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的呼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Die Stem van Suid-Afrika
《南非的呼唤》
Volk en Vaderland 27 - Die stem van Suid-Afrika.png
《南非的呼喚》歌譜

 南非前国歌
別稱 《南非之聲》、《呼聲》
作词 柯內里斯·賈柯巴斯·蘭根豪芬英语Cornelis Jacobus Langenhoven,1918年(英語版為1952年集體創作)
作曲 馬基努斯·勞倫斯·德·費勒南非语Marthinus Lourens de Villiers,1921年
采用 1938年6月 - 与《天佑吾王》成为南非雙國歌之一
1957年 - 唯一國歌
1994年4月 - 与《天佑非洲》成为南非雙國歌之一
废止 1997年 - 合併成《南非國歌
音樂試聽
《南非的呼喚》(演奏版)
文件信息 · 帮助
Flag of South Africa.svg
南非国歌历史
1795 - 1938 天佑吾王
1938 - 1957 天佑吾王
南非的呼唤
1957 - 1994 南非的呼唤
1994 - 1997 天佑非洲
南非的呼唤
1997 - 南非國歌
註:1938 - 1957年及1994 - 1997年間為雙國歌。

南非的呼唤》(南非語Die Stem van Suid-Afrika,英語:The Call of South Africa),是1957年至1994年間南非唯一的國歌,亦是1938年至1957年和1994年至1997年的南非雙國歌之一。作词者为柯內里斯·賈柯巴斯·蘭根豪芬英语Cornelis Jacobus Langenhoven,而作曲者則为馬基努斯·勞倫斯·德·費勒南非语Marthinus Lourens de Villiers

在1994年至1997年期間,《南非的呼唤》与《天佑非洲》(Nkosi Sikelel Afrika)成为南非的雙國歌之一。1997年,南非通過新憲法之後,這首歌曲與《天佑非洲》合併,成為《南非國歌》。

歷史[编辑]

1950年代南非防衛軍英语South African Defence Force合唱隊演唱版本(南非語)
1950年代南非防衛軍合唱隊演唱版本(英語)
南非廣播公司管絃樂隊演奏版(1960年)

1918年5月,南非诗人柯內里斯·賈柯巴斯·蘭根豪芬英语Cornelis Jacobus Langenhoven南非语写成《呼声》一诗,而作曲家馬基努斯·勞倫斯·德·費勒南非语Mathinus Lourens de Villiers在1921年替此诗作曲[1]。在1920年代的南非广播公司的节目中,这首曲目常常与英国国歌《天佑吾王》一同播放。1926年,该曲首次录制[2][3]。1928年5月31日,该曲随着新的南非国旗的升起首次公演。1952年歌词拥有了南非语英語两个版本[4][5],被国家认定同时具有官方地位[6],至於《天佑吾王》的国歌地位一直到1957年还是得以保留。诗篇原本仅有三段,但是在当时南非政府的要求下增加了带有宗教色彩的第四段[1]

整首国歌的旋律總體表達悲壯的感情,並主要讲述南非白人愛國情懷与对上帝的忠诚。然而,这首歌却不被当地的南非黑人所喜,因为在他们眼里该曲目表達的是趾高氣昂的情感以及仅象征着南非白人对于该国的热爱,同时也象征着種族隔離政权[7]。在1990年,種族隔離制度开始逐漸被廢除。而在南非橄欖球隊被重新允许参赛之时,如何展现南非的国家形象成为了问题。虽然德克勒克政府与非洲人國民大會之间达成协议:称《南非的呼唤》在比赛期间不会被演唱。但是,當在1992年南非对阵紐西蘭橄欖球隊一首器乐版本的《南非的呼喚》被演奏时,观众也跟着演唱[8][9]。因此,在同年举行的巴塞罗那奥运会上《南非的呼喚》被贝多芬的《欢乐颂》所取代,且國旗也被奥林匹克旗帜所取代[10]

不过,除了上述的一些争议外,《南非的呼唤》依旧在1994年南非大選之后得以保留成为官方指定的国歌,且与另外一首歌曲——非国大的黨歌《天佑非洲》并列成为国歌。1995年南非橄欖球世界杯上,《南非的呼喚》被黑人組合所演唱[11]

由於将两首国歌一起演唱的做法十分的繁琐。而且在1994年之前,《南非的呼唤》无论在学校的升旗仪式,还是在某些重要场合演唱的时候都只會演唱第一段的歌词。因此,在1997年新宪法诞生的时候,《南非的呼唤》与《天佑非洲》被混合,成为新的南非国歌

遺產與相關爭議[编辑]

在1994年的大選過後,因為南非尚未完全消除的種族衝突,《南非的呼喚》雖然作為和解努力的一部分而得以保留在現在的國歌當中[12][13][14],部分人士(主要為少部分白人右翼和少部分懷念舊南非的人士)依然會演唱完整的第一段作為對當局不滿的表達,而也有相當人士(主要為黑人左翼和少部分激進人士)則希望該部分被去除[15][16][17]。但是到目前為止並沒有任何成功。最近引起爭議的事件則是在2012年英國的一場女子橄欖球上播放錯誤的選段,造成南非參賽隊伍的困惑以及不滿[18][19][20][21][22][23][24]

歌词[编辑]

《南非的呼喚》
南非語版本[25] 中文翻譯 英語版本 中文翻譯
第一段

Uit die blou van onse hemel,
Uit die diepte van ons see,
Oor ons ewige gebergtes
Waar die kranse antwoord gee.
Deur ons vêr-verlate vlaktes
Met die kreun van ossewa –
Ruis die stem van ons geliefde,
Van ons land Suid-Afrika.
Ons sal antwoord op jou roepstem,
Ons sal offer wat jy vra:
Ons sal lewe, ons sal sterwe –
Ons vir jou, Suid-Afrika.

從我們天空之藍而來,
從我們海洋深處而來,
越過我們永恆的山區,
在那裏懸崖給予回答,
通過我們一望無垠的平原,
以及牛車的響聲,
騰起我們鍾愛的聲音,
屬於我們國家南非。
我們將要回應你的呼喚,
我們將要獻身你的要求:
我們將生,我們將亡,
我們皆為你,南非。

Ringing out from our blue heavens,
From our deep seas breaking round;
Over everlasting mountains,
Where the echoing crags resound;
From our plains where creaking wagons
Cut their trails into the earth,
Calls the spirit of our country,
Of the land that gave us birth.
At thy call we shall not falter,
Firm and steadfast we shall stand,
At thy will to live or perish,
O South Africa, dear land.

從我們藍天呼喚而出,
從我們深海回蕩而來,
越過永恆的山峰,
在那裏懸崖回聲重響。
來自我們牛車聲響的平原,
留下印記進入大地——
呼喚我們祖國的魂靈,
屬於我們誕生的土地。
在你呼喚時我們無所畏懼,
堅定不移我們就要起來,
在你需要時去生或死,
噢,南非,親愛的土地。

第二段

In die murg van ons gebeente,
In ons hart en siel en gees,
In ons roem op ons verlede,
In ons hoop op wat sal wees.
In ons wil en werk en wandel,
Van ons wieg tot aan ons graf –
Deel geen ander land ons liefde,
Trek geen ander trou ons af.
Vaderland! Ons sal die adel,
Van jou naam met ere dra:
Waar en trou as Afrikaners –
Kinders van Suid-Afrika.

在我們的骨髓之中,
在我們的內心和靈魂中,
在我們過去的榮耀中,
在我們的期望之中,
在我們的願望、工作和徘徊中,
從我們的嬰兒床到墳墓——
沒有別處分享我們的愛。
沒有其他忠誠拆散我們。
祖國,我們將承載高貴,
屬於你的名字與榮耀:
獻身並做個真正的阿非利卡人——
南非的孩子。

In our body and our spirit,
In our inmost heart held fast;
In the promise of our future,
And the glory of our past;
In our will, our work, our striving,
From the cradle to the grave –
There's no land that shares our loving,
And no bond that can enslave.
Thou hast borne us and we know thee,
May our deeds to all proclaim
Our enduring love and service
To thy honour and thy name.

在我們身體和靈魂中,
在我們沸騰的內心深處中,
在我們未來的期許中,
以及我們過去的榮耀。
在我們願望、我們工作、我們抗爭中,
從搖籃到墳墓——
沒有地方分享我們的愛。
又無桎梏可使奴役。
你既然承載我們,而且我們瞭解你,
願我們的行為到所有的宣告,
我們不朽的愛和效勞,
奉你的榮耀和你的名字。

第三段

In die songloed van ons somer,
In ons winternag se kou,
In die lente van ons liefde,
In die lanfer van ons rou.
By die klink van huw'liks-klokkies,
By die kluit-klap op die kis –
Streel jou stem ons nooit verniet nie,
Weet jy waar jou kinders is.
Op jou roep sê ons nooit nee nie,
Sê ons altyd, altyd ja:
Om te lewe, om te sterwe –
Ja, ons kom, Suid-Afrika.

在我們夏天的霞光中,
在我們冬夜的寒冷中,
在我們的愛的春天中,
在我們悲傷的秋天中。
在婚禮鐘聲響起之時,
在棺材蓋上鎮棺石之時——
撫慰你的聲音我們永不枉然,
你知道哪有你的孩子。
在你召喚時我們絶不説不,
我們一如既往説是:
去生,去死——
是,我們來了,南非。

In the golden warmth of summer,
In the chill of winter's air,
In the surging life of springtime,
In the autumn of despair;
When the wedding bells are chiming
Or when those we love do depart,
Thou dost know us for thy children
And dost take us to thy heart
Loudly peals the answering chorus:
We are thine, and we shall stand,
Be it life or death, to answer
To thy call, beloved land.

在夏天黃金般溫暖中,
在冬天空氣的寒冷中,
在春天勃發的生命中,
在蕭索的秋天中。
在婚禮鐘聲響起之時,
或我們愛人逝去之時,
你瞭解我們為了你的孩子,
並帶我們前赴你的心靈,
回應之聲高聲作響,
我們屬於你,我們將起來,
去回答是生是死,
致你的呼喚,親愛的土地。

第四段

Op U Almag vas vertrouend
Het ons vadere gebou:
Skenk ook ons die krag, o Here!
Om te handhaaf en te hou –
Dat die erwe van ons vad're
Vir ons kinders erwe bly:
Knegte van die Allerhoogste,
Teen die hele wêreld vry.
Soos ons vadere vertrou het,
Leer ook ons vertrou, o Heer –
Met ons land en met ons nasie
Sal dit wel wees, God regeer.

在你全能堅定的委托之上,
有我們父親所建設的:
再給與我們力量,主啊!
去維持並且保護
我們父親的遺產,
為我們的孩子留住遺產,
全能者的僕人們,
在全世界自由之前,
像我們父親信任的那樣,
教導我們也去信任,主啊:
伴隨我們的土地和我們的國家,
上帝的領域,更加美好。

In thy power, Almighty, trusting,
Did our fathers build of old;
Strengthen then, O Lord, their children
To defend, to love, to hold –
That the heritage they gave us
For our children yet may be:
Bondsmen only to the Highest
And before the whole world free.
As our fathers trusted humbly,
Teach us, Lord to trust Thee still:
Guard our land and guide our people
In Thy way to do Thy will.

在你力量、全能、信任之中,
做我們父輩過去所建設的,
噢,主啊,壯大那些孩子們,
去保衛、去關愛、去留存
他們留給我們的遺產,
為了將來的孩子,
僅至最高者的奴僕,
以及全世界自由之前,
像我們父輩謙遜地信任的,
主教導我們去依然信任你,
守衛我們土地、指引我們人民,
以你的方式去如你所願。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SA National Anthem History. [2007年10月21日]. 
  2. ^ Allen, Siemon. flatint: The South African National Anthem: a history on record. BlogSpot. 15 October 2013 [31 October 2018]. 
  3. ^ Die stem van Suid-Afrika. South African Music Archive Project. Digital Innovation South Africa. [18 April 2018]. 
  4. ^ Moeschberger, Scott L.; DeZalia, Rebekah A. Phillips. Symbols that Bind, Symbols that Divide: The Semiotics of Peace and Conflict. Springer. : 185 [28 April 2017]. ISBN 9783319054643 (英语). 
  5. ^ Tshabalala, Nonjabulo. South African National Anthem – Not for me thank you. The Underground Disciple. WordPress. 21 February 2014 [28 December 2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8 December 2017). 
  6. ^ Hamilton, Janice. South Africa. United Kingdom: Lerner Books. : 69 [28 April 2017]. ISBN 9781580134514 (英语). 
  7. ^ Act of defiance. [2007年10月2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年10月15日). 
  8. ^ The 1992 return match - Teams, Anthems and Haka. Youtube. 
  9. ^ 存档副本. [2011年8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3月25日). 
  10. ^ Summer Olympic Games: Ode to Joy. The New York Times. 1991年11月24日 [2007年10月21日]. 
  11. ^ Anthem: South Africa sing passionately at RWC 1995. Youtube. 
  12. ^ EFF ‘missing the plot’ on Die Stem - HeraldLIVE. 2015年9月27日. 
  13. ^ Carlin, John. Playing the Enemy. New York: Penguin. 2008年: 147, 153. ISBN 978-1-59420-174-5. 
  14. ^ Carlin, John. Playing the Enemy. New York: Penguin. 2008年: 173–178. ISBN 978-1-59420-174-5. 
  15. ^ The surreal moment when a Harlem choir sings Die Stem for Winnie. 
  16. ^ Haden, Alexis. EFF calls for removal of Die Stem on 120th anniversary of Enoch Sontonga's death. 2017年4月18日. 
  17. ^ Die Stem adulterates Nkosi Sikelel iAfrika – EFF. 
  18. ^ Great Britain apologizes to South Africa for playing apartheid anthem before field hockey game. 
  19. ^ Oh, Say, What’s With All the National Anthem Mistakes?. 2017年2月13日 –通过NYTimes.com. 
  20. ^ CNN, By Richard Allen Greene,. Britain apologizes for playing apartheid-era anthem - CNN. 
  21. ^ Apartheid-era anthem fires up South Africa team. 
  22. ^ The Road To London Is Paved With Olympic Gaffes. 
  23. ^ South Africa want apology for anthem fiasco. 2012年6月6日. 
  24. ^ UK's Die Stem Blunder. 2012年6月6日 [2018-09-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19). 
  25. ^ flatinternational - South African audio archive - Various Artists - Die Stem Van Suid-Afrika / The Call of South Africa. www.flatinternational.org. 

外部連結[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