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禪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日本禪師澤木興道日语澤木興道打坐像。澤木興道以弘揚坐禪聞名,是禪宗於20世紀的重要發揚者之一。

坐禪梵語प्रतिसंलान / प्रतिसंलयन羅馬化:pratisaṃlāna / pratisaṃlayana巴利語paṭisallānā / paṭisallīna[1][2][3],又稱禪坐打坐靜坐燕坐宴坐,是指以坐姿禪修,源起於印度瑜伽。步行走動禪修稱為行禪或經行

禪修的坐姿有很多,但都以「七支坐法」作為調整、檢核坐姿的七個主要重點。傳入中國之後,道教及儒教也將坐禪列為自我修練方法之一。

用語[编辑]

坐禪是靜坐、獨處禪修的意思[1],pratisaṃlāna/paṭisallānā或又譯為宴坐、燕坐、獨一靜處、禪思[4]禪定[4][5]

歷史[编辑]

坐禪是印度流行的修行方法之一,隨著各地修行團體所信仰、主張教義的不同,對於如何才能達到「解脫」也有各自不同的認知,但整體來說仍以透過坐禪達到禪定境界為主。

據說佛陀為了尋求解脫,遍訪名師,曾先後參訪數論派上師阿羅邏伽藍鬱陀羅摩子(Udraka Ramaputra)修行,分別達到無所有處定和非想非非想處定(又譯作非有想非無想定)的禪定狀態,但佛陀皆認為那樣的禪定狀態並不是究竟的解脫境界,而脫離了這兩個修行團體,進入苦行林修行。

依據北傳佛教說法,佛陀在苦行林經過六年苦修,後來發現單純苦行也無法解脫,修行應取中道而行,便改往菩提迦耶於菩提樹下打坐,經過七日七夜後,夜睹明星而悟道。

從這時候開始,雖然一樣盤腳而坐,但因佛陀透過禪定觀察到十二緣起、四諦等無常、無我的觀念,與印度當時的婆羅門教六師外道等團體,開展出完全不同修行結果。後來佛法向印度的北方、南方分別往中國、斯里蘭卡、西藏等地流傳,緣起、無常、無我等的解脫觀念,也因各地區文化特色的不同,漸漸發展出不同偏重的禪坐特色。

坐禪方法的發展[编辑]

佛陀時代的阿羅漢主要有兩種解脫的類型,一種是因持戒、修定而悟得緣起、無常、無我的俱解脫阿羅漢,另一種是直接聽聞無常、苦、空、無我的佛法觀念,而直接證悟的慧解脫阿羅漢。

佛陀時代[编辑]

利用坐禪的姿勢坐好之後,使用五停心觀、等方法,使心念集中、統一到一個對象,讓心漸漸地平穩、安定於一念上,再以四念住等方法來體驗生命現象的無常、無我,來斷除我見、我執。

雖然佛陀時代有人可以透過聽聞佛法便證得慧解脫阿羅漢,但仍屬少數,多數阿羅漢仍是同時俱足禪定和無我的智慧而證得解脫道。

中國[编辑]

經典初傳[编辑]

佛經初傳中國大約在西元2世紀左右,跟禪坐相關的經典有安世高康僧會譯的《安般守意經》,還有鳩摩羅什譯的《坐禪三昧經》,主要都是以修定為主的禪修方法。

隋朝[编辑]

到了隋朝時代,最具代表性的禪修者智顗,從其相關著作可以得知《修習止觀坐禪法要》又稱《小止觀》、《童蒙止觀》亦有古寫本題為《略明開矇初學坐禪止觀要門》,仍以修定起觀為主,只是將方法分成「止」和「觀」,先培養心的安定性,再於日常生活之中靈活地藉由所接觸到的一切作為無常、無我的對象。

到了晚期的《摩訶止觀》(又名圓頓止觀)著述完成,智顗大師已經將傳統禪定的禪修方法,轉化為中國式的禪修法門。

初唐[编辑]

中唐:禪宗[编辑]

明朝:默照禪、話頭禪[编辑]

禪坐姿勢[编辑]

七支坐法[编辑]

七支坐法各家略有不同,通常指的是手、足、背、肩、舌、口、眼七個部位的最適合收心、攝心的姿勢、位置。

  1. 雙足結跏趺坐 - 雙盤:結跏趺坐。依右腳在上或左腳在上,而又稱為不動金剛坐或吉祥如意坐。 - 單盤:又稱半跏趺坐。 - 跨鶴坐:又名日本坐。 - 天神坐:又叫緬甸坐。是南傳佛教在聽法或是打坐時常坐的姿勢。 - 正襟危坐:不一定要盤腿,只要上半身保持打坐的姿勢。 - 如意自在坐
  2. 手結法界定印
  3. 脊背挺直,腰挺,放鬆
  4. 雙肩平正,放鬆
  5. 舌尖略抵上顎
  6. 口閉
  7. 眼睛微張,閉八分,開二分,視線落在前方

禪坐用具[编辑]

  • 方墊
  • 蒲團
  • 毛巾

参见[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阿含辭典 - 坐禪. [2020-04-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27). 
  2. ^ 燕坐 - NTI Reader. [2020-04-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27). 
  3. ^ 《雜阿含807經》: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欲二月坐禪,諸比丘勿復往來,唯除送食比丘及布薩時。」
    《相應部54相應11經》:在那裡,世尊召喚比丘們:「比丘們!我要獨坐三個月(temāsaṃ paṭisallīyituṃ),除以一人送施食外,不論誰都不應該來見我。」
  4. ^ 4.0 4.1 《雜阿含968經》:給孤獨長者作是念:「我今出太早,世尊及諸比丘禪思未起,我寧可過諸外道住處。」
    《別譯雜阿含202經》:(給孤獨長者)復作是念:「我若往彼,日時故早,如來猶未從禪定起,我今應先至彼外道所住之處。」
    《增支部10集93經》:那時,屋主給孤獨這麼想:「這大概不是見世尊的適當時機,世尊在獨坐(Paṭisallīno bhagavā);也不是見值得尊敬的比丘們的適當時機,值得尊敬的比丘們在獨坐,讓我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園林。」
  5. ^ 《雜阿含234經》:時,舍利弗從禪覺(pratisaṃlayanād vyutthāya),詣世尊所,稽首禮足,退坐一面。
    《中部151經》:那時,尊者舍利弗在傍晚時,從獨坐中出來(paṭisallānā vuṭṭhito),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