會將吳兒女以配奴!”[4]侯景深深記恨,一進入建康後,屠杀王谢两家最惨,几乎亡族。劉禹錫有〈烏衣巷〉詩:“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侯景之亂历时长达三年零八個月,南朝士族遭到沉重打擊,南方社會造成極大破壞,六朝古都建康“千里煙絕,人跡罕見,白骨成聚,如丘隴焉”[5]。據顏之推觀我生賦》自註:“中原冠帶,隨晉渡江者百家,故江東有《百譜》;至是,在都者覆滅略盡。”在此期间,国势大衰的南梁又相继遭到西魏北齐的进攻,最终被南陈取代。

參見[编辑]

注釋[编辑]

  1. ^ 1.0 1.1 中国通史. 中国戏剧出版社. 2008-10: 99 (中文(简体)‎). 
  2. ^ 高承《事物原記》
  3. ^ 《魏書·島夷蕭衍傳》稱:“自侯景圍建業,城中多有腫病,死者相繼,無復板木,乃刳柱為棺。自雲龍、神虎門外,橫屍重遝,血汁漂流,無復行路。及景入城,悉聚屍焚之,煙氣衝天,臭聞數十里。初,城中男女十餘萬人,及陷,存者才二三千人,又皆帶疾病,蓋天亡之也。”或曰:“初,閉城之日,男女十餘萬,擐甲者二萬餘人;被圍既久,人多身腫氣急,死者什八九,乘城者不滿四千人,率皆羸喘。橫屍滿路,不可瘞埋,爛汁滿溝,而眾心猶望外援”(《資治通鑑》卷162)。其年十二月,有百濟國使者來詣南京,見到城邑丘墟,竟傷心地在端門外號泣,以致“行路見者莫不灑淚。”(《梁書》卷56《侯景傳》)
  4. ^ 《南史·侯景傳》
  5. ^ 《南史·侯景傳》

參考書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