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有水千江月 (小說)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千江有水千江月》為台灣知名作家蕭麗紅著作之長篇小說;1980年在《聯合報》上連載,1981年6月初版。書名出自《嘉泰普燈錄》卷十八:「千山同一月,萬戶盡皆春。千江有水千江月,萬里無雲萬里天。」

背景[编辑]

場景設在1970年代的一個台灣嘉義布袋,這沿海小鎮,小說生動地描繪出南台灣的生活,也有苦澀的愛情故事。小鎮精確地抓到在逐漸工業化的社會中,農村裡面的親密生活。作者認為台灣能夠立足幾個世紀以來,靠的就是台灣的價值與傳統。所以這部小說反映台灣社會發展演變的過程。

內容[编辑]

該小說內容是寫書中主角:貞觀與大信之間似有若無的愛情故事。貞觀四妗的小兒子銀祥因玩捉迷藏躲進棺材內被活活悶死,四妗的姪兒大信前來安慰。大信被虱目魚刺扎到咽喉,貞觀給他一根麥芽糖,解除疼痛,因而結緣,隨著二人成長,情意日深。大信入伍後,因一場誤會,寫一封信給貞觀說:“妳這樣做,我很遺憾!”之後兩人就失聯了。貞觀的大妗守家三十年以待夫婿歸來,但是生還的丈夫竟然已經在日本娶老婆還生了小孩,大妗為了還願,入廟帶髮修行。貞觀上山探望出家的大妗,與一名天真的小男孩偶遇,在童言童語中,貞觀豁然開朗,決心將她的痛苦,還天,還地,還諸神佛。

人物[编辑]

  • 貞觀:一位心思敏感的年輕女性,透過在城市裡的新經驗,長輩的智慧以及她自己強烈又特有的自我認同,學會了成熟。貞觀經歷了初戀、痛苦及破滅,最終得到了如禪般的勝利。如貞觀想著:「言情愛是這樣的沒有理由;與大信相反的是,貞觀自小定篤、謹慎,她深識大信得本性的光明,她認為她看的沒錯,而一切的行事常是這樣的無有言悔;最主要的是貞觀認定:這天地之間,真正能留存下來的,也只有精神一物;她當然是個尊崇自己性靈的人。」[1]
  • 大信:與貞觀間似有若無的愛情。貞觀認為他常有一些事情下不了決定,而且自小順遂,以致他不能很完全的擔當他自己,偏偏又是個固執成性,少聽人言。

評價[编辑]

《千江有水千江月》是聯合報六九年度首獎作品,[2]評審委員司馬中原認為:「內容是以布袋的蕭姓大家族為中心,從生活中體現傳統的習俗和親情,能與我們的文化道統融而為一,文字平實、洗鍊,情景生動、高妙,而著者在文字佈局格調,頗有《紅樓夢》的味道;另外,這篇小說生活性很強,寫得細緻深沈,且具有無限的愛心與無形的教化力,從古老的人平樸風情的觀念寫到今天重私利的社會,寫得相當厚道。」龍應台在《龍應台評小說》裡批評:「作者以極度感情式的、唯美式的、羅曼蒂克式近乎盲目的去擁抱、歌頌一個父尊子卑、男貴女賤的世界,對這樣一個世界沒有一點反省與懷疑,使『千江』成為一本非常膚淺的小說……。」

英譯[编辑]

A thousand moons on a thousand rivers, Michelle Wu譯,Columbia University出版,2000年3月

研究[编辑]

  • 《蕭麗紅「千江有水千江月」中「月」意象之運用探討》,張博鈞,第二屆中文系大學部論文發表會論文急-受業集(二),2001年5月
  • 《作家筆下的布袋風景:以蕭麗紅作品「千江有水千江月」為例》,曾恕梅,第二屆嘉義研究學術研討會論文集,2007年4月
  • 《蕭麗紅千江有水千江月中的女性宿命觀研究》,謝淑娟,碩士論文-華梵大學東方人文思想研究所碩士在職專班,2012年7月
  • 《蕭麗紅千江有水江千月人物研究》,王雅慧,碩士論文-國立高雄師範大學國文學系中國文學碩士班,2012年
  • 《蕭麗紅千江有水千江月探究》,陳幸足,碩士--國立中山大學中國文學系(夜間專班)碩士在職專班,2014年

參考[编辑]

  1. ^ 《千江有水千江月》第十九回。
  2. ^ 11月,蕭麗紅以《千江有水千江月》獲聯合報長篇小說獎。. 國立台灣文學館.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