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留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清代學者象傳》第二集之吕留良像

吕留良(1629年-1683年),别名光轮,字用晦,又字莊生,号晚村,别号有耻斋老人耻翁吕医山人南阳布衣等,暮年剃髮出家,法名耐可,字不昧,号何求老人浙江嘉興府崇德縣(今桐鄉市)人,思想家医学家。著有《東莊詩存》、《晚村先生文集》等等。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出身士人,本生祖呂熯娶明淮莊王朱祐楑長女南城郡主,為淮府儀賓。父呂元學,母楊氏。呂留良於崇禎二年(1629年)正月二十一日生於浙江嘉興府崇德縣登仙坊祖居,而生父已經在前一年的九月過世,因而一出生就需服喪。少時由三兄呂愿良夫婦照顧,後來三嫂去世,便過繼給了堂叔呂元啟為嗣。但在十五歲前,呂留良的生父、生母、嗣父、嗣母相繼去世,「未嘗脫衰绖」[1]

年輕時,呂留良師從徐甘來學習四書,讀過朱熹的《四書集註》便篤信不疑[2]。博学多艺,有二十四绝技[3][4],又有嗜硯之癖[5]黃宗羲曾贈給他一方八角硯[6]。崇禎十七年(1644年)甲申之變發生,呂留良得知之後哭聲震天、悲痛欲絕,有人勸他何必如此自苦,呂留良回答說「今日天崩地坼,神人共憤,君何出此言也」[7]。並且從此鄙薄詩詞歌賦,將從前的作品一併燒毀[8],「以遂其志義」[9]

清初[编辑]

弘光元年(順治二年,1645年),清兵南下,江南各地抗清鬥爭此起彼伏。呂留良曾同侄子呂宣忠(1625-1646)参加抗清義軍,從吳昜太湖中。後來水師敗績,吳昜、呂宣忠被俘,呂留良親自送侄子上刑場,為此「咯血數升,幾絕」。後來回憶說:

[10]

大約在順治五年(永曆二年,1648年),呂留良結束流亡生活回到崇德,但內心處於極度苦悶之中[11]。順治八年(永曆五年,1651年)前後,三兄呂願良和知交孫爽先後去世,呂留良「落魄不自振」[12]

順治十年(永曆七年,1653年),易名為呂光輪參加科舉考試成為諸生,「每試輒冠軍」[13],以至於後來曾靜案時雍正皇帝說他「歲科屢試,以其浮薄之才,每居高等,盜竊虛名,誇榮鄉里」[14]。而在後來,呂留良為了這次出試的經歷後悔半生,屢以「失腳」作為譬喻。此後以行醫、出版為生,浪跡於江浙之間。與此同時,和江南的明遺民有頗多來往,與錢謙益黃宗羲黃宗炎朱洪彝等人熟識,曾經「散萬金之家以結客」而資助抗清勢力[15]。曾於順治十八年(永曆十五年,1661年)三月到常熟,為錢謙益祝賀八十歲生日。錢謙益將他改字為「留侯」,並且寫了一篇《呂留侯字說》,期盼他能像張良報韓刺秦那樣反清復明

中年以後[编辑]

康熙三年(永曆十八年,1664年),與黃宗羲等人再訪常熟,視錢謙益病篤而終。同年,東南抗清名帥張煌言被俘,於九月七日在杭州就義。呂留良作詩哀悼[16],並與萬斯大設位祭奠,根據其遺願將之葬在杭州南屏山[17]

康熙五年(永曆二十年,1666年),嘉興課試諸生,呂留良身為秀才也在被試之列,卻提前謁見縣教諭陳執齋,對他說「予從此不復為諸生矣,敢辭」[18],並且出示了此前寫成的《耦耕詩》第二首:

[19]陳執齋最終同意了呂留良的請求,並與他多番次韻酬答,甚至成為兒女親家。呂留良被除名後,「一郡大駭」,但本人卻「怡然自快」[20],並且說「自此,老子肩頭更重矣」[21]

呂留良與黃宗羲初時交善,思想議論互為辯駁,多見於呂著的《四書講義》與黃著的《明夷待訪錄》[22]。不過在康熙五年(永曆二十年,1666年),兩人因購書等事而生齟齬,於大約康熙九年(永曆二十四年,1670年)之後近乎絕交。亦同張履祥陸隴其等人有學問上的切磋。

入清以後,呂留良致力於評價八股文,因之推崇尊朱貶王的思想,至康熙十三年(1674年)而止。此後專心刻印朱子遺書,提倡朱子之學。並不願與仕清的原明朝官員交往。

康熙十七年(永曆三十二年,1678年),清廷下詔征辟博學鴻儒,浙江全省「屈指」推薦呂留良。呂留良以「自誓必死」的態度堅辭不就,最終「得免」[23]。康熙十九年(1780年),清廷再次征辟隱逸,呂留良不得已剪髮為僧,僧名耐可,字不昧,號何求老人,自嘲只是一個「村野酒肉和尚而已」[24]

呂留良所做的詩文,每多對明清異代的感慨,及希望在有生之年等看到有人能如同明太祖一樣推翻清朝統治[25]。偶爾作文自娛,其文有雙關云:「清風雖細難吹我,明月何嘗不照人?寒冰不能斷流水,枯木也會再逢春!」

康熙二十二年(永曆三十七年,1683年),八月十三日,卒於家中。同年,施瑯攻取台灣,「明朔始亡」。

身後[编辑]

後來,湖南人曾靜在閱讀呂留良的著作之後大受激勵,在雍正六年(1728年)派遣弟子張熙遊說川陝總督岳钟琪反清,被告發下獄,釀成了轟動一時的呂留良案。雍正帝親作《大義覺迷錄》一書,與呂留良等人的「悖逆之言」頒行全國。並在雍正十年(1733年)十二月十二日,下詔,吕留良和其子吕葆中剖棺戮屍,子吕毅中斬立決,孫輩流放寧古塔為奴。著作則被焚燬。雍正在《大义觉迷录》骂吕留良:“夫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吕留良于我朝食德服畴,以有其身家,育其子孙者数十年,乃不知大一统之义!”而曾靜、張熙則被雍正留名,用以在全國宣傳《大義覺迷錄》的有關思想,但在雍正帝死後85天即被剛剛登基的乾隆帝凌遲處死。

民間同情呂留良,虛構其孫女(一说女儿)吕四娘雍正帝血滴子刺杀奪其首級而去。

乾隆以後,中國的學者幾乎談呂色變。但呂留良的學說遠播朝鮮王朝等地,朝鮮的使者到中國便常常會問起「呂晚村何如人」、「呂晚村文集有無」之類的話題[26]

在清朝末年,呂留良的著作對辛亥革命起到了推動的作用。如章太炎即曾表示,他十六七歲讀到呂留良、曾靜一案時「悵然不怡」[27],滋生「春秋賤夷狄之旨」[28],後來擔任東三省籌邊使時還專程到齊齊哈爾祭奠呂留良。辛亥革命勝利後,浙江都督湯壽潛杭州西湖的彭公祠改為三賢祠,專祀呂留良及張煌言、黃宗羲。

家庭[编辑]

長子呂公忠,字,早先師從黃宗羲。呂留良反對兒子出仕,曾告誡他「父為隱者,子為新貴,誰能不嗤鄙」[29]。不過,呂公忠在呂留良去世之後還是出仕,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納監入場,康熙三十五年(1695年)鄉試終局,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榜眼及第。

呂留良的後嗣部分被流放寧古塔,多以塾師、醫藥及商販為業,遍及黑龍江地區,被稱為「老呂家」[30]

學術[编辑]

在學術上,呂留良推崇朱子四書,認為「舍四子書之外,亦無可講之學」[31],「救正之道,,必從朱子,求朱子之學,必於《近思錄》始」[32]。同時還將陽明心學的流毒當做是造成明亡的重要原因[33]

呂留良極為看重春秋尊王攘夷的大義,認為要比君臣之義更加重要:

[34]

評價[编辑]

  • 顧炎武:一代豪傑之胤。[35]
  • 陸隴其:日讀先生之書,高山仰止。[36]
  • 車鼎豐:晚村呂子出,痛聖學之將湮,憫人心之陷溺,購刊遺書,廣播宇內。於時文評語中,輒為之釐正是非,大聲疾呼,以震醒聾聵,而朱子之學始皎然復明於世。[37]
  • 章太炎:天蓋遺民呂用晦。
  • 錢穆:自朱子卒至是四百餘年,服膺朱子而闡述其學者眾矣,而絕未有巨眼深心用思及此者。自此以往,朱學益發皇,然無慮皆熟軟媚上,仰異族恩威之鼻息,奉以為古聖先賢之淵旨。窺帝王之意向,定正學之南針。極其能事,尚有愧夫吳、許,更無論晚村所云云矣。然則晚村不愧清楚講朱學一大師,於晦庵門墻無玷其光榮。[38]

注釋[编辑]

  1. ^ 呂留良,〈戊午一日示諸子〉,載《呂晚村先生文集》卷8
  2. ^ 呂留良,〈復王山史書〉,載《呂晚村先生文集》卷2
  3. ^ 吕葆中《行略》叙述吕留良博学多艺,“凡天文、谶纬、乐律、兵法、星卜、算术、灵兰、青乌、丹经、梵志之书,无不洞晓。工书法,逼颜尚书、米海岳,晚更结密变化。少时能弯五石弧,射则命中。余至握槊投壶、弹琴拨阮、摹印斫砚,技艺之事皆精绝。然别有神会,人卒不见其功苦习学也。”
  4. ^ 郑板桥摹刻吕留良“游好在六经”跋
  5. ^ 吕留良《友砚堂记》
  6. ^ 《吕晚村文集》卷六《友砚堂记·八角砚》
  7. ^ 張符驤,〈呂晚村先生事狀〉,載《碑傳集補》卷36
  8. ^ 「愍予當甲申,焚棄少所作。聖處莽未窺,意已薄詞賦」。見呂留良,〈寄秦開之先生〉,載《萬感集》
  9. ^ 呂留良,〈戊午一日示諸子〉,載《呂晚村先生文集》卷8
  10. ^ 呂留良,〈手錄從子諒功遺稿〉,載《萬感集》
  11. ^ 「霜禽號異域,露葉泣非時。遇物皆成歎,為心那不悲。」呂留良,〈園林早秋〉,載《萬感集》
  12. ^ 呂留良,〈友硯堂記〉,載《呂晚村先生文集》卷6
  13. ^ 呂公忠,〈行略〉,載《呂晚村先生文集》附錄
  14. ^ 胤禛,《大義覺迷錄》卷4
  15. ^ 張符驤,〈呂晚村先生事補〉,《碑傳集補》卷36
  16. ^ 呂留良,<九日書感>,載《倀倀集》
  17. ^ 呂公忠,<行略>,載《呂晚村先生文集》附錄
  18. ^ 陳祖法,〈祭呂晚村先生文〉,載《古處齋文集》卷5
  19. ^ 呂留良,〈耦耕詩〉其二,載《倀倀集》
  20. ^ 柯崇樸,〈呂晚村先生行狀〉,載《振雅堂文稿》
  21. ^ 呂公忠,〈行略〉,載《呂晚村先生文集》附錄
  22. ^ 錢穆,《近三百年學術史》
  23. ^ 呂公忠,〈行狀〉,載《呂晚村先生文集》附錄
  24. ^ 呂留良,〈答潘美岩書〉,載《呂晚村先生文集》卷2
  25. ^ 「我聞洪武初,尚遺德祐民。」呂留良,〈靜夫尊人曰從老人留飲今年正九十〉,載《零星稿》
  26. ^ 葛兆光,〈從从“朝天”到“燕行”——17世纪中叶后东亚文化共同体的解体〉,载《中华文史论丛》2006年第1辑
  27. ^ 章炳麟,〈光復軍志序〉
  28. ^ 章炳麟,〈太炎先生自定年譜〉
  29. ^ 呂留良,〈諭大火帖〉,《呂晚村先生家書真跡》卷2
  30. ^ 章炳麟,〈書呂用晦事〉
  31. ^ 呂公忠,〈行狀〉,載《呂晚村先生文集》附錄
  32. ^ 呂留良,〈與張考夫書〉,載《呂晚村先生文集》卷1
  33. ^ 呂留良,〈答張菊人書〉,載《呂晚村先生文集》卷1
  34. ^ 梁啟超,《近三百年學術史》
  35. ^ 顧炎武,〈答李子德〉,載《顧亭林詩文集》
  36. ^ 陸隴其,〈祭呂晚村先生文〉,載《三魚堂文集》卷12
  37. ^ 車鼎豐,〈朱子文語纂編序〉,《朱子文語纂編》
  38. ^ 錢穆,《中國近三百年學術史》

參考書目[编辑]

  • 卞僧慧《吕留良年谱长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